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紅女星」另類成名史

孫儷

文:萬小刀

1978年,20歲的胡慧中被星探發掘,本色出演《歡顏》後一炮而紅,被媒體選入「台灣四大美女」,與林青霞、胡茵夢、林鳳嬌齊名。 

4年後,胡慧中遠在上海的姐姐,多了個孫女,取名「孫麗」,美麗的「麗」。

出生在普通工人家庭的孫麗,從小喜歡唱歌跳舞,經常對著電視模仿,惟妙惟肖。但孫家沒有富餘的錢,沒能讓她早早接受正規的藝術教育,這為她以後走彎路埋下了伏筆。

1987年,孫母在報紙上看到市少年宮有免費學舞蹈的名額,就帶著孫麗報名,結果,被幸運錄取了。從此,小孫麗就踏上了風雨無阻的學舞之路。

到了90年代,胡慧中到上海探親。

當時「楚楚可憐的小女孩」孫麗,還和這位「影星姨奶奶」合了一張影,但誰都沒想到,多年以後,她們再相見會是那樣的場合。

1993年,11歲的孫麗脫穎而出,加入上海東方小夥伴藝術團,隨團去過英國、美國、日本等國家。

青春期的孫麗,薄嘴唇、塌鼻梁、小眼睛,在美女如雲的藝術團裡,長相併不出眾,加上家庭影響,她很自卑,一度性格內向,不愛與人親近。 

1995年,孫麗13歲這年,吵了好幾年的父母終於離婚,孫父丟下2千元撫養費走了。看著傷心欲絕的媽媽,孫麗暗下決心:長大後絕不結婚。

本來家裡就不富裕,父親走後,母女倆更拮据了,她們搬進筒子樓一個只有10平米的小屋裡相依為命。即便如此,孫母也要一人打兩份工,才能勉強維持生計。

那時候的孫麗,特別想快點長大,去當個公交車售票員,每天不停地數錢,媽媽就不用那麼難,可以過上好日子了!

1997年,15歲的孫麗初中畢業後,家庭原因沒有繼續求學,但是也沒有去當售票員。

因為一來,15歲還是「童工」,不能工作。二來,媽媽也不甘心,為女兒規劃了去參軍找出路的路線。

於是,孫麗考入上海警備區戰士業餘文藝演出隊,成為同屆新兵中年齡最小的一名文藝兵。

孫麗服役的部隊,終年駐紮在偏遠山區,沒有娛樂,沒有零食,也沒有節假日,晚上九點半熄燈睡覺,早上五點半準時起床。

艱苦的軍旅生涯,磨礪了孫麗的意志,也讓她重新樹立了自己的理想。她為自己定了幾個目標:寫一手好字,打一手好電腦,講一口標準的普通話和流利的英語。

同一時期,出生於父母再婚重組家庭的南昌男孩鄧超,在經歷了叛逆的青春期後,也被父母和恩師引向正途,重新樹立了自己的理想。

1998年,19歲的鄧超從江西藝術職業學院畢業後,遠赴北京,考入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打開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門。

這一年,40歲的影後胡慧中,嫁給了治好她媽媽眼疾的香港醫生何志平,為此不惜放棄紅透東南亞的演藝事業,一心一意地做起了何太太。 

多說一句:曾和台灣北聯幫前幫主唐重生有過婚訊的胡慧中,與何志平剛結婚時很旺夫,婚後僅4年,醫生何志平就出任了香港民政事務局局長(當然,後來發生的事情太複雜,在此就不提了)。

胡慧中嫁何志平這一年,44歲的退伍軍人海岩,已完成了他的第三部長篇小說《永不瞑目》。

這位只上到小學四年級的編劇,搞創作宛如天才,很快憑著幾部膾炙人口的作品打出了名氣,離「封神」只差一個趙寶剛,離「玉觀音」只差一個孫儷。

2000年,孫麗女大十八變,出落得亭亭玉立,代表部隊參加全國舞蹈大賽榮獲金獎,立了二等功。成績如此耀眼,吸引了一位新入伍的17歲少年。

這位少年便是上海老鄉錢楓,今天的湖南衛視《天天向上》主持人。 

當時錢楓情竇初開,對孫麗十分來電,可惜,這份愛情剛剛打了個照面,就被錢楓媽媽扼殺在搖籃裡。錢媽媽認為孫麗比兒子大,而且兒子還太小,要他到28歲再談戀愛。

錢楓是個孝子,聽媽媽的話,剛和孫麗曖昧一半便抽身而退,孫麗剛被溫暖的心又跌回冰窟窿裡,想起小時候那個決定,從此更加不相信男人。

兩人分手時正趕上孫麗退伍,孫麗以為,憑自己的二等軍功,轉業應該不錯,不料分配的單位居然是一個「餐廳服務員」

孫麗當然不能接受,孫媽媽更是不甘心,天天拽著孫麗跑相關單位,但母女倆沒錢沒勢,跑了許久一點改變沒有。

孫麗和媽媽一合計,終於認識到普通人改變命運只能靠讀書,於是她又進入上海銀都藝術學校學習。

在學校,孫麗努力學習,還積極爭取舞蹈演出,參加大大小小的選秀節目,只要出門,無論見誰,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生怕錯過一次機會

這一年,18歲的孫麗終於「觸電」,在電視劇《情深深雨濛濛》中伴舞演出,如願以償地當上了24歲大明星趙薇的「背景板」。

在後台,孫麗小心翼翼地試穿了趙薇在戲裡的舞鞋,望著腳上漂亮的舞鞋,她對大明星的生活產生了無限嚮往,但對比自己的現狀,又生出許多的無力和不甘。

此後,不知是否得到了高人的指點,孫麗改名了。

她將自己名字中的「麗」改成了「儷」,「儷」和「麗」同音,但寓意天差地別——多了個「人」的孫儷,開始等待提攜她的貴人出現。

這時的海岩,已與同屬「京圈」的趙寶剛勝利會師,幾部代表作接連被搬上熒幕,海岩便成了圈內數一數二的大佬編劇,距他把機會之手伸向孫儷,只剩下了兩個拳頭的距離。

2001年,47歲的海岩與大佬劉燕銘合資成立「海潤影視」,打算把古龍小說《三少爺的劍》改編成電視劇,向全國徵選女演員。

19歲的孫儷,毫無表演經驗,依然勇敢參加了選撥,導演組看她長得秀氣,但並不是那種讓人很驚豔的女孩,就讓她回家等消息。

孫儷乖乖回家,但一直沒等到消息,忽然跑到新加坡去參加了一個叫「才華橫溢出新秀」的比賽,結果如有神助,一舉斬獲亞軍和智慧大獎。

奇怪的是,比賽結束,主辦方「新傳媒」一口氣簽了10名參賽選手,但是獲得亞軍的孫儷,卻沒被簽。

倒是台下的評委劉德華,對孫儷的舞蹈印象深刻,表示自己如果籌拍電影,會找孫儷來演武打戲。

但回到上海的孫儷,沒有等來劉德華的橄欖枝,倒是等來了讓她回家等消息的海潤影視。

從上海飛北京,航班延誤,孫儷為打發時間,在機場書店買了一本當時熱銷的《玉觀音》,後來在機場和飛機上一路看,基本都看完了。

小說中的女主人公「安心」,經歷曲折,身世滄桑,其警察生涯,讓有從軍經歷,出身也很坎坷的孫儷感觸頗深,很有共鳴。

一路上她邊看邊想:這條路看似很寬廣,但其實機會渺茫,成王敗寇,一刻也不能鬆懈。 

到了海潤影視,才知道公司已準備將這本廣受追捧的《玉觀音》,改編成影視劇,但選角一年未果。

老師要求新人們各自講述最傷心的一件事,輪到孫儷時,她因為看過原著,又有共鳴,講著講著就痛哭流涕,情緒特別到位。

於是,《玉觀音》中「安心」這位命途多舛的女主角,就幸運地花落孫儷。19歲的她,成了海潤影視第一位藝人,命運之神,終於向她伸出了援手。

這一年,22歲的鄧超,正在中戲讀大三,他從《少年天子》開始了自己「皇帝專業戶”的正劇之路,在影視圈裡嶄露頭角。

和孫儷轉業分配一樣,鄧超的畢業分配也讓他倍感意外。

本來,以他的優異成績,在「人藝」實習時就大放異彩,轉正本以為是鐵板釘釘的事,不料卻被「人藝」以「不適合」為由拒了。

此時已錯過了各大劇院的考試階段,鄧超倍受打擊,一想到自己紮根北京的單位和戶口都泡了湯,就買了瓶56度的紅星二鍋頭,坐在馬路牙子上,邊喝邊哭。

哭完暴風驟雨地睡了一覺。

第二天一起來,雨過天晴:曾在「人藝」和他搭檔演話劇的演員馮遠征,很仗義地伸出援助之手,把他推薦給了國家話劇院。

於是23歲的鄧超,失之東隅收之桑榆,錯過了北京人藝,但卻進入了國家話劇院,單位啊戶口啊,就這麼愉快地都解決了。

2003年,觀眾翹首以待中,電視劇《玉觀音》橫空出世。

劇中孫儷飾演的「安心」,沒有咄咄逼人的美豔,卻有楚楚動人的秀氣,還散發著淡淡的憂鬱氣息,把女主角宿命般的悲劇演繹得恰如其分,動人心弦,一下子就抓住了觀眾的心。

21歲的孫儷,沒上過藝術院校,沒有表演經驗,但卻通過一種無法複製的另類機緣,憑藉處女作一夜成名

她還斬獲了多項大獎,終於在美女如雲的演藝圈中殺出了一條血路。

在《玉觀音》裡,孫儷被三個男性圍著團團轉,連第一男主實際也淪為了穿針引線的角色,這仿佛在冥冥之中預示了後面將要發生的事情。

2004年,繼《玉觀音》後,22歲的孫儷與29歲的何潤東二度合作,主演愛情劇《一米陽光》,劇中孫儷一人分飾兩角,或清純冷豔,或活潑狂野,何潤東非常著迷。 

但孫儷此時並不相信愛情,所以兩人未能延續「最靚麗表演搭檔」的戲外CP。也許真是因為沒得到,所以孫儷成了何潤東心中的白玫瑰,多年後他仍表示:孫儷是我的理想型。

不僅何潤東,當時合作過的魅力男神佟大為、劉燁、陳坤等人,都成了孫儷的緋聞絕緣體。

對愛情一直心有餘悸的孫儷,在戲裡愛得痴狂,生活中卻並不相信男人承諾的愛情。

後來,造成孫儷這種心理的孫父,又重新組建了一個家庭,並為孫儷生了一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取名叫「孫豔」。

孫父的「老樹新花」,仿佛在冥冥之中打開了孫儷感情世界的潘多拉盒子。

2005年,23歲的孫儷搭檔26歲的鄧超,主演愛情軍旅劇《幸福像花兒一樣》。戲剛開拍,鄧超就愛上了這個性格硬朗,豪爽仗義,毫無嬌弱之氣的上海女孩。 

面對鄧超的追求,孫儷仍然婉拒。

再三表白未果,鄧超就把自己的媽媽搬來當救兵,一個跨齡電話,鄧母對美好婚姻的娓娓道來,讓徘徊不定的孫儷又相信了愛情。

恰逢鄧超爺爺80大壽,於是老前輩點名讓孫儷參加,孫儷欣然前往,自此吹響了戀愛的號角。

秉承娛樂圈的「隱戀」傳統,兩人對這段處於萌芽期的戀情,均採取竭力否認態度。 

但十幾天後,媒體成功捕捉到兩人在三亞「鴛鴦戲水」的祕密照片,地下情浮出水面,瞬間成為網上熱點。

眼看無法再瞞,第二天,兩人索性大方承認了戀情。鄧超還無比自信地用「從一而終」,給了這段感情一個難度係數極高的定性。

這時的錢楓,從上戲畢業後剛剛出道,對於初戀前女友孫儷事業愛情雙豐收的新聞,他一定有看到,彼時彼刻,作為大孝子的他,不知作何感想。

所以說,戀愛這件小事,媽媽的助攻很重要。但有些媽媽是來鬆土的,而有些媽媽,則是來挖坑的。

「鄧孫戀」生米煮成熟飯後,二人在各種場合高調秀恩愛,先演繹了一把現實版「甜蜜蜜」。

與此同時,令「單身狗」們扎心的狗糧也是撒了一把又一把,「虐狗」的話題層出不窮。 

連孫儷的24歲私人生日宴,也成了各大媒體的追逐熱點。

隨後,兩人以銀幕情侶身分主演了劇版《甜蜜蜜》,愛情升溫似火箭,戲裡戲外都是纏綿……

成名後的孫儷,很快成為影視音三棲明星,代言的品牌鋪天蓋地,電視廣告扎堆。

這位二十歲出頭的女孩,沒有當上公交車售票員,卻運氣爆棚地通過演員之路,實現了數錢數到手軟的願望,終於讓單親媽媽過上了好日子。

名利雙收的她,與父親的關係也得到了緩解,不但與父親冰釋前嫌,還大方出資,為住在拆遷棚的父親一家購置了一套新房,對同父異母的妹妹孫豔也十分關照。

然而,就在孫儷愛情、親情、事業三豐收時,一封題為《一個貧困大學生與明星母女的恩怨情仇》的公開信,卻令孫儷陷入了輿論漩渦。

信件是一位名叫向海清(化名張海清)的貧困山區男孩寫的。

當年孫儷在昆明拍攝《玉觀音》時,偶然看到重慶衛視一個報道,就讓母親通過節目中的熱線傳呼聯繫,救助了重慶市一位高一學生向海清。

向海清考上大學後,因為一些原因,孫儷家裡停止了對他的捐助。

向海清於是寫了這封公開信,大量披露了明星母女對自己捐助的細節,指責大明星後期對自己態度的反差和言語侮辱,更對中斷捐助的「小氣」行為表達了不滿。

信中的大明星名字代寫為SL,但在吃瓜群眾的「人肉搜索」下,很快真相大白。

這種既有明星八卦又有複雜內涵的新聞,讓媒體趨之若鶩,一些娛樂版甚至以整版篇幅進行報道,國內很多網站、BBS、博客和媒體,都捲入了這場風波之中。

處於眾矢之的的孫儷,以一則農夫與蛇的隱喻,正面回應了「好人沒好報」。

同為上海人的韓寒,也在博客裡說「普通人在上海養個大型犬只都不可以,憑什麼孫儷可以在上海養狼?」

暗諷向海清是白眼狼,不懂知恩圖報,還玩「升米恩,斗米仇」。

於是輿論風向逆轉,網民開始揶揄向海清為「白眼狼」,指出他有依賴思想,考上大學後光靠人接濟,還揮霍無度,在孫儷停止捐助後心理失衡,恩將仇報。

這則「捐助門」事件,在網民對向海清的一致討伐下落幕,只是事件的餘震仍在,時不時被媒體和網民們舊事重提,同時也改變了孫儷的做事方式。

2010年,28歲的孫儷和31歲的鄧超修成正果,步入婚姻。第二年,兩人的兒子「等等」就出生了。

生子期間,孫儷在懷孕前主演的宫鬥劇《甄嬛傳》熱播,她將各個階段、各種姿態的「甄嬛」演繹得形神俱佳,被譽為教科書級演技。

孫儷在演《玉觀音》時被三位男主圍著轉的「隱喻」終於成為現實,一時間她熱度空前,紅遍亞洲,從此直接引領了大女主劇的流行。

憑藉「甄嬛」一角,孫儷獲得國劇盛典最佳女主角,產後復出,戲約不斷。而後的《羋月傳》,則進一步奠定了孫儷「正宮娘娘」的地位。

2014年,32歲的孫儷又生下了女兒「小花」,一雙兒女終於合成了一個「好」字。

2017年,孫儷獲「年度卓越品質之星」,在拍新戲間隙裡,衣服都沒來得及換就去領獎,沒想到,給她頒獎的正是自己的「影星姨奶奶」胡慧中。

61歲的胡慧中介紹35歲的孫儷:「二十多年前,我在堂姐家跟她拍照,很多年過去,這個小女孩拍了很多戲,紅遍亞洲,我女兒也瘋狂地迷戀她……

孫儷則開玩笑說:「按輩分我該叫她姨奶奶,可是看臉,我管她叫胡姐。太年輕,奶奶實在叫不出口。我為什麼哭戲那麼能演,可能也是有和胡姐一樣的遺傳基因!

人氣暴漲、身價倍增的孫儷,反而活得更通透了。作為一個女演員,在這個整容臉橫行的時代,她連嘴唇下邊因傷長出來的異物都不在意,還為了家庭,有意識地減少自己接戲的數量。

但只要一接戲,目光便又集中到了她身上。

外人眼裡,她與鄧超的婚姻亦堅如磐石,兒女雙全,人生贏家。 

而她曾經的「初戀小男友」錢楓,以《恰同學少年》出道後,並沒有堅持演員的身分,而是走上了諧星路線,成了《天天向上》的節目主持人。

歲月是把殺豬刀,今年37歲的錢楓,已從當年的玉面小生熬成了油膩大叔,經常出現在相親類綜藝上。就在前兩年,錢母談及錢楓那段初戀往事,終於表示:「後悔也晚了」。

影視圈裡也是滄海桑田,曾經的海岩時代已經落幕,他力竭所能地想捧紅的兒子,即使經歷了整容、改名等各種操作,也終究沒紅起來。

倒是他執導的網劇《太子妃升職記》,意外捧紅了張天愛和盛一倫。

2020年,孫儷主演的《安家》熱播,她飾演的「房似錦」這個角色,讓這部改編自日劇《賣房子的女人》的電視劇再上話題熱點,「年度劇王」的標籤再次回歸38歲的孫儷。

每一條光鮮的裙子背後,都有一個被不經意間鉤破的洞」,孫儷借「房似錦」之口說出的這段感悟,相信很多人都有體會。

而在這句話背後,其實還隱藏著另外一層意思:

追夢人,別抱怨,命運在給你璀璨的人生之前,總會先甩一些灰暗的日子給你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