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狂的對立面,是歲月靜好婊

生存狂

文:南洋富商

01 · 生存狂的對立面,是歲月靜好婊

生存狂總是擔心世界會陷入各種災難,時刻為災難做準備,經常被視為過度焦慮者,甚至有人認為他們精神狀況有問題。

中國有一個成語叫「杞人憂天」。這個杞人,就是古代的一個生存狂。

如果沒有這個成語,大概很少有人惦記起杞國這樣一個古代小國。杞國夾在魯國和齊國之間,小到幾乎可以忽略。有時候魯國人搶它一片地,把它趕走,杞國就得搬家。有時候齊國人揍它,杞國又得搬家。不僅經常搬家,還遭受過天降大災難,比如大面積的隕石撞擊。

《史記》記載:「魯莊公七年,魯國西北(與杞國接壤)『隕星如雨,與雨諧』。」《左傳》記載:「魯莊公七年夏四月辛卯夜,恆星不見,星隕如雨。」據考證,杞國遷往山東新泰後,的確曾有隕石墜落。這隕石要是再大一點,就可以叫小行星撞地球。

這種受盡欺淩、到處搬家、又遭遇天災的國人,自然比別國人更有憂患意識。列子舉「杞人憂天」為例,是有緣由的。

生存狂的對立面,是歲月靜好婊。他們從來不覺得這世界會有那麼多危險,或者覺得那些危險都離他很遠。生活在這世界上,他們有充分的安全感。即便看著別人的災難,他們依然覺得自己會歲月靜好。

看到別人的憂慮,他們覺得那是杞人憂天。

他們不會囤積很多糧食,因為新聞裡說糧食足夠。他們家裡很少有備用電源、淨水片、大量的桶裝水和各種藥品,也不會有一個整理完備、說走就走的逃生背包,在他們的意識中沒有災難危機。

歲月靜好婊不會擔心戰爭,不會擔心動亂。如果生存狂跟他說世界不安全,災亂隨時可能發生,歲月靜好婊會笑話他有病,甚至斥責他們妖言惑眾,唯恐天下不亂。

生存狂通常比常人更多地了解历史。他們在史書裡看到人類历史上大部分時間是動亂、災荒、瘟疫、戰爭、屠殺,人肉相食,真正的和平年代屈指可數。他知道曾有古巴導彈危機,知道1959年美國核計劃中有一百多顆核彈頭是對準中國的,也知道1969年蘇聯曾經準備對中國全面核打擊。

生存狂不相信歲月靜好。在蒸蒸日上的年代,他看到潛伏的社會矛盾,看到經濟繁榮下隱藏著巨大危機。他知道一旦出現困境,秩序的崩壞只需要幾天時間。

生存狂知道世界上無數病毒依然存在,很多未知的新病毒會在你意想不到的時刻進化出來,瘟疫遲早會來。那時候醫療系統會崩潰,社會秩序亂作一團。

生存狂嗅覺異常靈敏,為潛在的危險做好一切準備。無論這種準備在別人看來是多麼荒謬可笑,無論這世界表面上是多麼太平。

從來沒有甚麼歲月靜好,只是你們不了解历史,以及有人為你粉飾現實的真相。

02 ·真正的生存狂,不會依賴救助

每當遭遇非常時期,總有人眼巴巴等待他人來解救他們。

讓我們回顧一下汶川地震的報道。當時大量的災民圍堵在路上,等著救災的車輛給他們送救災物資。等到車輛到了,他們就開始搶泡麵、礦泉水和各種物資。

但是沒有幾個人在地震發生後馬上自己搭建庇護所,自己找水源或挖水井,自己到田野和山林找食物。他們都是等待救援的人,他們相信會有人來救他們。

即便他們住在地震帶上,也很少想到加固自己的房子,或者搬家到不會遭受地震的地方,直到地震發生。

生存狂從來不考慮他人救助。他知道到了非常時期,生命只會把握在自己手裡。在美國的惠特尼山的攀登入口,寫著這樣的字樣: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不要指望有人救援你。這段話也是prepper的座右銘。

生存狂遇到地震之類的災難,他不會等待,不會依賴,他馬上行動。他會為自己搭建臨時居所,會盡快挖水井,找水源,淨化水,找到自己埋藏的食物。他們早已經在災難來臨之前就在好幾個地方藏好各種物資。只要有一個地方還沒有被毀,他就可以找到足夠的生活資料。

他也警惕提防四周的一切。看看是否有人會來搶他的東西。因為他知道一旦災難發生,就會失去秩序,人性的各種醜惡就會發洩出來。

他或許沒有一線城市的大房子。但是經常在農邨有一個堅固的房子,裡面存放著各種非常時期需要到物資,甚至還有防衞的武器。那是他的避難所。他在任何地方居住,都有一個整理好的背包,遇到緊急情況,可以拿起背包就來一場說走就走的逃難。

他的避難所看起來簡陋,但是安全,可靠,實用,該有的功能都有。無論是天災、瘟疫、饑荒、戰爭、內亂,都可以躲在這裡安然度過。

有時候為了防禦核襲擊,他們還會挖地下室,或者做個用水泥牆和厚鐵門封閉的房間,裝上通風過濾系統,即便有核輻射塵埃和病毒,也不會危害他們。

因為他們銘記:一定要自己做好準備,不要指望別人救你。

03 ·生存狂是理性的

生存狂並不是天生焦慮或不理性,恰恰相反,他們是理性的,比常人更準確判斷危險之所在。

那些可能發生的1%的危險,常人會忘記它會發生。而生存狂強調:一旦發生,那就是100%。

人類历史上沒有幾年是真正的太平歲月。總有無數的人意外喪生,無數的家族消亡。只有那些時刻準備著的人,才在災亂年代生存下來,他們是我們的祖先。

有些人不是生存狂,他們只是財產、階級地位和歲月靜好上生活的焦慮癥患者。一旦有蕭條動亂跡象,他們擔心的是資產要減少,工資要降低,生活水準要下降。

這些人想得最多的是:如何避免自己的歲月靜好生活被沖擊。他們偶爾也混雜在生存狂社群,但是他們和真正的生存狂是有區別的。

生存狂會在不重要的偏遠邨鎮打造自己的避難所,輕易不負債,身邊總是有現金、美元、黃金。

而這些焦慮癥患者即便在亂世也還是要在大城市貸款買房,指望靠這投資掙一大筆,更舍不得舍棄大城市的生活到鄉下小鎮。

生存狂覺得那些惦記資產增值的人是可笑的。在非常時期,你能活下來,就是最大的成功。任何財產和社會地位都不如活著重要。

生存狂看到那些矯情的生活,會感到荒誕。

某些習慣歲月靜好的人,即便思考非常時期的生活,依然會講究食物口味搭配。他們覺得壓縮餅幹味道無法忍受,覺得泡麵和火腿腸不健康,自來水裡消毒用的二氧化氯味道無法忍受,也會覺得幾天不能洗熱水澡就難以生活。

生存狂覺得這些人很可笑。在真正的非常時期,你首要考慮的是:知道哪些能吃,知道哪裡有危險。饑餓的人根本不需要甚麼調料,缺水的人根本不會在乎水的氣味。那時候,或許你聞到的都是硝煙的氣味,是屍體腐爛的氣味,是滿街的大小便無法清除的氣味,根本不可能考慮精致的食物。

所以,生存狂會和那些焦慮癥患者劃清界線。生存狂是理性的,現實的,不會跟你們一樣幻想在非常時期還能如今日一樣歲月靜好。

生命重要,而貪婪的人總是惦記他的財產、地位、事業,最終會被這些東西連累,更容易失去生命。

因為那些人無論表面上如何努力為非常歲月做準備,骨子裡依然是歲月靜好婊——他們只是為地位、財產、精致生活做準備,卻不是為生存做準備。

他們不理解生存之殘酷,不知道亂世之可怕。如果他們幸運,就可以安穩無憂地度過一生。如果他們不幸,就被災難淘汰。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