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蕾:很煩,為甚麼我要紅?

郝蕾
2005 年,26 歲的郝蕾全裸出演婁燁電影《頤和園》,這部電影最終沒有上演,送往戛納電影節也顆粒無收,拍完後,郝蕾還和當時的男朋友鄧超分了手。

每次採訪,主持人都問郝蕾,後不後悔拍《頤和園》?郝蕾的答案永遠是不後悔。

《頤和園》之前,郝蕾出演過多部大熱電視劇,《頤和園》之後,她的作品有限,熱門的不多,獲獎的也很少。最近上了次熱搜,還是因為被批 ” 中年發福 “。

郝蕾曾希望自己的演技能夠寫入中國表演教科書,媒體也曾說她是中國最值得期待的女演員,但十幾年過去,人們津津樂道的總是她不成功的三段戀情。

電影裡有一段郝蕾的獨白,也許恰好說明了她的心情:

” 為了欲望和浪漫的天性,我的確付出了代價。但是生活再艱難,我也不會失去活下去的勇氣。像我們這樣的人,註定是這樣的命運。”

 

1978 年,郝蕾出生在吉林。 

郝蕾小時候很喜歡粘著父親,但父親當兵,常年不在家,複員後又成了森林警察,很少回來。三歲的郝蕾經常守著步話機等父親聯繫自己,但撥過去很少能聽到父親的聲音,只有兩個數字 ” 洞麼洞麼 ” 不停回嚮。

郝蕾小時候臭美,最喜歡穿旗袍,但爸爸卻把郝蕾當作男孩養,總實施打擊教育,有一天,郝蕾興高採烈地告訴爸爸:” 爸,我報了一個吹笛子的班。” 結果爸爸非常冷淡:” 你就是三分鐘熱血。”

< 童年郝蕾 >

郝蕾有一次看上了一條牛仔褲,價格很貴,媽媽給她買下來了,爸爸說:” 郝蕾,我們家不是開銀行的。”

上小學了,郝蕾和母親一起出門辦事,卻出了嚴重的車禍,母親重傷,郝蕾自己倒是甚麼事都沒有。出了醫院後,父親沒打招呼,就帶著母親不見了,整整一年半後才出現。

一直住在奶奶家的郝蕾,好不容易等到母親回來,卻覺得特別陌生。母親的容貌變了,她的眼睛因為神經被壓迫看不清楚。郝蕾在她面前伸出手指,問她:” 這是幾?” 母親回答 ” 這是 1。”

大家沒空關心郝蕾在想甚麼,有一段時間,她 ” 以為自己是個孤兒 “。

為了排解自己的孤獨,郝蕾很喜歡看電視裡的人表演,有一回她對奶奶說:” 我以後一定要進到這裡去。”

上了中學,郝蕾還和同學們開玩笑:” 你趕快買個本子,我給你簽個名,以後就不容易找我簽了。” 同學覺得她是神經病。

為了追尋自己的夢想,郝蕾 15 歲考進了長春電影制片廠演員劇團。離開家的那天父母沒送她去,又沒錢買硬座票,郝蕾一個人坐在車廂與車廂之間。

孤獨的郝蕾很喜歡一本漫畫,叫《鼴鼠的故事》,這裡面有一句臺詞:” 對於一個流浪者來說,有時候他擁有全世界,而有時候他卻甚麼都沒有。”

在劇團時,郝蕾就演了不少角色,1996 年,郝蕾順利考入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大一這一年郝蕾就出演了一部大熱電視劇《十七歲不哭》。郝蕾在裡面飾演青春女高中生楊宇淩。她自己並沒有特別喜歡這個角色,但觀眾都覺得不錯,演完後走在路上很多人認出郝蕾,叫她劇裡面的名字。但郝蕾覺得很反感:

” 本來開開心心,突然間就變了,你被孤立起來。很難過,很煩,為甚麼我要紅?!”

< 《十七歲不哭》 >

後來陸續有很多雷同的學生角色找到郝蕾,郝蕾看了後全都拒絕了。雖然演的戲不多,但郝蕾經常給人留下深刻印象,2001 年她出演大陸香港合拍片《少年黃飛鴻》,她扮演 ” 十三姨 “,雖然郝蕾自己說很不喜歡這種港臺外放式的表演,但這個角色受到很多人好評。

< 十三姨 >

2002 年,郝蕾接下了《少年天子》,在裡面演一個被廢的皇後,演皇帝的則是鄧超。

在片場,郝蕾極其較真。有一場戲是郝蕾飾演的皇後把皇帝的一個妃子推下水淹死,皇帝來質問她,導演要求郝蕾演得 ” 恐懼一點 “,郝蕾說:” 您說的這種恐懼式的方法,是我在 20 多種方法裡選出來的比較普通的一種。”。

最後郝蕾還是說服了導演,按照她自己那一套演,這部電視劇在當時口碑不錯,讓鄧超和郝蕾都火了一陣,還讓他們倆成為了情侶。

< 郝蕾、鄧超 >

在《少年天子》在電視上紅火後,郝蕾想有更高的藝術追求,跑去參演了孟京輝的戲劇《戀愛的犀牛》。

但話劇畢竟太小眾,郝蕾的演藝事業有段時間陷入瓶頸,雖出演了大量電視劇角色,卻沒有一個讓郝蕾滿意。這個時候,婁燁把劇本遞給了她。

 

婁燁先定了男演員劉燁出演周偉,然後三番兩次找郝蕾出演女主角餘虹。郝蕾前幾次都拒絕了,因為餘虹有全裸出鏡的戲份,郝蕾覺得這要真的演了,她自己的愛情估計要完蛋。 

” 這會讓我失去愛情的。”

婁燁聽郝蕾這麼說,更加堅定地要郝蕾來當女主角,” 她是四百多演員裡,唯一一個因為愛情拒演的,這是餘虹能說出來的話,所以我一定要讓她演。” 整個劇組等了郝蕾兩個月,直接把劉燁的檔期等沒了。

郝蕾看完了《頤和園》劇本後,很喜歡。但她一直在猶豫,就在她猶豫的時候,她和鄧超之間的感情內部出現了問題,可能為了轉換心情,郝蕾最終松口,接下了《頤和園》的劇本。

故事的主角餘虹和郝蕾確實相似。導演婁燁是這麼評價餘虹:” 她自己沒有安全感,也讓身邊的人沒有安全感。在薄冰上行走,不知道她會出現甚麼事。

< 餘虹 > 

郝蕾自己也承認:” 我總是缺乏安全感和歸宿感 , 就算有了落腳之地也總覺得那並不是終點 , 可終點到底在哪裡又不得而知。”

電影演完之後,郝蕾和鄧超矛盾更深了。網上小報都在傳郝蕾與鄧超因戲不和,郝蕾還買了機票飛廣州,當面質問在劇組拍戲的鄧超,兩人大吵一架。三年戀情就此結束。

回應這件事時,郝蕾的態度很堅決,覺得鄧超 ” 小心眼 “。

記者易立競採訪郝蕾,說:” 你好像因為事業,犧牲掉或損失掉你生活的狀態。”

郝蕾說:” 那可能是一個導火索,如果因為一個戲,你的愛情就瓦解了,那它是愛情嗎?它本身就不是愛情。”

可惜《頤和園》在國內卻沒有太大的水花,成了一部小眾文藝片,郝蕾也得了個外號:” 文藝女神 “。這個名號並沒給郝蕾帶來甚麼實質性好處。拍完《頤和園》後,郝蕾一時無戲可拍,為了生活,她又接了幾部電視劇,從前她還是主角,那段時間她幾乎都是作配。

2005 年年底,拍攝電視劇《密令 1949》時,郝蕾認識了李光潔,兩人在一起一年不到就祕密領證結婚。

< 郝蕾、李光潔 >

郝蕾很開心,在自己的部落格發文說:

” 我真的感謝老天派給我一個橡皮擦一樣的男主角 , 讓我重新活過來。”

那段時間郝蕾心情很好,和家人的關系也親近了許多,拍戲時,她給家人寫信:

” 此時的我人在雲南的昆明 , 不能趕回家和你們一起歡渡國慶節,每逢佳節倍思親,不知道用一種甚麼樣的方式來表達我對你們的想念。”

十幾年沒有回家,結婚後的一個生日,郝蕾難得的趕了回去,和家人團聚。

可惜父親又因為有事而不在,郝蕾很遺憾:” 可惜的是老爸缺席 , 真希望以後不管是家裡誰的生日 , 大家都能團圓在一起。”

好景不長,把希望寄托在愛情上,幾乎註定失望。

郝蕾李光潔本來打算在 2009 年舉辦婚禮,2008 年兩人公布祕密結婚消息才十幾天,李光潔就被記者拍到 ” 夜會神祕女,當街出軌 ” 的照片,李光潔發表聲明:只是朋友,是一場誤會。

但同時,郝蕾就在自己的部落格中把李光潔相關的鏈接刪除,並且發表聲明:兩人已分居。第二天,有人拍到郝蕾獨自一人過端午節,打電話當街痛哭。

而痛哭之後,郝蕾依舊寫道:” 感情和婚姻確實是我生活的支柱,過去是,現在是,未來仍然是。” 

 

在婚變事件爆出來後不久,郝蕾因為在微博 ” 炮轟河南人 ” 事件,被媒體大肆渲染,最開始,她主要是罵前夫李光潔。李光潔是河南平頂山人,郝蕾罵的時候沒忍住開了地圖炮。

” 我怎麼那麼討厭河南人 ? 寬容接受你虛偽低級的表演,為了要新聞你有完沒完 ?”

後來有一些河南籍的網友在微博下回罵,郝蕾氣得連發了十幾條微博和這些網友互懟。事件鬧大了,最後郝蕾刪除了所有相關微博,但媒體沒放過她,有一家河南報紙公開點名讓郝蕾道歉。

事後郝蕾解釋道:” 有個河南籍的網友一直在跟,一直在罵 ······ 我中了人家的圈套,我被激怒了。”

有網友找出證據,發現當時在微博下面罵郝蕾的 ” 河南人 ” 都是水軍,是有公司在中間暗箱操作。

最終,整個事件以郝蕾公開道歉為完結。

郝蕾曾以為李光潔是理解自己的人,戀愛時寫下:” 幸好我及時地感受到了幸福,坦然地讓自己變成一個幸福的小女人並沒甚麼不好不是嗎?”

可惜現實讓郝蕾失望。

等上節目再說起這件事情時,郝蕾已經身心俱疲。因為戀情總是不順利,那天在場的嘉賓開玩笑似的問了郝蕾一個問題:” 下輩子是願意做女人還是做男人?”

郝蕾回答:”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不選擇來這個人世了。”

嘉賓們有些意外,郝蕾補充道:” 永生永世不再與你結緣,以前我欠你的,現在還給你了。所以 ··· 最好的境界就是不來了。”

這一年,郝蕾因為感情上受了傷,信了佛教,但好在迎來了職業生涯的第二次高光。因為出演《第四張畫》中的母親,郝蕾獲得了 ” 金馬最佳女配角 “。

 

她還抽空去和孟京輝二次合作,出演話劇《柔軟》,《柔軟》裡,有大量郝蕾的獨白,其中有一句郝蕾很喜歡: 

” 他們視我為異類,只是因為我不屑於掩飾我的輕衊。”

和李光潔離婚後,郝蕾依然對愛情充滿了渴望,在記者的採訪中,郝蕾說:我不求名,不求利,只求愛。

2011 年,郝蕾認識了第二任丈夫,一個普通公務員。郝蕾帶他去看自己的電影《頤和園》,緊張得幾次起身去倒飲料、上廁所,就是想看看對方甚麼表情。

電影結束後,郝蕾問對方的感受,對方說:” 我不想評價這部電影 “。這個答案反而讓郝蕾安心。

兩人結婚,2014 年,郝蕾生了一對雙胞胎,當了媽媽。那段時間的郝蕾很幸福,不再在部落格或者微博和人吵架,也不怎麼當著媒體的面說驚人之語,當然,也沒怎麼拍戲。

唯一出名的是老朋友婁燁的《浮城謎事》。雖然演得很少,但郝蕾每一次電影角色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浮城謎事》中,郝蕾飾演丈夫出軌的原配陸潔,因為長相出眾,豆瓣有人評價:

” 小三怎麼比原配難看。”

< 《浮城謎事》 >

如果郝蕾願意在銀幕上多亮相,她本有機會實現少年時的願望:演技寫入中國表演教科書。但大部分時間,郝蕾的生活都獻給了愛情。

可惜的是,郝蕾和公務員的婚姻也在幾年後結束了,無聲無息。這一次郝蕾沒哭沒鬧沒上熱搜,要不是有人拍到了她和新的男性接觸,沒有人知道她第二段婚姻也走到了盡頭。

再次回到公眾視野,是因為對 ” 演技 ” 的評判。擺脫了對愛情的執著之後,郝蕾終於回到一個她擅長的領域。

在《我就是演員》裡,郝蕾對選手的評價好幾次都上了熱搜,比如評價唱跳歌手金子涵:” 我真的認為你回去唱跳吧,你不是一個做好演員的材料。”

給男歌手李汶翰則是:我給你的建議是暫時也不要拍戲了。

一旁的導師章子怡表示:有天賦的好演員不接爛戲。

郝蕾則說:” 我就是拍爛戲長大的。”

因為說話 ” 沒分寸 “,郝蕾幾次上了熱搜,但有些更年輕的觀眾已經不再認識她,也不熟悉她的作品,還有人直接攻擊郝蕾外貌 ” 中年發福 “。

年輕時的郝蕾會在部落格裡回擊那些說她胖了的人,而這一次郝蕾甚麼也沒說。她的微博早幾年也改了名字,叫 “echo 自由自在 “,只留下了 8 條系統自動發送的微博。

好多年不接受採訪的郝蕾,在今年終於上了回節目,主持人是許知遠,也不可避免地再次問郝蕾,如今對於愛情的態度。

十年過去,郝蕾終於釋然:” 以前我要全部的愛,現在愛情只是生活中微不足道的小部分。”

高調地談了三次戀愛,每一次郝蕾都是按照自己父親的標準在找依托: 

” 變成一個太大的能量,附著在另一個和你沒有血緣關系的人身上。”

在他人身上尋求愛,是因為父親實在給的太少。父親很少和郝蕾說話,只有一次喝多了酒,給郝蕾打了個電話,說:” 男人的心,就像是在海裡一樣。” 這句話郝蕾記了好多年,有一次收工完她去了海邊,心情特別好,發了部落格說:” 我爸說男人應該像海一樣。”

第二次離婚後,郝蕾非常傷心,她回到家對父親說:” 爸爸, 我想要一個擁抱。” 可惜父親卻大聲斥道:” 擁抱有甚麼用!” 郝蕾聽了後眼淚直流。

十五歲離開家後,所有困難郝蕾都是一個人面對和渡過,她有天忍不住抱怨自己的父母:” 孩子懂事,父母就不懂事。我爸我媽,那個殘酷你是不能想象的。”

只有一次,她覺得沒有那麼不公了。那是因為父親老了,生了病,郝蕾回家照顧他,發現父親就 ” 跟一個植物枯萎了一樣 “。郝蕾去醫院幫父親繳費、和醫生溝通,包辦了一切事情。到了病房,郝蕾卻不敢和父親說很多,只問了一句:” 爸,疼嗎?”

那天是郝蕾最難忘的一天,這一天郝蕾 43 歲,而父親已經 66,郝蕾第一次覺得,她打破了一些甚麼東西,和她想要依靠的人,終於沒有了距離。

[ 1 ] 、《十三邀》,郝蕾、許知遠

[ 2 ] 、《郝蕾:我的人生沒有祕密》,易立競

[ 3 ] 、《天下女人:郝蕾》,楊瀾

[ 4 ] 、《郝蕾部落格》,郝蕾

作者 | 叉少

來源:往事叉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