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關每年截獲的邪門生物,比你看的片還多

海關
很多朋友直到畢業,才明白專業和就業的羈絆有多牽強。

學室內設計的無法逃脫中介的藩籬,學考古的先得紮根工地,而班上生物學得最好的狠人,後來據說大多是從海關幹起。

海關每年見到的邪門生物,可能比你同桌平生看過的cult片還多。

昆明海關截獲檢疫性有害生物紅棕象甲

如果沒有過硬的心理素質,在看到這些無比接近異形胚胎的生物時,恐怕當場就會嚇癱。

和機場安檢不同,你無須褪下保守的腰帶扣來自證清白,海關對待這些從海外進口或郵寄到國內的包裹,挑剔得就像開盲盒前的祈福儀式。

而遇到的邪門生物,足以重新整理一個生物學博士的認知上限,扁鵲來了也會開了天眼,《山海經》都不敢這麼畫。

金陵海關查獲的活體捕螳傳奇螽斯

天津東疆海關查獲的活體寇蛛屬蜘蛛,俗稱「黑寡婦」,毒性是嚮尾蛇的15倍

北京海關查獲的活體火蠑螈

這些奇怪生物給我們帶來的視覺刺激,不亞於深夜獨自在墳頭蹦迪,卻意外發現碑上刻的是同桌最喜歡的演員,它們兇惡的長相,很讓人懷疑是不是欠了造物主的房租,有些甚至光聽名字,就知道它們在道上混得有多野。

「食人蟻、黃金鬼鍬、黑腹果蠅」,無論哪一個單獨揪出來,都能作為精靈寶可夢下一賽季的新BOSS。

它們在自然界幾乎沒有任何天敵,能陪同脆弱的人類一同進化至今,本身就說明了它們在食物鏈頂層的事實。

南通海關正在檢驗送檢生物

拿黑腹果蠅來說,這種看上去很像小型蜜蜂的生物,憑借頑強的繁殖能力和較為無恥的覓食方式存活至今。

一年產卵3-5次,一次產卵400顆,24小時不到就能孵化,一對硬朗的果蠅夫婦,一周之內就能禍害100個足球場面積大小的果園。

一些人在買到水果,尤其是櫻桃後發現沒有心,就是這種昆蟲所致。

這種具有強破壞力的果園一哥,從被發現之日起就被列為人類的公敵,如今早已肆虐北美,蔓延全球。

它可能也是海關最常遇見的對手,青島海關在今年5月查獲過一起案件,一個從美國郵寄到國內的包裹,申報的內容品類是「服裝」。在通過X光檢查時,海關人員發現在包裹中,除了上下兩件衣服做掩護之外,夾在中間的還有66個試管。

而這些試管裡藏著的都是黑腹果蠅,每支試管中有百餘只活體,如果算上蛹、蟲卵和幼蟲,總數超過了7000只!

令人費解的是,時隔1個月,上海海關同樣查獲了一批活體黑腹果蠅。

這次箱子甚至沒有任何偽裝,裡面裝滿了58個試管,每個試管內有大約20只黑腹果蠅幼蟲。

這種昆蟲,是境外最為常見的發送到中國國內的「蟲包」。

近幾年越來越頻繁,詭異的是,收件人大部分是假地址和假聯繫方式。

今年1-8月,全國海關共截獲檢疫性有害生物288種,41644種次。依據口岸截貨情況,向外方發出違規通報974份,涉及50個國家(地區);依法退回或銷毀不合格農產品377批,涉及33個國家(地區)。

而根據去年6月份我國公布的《中國外來入侵物種名單》,如今入侵我國的外來物種數量,已經多達660多種,其中有超過10%的外來物種,對於我國一些地方的自然生態系統,已經構成了或未來極有可能構成很大的危害。

這些用海量包裹沖擊中國海關的手段,是一種最為原始,也最為狠毒的招式,一旦有包裹混了過去,就有可能給收件地區帶來毀滅性的生物災難。

和一些疑似包藏禍心的「生物戰」不同,一些異寵愛好者的腦子,很顯然要靈光的多。

今年5月,雲南昆明海關就在例行檢查時,發現一個裝有10只昆蟲的包裹裡面有黃金鬼鍬甲,包裹被精心偽裝了多層;今年6月大連海關一次也查獲了一批黃金鬼鍬甲,包裝的套娃技術可能要超過了大多數收納博主。

這是世界上最珍貴的一種甲蟲,單只在國外蟲寵市場報價超過了3000美元。

它們被雨淋濕時會變成黑色,但是晾幹後又恢複成古銅金色,也是一些盜墓題材的影視劇中,屍蟞的原型之一。

外來生物危害的一個顯著特點就是,它在國內沒有天敵,所以會肆意繁殖,破壞植被,影嚮生態平衡。

像水葫蘆和小龍蝦都屬典型的外來生物破壞,小龍蝦很顯然是去錯了國家,從泛濫到瀕危,再到人工養殖,就是一頓飯的事,但並不是所有生物都能靠烹飪來解決,大部分外來生物,尤其是異寵,常常會在傷害飼主後,被飼主遺棄,甚至是被有意的放生。

沒人知道這些比異寵還邪門的放生者,在布道時會經历怎樣的心路历程。

廣東越來越野的非洲大蝸牛、西南省份肆虐的紅火蟻、北方速生林區有些泛濫的美國白蛾,從這些生物從無到有,再到狂卷生態環境的過程來看,這很顯然不是一次次簡單的放生。

有人曾提出一些反例,他們認為要客觀尊重生物的多樣性,畢竟所有人都是生活在同一個地球邨之中。

但遺憾的是,他們都選擇性地忽略了一個事實,自己行為的惡果總是由別人承擔。

國外同樣也經历過外來物種入侵。

亞洲鯉魚的泛濫曾造成了密西西比河堵塞、德國大閘蟹造成了水壩危機、丹麥海岸的生蠔成災,甚至還有一種叫花大姐的昆蟲,幾乎讓美國、法國和意大利的葡萄酒產業血虧。

但是這種昆蟲在國內卻是很多鳥類的食物。

這些外來生物生態上的不確定性,也同樣體現在形態上。

一些海關的工作人員,甚至能僅憑肉眼就分辨出上百種常見的邪門生物。

但一些生物從外觀無法分辨出是蟲卵還是植物種子,上海海關有專門的技術部門,可以在特定的溫濕度情況下,將查獲的可疑生物孵化,然後再進行比對,查驗DNA序列,直至確認物種。

而這些所有被查獲的外來生物,都會被消除生命體徵,然後制作成標本。

很多城市的海關有自建的展示館,用來展示历年被查獲的非法物品。

這可能比自然博物館還要豐富,一些國內沒有的昆蟲品類,甚至成譜系的呈現,一些只是聽說但從沒見過的狠貨,多半也會超乎你的認知。

資料參考:

騰訊新聞:剛從美國截獲7000只,又入境1200只,黑腹果蠅連續試圖入侵我國知乎:海關如何知道你帶了活物入境?

看看視頻:「沉浸式」感受 海關「入侵生物」亮相自博館

新京報:防控外來物種入侵,看看海關關員都遇到了甚麼?

煙臺海關:國門生物安全|海關提醒:這種行為將入刑!

來源: 不相及研究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