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波外教凶案的真相調查…以及學生們是真的愛討好外教嗎?附上我的親身經歷和「專業」解釋…

寧波黑人外教

寧波外教殺人案到底怎麼回事?警方真的像某些媒體說的那樣停止深入調查了?凶手和被害人到底啥關係?有沒有人想聽凶手前妻的描述?為什麼這麼多人在罵「討好外教的學生下賤」卻沒人管?為什麼鋪天蓋地的偏激言辭可以如此暢行無阻?此文寫下了我的一些切身感受…

中國學生真的愛討好外教嗎

答案也許是肯定的

稍微懂一丁點語言學習的人應該清楚

語言作為交流的工具

延長交流時間和使用頻度

一定會讓語言能力大幅度增長

很多中國學生就出於這種功利主義立場

在儘可能爭取和外教相處的時間

但這對那些外教公平嗎

我曾親耳聽到一些外教的哭訴

這是當地官方6月20日的處理意見

不重視不處理的說法顯然是謠言

1

那位女生緣何神祕死亡

最近發生的寧波某校的外教殺人案,trigger出了數以萬計的網絡過激言辭,簡直不勝枚舉。有聲討「洋垃圾遍地」的,也有聲討「女生討好外教多賤」的……看了讓人感到害怕……畢竟是科普號,咱得拋開莫名的情緒,碼出這篇文字,想看激憤吐槽的人兒們恐怕得繞道了。這兒只有案情真相相關研究。

我翻看了下,在美國白人右翼扎堆的Reddit論壇,也有許多英語網友在圍觀這個現象,有的人驚呼:沒想到比咱們美國最極端的種族主義者,彼岸一些人更加種族主義呢……哦哦似乎有道理,哪怕是右翼英語媒體,在報道單一凶殺案時,也一般不會提及作案者的「種族」。因為這麼做「政治不正確」。

但中文自媒體甚至大媒體則不同,整個案件,如果描述文字上了千,則「種族」詞彙估計要被使用十次……寫手們永遠不嫌多。但就我查了幾天的資料尤其凶手前妻的「小紅書」之後,得到的結論可能和很多人想像的很不一樣

好吧怎麼先來回顧一下此案的梗概:據寧波本地「權威媒體」的陳述,大致如下:

美籍黑人外教是一位60年代出生的大叔,在寧波工程學院教英語口語,曾是一個有婦之夫,育有一個4歲小孩,兩年前在認識被害女生後,兩人建立了婚外戀情關係,後來外教鬧離婚,是該女生幫忙聘請的律師,外教與前妻離婚後,曾經去女生老家住過一段時間,至於女生父母知不知道兩人的戀愛關係,目前無法進行判定

案發前,外教主動約被害女生見面,然後,有人發現女生被殺報警,隨後該外教被公安機關抓獲

信者恆信,疑者恆疑。如果你非要拒絕採信警方的通報,那麼只呆坐在鍵盤旁也將永遠無法「接近所謂的真相」。寧波警方通報中,對於殺人原因使用了「感情糾紛」四個字,乃們品品吧,這內涵有問題嗎?而且,很可能,警方其實是通過這種陳述,否定了網絡上盛傳的「先奸後殺」惡劣行徑……畢竟,這位老外去女生家裡住過,雙方交往很長一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恐怕並不是前些天某些自媒體所渲染出來的樣子了。

為了能查看到那位60後外教因受害女生而離婚的那位「前妻」零零的「專屬陳述」,我去下載了從來沒用過的「小紅書」。噢噢噢噢……真的很神奇,她是這麼說的:

過年的時候該女生邀請了外教

而這位大叔帶著自己的兒子去了她家

受害女生和外教至少交往了2年以上

而且多位證人可以證實

從婚外戀到離婚的過程

敘述得很完整卻沒有得到媒體的重視

零零吐槽了她生活中遭遇的困境

都是大實話

這些後來都成了警方可以蒐集到的證據

也為結案作出了貢獻

綜合嫌疑人前妻和其他證人的證言以及一些證物後,我們發現,事態大致是這樣的(仿瓊瑤體):

公元2019年,一個年輕貌美的浙江女大學生,在美麗的大學校園遇見了一位又老又窮又挫的大叔,為了練英語她主動接近了大叔。但儘管兩人年齡相差30多歲,她還是莫名地迅速墜入了愛河。這位皮膚黝黑的大叔,為了愛情,選擇拋妻棄子,義無反顧地要和這位女生私奔…

而那女學生受到「進步主義」的啟發,鼓起勇氣衝破了世俗的束縛,毅然帶著比她父母還要年長的異國戀人,回到了她的老家,面見了自己的父母。這男主為了顯示自己的誠意,甚至帶上了自己的寶寶,一起去女朋友家小住!神奇的是,這位女生的父母竟然沒有任何負面情緒…

然後,在某個夜黑風高的晚上,和藹可親的大叔,把自己的校園戀人約到了一個風景優美的小樹林,希望和她談談自己終於離掉婚後,兩人未來應該怎麼辦……但不知為什麼,兩人突然吵了起來,大叔發出了馬景濤式的怒吼,失手將戀人殘忍地殺害了,一場愛情悲劇就這樣落幕啦。

對比嫌疑人前妻和警方發布的消息,發現並沒有大的出入。而且,所有這些證詞、證言、官方陳述都沒有出現之前自媒體上那一系列的「極為恐怖的畫面」。

2

學生們真的喜歡討好外教嗎

目前網路上除了大肆罵(幾乎所有)外教的聲音外,還有猛烈抨擊「愛討好外教的學生」尤其女學生的。看了許多評論,我不得不寫一下自己的經歷,來解釋一下學生們這麼做的「經濟原因」。以說明一下,可能絕大多數「討好」行為基本上不屬於「崇洋媚外」。以及我是如何「討好老師」並最終讓他們失望的……

由於特殊的工作、學習、交流和項目因素,我和真的接觸過許多外教(從倫敦到上海非常多,什麼民族的都有),也親自參與過「討好或接近」老師以及「背叛了我們的關係」,這一點,如果解釋得露骨一點,可以說成」功利主義學習心態「。還好許多外教不看中文公眾號,如果看到我這篇,估計會更傷心……

2年前,一些朋友或許發現了我詭異的舉動,飛機剛剛降落上海機場,我就拿著手機去訂了「英語輔導課」,很多人覺得這簡直荒謬絕倫……但其實誰願意花一筆「冤枉錢」呢?這樣做的目的,顯然是為了讓自己「好不容易獲得的語感不至於立即流失殆盡」罷了。(語言,是一種交流工具,如果你學好了某種語言,又長時間不用……那麼過段時間你會發現,你說這種語言的感覺沒了,遺忘的速度會近乎於光速。這便是很多人學第二種以上語言遇到的問題。在中國,由於外國人稀少,你想要找到面對面訓練語感的「沙包」一般都得掏錢…於是各種學校的外國人往往成了香餑餑。)

由於我花的自己的錢,幾萬十萬掏出去還是很疼的,所以,到了語言培訓中心,我便開始「厚顏無恥」起來,包括且不僅限於下課了賴著不走拉新來的老師聊天,陪老師逛街吃飯偶爾獻殷勤甚至喝酒……換算下來,如果按照「規定課時」,這類語言班每週其實也就只有可憐的幾節課,這對於練英語來說,幾乎是杯水車薪的,甚至毫無作用;但如果偶爾討好下老師,每天就相當於「免費」延長、額外新增好幾個小時的對話課!許多中國學生都這麼幹,但他們往往從不考慮外教老師的感受……下邊我會碼字說一下我是如何讓幾位老師不開心的。

在上海的長寧區,我結識了一位年輕女外教,她金色頭髮白皙皮膚,內向靦腆,她生長於喬治亞州,剛畢業沒多久,為了「看看中國是否像電視劇裡那樣」來到了這兒,她拒絕相信英語媒體描寫的中國那麼差,希望親自感受。但她告訴我,真的來了之後,她發現上海看上去很美卻又少了點什麼;事實上,這個光鮮的大都市讓她感到特別寂寞,因為她幾乎完全交不到朋友。直到我出現…並試圖改變這一切。

有一次下課後她把我留下來,跟我說,她的直覺是我不該在這個班上課,英語課程太淺顯了,她眼中我懂那麼多而且對話流利,來上這樣枯燥的課是不是很荒謬?我跟她說了我報班的原因,於是她就樂呵呵跟我閒聊了起來…之後變成每當看見我來上課就拉著我閒聊。

但她可能不知道,最令我開心的,並不是在和一位漂亮金髮姑娘聊天,而是每天「免費獲得了5個高級課時」。是的,中國的「學生們」就是如此的「功利主義」。

有一次她找了個小房間,把門關上後,她一口氣問了我許多問題,包括她對基督教信仰的迷茫,用地獄恐嚇人類的宗教該不該消亡,以及她在亞特蘭大上學時她的教授是如何侮辱她父母的傳統文化,希望我能給她找一些信仰和文化上的心靈支撐,或者幫她尋找一些解決困惑的方式。我答應「盡我所能幫助她」。隨著交往的深入,我幾乎答應她所有的請求。

後來我就經常接受她留我下來聊天,我告訴她一些奇葩的事,比如謝爾曼將軍當年是如何放火燒了她的家鄉亞特蘭大,她跟我聊《Gone with the wind》劇情,跟陌生人快速混熟是我的能力,但這恰恰也埋藏著隱患。

半個月過去,她甚至告訴我,我在課後講故事以及陪吃飯成了她在此地教書生涯中的一種特殊樂趣……我答應帶她去上海一個非常神祕的地方,「只有我知道的那種」,她很期待,我還承諾了更多,然而自己卻忘了。隨著我去折騰項目並進入了沒有信號的無人區,又搞丟了手機,以及繁忙的日程安排……我把這方面事兒忘了個光。回滬後,我突然想起再去「練英語」,發現她已經消失了,我找了她的同事,都說也許是因為不開心回國了。因為手機號和微信似乎都蒸發了。

我所承諾的「幫她融入這個陌生的城市」根本沒辦到,甚至可以說,我的一系列承諾曾讓她充滿期待,但是,最終依然只是把別人當做了「練英語的AI機器」。此事讓我內疚了好長時間,我內心深處沒把別人當成真正的朋友,甚至沒有當做過「人」,所以才遺忘了自己的一系列承諾。是的,內疚完後我又故伎重演…

另一位外教老師是個來自新西蘭的大叔,他總在吐槽生活中遇到的詭異事件。許多同學因為聽不懂,或者受不了他那濃濃的南島口音就不愛搭理他,然而我可不是「真學生」,咱自掏腰包在練英語,自然要「爭取更多的一對一機會」。所以無論他吐槽什麼,我都會坐在他身邊傾聽,甚至陪他一起吐槽。

時間長了,就偶爾陪茶陪喝酒……每次我都覺得「特別划算」(心中邪惡地盤算著僱傭一對一英語外教的成本,感覺自己賺大了),但他卻慢慢地把我當做了最要好的朋友。有什麼需要訴苦的時候都會聯繫我…

這或許是咱們和各國外教們最深重的心理鴻溝,他們往往來到一個舉目無親的中國城市,情感上特別寂寞需要朋友,但某些「中國朋友」僅僅只是把他們當做練英語的「AI機器」……就比如我這樣的。

有一次,這大叔跟我吐槽了他遭遇的一樁奇案。他在浦東遛狗的時候,一群歹徒趁他不注意綁架了他的狗狗,並敲詐¥100000!,我告訴他千萬別妥協,他卻說這條狗是他的命,因為他在上海沒朋友,和小狗相依為命,可是他報警後,浦東的警方只是象徵性幫他找了找……就放棄了。每天他都會接到綁匪的電話。他很害怕,時間長了,狗狗會受傷或死去,我一直在安慰他,甚至承諾幫他去托關係解決此事。

可以想像他充滿期待地認為我一直在幫他,可是我念叨著自己的項目很快就飛走了……而且,由於每天都忙得只睡3.5小時,很快就忘了。過了好久我又想起「練英語」,跑上去發現,人去樓空,他去澳大利亞生活了,他的狗狗也沒能找回了,據說這孤獨的大叔非常傷心。看了他的朋友圈簽名「終於不用再寂寞」……我再次覺得非常內疚,但之後依然故伎重演。

另一位老師,是個白鬍子老頭,他來自設得蘭群島,卻是個莫名其妙的蘇格蘭民族主義者。從我開始嘲諷他站錯了隊,因為設得蘭更早以前是挪威人的領土的時候,我們就成了「朋友」……

但,毫無疑問,我只不過把對方當做了練英語的AI機器,並沒有很在乎對方的感受,可是他卻找了各種方法教我領略蘇格蘭的文化。有時候我真是覺得他熱情到過分……他拉著我喝蘇格蘭高地的烈酒,在我們面前穿蘇格蘭裙子,並且教我如何製作這種蘇格蘭獨有的玩意…

同樣的,當有人很把我當朋友的時候,我又飛走了,消失了好長時間。降落上海時以為可以用「暫存的課時」去練英語,卻發現我熟悉的外教老師都走了……

說實話,我為何一直覺得內疚,也是因為我便是那種被罵得最慘的「最會討好外教老師的學生」:如果發現對方的家鄉是愛丁堡以北的,我會在閒聊中大肆支持蘇格蘭獨立;如果知道對方是北愛爾蘭人,我會大肆討伐昂撒民族血腥殖民史;如果發現對方家鄉是里士满或別的類似的對方,我會陪著聊南北戰爭;如果發現是南非的我就聊布爾戰爭;如果發現老師是牙買加的,就開聊加勒比海盜……%總之毫無原則、沒有底線,獲取「免費課時」。從不在乎對方的最終感受。往往剛剛建立友情就長期消失不見……發現換了外教我的台詞又立即變了。總之,保持用英語聽說的感覺永不消失,方便我平日裡破譯我想要的資料。

可悲的是,我這種毫無廉恥不顧一切交流的人在二三線城市非常少。許多外教都感到很寂寞。真是切切實實存在的,雖然工作歸工作,但生活中這些人也需要人的感情來維繫他們內心的平衡。因為咱們給的工資真不高,他們會逐漸變得心態失衡只是時間問題……而那些英語教學機構的老闆又很殘酷,總是變著方的剋扣他們的收入(我聽至少5個外教抱怨過)。

最近看到一系列自媒體文章,站在民族主義立場把幾乎所有外教批成了「洋垃圾」,真的感到難過。這些人,原本屬於中外交流的一扇窗口,也是中國代替美國引領全球化進程的發動機的部分零件。但沒想到會因為極少數個案就遭到全局敵對,這難道不是個大悲劇嗎……

相比某些國家,我們支付給外教的工資並不高,很多外教只是因為對中國充滿興趣而來,但往往因為生活圈子過於枯燥而離去。這個過程中,如何才能留住高質量的外教,並篩選掉那些不太合格的,就成了各教育機構的一種「社會義務」。

有人看見外教那麼貴,就推薦社交APP免費練英語……跟你說吧,這條路也快要堵死了:前段時間我在某個社交APP上看見了一位俄勒岡州的金髮美女在瘋狂吐槽,罵中國男人,大致是這樣的:由於迷戀中國電視劇,曾經夢想找個帥氣中國男友。於是在這個平台,但凡是看見亞裔面孔甚至有漢語名字的男人加我,我都很開心地接受,然而,時間一長,我發現所有這些男人都不是想跟我談朋友,而只是把我當做練英語的復讀機,一次又一次欺騙我感情!我拉黑了所有這些人,再也不和中國人談戀愛了!

寫這麼多我只是希望人們別忙著罵某些國家某些種族某些信仰人類,散布仇恨,而是用心去對待你們遭遇到的每一個人,外教和你一樣,不是毒蛇猛獸,只是一個個鮮活的人,他們有喜怒哀樂,也有自己的感情生活;主動討好外教老師的學生卻往往沒有那麼「無辜」但也是值得體諒的。畢竟,哪怕學校給外教開的工資並不高,但相對國內的窮學生來說還是很貴很貴的……他們討好老師往往是為了別的原因,但老師本人卻很容易想太多了。

來源:星系花園祕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