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水瓶女遇上鬼天蠍,王祖賢、鄧麗君與林青霞!

王祖賢
大家都知道黃偉文給楊千嬅寫了一首《可惜我是水瓶座》通篇都在唱水瓶座愛哭的那些事。事實上,你要了解到這兩位女明星的事,就會發現,水瓶座真的是鬼水瓶。

在說他兩以前,先說一位世紀大美人,她兩和她沒啥關系,但是有聯繫,有趣的是,這位大美人明明是冷酷又神祕的天蠍座,卻比那兩位水瓶座愛哭。

她就是曾經為了一部電影哭遍了大半個中國的林青霞(1992年林青霞拍《新龍門客棧》傷了眼睛,哭得那叫一個慘)。

那麼那兩個水瓶座和她有啥聯繫呢?

是這樣的,在林青霞還是個中學生的時候,聽到比她高一年級的學姐中途退學去唱歌,覺得很震撼。

後來當她有幸認識這位學姐的時候才發現,學姐這輩子都在做驚世駭俗的事,退學只是她最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了。

又過了幾年,讀完了高中的林青霞考完了升學考試,成績不理想,心情不好,約上了幾個閨蜜去臺北最繁華的西門町壓馬路,因為太漂亮招來了正兒八經的星探,在氣病了老媽幾天以後簽約出道,18歲的她出演了瓊瑤處女座《窗外》。

與此同時,她一直傾慕的那個學姐滿世界的唱歌,本來,一個唱歌一個演戲,風馬牛不相及,但是林姓學妹因為顏值太高,除了拍電影之外,拍著拍著就解釋了兩位秦姓男星。

從此,瓊瑤電影文藝片就她拍,全臺灣人以看她和兩個秦姓男星談戀愛為風潮,更有趣的是,他們三把戀愛談到了戲外。

她和其中一個姓秦的,一談就是二十幾年,而另外一個喜歡上了她唱歌的學姐,就這樣,林青霞終於有機會認識她傾慕已久的學姐,在這段三角戀中,林青霞不僅不生氣還覺得心裡美滋滋的,沒過多久還約著秦姓明星一起去看「情敵」的演唱會,然後臺上臺下都是美好的光景。

臺上唱歌的叫鄧麗君,臺下聽歌的是林青霞,旁邊坐著一位秦祥林。這種陣容,全中國沒有過第二次。

瞎扯到此,我們第一位水瓶座女明星隆重登場。論鬼馬,論open 論牛逼,縱觀華語樂壇哪位女歌手都不及鄧麗君小姐能打。

她厲害到怎樣的地步呢?林美人第一次見識到她演唱會的盛況時暗自感嘆,自己要奮鬥多少年才能達到她這樣的「紅」阿。

鄧麗君有多紅?

七十年代出道,19歲就買了別墅,八十年代紅到了香港和日本,她開演唱會戴安娜王妃親自來給她送花和她拍照,八十年代初就唱到拉斯維加斯去了,她是中國第一人。

總之這個人就沒做過不漂亮的事,但凡有她的消息絕對是頭版頭條,爆炸性為國爭光那點事。

除了唱功沒話說,聲音獨一無二之外,鄧麗君小姐的存在成就了一個時代,影嚮了好幾代人,雖說她現在離開我們二十多年了,回過頭來再看這位水瓶座女歌手,所有人對她都是打心眼裡的佩服和喜歡。

她頂厲害的是,在現在這個群魔亂舞的時代,她絲毫都不會顯得過時。

而且她還因為調皮和小可愛本質在熱搜榜上又火了一把。

是呢,我們的鄧小姐就是逗人喜歡呢。

首先,作為歌手她真的把音樂和表演做到了極致。

極好的音樂品味,絕佳的語言天賦,不僅國語歌唱到了巔峰,日語歌曲,廣東歌,閩南語歌就沒有她不會的,還有黃梅戲,她一開嗓就是絕品。

再難找到第二個歌手像她一樣,一把聲真正唱盡了唐詩宋詞的風韻。

八十年代一張《淡淡幽情》,集結了港臺最優秀的音樂人為其編曲,唱蘇軾唱李煜,

唯有她唱出來的「但願人長久,千裡共嬋娟」融進了優美與離愁別緒,再來點花香和細雨的溫潤,剛剛好。和矯揉造作沒關系,是幹淨到骨子裡的高貴和優雅。

和現在對中國風完全是辭藻堆砌,無病呻吟的青樓風不是一回事。

正所謂,綠草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她唱的是,詩經中的無邊詩意和文人大家下筆如有神的迷人風騷。

家國情懷,風花雪月,紙醉金迷,你儂我儂,縱情聲色,美不勝收。

最重要是,有心,動情!

而不管是甚麼風格,哪種語言的歌,她歌曲裡那些完美無缺,天衣無縫的編曲,光聽伴奏都是一種美。

彼時給她制作唱片,創造歌曲的都是紅極一時,最富盛名的音樂人,黃沾顧嘉輝還有日本的幾位。

她歌曲裡有一首原曲是日本歌曲的《償還》,就開頭那段倫巴伴奏,高級動人至此,和現在多數人喜愛的幹嚎不在一個檔次。

好好唱歌的同時不忘加入更多養眼的元素造福觀眾,她應該算是中國演唱會這門藝術的教母。

她可是在香港紅磡體育館第一個開演唱會的女歌手。

流蘇亮片,超短裙,一上臺星閃閃。

自帶樂隊,先徵戰利舞臺,再徵服紅磡體育館,再去國父紀念館和臺灣小巨蛋的前身。

哪兒人多在哪兒唱,唱著唱著天籟之音開始自己改詞,調戲歌迷,懟主持人,看她的演唱會觀眾還能順便把脫口秀看了,一舉兩得,也沒誰了。

看見男性歌迷,不給她送花的,懟。

還是男性歌迷,給她送花的有老婆的,懟。

唱歌不忘給觀眾敲黑板,來的就要喜歡她唱歌,如果不喜歡,你就自己上來唱。還是懟。

唱《阿裡山的姑娘》,裡頭不誇她好看,改。(阿裡山的姑娘美如水阿,只有我鄧麗君最漂亮)

誰也沒想到她是這樣的鄧麗君,這事林青霞也沒想到。

她可算是認識這位學姐了,然而學姐和她出去玩幹的第一件事就是溜到法國裸泳。

本來林青霞就是個挺傳統的人,受到學姐的蠱惑還是戰戰兢兢下水了。

雙姝戲水的風流韻事後來在吳宇森電影《縱橫四海》裡,都惹得發哥一到法國就大聲喊青霞麗君,促成一神來之筆,美麗傳說,如此這般魅力無限,只得寶島雙嬌才有。

就因為當時臺灣的娛樂圈風潮就是,看林青霞的電影,聽鄧麗君唱歌,又有一位同樣是水瓶座的高妹趕起了時髦。

高妹是真的高,從小就是學校籃球隊的,讀書不行,但長得是真好看。就因為小時候看了林青霞電影,一直視林青霞為偶像,順便發個明星夢。

於是林青霞的演出還促成了另一位明星的長成和一位鬼才導演的功成名就。

多年以後,這個女明星同她都成了港漂,她和她演第一部電影,她把人家大腿劃傷了,搞得人家頭破血流。

到了第二部電影,她和她親的死去活來,貢獻了武俠電影最血脈膨脹的一段激情戲,還成了百合迷們百看不厭的神級前段,直到現在粉絲們都在為她兩有沒有在一起過吵得天花亂墜。

誰讓那位和她纏綿了好幾部經典電影的對象是傾國傾城的王祖賢呢?

王祖賢和林青霞一樣,天生麗質,17歲就被看中演起了電影。

只是,老王和老林美成了兩個極端,老王風情妖嬈,冶豔無雙,老林霸道威風,天生的王氣。這妖女遇上了大魔王,九十年代的香港電影為了她兩流光飛舞,繁花盛開。

無獨有偶,喜歡這二位,專拍她二位相愛相殺的最具百合氣質的怪才導演徐克也是不折不扣的水瓶座,在美國游學那會也是看到了林青霞的電影,從此發誓好好學電影,學成歸來拍林青霞。

碰巧到了七十年代末,徐克游完學了,一心搞影視,回到香港就去當時的邵氏王國TVB應聘導演,導演沒當多久撞上了一樣喝過洋墨水的女諸葛,後來成為他最佳拍檔和老婆的施南生。

兩人一拍即合,決心自立門戶,一下子徐克導演愛情事業雙豐收,先搞新藝城再成立電影工作室,先拍青霞再拍祖賢,還得感謝早些時候邵氏老板娘把王祖賢從臺灣領到香港。

就這樣,香港電影最光怪陸離的一個分支,武俠神怪電影齊活了。

論徐克最天才不羈,風光綺麗的那幾年就是在拍林青霞和王祖賢。

一直以來,林青霞都比較乖,導演叫她演甚麼就演甚麼。

王祖賢和她是反著來的,人人都知道她演過最受人歡迎的聶小倩,可不是徐克找的她,是她主動找的徐克。

王祖賢一來香港,徐克那些個花妖狐媚有著落了,名嘴才子們專搞事情的綜藝節目也有內容了,重點是大富豪也開始蠢蠢欲動了。

於是乎,史上最有範兒的港綜《今夜不設防》有姓名了。

那些年的香港娛樂新聞,八卦雜志那叫一個熱鬧。

許冠傑覺得這個妹妹著實漂亮,和她出演《打工皇帝》立馬送她一輛金色保時捷代步,惹得許太吃醋好久,不了了之。

張國榮和她演了《倩女幽魂》,被她叫了半天哥哥,然後就成了全香港人的哥哥。

林建岳神魂顛倒,逼得自家後院天天都在唱《婆媳冒險》

於是,這個那個這個那個王祖賢和他男朋友齊秦就分手了。

亂說,其實他兩分手的原因是,有一天老王和齊秦吃完晚飯好端端的,第二天一早老王就不見了,留下書信一封說是去旅行,齊秦受不了這飄忽不定的花樣,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根本和富豪那些關系不大。

老林的耿直和老王的不知所謂,招惹來了另外一位莫名其妙的導演王家衞,這個整天戴著墨鏡的高佬歡天喜地招來老林老王在內的一票當紅巨星,說好了老林演東邪,老王演西毒。

然後不知怎麼的,大洗牌,老王費半天勁只得一個鏡頭,老林各種換裝不知道在幹嘛,還是親愛的葡萄有點良心急中生智七天拍出來一部相同陣容差老多的電影,給老王把鏡頭補上,後來老王和老林老在片場打麻將,老林嫌棄老王打牌也是心不在焉不得章法的鬼樣子。

就問這兩個水瓶鬼不鬼?九十年代以後鄧小姐被陳可辛拍到了電影裡,被林青霞寫進了書裡,成了全中國人都愛的歌後,只是她再也不能登臺唱歌了。

老王皈依佛門,去了楓葉之國躲起來,偶爾出鏡頭全是洗盡鉛華的糢樣。

老林嫁人了,不是那兩個秦姓男明星,她演了100部電影,最後做起了作家。

妖女,歌後,大魔王,靚天蠍,鬼水瓶;

香港電影,真真是,滄海一聲笑,滔滔兩岸潮,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