中國第一代整容00後:遭遇審美霸凌,我在臉上花了一棟房子的錢

文 : 一條 

根據《南華早報》的數據,在2018年接受醫療美容的2000萬中國人中,有20%是00後,而且這個數字正在不斷攀升。

現在的醫美群體,除了明星、網紅,更包含著各行各業、各年齡段的芸芸眾生。隨之而來的是一些看著非常驚悚的新聞:

「 8歲女孩暑假走進整容諮詢室」

「 00後女孩貸款整容被告上法庭」……

對於年齡最大不超過20歲的00後來說,

心智是否達到了可以接受整容的水平?

選擇整容,背後的原因是什麼?意義是什麼?

父母又如何反應?

一條進行了一次「 當00後選擇醫美」的調研和徵集,

挑選出其中5位00後的故事,

其中有人在臉上花了一棟房子的錢,

有人因生理缺陷需要整容卻遭到父母拒絕,

有人則曾因為長相長期受到校園暴力……

13歲和15歲周楚娜的對比照

「 2年,380次手術,
400萬人民幣,每天都是恢復期」

周楚娜,2005年生,上海
項目:超過380次醫美手術
花費:超400萬
付款方式:父母支持
未來:整容成為日常

我是全網年齡最小、整容最多的網紅周楚娜,很多從新聞上知道我的人對「 小z娜娜」這個名字更熟悉,新聞評論里大多說我「 整容上癮」、「 過度整容」、 「 長相驚悚」。

整容已經成為了我的日常,接受你們採訪前,我剛做完一次手術,做了全臉吸脂、雙下巴吸脂,還有眼睛和眼角,對平常人來說是大手術,對我來說只是微調。你們更不敢相信的是,今年我最大的一次手術發生在僅僅10天前,9月初,我做了全身的抽脂還有鼻子。

整容前的周楚娜

我13歲以前真的不好看。我初中開始去上海的國際學校,裡面的女生其實都挺漂亮的,單眼皮、塌鼻樑的我很自卑,班級裡做值日生,男生們讓我掃地、拖地板、擦桌子,把漂亮女生的活都丟給我,她們只需要擦擦黑板就行,我們的區別就只有長相而已。

我第一次整容就是在13歲,是我媽媽帶我去的,做了一個簡單的埋線雙眼皮,玻尿酸打鼻子,還有瘦臉針。整完效果太自然了,那時候應該就是整成了大家喜歡的傳統網紅樣,但這不是我想要的效果,我想要改變很大的那種,讓之前覺得我不好看的人都認不出我的那種效果,所以我又去做了第二次、第三次。

兩年以來,打針加上全麻,我差不多做了380次醫美手術,花了大概三四百萬,每天都在恢復期,每天都在去醫院做項目的路上,現在的我和13歲時的我容貌是完全不一樣的。

周楚娜的朋友們給她慶祝生日

肯定有許多人好奇我持續整容的原因,其實就兩點。

第一,接觸整容以後,我多了一個圈子,圈內好友都是整容界的名人,像是劉梓晨、李恩熙、韓安冉,大家在一起就是交流誰做了哪個項目,要是有人做了我沒做的項目,那我就一定要去試試。

第二,因為整容我去年已經停學了一年,留學英國的事情也擱淺了,那我得給自己找條出路。我對美麗的追求到達了極致,就應該去從事一些比較光鮮亮麗的職業,所以我想做網紅甚至明星,不想要平平無奇的人生。

年初我在微博上發了幾次整容的全過程圖,因此上了新聞,微博粉絲漲到了30萬,好幾個節目找到我。我打算參加《創造營2020》,浙江衛視的一個訪談節目,還有一個公益節目《星空青春季》。在此期間,我還發了一首歌。很多在我沒整之前看不起我的人,看我美了、紅了後就紛紛貼上來。

吐槽我的人當然更多,很多人吐槽我整容痕跡很重,但我認為這是大家和我對美的定義不同。大多數人希望自己整得自然,整了像是沒整。我的個性很張揚,花了這麼多錢,吃了這麼多苦,我一定要讓別人一眼就看出來,真貴!所以我的臉就比較誇張,比較張揚。

很多人說我在臉上花了一棟房子的錢,我認為用自己的錢讓自己變美沒什麼值得詬病的。

我的父母是開公司的,媽媽主動帶我走進了美容醫院,因為我是未成年人,每一次全麻手術都是我媽媽簽字認可的。

很多人關心我做那麼多次手術得多疼啊?我覺得最痛的應該是去年5月份做的一個全臉的磨骨,就是顴骨、下顎角什麼都磨掉了,那個是挺痛的。

還有很多人擔心整容的風險,畢竟醫美事故頻發,我也有擔心過,但我既然選擇了要通過極端的方式變美,肯定要承擔風險,這也是磨礪了我的心智,我要當網紅的話,內心一定要堅強,不去害怕疼痛和網友的攻擊。

我現在最擔心的其實是我的父母,爸爸媽媽現在經常會跟我吵架。爸爸希望我可以恢復從前的長相,接納我自己,這樣才會有更多人喜歡我;媽媽則是覺得我已經整得差不多了,我每次po整容的照片到網上,都有無數的網民來罵我,說我是「 怪物」,整得比沒整更醜,媽媽因此擔心得幾天幾夜都睡不好。

還有一個,算是我內心的不忍。我有一個600人的粉絲群,粉絲經常問我整容相關的問題,很可惜的是,我吸引到的都是和我年齡一樣甚至比我年齡小很多的粉絲,我不希望她們學我,那麼小就去做這麼多次整容,我還是想要引導她們去做一些更正能量的事情。

「 我面試前台,老闆說我給你調到別的崗位」

靜靜,2000年生,鄭州
項目:咬合矯正
花費:10000元
付款方式:父母不支持她做手術,但最終願意花錢
未來:自己賺錢做激光手術

我是一名護理專科的應屆畢業生,這個月開始在整形醫院做醫美護士。

我覺得自己的先天缺陷很多,咬合不正導致上顎總發炎,臉上有很明顯的黑斑,身材還特別癟,所以我總共了解過3種醫美手術——牙齒正畸、激光和脂肪填充。

前兩種是我去醫院諮詢過,醫生明確告訴我就是先天缺陷,早做早好。脂肪填充是我現在的老闆建議的,他說我太瘦了,1米65只有84斤,他答應免費給我做手術,讓我成為醫院的活例子。
我的父母代表著絕大多數的中國父母,特別傳統。我上小學的時候就被同學嘲笑「 大齙牙」,回家我就問媽媽,媽媽說,你就長這樣,沒什麼要改的。

直到上了大學,偶然一次機會,我的表姐要去做牙齒正畸,我就堅決要跟她一起去,走之前媽媽還在猶豫。到了醫院,我剛躺下,醫生就說:「 你這個牙肯定要弄呀,咬合嚴重不正,你的上顎還總發炎吧。」回家以後就堅決地跟父母說我一定要做正畸,媽媽找了個熟人再檢查了一遍,還要了個折扣,才終於讓我做了牙齒正畸。

現在已經過去2年了,每當我口腔發炎的時候,媽媽就嘲笑我說:「 你看你非要做,花了8000多塊錢,也沒什麼效果。」我就不服地頂回去:「 我現在咬合好多了。」

還有一個讓我在意的點就是臉上的黑斑,經歷了牙齒正畸的波折,媽媽絕不鬆口讓我做激光手術。用她的話是,化妝品能遮住的都不是事,而且你本來就長這樣。

但我面試工作的時候真的因為臉上的黑斑受到了老闆的歧視。我和一個長得比較漂亮的同學一起去面試我們醫院的前台,老闆很快就要了她,卻對我說回去等消息。過了幾天就跟我說招滿了,調我去別的崗位先做著。

我偷偷問要好的同事,她說老闆其實一直都在面試。我又等了幾週,聽說又有前台離職了,便鼓足勇氣給老闆發消息說:「 請問我現在可以調去前台嗎?」沒想到老闆立刻回复我說前台不缺人。

我心裡明白,就是因為我臉上有黑斑。

我現在還在實習期,一個月工資只有2800,但我再也不會伸手向家裡要錢整容了,我不買衣服、不買化妝品,一定要自己一點一點把錢攢出來,然後去做激光手術。

「 因為長相不漂亮,男人對我可隨意了」

張小星,1999年末生,濟南
項目:雙眼皮手術/紋眉
花費:8000元
付款方式:壓歲錢
未來:不做別的手術

我現在在北方某醫科大讀大學。 18歲的時候媽媽帶我去紋了眉,20歲做了雙眼皮。

據我所知,我的同學中有兩個都是在高考完的暑假,就做了整容手術。跟她們比我可太不行了,猶猶豫豫,高考後兩年才去做了三點式雙眼皮。

我做整形可能也和男性有關。從小到大,我的小伙伴都是班裡最漂亮的女孩,她們的每一任男朋友都將她們捧在手心。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跟我告白的小男生都不用心。之前有個男生喝醉了酒就給我打電話告白,醉醺醺地隨隨便便就說了,我覺得這告白也太草率了,這追求也太奇葩了,我也想要閨蜜們那種甜甜的愛情。

我讀的是臨床醫學,對麻醉藥還算是了解,做手術前一直在想我要是麻醉藥過敏可怎麼辦,於是做了好多研究。

當時做手術用的是短效麻醉藥利多卡因,理論上就是局部浸潤注射。真的躺在手術台上才發現,打麻醉太疼了,當時是從左邊眼角開始的,我覺得麻醉針都快要把眼睛戳穿了,就想從手術台上跑下去,醫生安慰我說手術時就沒感覺了。

過完漫長的恢復期,我發現眼睛真的變美了,顏值提高了1分左右,勉強達到了6分及格線。做了雙眼皮,我也更能理解同齡人做整容的痛苦了,能做超過1個手術的都是勇士。

在這麼一個看臉的社會,大家終於可以公平競爭了。

「 初中班主任當著全班人的面說我是死魚眼,
一看就沒好好聽課」

果汁,2000年生,北京
項目:雙眼皮手術
花費:5000元
付款方式:父母支持
未來:不做別的手術

我從小就知道,長得好看的人可以成為班裡的領袖,她甚至可以拉著全班同學投票,讓長得不好看的我轉學。

我剛進小學的時候,遇到了一個長得很可愛的女孩,剛開始我們玩得還可以,我甚至還邀請她去我家。後來因為我成績比她好,她就慫恿班裡的同學孤立我,喜歡她的小男生們會專門跑來說我長得醜,言語攻擊夾雜著肢體攻擊。

她還舉行了一次投票,內容就是我轉學還是她轉學。班里二十幾個人,只有跟我關係比較好的一個女生選了讓她轉學,其他人都投給了我。這樣的校園霸凌持續了整整3年,直到家長介入才慢慢停止。

到了初中,霸凌的來源從同學轉移到了老師身上。當時我們的班主任是一個返聘的老教師,經常會對我「 語言暴力」。我當時的眼睛是那種腫泡眼,看起來非常無神,她就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說:「 你能不能把你的死魚眼睜開,一看就沒好好聽課。」我記憶裡,她說了3、4次,給我的心裡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所以我一直都對眼睛非常在意,高中的時候第一次接觸化妝,我就迷戀上了雙眼皮貼,它成為了我出門見人的必備單品。有一次我約了一位好久不見的朋友,結果雙眼皮貼用完了,我當時就想,如果不能立刻買到,我就要放朋友鴿子。

爸爸媽媽還是很支持我做這個雙眼皮手術的,幫我支付了全部費用。我很小的時候,媽媽的嘴部受傷了,去醫院做修復手術,就順便把雙眼皮做了,從醫院下來戴著墨鏡,把爸爸嚇了一跳。後來爸爸總是開玩笑說:「 你媽媽就是假借修復唇部之名,去做雙眼皮的。」我很感謝自己能出生在這樣開明的家庭裡。

做完了雙眼皮手術,實際上對我的外貌影響不超過1分,但是幫我過了內心的那道坎。

小時候在內心留下的創傷,全靠這雙明亮的大眼睛治癒了。

Judy的自畫像

「 對體味進行改良,應該算是最前衛的醫美」

Judy,2002年生,衡陽
項目:祛腋臭手術
花費:3700元
付款方式:父母支持
未來:不做別的手術

腋臭就是大家傳統概念裡的狐臭,這是我們家的遺傳毛病,因為我是個女孩子,所以從小這種臭味就對我的影響比較大,夏天衣服容易濕了出味,不自信、害怕、膽怯一直都存在。

高考結束,我剛剛滿了18歲,這個祛腋臭手術是我第一個自己簽字做的手術。我去長沙做醫美手術最有名的三甲醫院諮詢了一下,和醫生聊得比較愉快,半個小時後就直接進了手術室,費用因為有高考生優惠折扣就比較便宜,打折下來只有3700元。

被兩個漂亮的女護士脫了衣服,脫毛、消毒、鋪手術巾一氣呵成,兩邊的腋下一起打麻藥,我在床上邊哭邊叫,完全沒想到會這麼疼。過了一會,她們就把我的眼睛遮住,我感受到胳肢窩

被剪刀剪開,肉在撕扯,儀器在搗鼓我的胳肢窩,她們邊做還邊問我:「 小姑娘高考怎麼樣?學區房買在哪裡好?」聽著她們的聲音,莫名就安心了。

這是個很小的手術,我一出手術室,媽媽站在門口,看到她這麼擔心我都有點想哭。媽媽事後每天都幫我擦澡、換衣服,很擔心我留疤,後來等我傷口完全康復了以後,她發現氣味沒了,

才跟我爸兩個人說:「 這個手術還是做得值!」

我這種對體味進行改良的手術,應該算是最前衛的醫美。我覺得醫美代表00後眼光的改變,是正常的愛美現象,既合理又不犯法,為什麼不做呢?

根據全球最大醫美互聯網平台新氧2019年發布的《醫美行業白皮書》,中國正式成為了全球醫美第一大國,超過了美國、巴西、韓國和日本。

中國醫美消費者平均年齡為24.45歲,年輕人佔據了絕對地位,25歲以下年輕人佔54%,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第一批整容的00後。

入門項目:

作為醫美的入門項目,注射在中國尤為受歡迎,其中玻尿酸注射佔66.59%,肉毒佔23.67%。

在我們的採訪對像中,有一位注射的狂熱愛好者Shirley,過去的5年都會定期飛去韓國進行注射,她說:「 每次失戀我就預約一次打針,針打在臉上,心就不疼了。」

整容部位:

中國頭面部手術消費量預計在73.88萬例,而美國最新披露的數據為42.04萬例。在中國的頭面部手術中,面部填充占到30%,隆鼻22%,眼瞼手術18%。

00後在頭面部手術的消費習慣,女性仍是最愛做眼睛,但更多人開始對唇部手術產生興趣,嘟嘟唇、花瓣唇、M唇是最新流行。

在身體手術方面,「 纖細美」仍然是主流,吸脂手術在年輕群體裡廣受歡迎,胸部手術佔比不足1%。

整容高峰期:

6-7月是手術類項目的消費高峰,佔全年的22.41%。整形科醫生表示,暑假期間是學生群體整容高峰,手術量至少是平時的4倍以上。

整容的群體:

男性用戶佔比持續上升,男女比例從1:9逐漸靠近2:8。

其中,16歲、19歲和23歲的年輕人在暑假期間整容的佔比,要顯著高於其它年齡的人群。處於這三個年齡的人,正要經歷環境的變化,可以在假期進行面部調整,改頭換面融入新的圈子。

對00後來說,整容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我們發現絕大多數選擇整容的00後,在童年都因外貌的缺陷遭到了或多或少的霸凌——異性的欺侮、老師的輕視、父母的忽略。可以說,他們在提前用手術彌補童年的缺失。

另一方面,年紀最大的一批00後已經進入職場,他們中的一部分人已經感受到了外貌缺憾帶來的求職失利;另一部分人,則迫不及待靠著「 網紅的長相」走進自媒體新時代。

在資深整容醫師張維博士看來,「 00後是目前最追求個性的一代人,他們出生在自媒體欣欣向榮的年代,部分人他會明確要求整得比較誇張,來靠臉蛋吃飯,甚至具體到什麼樣的長相可以帶什麼貨、擁有怎樣的粉絲。把整容作為一個生存的手段,這些是大多數80後、90後絕不會想到的。」


各種類型的假體

此外我們還發現,許多未成年人的整容不乏有家長慫恿的因素——不想孩子輸在美的起跑線上。

然而專家指出,有一些手術並不適合未成年人去做,過早做甚至有毀容風險。而有些手術卻是越早做效果越佳。

附:未成年人手術對照表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