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的夜晚,城門一旦關上就真的出不去了嗎?

古城

文:湘橋蓬蒿人

在古代,為什麼一到晚上就要關閉城門?人們面對夜晚關上的城門,就真的只能望門興嘆嗎?有沒有可能找個野路偷偷溜出去呢?

宵禁與城防巡邏

「掌夜時,以星分夜,以詔夜士夜禁,御晨行者,禁宵行者、夜遊者……」                                       

——《周禮·秋官司寇》

古人夜裡要考慮出城,首先要通過城區的各個街道路口抵達城牆附近。聽起來很簡單,但這對於既有宵禁、又有城防巡邏的古人來說並不容易。

西周開始,關於宵禁的記載就不絕於史書,而之所以實施宵禁,一是防止不法分子趁著夜色胡作非為,二是應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業作息規律。

古代宵禁十分嚴格,哪怕是達官貴人也沒有特權。西漢時,大名鼎鼎的飛將軍李廣也曾因醉酒犯了宵禁,被霸陵尉教育。李廣雖自報身分,霸陵尉仍說:「今將軍尚不得夜行,何乃故也。」李廣也只能無奈留宿亭下。

宵禁制度自西周經兩漢鞏固,在後世沿襲,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唐長安城的宵禁巡夜體系,唐長安城「外郭城東西一十八里一百一十五步。南北一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週六十七里,其崇高一丈八尺」,占地如此龐大,又聚集數十萬人口的城市,無論是管理還是宵禁的具體實行,都為後世提供了絕佳參考。

 唐長安城坊、市及各街道平面圖

除了皇宮城外,唐長安的宵禁主要是對城門、街道、坊市之間的出入進行管控,據《唐書·百官志》載:

「日暮鼓八百聲而門閉;乙夜,街使以騎卒循行囂襜,武官暗探;五更二點,鼓自內發,諸街鼓承振,坊市門皆啟,鼓三千撾,辨色而止。」

在長安城各個坊市之間通行的街道上,宵禁主要由金吾衛負責。金吾衛,即北周至隋唐時期負責「督京城左右六街鋪巡警」的衛士,宵禁時,金吾衛首先要在所管轄的地區發號宵禁開始及結束的信號。

最開始,宵禁的信號是依靠人的呼喊,也就是「京城諸街,每至晨暮,遣人傳呼以警眾」。到了唐太宗時期,馬周建議將既往人的呼喊信號改成「諸市置鼓,每擊以警眾,令罷傳呼,時人便之」,也就是說,在長安城的各個市、坊置放信號鼓,當宵禁時,金吾衛就要擊鼓來提示行人已經到了宵禁時間。

除了街道以外,對於其他地方的管理則是鑲嵌式管理,唐長安城以裡坊布局,每個坊以厚約3米的坊牆與外界相隔,由坊正負責開關坊門,坊角設置武侯鋪,用於監察緝盜,以及負責該坊出入的巡查。夜晚時,坊正則關閉坊門,嚴禁出入,同時各宮坊裡門、街道、外郭門,夜間層層設卡,禁絕行人。

可能有人會問,如果遇上緊急情況也出不去嗎?還真不是。

《唐律疏議》中關於犯夜條律中也同樣規定,夜禁期間,公家因緊急事務出行,以及私家因為結婚、喪葬、凶疾等都是允許的。但出行前,需要向政府打報告,取得縣或者坊的文牒,可以在宵禁嚴格的城市裡順利通行。

隨著宵禁的不斷嚴格,唐長安城的東西市貿易也隨之停擺,但這並不意味著娛樂活動也隨之停擺。唐長安城對坊內管控並不嚴格,以東市西北的「崇仁坊」為例,作為外地來長安選官考評和參加科舉考試的文人聚集地,科舉經濟下迅猛發展的酒樓飯店等服務業也異常發達,正如《唐兩京城坊考》中所說:「一街輻輳,遂傾兩市,晝夜喧譁,燈火不絕,京中諸坊,莫之與比。」這幾乎是崇仁坊長期以來的夜生活的真實寫照。

古畫中的勾欄表演

唐代對偌大長安城的宵禁巡夜管理制度十分完善,唐亡以後,唐代的宵禁巡夜制度被後世因襲。即便在後來宵禁相對廢弛的晚明時期,城市管理人員仍會對城門出入口展開嚴格巡查,因而在大多數時候,古人想在夜裡大搖大擺的出城是不大可能的。

閉塞的城市:古代城市防禦體系

既然古人夜裡沒法走大路出門,那麼城牆之下是否有隱蔽的小門或者出口?出門之後又能否渡過護城河?想要了解這個問題,首先要了解古代城防的建設體系。

中國古代的城牆守御,並非影視劇中常見的簡單一堵牆,以宋、明常見的城牆防禦體系來看,築城防禦一般分為幾大區域,即護城河、吊橋、羊馬牆、瓮城、城樓、敵台幾大部分。

宋、明城防體系示意圖

城池防禦的第一道防線就是護城河,護城河又稱濠,在宋明時,護城河已經挖得十分寬闊,一般來說,縣城的護城河的寬可達3丈,州府級的寬可達10丈來。諸如南京、北京、西安等大城則更加寬闊,而且大城的護城河並非一潭死水,以明南京護城河(外秦淮河)為例,明初築城就是利用秦淮河和金川河,以及從太平門到東水關新開挖的一段城牆,建成了環繞南京城的護城河。這樣的護城河與其他河流交匯,完全是一段活水。

南京城西北面小桃園城牆的護城河

過了護城河,接下來是羊馬牆。顧名思義,羊馬牆主要用來保護入城避難的鄉野居民的牲畜,同時起到城外工事的作用,是古建築城樓外護城河的內壕牆,也是護城河之後的第二道防線,高約五尺。當護城河防線告破或者冬季結冰時,羊馬牆可以對敵軍進行阻滯。而即便敵軍攻破羊馬牆,守軍可以利用羊馬牆和城牆對從狹小的缺口擁擠而入的敵人進行密集攻擊,而敵軍攻破羊馬牆後,由於羊馬牆和城牆之間空間很小,除非將其徹底拆毀,否則部隊也無法全部展開進行攻城。

北京城牆外的羊馬牆示意圖

羊馬牆之後是主城牆區域,主城牆上的敵樓用來瞭望和射擊,主城牆也連接著瓮城,瓮城就是在城門外再修一圈城牆,將城門包圍起來,既可以防止敵軍直攻城門,又能在敵軍進入瓮城後包圍,讓敵軍成為瓮中之鱉。

古畫中的瓮城

瓮城分為外瓮城和內瓮城兩種,大多數城池都是外瓮城結構,而明初修建的南京外城中華門足足有三層外瓮城。瓮城的門一般也不對正開,而是側開在旁邊,以防騎兵集群突襲。

除此之外,城上也有開隱蔽小門、藏兵洞等用來襲擊敵軍。

如此下來,就算形成了一套完備有效的城池防禦體系。

在守衛森嚴的情況下,夜裡古人想單槍匹馬出城幾乎沒有可能,而在大多數城防設計中,也並沒有安排暗門出城的設計,即便想要挖掘地道出城也不要奢望,因為城牆每段之間有類似於蒙上牛皮的聽筒結構,一舉一動早就被聽到了。

退一萬步講,如果古人突破了宵禁和城池防禦體系的重重封鎖,成功在夜裡關上城門後抵達城外,在夜間吊橋高懸、護城河無人泛舟的情況下,沒點高超游泳技能,恐怕也很難渡過寬闊且不斷流動的護城河,只能學學李廣「止宿於亭」。

曲線出城:偏僻小路

既然大路走不通,那有沒有特殊情況,可以通過城內的山水、森林等為掩護,走隱蔽的山路小道進入城內?

如果在山林環繞的地區築造城池,哪怕防禦設計得再精細,都可能百密一疏。從宋代靜江府城改造而來的明代桂林城,就很好的說明了這個問題。

提起宋元靜江府城,在城池攻防史上可是大有來頭。南宋末年,為抵禦南下的蒙古大軍,從寶祐六年(1258年)至咸淳八年(1272年)的十數年間,廣南制置使李曾伯、廣西經略安撫使朱祀孫、趙汝霖、胡穎以接力的方式,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先後對靜江府城池進行了修築和擴建。

在如今的鸚鵡山上還刻有中國最大的古代石刻城圖《靜江府城池圖》及章時發的《靜江府修築城池記》,畫中關於南宋時期靜江府城各類城防建設得十分完善,加之城北群山險峻,可稱易守難攻。

公元1276年,元將阿里海牙率領大批元軍南下攻宋,南宋守軍在內無儲備、外無支援的情況下與元軍力戰三個月,挫敗蒙元軍隊百餘次,直到後來兵力枯竭、糧草不濟,靜江府城方告陷落。

南宋靜江府城圖

元朝統治時期,元末名臣、湖廣行省平章政事也爾吉尼在南宋靜江府城的基礎上進行了再一次修繕,將宋代磚城牆改為石質牆體。明洪武八年時,明朝地方政府又將桂林城池向南拓展,延伸至今西門橋一帶,相比宋元靜江府擴大了約莫三分之一,防守作用再次加強。

但即便如此,在大自然的遮蔽下,赫赫有名的桂林城在南明時卻因為城北山上的一條隱蔽道路而告破。

公元1652年(南明永曆六年、清順治九年),南明朝廷在原農民軍首領張獻忠義子孫可望的主持下對清方從北線、東線展開了大舉反擊作戰,劉文秀(張獻忠另一義子)在北線四川戰場與吳三桂纏鬥,李定國(同為張獻忠義子)則負責東線戰場與清定南王孔有德交戰。

當年六月,李定國銳不可當,自嚴關進入湖南收復寶慶,又南攻全州大破清軍,六月二十九號又在截擊戰中擊敗孔有德,當年七月初,明軍星集桂林將孔有德所部團團圍住。

雖然局勢頗為樂觀,但李定國卻絲毫不敢懈怠,明桂林城是個大城,縱橫數十里,孔有德又精通戰陣,早在清軍入關前就為清廷立下赫赫戰功,出道成名遠遠早於李定國。加上清軍在廣東、湖南尚有餘力支援桂林,如若不能迅速拔下桂林,很有可能將明軍置於險地。

孔有德善戰、桂林易守名不虛傳,在最初兩天的攻城作戰中,李定國進展並不順利,戰局大有發展成南宋末靜江府持久戰的趨勢。

但轉機也發生在此時,當時有一部分上山割草的明軍士兵發現,在桂林城北有個水洞可以直接通到桂林城內的山嶺。於是,李定國派出一支隊伍自城北水洞潛入山嶺,高高豎起明軍旗幟。

有了城北山嶺明軍的助攻,明軍士氣大漲,第二日,在將領郭有名的帶領下猛攻武勝門一擁而進,孔有德看到山嶺上遮天蔽日的明軍紅旗,自認為事不可為,隨即放棄抵抗回到王府匆匆焚毀半生所掠珍寶財富自殺,桂林隨之告破。

在大自然的掩護下,即便是歷經宋、元、明三代不斷完善的桂林城防,仍然有直通城內山嶺的漏洞。實際上,明軍發生此事十分偶然,這條通道在多年來也不為當地政府官員所知。由此不難想到,如果古人要尋求一條重重遮蔽的道路出城的可能性之低。

古代夜晚的封閉城市

當傍晚宵禁的鼓聲響起,巡邏的兵士開始增多,城市開始層層封閉,古人的一天也就應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業社會生產規律差不多結束了。

宵禁的存在、城市的封鎖,在照明系統不發達、戰亂頻仍的年代,可以起到一定的治安作用。但隨著經濟的發展,工商業已然是社會前進的一重大推進力。此時,宵禁、閉市、關城門等逐漸成為阻礙城市經濟發展的枷鎖。正如史學家錢穆所說:「理論是此制度之精神生命,現實是此制度之血液營養,二者缺一不可。」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