絞刑架上的豬、受審判的貓和象鼻蟲談判

絞刑架上的豬、受審判的貓和象鼻蟲談判

文:趙心心 

1386年1月9日,法蘭西法萊斯城的廣場上舉行了一場特別的公開處決

將被處死的是一隻三歲大的母豬。罪行是它乘人不註意衝進房間咬了一個三個月大嬰兒的臉,導致嬰兒不治身亡。

當天,除了來圍觀這場奇異處決儀式的市民外,全城的豬也都被驅趕來了。這是法庭特別下的命令,要讓這些豬看著同類被處死,殺「 豬」儆「 豬」、以儆效尤。

隨著一聲令下,劊子手將豬綁在高臺的木樁上,用繩索勒死了它。

絞刑架上的豬、受審判的貓和象鼻蟲談判

法萊斯城的豬

把動物擬人化,比如把狼看成是兇殘的殺人犯、將蛇定義為狡猾的騙子、將老鼠視為瘋狂的竊賊……似乎只發生在流傳到現在的童話故事裡,只有孩子們才會相信。

不過在古代,對動物進行審判是一件頗為嚴肅的事情。 1906年,歷史學家愛德華·埃文斯寫了一本《對動物的刑事訴訟和死刑》,其中收集了一百多件與動物有關的審判記錄。比如1522年,法庭審判了一群老鼠;1750年,審判了一隻母驢……

絞刑架上的豬、受審判的貓和象鼻蟲談判

審判驢子

鑑於歷史上發生的類似的審判不可能都一一被記載下來,因此我們可以推測,實際上這樣的審判還是挺多的。

翻閱一下資料,發現最近一次動物審判發生在1928年的英格蘭。這篇報導發表在一本荷蘭的農業雜誌上,夾在一篇關於比利時人對雞蛋的消費習慣調查和「 本週園藝公告」之間。

作者德·維爾德波提到,英格蘭法庭處理了一場關於貓的案件,這隻貓咬死了八隻鴿子和兩隻雞。但這隻貓本身並沒有到庭,因為它的主人驚訝地發現它叼著一隻鴿子的時候,就一怒之下把它打死了。

這個事件值得認真分析,原因是從中我們可以發現在20世紀早期的英格蘭,人們依然覺得動物「 犯罪」是值得被嚴肅對待的事。

首先,讓動物接受審判很有必要,因為受損害的一方希望得到經濟補償,必須經過法律程序。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是,即便這隻貓死了,但它的行為是否應該被看做是整個「 貓界」的樣本,這個判例會對之後類似的「 貓審判」造成很大的影響。

所以,這個我們也許看起來非常無厘頭的案件經過了兩次上訴,最終因為證人們在法庭上作證說,這隻貓平素「 品行良好」,因此不應當對此次「 謀殺」負有責任,而主人沒有餵飽貓,才是「 逼迫」它暴露本性、外出獵食的原因。而英國上議院甚至以「 動物的自由」權利要大於控方的經濟損失為原則,進行了裁量。

從動物審判出發,其實延伸到一個更為廣泛的話題,那就是動物到底有沒有權利。別看如今「 動物保護」的觀念已經得到很大程度的普及,但依然有一些法理學者認為,主張動物權利站不住腳。

比如哲學家羅傑·斯克魯頓就認為,動物不能簽訂社會契約,所以也就不能主張對動物進行法律保護:「 對動物啟用保護策略是一種濫用,因為動物如果有權利,它們就應該負擔相應的義務。某些動物——狐貍、狼……它們都是天生的殺手,應該被永遠關起來。」

絞刑架上的豬、受審判的貓和象鼻蟲談判

審判一隻咬了貴族的狗

不過好在這種觀點僅是頑固的少數,只能夠放出來與那些極端主張動物權利的社會組織爭鋒相對。千萬別以為主張動物保護的都是溫柔善良的社會團體,要知道某些國家的極端動保組織堪稱恐怖分子,可以為了救一隻狗燒毀主人的房子,甚至毀掉整個農場。

大部分主張動物保護的人相對比較溫和,認為這個地球是無數種動物共同的家園,人類只是其中的一種動物,所有動物都是共生關係,其他動物滅絕了,最終也會導致人類的災難。

因此,為了人類自身的利益,應該對動物加以必要的保護。 (同時,為了人類的安全,也應該適當消滅一些入侵的動物。)

絞刑架上的豬、受審判的貓和象鼻蟲談判

在中世紀,家養動物​​襲擊人類的事件時有發生

這種也許可以稱作是「 樸素的」動物保護心態,其實早在近代的一次動物審判中就已經體現出來了。

在法蘭西的朱利安鎮,象鼻蟲施虐著當地的葡萄園,因此引發了一場官司。法庭上的原告是邨民代表,而被告是……象鼻蟲。經過協商,居民們決定留出一片土地給象鼻蟲生活,還給它們準備必須的食物,而像鼻蟲則不要破壞城鎮的葡萄園。

絞刑架上的豬、受審判的貓和象鼻蟲談判

為了讓這場協商符合法定程序,邨民們甚至花錢為像鼻蟲請來了一位律師。有趣的是,這位律師也沒有光拿錢不幹事,而是當庭指出邨民們為像鼻蟲留的棲息地「 比較貧瘠」,不適合象鼻蟲的需求,積極地為動物爭取權利。

在翻閱這些過去的動物審判時,我覺得除了把它們當做趣事來看待,似乎更應該思考的是,我們如今看到的動物保護宣傳,似乎過於將動物整體包裝成無害可愛的樣子了。可真實的情況是,動物確實也會「 犯罪」。我們經常看到「 狗是可愛溫馴的」,同時也會接觸到「 小區樓下的狗咬傷孩子」的新聞,保護動物權利、防止動物侵害,自古以來都是一體兩面。

將動物放在人類法庭上審判,這看起來很可笑。可是,它透露了人類社會看待動物的基本觀點——從人類自身的利益出發(而不是從動物利益出發),尋求人與自然的相處之道。我想,這就是回顧「 動物審判」的意義。

來源     RealKnowledge真知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