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南山最得意的弟子管軼為何選擇做了武漢的「逃兵」

管軼

文:黑夜之睛

大概是幾天前,來自香港的病毒學專家管軼來到武漢,只呆了一天,就對外宣稱我要當逃兵,這次真的怕了,實際感染數是官方數字的十倍,三萬起跳,當時言論一出,引起網絡上一片罵戰

我看了當時的評論:

1 管軼是個香港人,滾回你的香港去吧,別聳人聽聞了

2 懦夫,什麼狗屁病毒學家,浪得虛名吧

3 膽小鬼,透明人,沒見過想當逃兵還自己說出來的

說實話,在沒有了解事情真相和管軼水平情況下,很容易在媒體的煽動下作出非理性的判斷,正是因為聽多了可防可控,物資充足,無明顯人傳人的判斷,一聽到負面消息,特別是不客觀的新聞報道,就一定會作出應激反應。

包括我在內,一直認為管軼是逃兵,是懦夫,聳人聽聞,在大陸混不下去只能去香港吧。

然而稍微看了一下最新的採訪和他的生平事蹟,結合疫情數字,驚訝發現,管軼居然作出了最準確的判斷

我們先來了解一下管軼的簡歷:

管軼,1962年生於江西寧都,醫學微生物學專家,英國皇家醫學院外籍院士,香港大學於崇光基金教授席(病毒學)、新發病毒性疾病學講座教授,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香港大學流感研究中心主任。

管軼1983年畢業於江西醫學院,獲得學士學位,並留校擔任江西醫學院附屬醫院兒科講師及住院醫生;

1989年獲得中國協和醫科大學碩士學位,後入職於汕頭大學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任兒科主治醫生;

1997年獲得香港大學博士學位;2000年1月受聘返回香港大學醫學院,歷任研究助理教授、助理教授、副教授;2001年擔任汕頭大學醫學院聯合流感中心主任;2005年擔任香港大學教授、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2007年擔任汕頭大學微免教研室國際感染與免疫研究所主任;2013年獲得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進步獎

一、管軼是國際頂尖的病毒學家,國內屈指可數,他到底有多牛?

1,他的學術到底有多牛?

學術方面,已發表240多篇的SCI學術論文,包括:10篇science(科學)、9篇nature(自然)、3篇NEJM(新英格蘭醫學雜誌)、10篇柳葉刀(世界權威醫學雜誌)、7篇nature子刊、14篇PNAS(美國科學院院報),h因子96。他的論文被引用次數達到近30000次,2014-2018年,連續五年被國家權威機構Thomson評為「高被引科學家」及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科學家。2,Nature、Science有多牛?

這兩個是全球上百萬種學術期刊的金字塔頂,能在這兩雜誌上發一篇文章,在國內就可以直接教授博導,國內個別985高校,至今還沒一篇。

算上世界上第三個最牛的期刊Cell(細胞),以上三個合成CNS論文,以第一身分發過兩篇以上CNS論文的,百年來,中國大陸總共才二十六人,而中國科學院院士,只有一個人在這26人名單,其他院士絕大多數是一篇都沒有。光憑論文的質量和數量,國內沒有多少科學家,比管軼強。

3,世界上對他如何評價?管軼是最先提出果子狸是傳播SARS冠狀病毒的科學家之一,曾被美國《時代》雜誌選為18位救人英雄之一、亞洲英雄。他是世界頂級的病毒專家,英國皇家醫學院外籍院士。

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管軼帶領團隊,率先證明果子狸是SARS的直接來源,遏止了SARS的再次爆發及流行。他在果子狸身上找到SARS病毒,2003年底,有人感染變種SARS病毒,他和鍾南山上報國務院,廣東下令清除野生動物市場上所有果子狸,有效遏止了疫情的擴散。

通過長期的努力,管軼和他的團隊已成功排出了250多個H5N1禽流感病毒的基因序列,基本摸清了中國禽流感起源、發生、變化的規律。他們的實驗室已成為世界衛生組織 (WHO)在全球的八個參比實驗室之一,已鑑定出世界上所有的20多種H5N1禽流感變異形。

近二十年,管軼和鍾南山一直親密合作,鍾南山把管軼當做他最得意的學生,沒有之一。

鍾南山很賞識他的學生管軼,他曾經說:「管軼很聰明,在香港是很出名的一位微生物學家,也是禽流感方面的研究專家,一直在用心探索。」 早上8∶30分,鍾南山拿起電話開始與管軼通話。管軼聽見老師的聲音,就急著問:「老師你現在怎麼樣?是不是很辛苦?要保重啊!」他聽老師說到了香港,不禁喜出望外:「鍾老師,你在哪裡?我去接你!」當管軼聽說老師6∶30分就到了,已經等了2個小時,而且就在他的樓下,他大吃一驚,心疼地說:「老師,您怎麼能在車裡等這麼久?!」鍾南山對管軼說:「我要見你。」

管軼說:「老師,我馬上下樓去接您。」

鍾南山說:「噢,不用了。我已經在你宿舍的樓下。」

二十年來,每當我國面臨流感性的問題,都是鍾南山和管軼聯合做,兩個人是師生關係,也是同事關係,嘔心瀝血,解決了我國的一個又一個的流感問題,為了中國的民眾健康,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我的評價:

從管軼的過往經歷來看,也是窮孩子出生,83年上大學,那時候大學生相當金貴,說明很聰明很刻苦,協和醫院院畢業當過兒科主治醫生,後來香港大學發展,可以說既有實際經驗又有理論高度,而且還是鍾南山最得意弟子,非典時期作出了巨大貢獻,所以獲得了最高榮譽,巧合的是和饒毅是同班同學,應該來說,正是管軼香港人的身分,使得他變成了中國最敢說真話的人,而且應該是身經百戰之後的經驗之談

我們來看看他來武漢經歷了什麼:

這裡似乎不歡迎防疫專家,管軼首先談到的是感受:「我就馬上撤離武漢了,這裡似乎不歡迎防疫專家,不需要科學家。」 他的武漢之行(1月21日上午到,22日下午2點飛走),目的是做研究,是去尋找新型肺炎源頭,以便能夠像當年在廣東調查SARS病原一樣,找到元凶從而遏制肆虐。不料,到達那裡後,卻發現當地人完全沒有風險意識。最可怕的是,病毒的源頭都已經被銷毀得乾乾淨淨!

除了相關機構,百姓們也似乎剛剛睡醒。他說:「就像一個可能受到原子彈攻擊的地方,人們卻還在打開派對,沒有任何戰爭動員和準備。」他簡直想吶喊了:「這裡已經成為疫區!我更擔心的是好像原子彈爆炸衝擊波會使國民損失多麼大。」

不論怎樣,武漢之行使得這位病毒專家已經發現,這種新肺炎的特徵跟SARS非常相似,而且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特別是沒有感冒發燒症狀的人也會傳播!他說,第一波的傳播早已經開始,而從15號開始武漢已經出現返鄉人潮。返鄉人潮中可能也都會有帶病毒者。

文章寫到這裡,再往深處挖掘,可能就要被封了,最後我就留給讀者自己去思考吧

1 能不能給有真才實學的專家和技術人員,在合適的場合渠道公布他們的發現的機會,而不要因為他們的判斷是負面的而一棒子打死。

2 在爆出來負面消息的時候,能不能安排一定的專家進行甄別,而不要一味封殺負面消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3 對於合法渠道曝光負面消息的勇士,能不能給與一定的獎賞

4 我們普通人在聽到不想聽到的負面消息的時候,能不能客觀冷靜分析一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