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率高 鬱金香王國荷蘭為何受疫情重創?

荷蘭

文:田雲

4月20日,荷蘭的確診人數為3萬2千多,死亡3,684人,死亡率高達11.28%。據荷蘭農業和園藝組織估計,這次瘟疫對其花卉市場造成了總計50億歐元的損失;由於需求跌落,有的花卉公司已經銷毀了幾億株鮮花,包括馳名四海的鬱金香。

大紀元特稿指出,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與中共走得近的國家、地區、組織和個人受創嚴重。3月12日,英語大紀元報發表了美國作家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的評論——《疫情隨中共一帶一路傳至全球》,作者認為,與北京的貿易成為疫情傳播的一個主要因素,「一些與中共政府有著密切經濟或戰略聯繫的國家所受到的影響最大」。

以上論點為審視2020大瘟疫提供了獨特、深刻的視角。本篇簡述荷蘭與中共的部分經貿往來活動,據此透視該國的疫情。

荷蘭積極擁抱「一帶一路」

最近幾年,荷蘭政府積極擁抱中共的「一帶一路」,大力擴展對華商貿。首相馬克·呂特(Mark Rutte)於2010年上任後四度訪華,國王威廉-亞歷山大也在登基後兩度訪華。荷蘭《每日電訊報》曾評論說,「為加強和深化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關係,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們排隊等著去北京露臉」。中共官媒曾在報導中引用這句評述。

目前,中國是荷蘭第二大投資來源地,而荷蘭是歐盟對華投資第三大國家,雙邊貿易規模保持在700億美元左右。

2015年10月25日至29日,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第一次出訪中國,他於28日在上海浦東幹部學院演講時稱,「一帶一路」是 「巨大機遇」,「事實證明,中國人集中精力實施的工程,往往可以產生巨大規模的影響和成效。」

2018年2月7日至8日,威廉—亞歷山大再次訪華。據中共媒體報導,荷蘭王室公報提及,國王夫婦抵京後將首先前往荷蘭駐華大使館,聽取專家介紹中國政治、經濟和「一帶一路」。

2018年4月8日至13日,荷蘭首相馬克·呂特(Mark Rutte)再次訪問中國,陪同訪問的有對外貿易及發展合作大臣等要員,還有一個涉及165個荷蘭企業和知識機構的大型商務代表團。此代表團由荷蘭雇主協會(VNO-NCW)主席漢斯·德波爾(Hans de Boer)帶領,到北京、上海、廣州、西安和成都考察。

2018年4月9日,在呂特訪華期間,中共「新華絲路」網轉發了一篇報導,題為:「荷蘭積極擁抱『一帶一路』倡議 明確五大對華優先合作領域」。文章提到,在《荷蘭赴華經貿代表團手冊》的前言中,呂特首相表示,「這次訪問最重要的主題是『連接歐亞』,發揮荷蘭作為歐洲門戶的作用,參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

該報導還提到,2018年3月底,在訪華前,荷蘭雇主協會主席漢斯·德波爾在海牙對記者說,「在英國離開歐盟之後,荷蘭將成為投資環境最好的歐洲國家。我們想告訴中國投資者的是,如果你要來歐洲投資,你應該考慮荷蘭。」德波爾介紹說,620家中國企業已在荷蘭落戶,其中,中遠、華為等表現活躍。

此前,在2018年2月,荷蘭外交大臣澤爾斯特拉在北京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荷蘭以積極的態度看待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願意與中方探討具體的合作項目。

2019年9月9日,在中共於廈門舉辦的第二屆「一帶一路」發展高層論壇上,荷蘭外商投資局中國事務首席代表、荷蘭駐上海總領事館工業事務領事鍾鎧任發表專題演講,他介紹了一些中方企業與荷蘭開展的合作,華為也被提名。

詹姆斯‧戈里在論述本次疫情的傳播路線時寫道:「這種新的致命病原體也是向西傳播,緊跟著中共『一帶一路』的路線足跡穿過了伊朗,經由意大利港口進入歐洲。」

中遠海運的擴張活動

2020年1月初,荷蘭國際關係學院Clingendael發布了一份報告,題為「歐洲港口和中國(中共)的戰略影響力」,報告指出,近年來,中企在歐洲港口的商業參與已被日益政治化。中共最得利的工具是中遠海運公司。

中遠海運是中共國企,是全球最大的綜合性航運公司、第三大集裝箱運輸公司和第五大港口碼頭經營者,也是歐洲港口的主要投資者。

報告披露,中遠海運最主要的外部利益相關者是中國共產黨和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中遠海運的擴張活動與中共在海外推行的「一帶一路」倡議保持高度一致。

鹿特丹是歐洲第一大港,素有「歐洲門戶」之稱。2016年5月11日,中遠海運集團收購了鹿特丹EUROMAX集裝箱碼頭的35%的股權,加上此前持有的股份,中遠太平洋有限公司(已更名為「中遠海運港口有限公司」)將擁有鹿特丹EUROMAX集裝箱碼頭47.5%的股份,成為其最大的股東。

2019年5月16日上午,中國遠洋海運特運(歐洲)有限公司在鹿特丹正式開業。荷蘭政府及中共駐荷蘭大使館相關人員,特運公司副總經理吳亮明、中遠海運歐洲公司副總經理等人現身開業儀式。

荷蘭接納華為

華為具有中共軍方背景,因其長期竊密等不道德的商業行為備受質疑。美國政府明確指出,使用華為設備將對國家安全帶來威脅,並勸告盟友不要允許華為參與本國的5G建設。因此,排除或放行華為,是衡量一個國家對中共立場的一項指標。

華為公司於2004年底進入荷蘭運營,那年12月9日,華為宣布,其與荷蘭移動通信運營商TELFORT簽署了一份逾2億歐元的合同,為其建設覆蓋荷蘭全境的第三代移動通信(3G)網絡。15年後,在5G爭奪戰中,華為被美國、澳洲、新西蘭、日本等國排除在外,而荷蘭等一些歐洲國家仍不顧情報單位的警告,向其示好。

2020年1月,荷蘭導航與數碼地圖公司TomTom宣布,已經與華為達成合作協議,將為華為的智能手機軟件提供TomTom地圖服務。由於Google暫停與華為的合作,華為的新手機無法使用Google官方的Android作業系統及相關應用程式,與TomTom的合作使得華為可以在它自己研發的操作系統上使用荷蘭公司的軟件。

路透社2019年4月26日報導,荷蘭通訊公司KPN當天宣布,已經和華為簽署初步協議,共同進行移動無線電和天線網絡的現代化改造。不過,華為將被排除在5G網絡的核心建設之外。荷蘭安全部門曾發出警告說,將中國設備用於關鍵基礎設施是具有風險的。

2016年12月8日,華為荷蘭公司舉行2016年年會,中共駐荷蘭大使邀請荷政府官員、華為客戶及員工等共800多人參加活動,荷蘭外交部亞大司司長Peter Potman到場致辭。

2014年3月25日,華為在荷蘭弗爾堡市開設了新的辦事處。當天,中共商務部部長高虎城和荷蘭外貿部部長Lilianne Ploumen在開幕式上剪綵。Ploumen發言稱,「在荷蘭市場中,華為是一家非常重要的中國投資企業,我們非常高興華為已經決定在荷蘭做出更多的投資,提供更多的工作崗位。」

結語

以上信息顯示,在和中共打交道的過程中,荷蘭政府過於注重市場、就業、投資這些與利益相關的環節,卻忽視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和滲透企圖,導致港口和網絡等領域門戶大開。顯然,在遏制中共方面,荷蘭還做得遠遠不夠。如今,荷蘭受到中共病毒的侵襲,應儘快檢視這一問題並做出改變。

美國作家詹姆斯‧戈裡指出:「疫情傳播的規則似乎就是,那些為了經濟利益而對中共實施的暴行視而不見的國家,都將收穫他們自己播下的種子。」

對中共的友善和掉以輕心將引來危害,後患無窮。本次瘟疫是新的例證。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