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毅的對面,都是好人

饒毅

文:混沌天涯客

記得看過一部電影,具體名字忘記了,講的是一群好朋友到鄉村別墅裡度假。吃飽喝足,大家圍坐在客廳裡談天說地,氣氛融洽極了,每個人都是好朋友,彼此間都是「基友」或「閨蜜」。

這時候突然有個愣頭青跳出來,說這種聊天沒勁,都是好好好,好得一屋子都要成聖人了。不如換種聊法,輪流,每個人說出一件對另一個人不滿意的事兒,事情不論大小,關鍵是「不滿意」。

這是個危險的倡議,剛開始大家還有所拘謹,說些張三的腳有點臭,李四牙縫裡的韭菜沒摳出來,王二麻子愛蹭飯有點小氣……慢慢的,尺度越來越大,從「不滿意的話」變成了「壞話」。

這個說,別看張三儀表堂堂,貌似是個人物,其實小偷小摸成性,上學的時候就愛偷同學的飯票。

那個道,別看李四戴著婚戒,手機屏保是老婆孩子,其實是個花花大少,我昨天還瞥見他在咖啡館裡約會一個妙齡女郎。

張三趕緊反擊,說我偷飯票,你有證據嗎,有監控錄像嗎,有派出所的偵查記錄嗎。你才喜歡偷,偷看女同學洗澡,偷抄男同學作業,你的畢業論文都是抄我的。

李四也對燈發誓,我從沒去過那家咖啡館,也從不喜歡喝咖啡。倒是你,前年在足浴店被當場捕獲,別以為藏得嚴實,審訊你的派出所所長是我表大爺,這事我知道。

你揭露我,我批判你……很快,剛才都挺好的一屋子聖人,變成了一屋子坑蒙拐騙、男盜女娼的小人。

看電影的時候我就在想,是誰讓一屋子的聖人變成了小人?

導火索是那個愣頭青,吃飽了撐的跳出來找別人毛病。

關鍵點在於屋子裡沒有班長,那種可以維持局面的好班長,當說到張三的腳有點臭時,及時站出來義正詞嚴地說:

「張三的腳本質上不臭,聞著臭是沾了泥巴,沾泥巴的原因是他為了扶摔在泥坑裡的老奶奶。張三的腳雖然臭了點,但他的心靈是很美的。讓我們舉起酒杯,為腳臭心靈美的張三喝彩。」

一席話說完,滿屋子的氣氛又回到正軌。

英明的班長壓住了愣頭青,但世界之大,大在常有愣頭青。

愣頭青,美國那疙瘩最多,比如有一家專門在資本市場上挑毛病的「渾水公司」,找那種涉嫌財務造假的股票,密切研究,突然發布做空報告,給予猛烈一擊。

提到渾水,資本市場沒有不怕的,那些上市公司老總最怕渾水盯上自己。只要它的報告一發布,股價必然暴跌,就像一年前瑞幸咖啡的遭遇一樣。

這些年間,渾水把主要目光放在了中概股上,先後發布了近二十家中概股的做空報告,已經導致其中的9家退市。

這種情況可以有兩種理解:一是中概股造假現象比較多,容易找;二是美國佬亡我之心不死。

調查別人造假,做空,導致股價暴跌,渾水這樣做是可以牟取巨大收益的,所以這個愣頭青很狡猾,不算”愣”。但在智商最高的學術界,竟然冒出一位真正的愣頭青。

伊麗莎白·比克,一位女性,放著斯坦福大學的好工作不干,專職當起了「愣頭青」,調查各類論文中圖像造假的問題。

一來二去,她的目光又被中國吸引,一口氣公開質疑了400多篇來自中國的「異常論文」。

這種情況可以有兩種理解:一是作為論文產量世界第一的地方,造假論文也相應有點多;二是美國佬亡我之心不死。

比克質疑的這麼多論文裡,最著名的是曹雪濤署名的40篇。因為曹雪濤不僅是院士,在比克舉報的前一天,他還剛剛在大會堂做了關於科學道德和學風建設的報告。

此事一出,水花不大,因為比克是誰,國內網絡上沒多少人知道。直到幾天後,一位如雷貫耳的人跟隨比克的腳步,也跳出來舉報。

饒毅,當前國內最著名的愣頭青,他辦過的愣事兒真不少。

饒毅

比如當河北科技大學的韓春雨副教授做出突破性實驗,在《自然》期刊上發表重磅論文後,他帶頭給河北科技大學校長寫信,要求別急著隆重表彰,先謹慎對待,嚴格調查。

但河北科大方面太過興奮與忙碌了,一邊申請造價2.24億的基因研究中心,一邊為韓副教授評獎,忙得忘了給饒毅回信。結果,饒毅一怒之下把信公開了,成了公開信,網絡震驚,河北科大趕緊調查。

埋頭調查了兩年,河北科技大學學術委員會的結論是「未發現韓春雨團隊有主觀造假情況」。

果然是科技大學,語文水平實在欠佳,造假這個詞本質就是主觀的,客觀的那不叫造假,叫錯誤。

儘管如此,饒毅愣頭青的名頭是打響了,所以去年2月份,他趁著疫情正濃給舒紅兵院士寫公開信的時候,沒有人感到奇怪。

在信中,他誠懇地勸舒紅兵院士勸自己的老婆王延軼辭去武漢病毒所所長的職務,理由是專業不太對口,科研水平不夠,年紀也太輕,考大學的時候還是個藝術生。

饒毅真是在美國待得太久,腦袋秀逗了。人家是所長,專業不對口又怎麼樣,管理能力好就行了。科研水平不夠怕什麼,思想水平夠就行了。再說舒院士老成持重,沒有經受考驗的女生怎麼會娶回家,難道僅僅是看人家膚白貌美懂藝術嗎。

對於饒毅的公開信,舒院士夫婦沒有回應,而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埋頭做研究。很快,王所長的團隊就研究出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冠病毒,消息一出,搶瘋了。

遇到沉默應對不接招的主兒,饒毅這種愣頭青是最難受的,他愛熱鬧不嫌事兒大,就像是在伊麗莎白·比克質疑曹院士論文造假後,他跟了上來,實名舉報另外三位專家李紅良、裴鋼、耿美玉造假。

據說這封舉報信並沒有正式發出,卻流傳到網上,登頂熱搜。科學事件變成大眾事件,沸沸揚揚,無人不曉。

雖然是科學的事兒,但鬧大了以後,還得班長來解決。

班長及時出面,在調查了一年多以後,有21個部門參加的科研誠信建設聯席會議公布了結果。

曹雪濤院士、李紅良教授、耿美玉研究員的論文未發現有造假、剽竊和抄襲,只是存在「圖片誤用」。

果然是權威調查,用詞太講究了。圖片誤用,即圖片錯誤使用,這裡面應該沒有主觀成分。因為如果是主觀上錯誤使用,那不就等同於造假嗎。

應該是客觀的,電腦裡存的圖片太多了,眼睛看得花,不小心用錯了。

這種解釋很通順,因此級別越高的專家,圖片誤用的次數就越多。因為級別越高事情越多越忙碌,犯錯誤的概率就越高,比如耿研究員只有5篇論文存在誤用,曹院士卻有63篇。

調查結果有了,處罰措施也有了,耿研究員批評教育,曹院士暫停一年資格。班長的意思再明顯不過,好了好了,別在網上打口水仗了,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但饒毅偏偏聽不懂,調查結果公布僅僅過了2個小時,他就再次發文,繼續舉報裴鋼院士學術不端。

竊以為,科學的事兒,還得交給科學家。孰是孰非咱是個外行,站隊不得。但作為一個碼字員,我記得碼字界文學家韓愈的話: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所以遇見千里馬要珍惜,遇見伯樂更要珍惜,不只是珍惜,還要把他捧起來,讓他放心大膽地去相馬,沒有後顧之憂。

現代社會,人們早就不騎馬了,但韓愈的話並沒有過時,只需要改一改,改成「班長常有,而愣頭青不常有」。

這個世界班長太多了,從科學界的「學術委員會」到遊戲界的「道德委員會」,再到深入基層的「村委會」、「家委會」、「業委會」,到處都在勸大家老實,本分,遇到好事使勁夸,見到不平咽下去,淡定,別罵。

所以當貴州一女子在微信群裡罵了一句社區支書後,她就被跨市拘捕了3天。

幸好,饒毅的名頭夠大,即便是他一次又一次的跳出來,得到的回覆仍舊是客氣的,中科院道德委對他說,已明確未造假,不再進行調查。

OK,既然都是好人,那好人的肚量首先得大,當遇到饒毅這種不知輕重的愣頭青,請一定一定保護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