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修的桃色之災…

歐陽修

文: 黑蛋兒 

歐陽修大家都知道吧,不用過多介紹。

歐陽修有個妹妹,不知道叫啥,暫且用小歐稱呼吧。

小歐嫁給了一個叫張龜正的男人。

張龜正是二婚,有一個只有幾歲的閨女。

也不知道是張龜正福薄命淺還是小歐情路坎坷,反正兩人結婚沒多久,張龜正就死了。

一個寡婦帶著一個才六七歲的繼女,想要在那個社會生活下去顯然是有些困難的。

倒也不是經濟原因,最主要的是門前是非太多,這是不能忍受的。

歐陽修當然不會眼看著妹妹吃苦,就讓妹妹帶著那個和自己沒有一點血緣關系的外甥女住到了自己家。

畢竟自己也是有點社會地位的人物,這樣一來誰也不敢欺負孤兒寡母不是?

就這樣,這個姓張的小女孩在歐陽修家無憂無慮的成長起來。

不過,歐陽修怎麼也想不到就是這個外甥女在日後會給自己帶來一場災難。

韓熙載夜宴圖 局部

話說這小張姑娘一天天長大了,出落的楚楚可人。

歐陽修作為舅舅,這就開始張羅著要給她找個好人家。

選來選去,歐陽修發現自己一個本家姪子條件蠻不錯的,得了,幹脆,就你倆吧。

歐陽修的這個姪子叫歐陽晟,在虔州擔任司戶(大概相當於民政局長吧),前途似錦。

可誰也沒想到,這個外甥女不知道是出於甚麼心理,居然和家裡的一個叫張諫的搞到一起去了。

世上就沒有不透風的褲子,這事被歐陽晟知道了。

你想,歐陽晟是一個有著大好前途的有志青年啊,叔叔不管是在朝堂還是在文壇都是嚮當當的一號人物,怎麼可能容忍這樣的事情?

直接就把這對姦夫淫婦給送到開封府去了。

忘了交代了,這一年歐陽晟在虔州的任職期滿,已經回到了開封。

事實很清楚,小張給老公戴了綠帽子,想抵賴也沒有用。

可是就在大家都認為這件案子定性了的時候,小張突然又爆出來一個驚天大瓜,讓所有人的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

小張說,我承認我對不起我老公,可是我如果檢舉揭發,能不能寬大處理?

當時主審這個案子的是孫揆,孫揆也沒多想,你一個家庭婦女能說出甚麼花來?

小張說,其實我和我舅舅很早之前也有些說不清楚的關系。

孫揆的下巴真的驚掉了:你瞎說啥呢,說相聲的還不許說倫理哏呢,你咋啥都往外說?

小張:我沒瞎說,我有證據的。

孫揆還是不相信:你有啥證據?

小張:歐陽修這個老家夥之前曾經跟我寫過情書,內容特別勁爆。

【引公未嫁時事,詞多醜鄙。 】

孫揆說:你能舉個栗子嗎?

小張開口就來:

江南柳,葉小未成蔭。人為絲輕那忍折,鶯嫌枝嫩不勝吟。留著待春深。十四五,閑抱琵琶尋。階上簸錢階下走,恁時相見早留心。何況到如今。

看見沒,我十四五歲的時候,老家夥都已經惦記著我了,一直到現在還賊心不死,他讓我嫁給他姪子是甚麼目的?你們懂的。

說實話,光從字面理解,這確實像是一個中年油膩大叔借用江南春柳比喻一個豆蔻年華的小姑娘,字裡行間透漏著按耐不住的春心蕩漾。

可孫揆不是初涉官場的愣頭青,他當然知道如果簡單認定歐陽修這就跟這外甥女有甚麼不清不楚的,那可絕對是個重磅炸彈,不知道炸出甚麼麼蛾子。

所以孫揆的態度很明朗:不過就是一首詞罷了,能說明啥問題?再說,你咋證明也就是給你寫的?太自作多情了吧?

至於小張為甚麼要爆出這麼一個驚天大瓜,有兩種說法。

一,因為小張是想要給你自己減輕罪名,所以拉了歐陽修來墊背。

二、小張受了當時權開封知府事(開封府代理市長)楊日嚴的教唆。

而楊日嚴這麼做的理由就是歐陽修當年曾經彈劾他貪污,所以懷恨在心。

這次逮機會,報複歐陽修。

但筆者認為是歐陽修在前不久仁宗皇帝罷免了以範仲淹為首的一批革新派之後,曾經上書為這些人打抱不平引起的。

這封奏折一上,反對新政的那些人自然是大為光火。

但是歐陽修這個人,平時作風非常紮實,沒有貪污受賄,沒有徇私舞弊,沒有結黨營私,沒有欺上瞞下。

想要找出一點毛病還真是有點困難,現在他外甥女出了事兒,管他真假,先潑他一盆子屎再說。

平常就看不慣歐陽修卻又苦於沒有機會的那幫人一看,我靠,機會來了,還等啥?

錘他!

諫官錢明逸聞訊,立即就上書彈劾歐陽修。

可是孫揆始終認為小張的舉報太過於駭人聽聞,又沒有啥證據,根本不足採信,所以只願意追究小張和張諫的通姦罪,其他的,不予立。

【不複枝蔓】

這時,宰相賈昌朝不高興了:

小孫啊,你這個同志工作態度有問題吧?你不能因為這件事牽涉到歐陽修就不管不問了嘛,你說小張不能證明他舅舅和她有曖昧,那你又怎麼證明歐陽修和他的這個外甥女麼有這回事呢?再說了,查明事實真相,也是對歐陽修同志最好的保護嘛。如果他有問題,誰也保護不了他。如果沒有問題,我們也可以還自己同志一個清白是不是?

孫揆很犟:那你重新派人來審吧。

於是,老賈又派了三司戶部判官蘇安世來重新組織了一套班子,審理此案。

你想想,蘇安世是宰相派過來的,那當然是按照老賈的意思來。

所以,很快蘇安世就採用了小張的供詞,認定歐陽修為老不尊、違背人倫和外甥女小張有不正當的男女關系。

(其實誰都知道這個外甥女和歐陽修一點血緣關系都沒有)

但這時候又有一個人站出來說「不」。

這個人是個太監,叫王昭明。

王昭明其實是仁宗皇帝指派過來監督審理的——【監勘】,以防止出現冤假錯案的。

因為雖然歐陽修沒有顧及仁宗皇帝的臉面上書批評他不該罷免範仲淹等人,但仁宗還是覺得歐陽修就算言辭不羈,也不至於做出這樣的事。

話說回來,王昭明算是和歐陽修有過節的。

不久之前,歐陽修被任命為河北都轉運,仁宗命王昭明隨行,但歐陽修卻懟了仁宗一個臉紅:你甚麼意思?不放心我還是看不起我?派一個太監來跟著我?

說實話,就算王昭明這一次不趁機報複歐陽修就算他燒高香了,咋還可能站出來為他說話呢?

這就必須要說,王昭明真是一個好人,人家雖然身上少了一個零件,但是人家有正氣。

王昭明看了蘇安世的結案報告,當時就吃驚了:

就憑這一份口供,你就能認定倆人有不正當關系?你這分明就是為了迎合老賈整的冤假錯案啊,你這是陷我於不仁不義啊。誰都知道歐陽修和我有矛盾,你這樣搞,到時候所有人都認為這是我搞的鬼。

【今省判所勘,乃迎合宰相意,加以大惡,異日昭明吃劍不得。 】

蘇安世一聽王昭明這樣說,心裡也有點打鼓:自己雖然是宰相指派的,但是人家老王是皇上的人,還是聽人家的吧。

就這樣,蘇安世還是以維持孫揆的原判,將報告交上去了。

歐陽修算是逃過一劫。

不過,生活作風沒有查出問題,但是很意外的卻查出了歐陽修的一個經濟問題。

原來,當初張龜正死的時候,給小張曾經留下過一筆財產,作為女兒以後的嫁妝。

小張當時太小,這筆錢就由繼母小歐保管著。

小歐帶著小張回到哥哥家之後,歐陽修可能想讓妹妹生活的好一點,就給妹妹置辦了一些田產,地契上也寫的是妹妹的名字。

但這筆錢用的卻是張龜正留給小張的遺產。

這筆陳年舊賬,因為阿張被訴通姦一案,給翻了出來。

案子到了最後,開封府不再追究歐陽修到底和外甥女有沒有私情,但是他涉嫌侵占孤兒財產置辦田產,這事板上釘釘,不能不追究。
慶歷五年八月,歐陽修「坐用張氏奩中物買田立歐氏券」,被貶至滁州任太守。
那篇著名的《醉翁亭記》,就是他在滁州任上創作的。

這只是歐陽修桃色之災的二分之一。
另外一起,是歐陽修與兒媳婦的。
(此不贅述,或下期再說)
同樣是源於政治鬥爭。
經過這兩場緋聞的「洗禮」,歐陽修累了。
不斷上書,終於在65歲退了下來。
一年後病逝…
可惜,歐陽修也沒能超越時代,想起狄青,算是扯平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