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莊為什麼不報告

梅莊為什麼不報告

文:六神磊磊

笑傲江湖》裡,西湖梅莊發生過一件很大的事,就是任我行越獄。這可以說是驚天動地的大事。

梅莊是專門負責看守任我行的。按道理說,這樣十萬火急的大事發生,梅莊本來應該第一時間報告才對。

然而事實上是梅莊一直沒有報告。拖延了多久呢?我們可以推算一下。任我行越獄的時候應該是舊曆的四月底或者五月初,因為酷暑都還沒有到。

等到他越獄之後一個多月,到了六月十四號,黑木崖才聽到了一點風聲,派出了一個由幾名長老如鮑大楚、桑三娘等組成的調查組,趕到梅莊調查,全部流程走完,等調查組從河北趕到杭州,又過了十七天。這時候可以說黃花菜都涼了,任我行已經出去兩個多月,在外面翻天了。

梅莊為什麼不報告

於是問題就來了:梅莊為什麼不匯報?

必須分析第一種可能,就是梅莊根本不掌握情況。

聽上去這有點不可思議,梅莊本來就是專門負責看守任我行的,唯一的一個犯人越獄,怎麼可能不掌握情況? 然而事實卻真就可能如此。金庸的小說是職場寶典,這裡面包含了職場的很多現象和道理。梅莊可能真的就不知道。

梅莊一共有多少管理人員?根據書上的描寫,至少有七個,也就是說七個人共同管理一個犯人。而這七個人又分為多少層級呢?至少有四個層級:

第一級,黃鐘公,總經理,等於是這個企業派出機構的負責人和一把手。

第二級,黑白子、禿筆翁、丹青生,等於是三個副總經理,協助黃鐘公。

第三級,丁堅、施令威。他倆等於是下面的主管。

第四級,聾啞老人。他是負責犯人日常生活的,任我行的飲食起居吃喝拉撒都是他在管。

小小一個梅莊,就搞出來四個層級。試問,平時誰和犯人的接觸最多?誰對犯人的情況最了解?

當然是聾啞老人。估計犯人的一舉一動、頭疼腦熱、傷風感冒他都清清楚楚。犯人一旦被掉包,他也是最有可能

第一時間發現的,是可能拉響警報的第一個人。

然而弔詭的是,偏偏就是這個最應該耳聰目明、最應該隨時保持警惕的人,偏偏又聾又啞!一旦緊急情況發生了,他既沒有觀察能力,也沒有匯報的能力。

更要命的是,他還完全沒有做好工作的任何動力。因為他在梅莊待遇差,不受重視,搞不好還被粗暴對待。

所以他沒有任何工作的動力。犯人是否被掉包,他壓根就不關心,他只管送飯,管他裡面吃飯的是人是鬼。

也就是說,整個梅莊的眼睛瞎了,耳朵聾了。黃鐘公等「江南四友」只管琴棋書畫,丁堅等只管媚上役下,而一線的人又聾又啞,這樣一個企業團隊,如何能察覺到市場重大動向、捕捉到關鍵信息?

這就是我說的第一種可能,梅莊,它根本就不掌握信息。既然連信息都不掌握,那麼如何匯報?

其次,還有第二種可能,梅莊有僥倖心理。

在梅莊的觀念裡,任我行越獄,這幾乎就不可能發生。他已經關了十二年了,這麼多年也沒見他越獄。那麼以後自然也不會越獄。

梅莊這個小小的企業派出機構,已經習慣了平靜,習慣了祥和。誰都不希望打破這種祥和。

事實上,在任我行越獄前,就已經有了好幾起明顯重大的隱患和徵兆,梅莊不是沒有察覺。

比如黃鐘公發現了副手黑白子居心不良,經常去勾結私會任我行。這等於是管理人員隊伍出了大問題。然而黃鐘公一聲不吭,既不報告,也不處理,就這麼拖。

比如可疑人員的到訪,向問天和令狐沖忽然造訪梅莊,這明顯是非常可疑的舉動。可是江南四友也不加警惕。

他們不是沒有疑竇,而是誰也不願意多想,不肯往深裡想,否則就會破壞了眼前的平靜。

他們代表了職場上的一種氛圍,一切不是以幹工作、出成績為最高需求,而是以「平靜」為最高追求。什麼都趕不上歲月靜好。

而且,就算任我行已經越獄了,梅莊也存了個僥倖心理,不肯及時報告。為什麼呢?因為任我行雖然跑了,但未必就會造成很大影響。

他跑出去有可能興風作浪,大殺四方,卻也有可能不聲不響,隱姓埋名。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你看當年建文帝也跑了嘛,後來李闖王也傳說跑了嘛,跑了後不也無聲無息嗎。事實上任我行跑出去之後不也安靜了一個多月嗎。

只要任我行不造成什麼影響,就等於他沒有跑,這事就沒有人察覺,也就沒有多大責任。一旦打報告捅上去,反而麻煩。

每個市場主體的風格都是不同的。在日月公司這種企業裡,有時候追責不是根據事情的惡劣程度來的,而是根據影響的惡劣程度來的。

事情很壞,但沒有什麼影響,惡劣也不惡劣;事情普通,但是影響很壞,那麼不惡劣也惡劣。大家混職場一定要

注意這一點,少糾結事情壞不壞,多關注影響壞不壞,公司和上司未必在乎規矩,公司只是要臉。

任我行如果出去了安安靜靜的,跑了又如何,梅莊裡關條狗,就當他沒跑也是一樣的。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