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義勇為這種事,需要的是法律後盾和經濟後盾,而不是道德綁架

文: 齙牙趙

之前的洛陽嵩縣,發生了一起非常讓人難受的兇殺案,一個26歲的男人,把他23歲的前女友當街殺死了。

官方通報裡沒說那麼詳細,我仔細看了當地網友的回复,比通報裡要血腥殘忍、讓人無助很多。

施暴過程持續了足足幾分鐘,而且兇手手裡有一把刀,據說有人試圖制止他施暴的時候,還被他持刀追趕。

可以這麼說,這個姑娘,是在很多人的目睹之下失去生命的。

然後,不出所料,一個並不在嵩縣的大V發出了那句熟悉的靈魂拷問:嵩縣的男人都死光了嗎?

見義勇為

這句話裡包含了很多信息,請允許我按照正常的思維方式斗膽猜測一下。

發問者無非就是想這麼說:現場這麼多男人,為什麼都沒有一個見義勇為者站出來?去製止犯罪啊,去跟歹徒搏鬥啊,去救這個姑娘啊……

言語之間的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似乎還傳達了另外一個信息:要是我在現場,我一定出手。

這種針對別人的靈魂拷問是非常容易的,張口就來,只要會打字就成。

難的,是針對自己的靈魂拷問。

我覺得,這種情況下,不管是不是嵩縣的男人,都得先問一下自己:我遇到這樣的情況,敢不敢上。

請原諒我的懦弱和貧窮(當然,貧窮也是導致懦弱的一個巨大因素),我如果遇到這樣的情況,我有非常非常大的機率不敢上,除非受害者是我的親人或者特別特別好的朋友。

請大家諒解,我連續使用了兩個「 非常」和兩個「 特別」,並不是為了湊字數,是想盡可能把範圍劃分得更小一些。

坦白地說,如果歹徒手裡沒有刀,我衝上去製止的可能性要大很多。

我不知道大家在網上有沒有看見過那個視頻,《特種兵教你怎麼對付持刀歹徒》,不管前面講得多麼花哨,後面都是一個動作——跑。

你讓我這樣一個從來沒有接受過專業格鬥訓練的人赤手空拳去製止一個持刀殺人的歹徒,我是真的做不到,不管多強大的精神力量都做不到。

除非我手裡碰巧有一個趁手的武器,我也許還能跟他周旋一陣。

毫不臉紅地說,我心裡有正義感,我身邊很多朋友心裡也有正義感,但是正義感並不能保證我們不受傷。

可能很多人沒有受過刀傷,不知道刀的恐怖之處,這種傷害並不是偶像劇裡那種貼一塊創可貼就搞定的事兒。

我給大家捋一捋吧,受傷期間的疼痛和生活不便我就不說了,這些都是小事。

你知道歹徒是什麼身份嗎?他吸不吸毒、濫不濫交,有沒有什麼通過血液傳染的嚴重疾病,萬一刀上有什麼不干淨的東西,你能保證你不留下什麼遺恨終生的後遺症嗎?

你如果受傷住院,你能保證你的老闆通情達理到在不給你降工資、保留你工作崗位的情況下讓你安心養傷,並且你的收入足夠支付銀行的貸款、日常的生活費用、甚至包括全家的生活費用、再說殘酷一點你自己的醫療費用嗎?

你能保證你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能夠被認定為是見義勇為,然後有專門的機構負責你的醫療費用、陪護料理,以及後續可能遇到的康復費用嗎?

萬一你受的傷再重一點,留下了殘疾,或者什麼都沒能留下,你的後半生怎麼辦,你的家人怎麼辦,你都想好了嗎?

至於很多人擔心的「 萬一把歹徒打死打傷了怎麼辦」這個問題,你就不用考慮了,你赤手空拳還想把持刀歹徒打死打傷,武俠電影看多了麼,但凡有一個菜也不會喝成這樣。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顆見義勇為的心,每個人都想當英雄,這幾乎是一個毋庸置疑的價值觀。

但是,要如何才能讓見義勇為者不會顧忌那些問題,不要傷了他們的心,不要讓他們流血又流淚,這真不是隔著網絡喊一句話就能解決的問題。

全社會,尤其是法律和製定者,應該給見義勇為者足夠的保護和支持,這樣才能讓包括你我在內的、心中還有正義感的人,能夠不需要考慮那麼多辛酸的理由。

見義勇為這四個字,聽上去非常簡單,但是真的需要兩個非常堅固的後盾,才能夠實現。

一個是法律後盾相關的法律是應該用來保護和鼓勵見義勇為的,而不是尋找各種各樣的理由,讓見義勇為者自證清白,讓他們把握分寸。面對持械歹徒的時候,我們本來就是處於一個弱勢地位,如果再捆住我們的手腳,那誰還敢去?

另一個就是經濟後盾。沒受傷的英雄,應該給予夠得上「 獎勵」二字的物質獎勵,這才是實打實的懲惡揚善、榜樣的力量。受傷的英雄,盡可能地不要讓他們為治療費用和今後的生活發愁,這才是真心真意的關懷和支持。

至於那句道德綁架式的所謂「 靈魂拷問」,我還是那個觀點,盡量用來拷問自己吧。

畢竟隔著網絡又沒什么生命危險,別人可是要用血肉之軀去迎戰正在殺人的持刀歹徒的。

  來源       英俊的齙牙趙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