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放過一個!美國機場海關「嚴打」「嚴查」中共間諜實錄

美國海關

文:灰袍盧平

寫一下我回國芝加哥機場經歷吧,希望能對別人有所幫助。我乘坐的是大使館安排的東航臨時航班,計劃中午12點起飛,讓大家八點半到機場值機。排隊過程很平靜,安檢也很正常。

到了登機口附近,有幾個cbp(美國海關邊檢)的警官攔人,要求查看護照。一個亞裔或者印第安人警官看了我護照,從我的帽子認出了我的學校,還聊了一句橄欖球,我只好說自己不看比賽,就過了。這時心裡感覺踏實了一些。旁邊有一個半開放的隔間,像是原來的頭等艙休息室,能看到有警官在對一個旅客開箱檢查和詢問。等了一會兒登機口開始登機,機艙後部的旅客已經登完了,幾個警官還站在登機口附近打電話互相交談,感覺還有什麼事。輪到我登機時,一個警官在我之前直接插隊上了廊橋,走進機艙跟穿著防護服的機組說我們要找一個人,座位號是XX,我剛好經過,一聽是我,就索性告訴了他們。機組看了我一眼說那你跟他走吧,於是我又跟在警官後面逆著長長的隊伍在大家注視下被帶出了登機口。警官一邊走一邊打電話,說「我們找到那個人了」「一共五個」云云。這時我腿有點軟,於是不停地深呼吸。在隔間外,有一個沒戴警徽的白人女性打量著我,手裡拿著一個圈圈畫畫過的名單,然後幾個警官就讓我進屋坐在指定的地方。箱子和書包分別被不同的人拿走。我看沒人理我,從兜裡拿出手機想發信息,立刻被要求手機放一旁。之後一個便服警察來問我,後來又換了兩個人輪番問,大致對話過程如下:

這些行李都是你的嗎?沒有替別人帶東西嗎?(都是,沒有)

你是什麼人?(我說我是個博士後科研人員)

你在哪個學校工作?(如實回答)

你研究什麼?(我說我研究演化)

你有研究敏感領域的經歷嗎?(沒有啊)

你有把自己的研究數據跟別人分享嗎?(我說沒有)

那不可能,你不跟自己的導師交流嗎?(原來是坑啊,行吧你說分享就分享了,就我導師)

你的研究是誰支持的?(博士全獎所以是學校,博士後是導師經費)

你有接受中國的資助嗎?(沒有)

(換人,以下問題都做了詳細筆錄)

你什麼簽證?(學生簽+OPT)

你上學是在哪個學校的?(如實回答)

你專業是什麼?(如實回答,對方搞不清我專業和我研究領域的聯繫,不過沒細問)

你導師是誰?(如實回答,是個華人名字)

你為什麼要回國?(我OPT結束了啊)

你有攜帶你的研究數據回國嗎?(沒有,這個問題又逼問了一遍)

你在國內會住在哪裡?跟誰住?(我說會跟我家人一起,然後要求我把家庭住址詳細說了)

你的研究大致是做什麼的?(簡單說了下演化相關)

你的研究跟人類數據相關嗎?(我會用到人類數據,但是和其他物種的數據一樣使用,沒有特別研究)

你研究期間一直沒有換題目?一直沒有涉及其他領域?(沒有)

你導師是中國人嗎?(我說他是華裔,我不知道他目前是不是中國國籍)

你導師對CCP什麼看法?(我說我們不聊這個所以我不知道)

那你呢?(我說我跟CCP也沒什麼關聯,所以我沒看法)

你有接受中國政府的資助嗎?(沒有,這個問題在詢問中反覆用不同表述又問了好幾遍,但我真的沒有)

中國政府有人聯繫你嗎?軍方有人聯繫你嗎?(沒有)

你在中國有參加過軍事組織嗎?(從來沒有)

你回到中國做什麼?(我做研究人員)

你去哪個學校?(我說我有兩個offer還沒定,讓我仔細說了是哪兩個地方)

你回國會做什麼研究?(我說我還做演化)

你知道CSC(留學基金委)嗎?他們資助過你嗎?(沒有)

這時翻我箱子的那個白人女性一臉興奮地說「這明顯就是撒謊了」然後展示她翻到的我得到的優秀自費留學生獎學金的獎狀。

(我說,如果你們翻譯一下,會發現這個award是頒發給自費留學生的,恰好說明我沒有接受任何官方資助,這時所有警官都很興奮)

你為什麼要申請這個獎?(因為這個獎很prestigious,能顯出我牛逼)

CSC為什麼要發你錢?(因為我科研牛逼)

僅僅如此嗎?沒有讓你交出什麼作為回報?(沒有,就是因為我牛逼)

你自己申請的?沒有獲取你的研究數據?(我說我只提交了任何有網的人都能搜索到的我的研究論文發表情況)

你從哪裡知道這個獎?(朋友告訴我的,我導師也知道)

你導師為什麼知道?有接受中國資助嗎?(這獎挺有名的;沒有啊)

誰給你發的獎?(芝加哥領館的人)

具體是誰?(我說我不記得名字了,是個教育領事)

(接下來詳細問了領事跟我接觸的過程,比如是在哪裡見面的,說了啥,一概回答只和發獎有關)

領館是怎麼聯繫到你的?怎麼跟你交流?(申請當然要登記郵箱啊,用郵件)

把郵件給我們看看可以嗎?我們檢查完了就儘快讓你回到飛機上(行,電腦手機給我)

找出芝加哥領館的郵件,警官點了Gmail的自動翻譯,仔細讀了,好像覺得沒問題。就說行啊謝謝配合,你走吧,拿好東西。還細心提醒我帶好護照機票和手機,我說謝謝,就拖著對方收拾好的箱子和書包回了飛機上。飛機又過了很久才推出,我猜有別的乘客被詢問了。

整個過程當中警官還問了些不疼不癢的聊天問題,就是警方調查的慣用口吻。也沒什麼特別釣魚的問題,我都以最少的必要信息如實回答了,之後送我走態度也挺好,最跳的就是那個不是警官的白人女性,翻箱子還會拿著我的私人物品跟旁邊的人說笑。登機口工作人員都很照顧,臨時航班乘務都穿著防護服,是些非常可愛的年輕人,和商業航班不同,在我回飛機時,是把我當作「自己人」照看的,非常可愛!

回到座位上大概用了十分鐘平復心情,這就是我離開美國前的最後一個經歷。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