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震娛樂圈唯一敢撕那英的女星,可惜被封殺了

田震娛樂圈唯一敢撕那英的女星,可惜被封殺了

文:池槿文

2001年,「中國流行歌曲榜」頒獎晚會上。

田震走到舞臺最中央。

她站穩後,神情嚴肅,氣勢洶洶:

「如果這個獎是公正的,把話筒給我打開好嗎?」

接著,又一字一句道:

「就在昨天,組委會通知我,經過歌迷投票,並且經過公證處公證過的,

內地最受歡迎女歌手得獎人是我,

可就在剛才我被告知,這個獎被頒發給投票率第二的歌手。」

這個投票率第二的歌手,正是那英。

說完,田震幾乎咬牙切齒補充:

「對於《中國歌曲榜》主辦方極不嚴肅的做法,令我最痛恨!」

臺下頓時沸騰。

有人在嘲笑。

有人在喊冤。

更多人,發出不可思議的驚呼。

場面一度失控。

田震沒打算住嘴。

她提高音量,繼續喊冤:

「如果這個獎產生了極大的懷疑,這個獎不領也罷。」

語罷,田震將手中的話筒丟在頒獎桌上,轉身離去。

態度十分決絕。

頭也不回。

原來,「內地最受歡迎女歌手」獎原本屬於田震,可就在頒獎前幾個小時,給了那英。

一時之間,會場再次躁動起來。

呼喊、詫異、質疑聲……震耳欲聾。

大概再沒有一個頒獎典禮,能這麼混亂。

田震走後,那英緩緩走上臺。

她接過燙手的「內地最受歡迎女歌手」獎杯,發表獲獎感言:

「這個獎呢,我拿了很多……

我很榮幸能夠把她們幾個給打敗了,

這不代表她們不好,我還是幸運的。」

她的話,令觀眾們更激動。

田震的粉絲,高舉田震的海報,在現場跑來跑去。

向那英和主辦方示威。

次日,兩大天後爭獎杯,占據了頭版頭條。

自這以後,這兩個樂壇大姐大的命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英事業如日中天,現在已成為圈內不可震撼的大佬。

田震轉身離開後,被詆毀、疑遭封殺,最終消失不見,泯然眾人。

田震的敢、直,在圈內赫赫有名。

也令人望而生畏。

楊小東說:「田震真的急了之後,脾氣很大的。」

周笛評價她:「她很剛強,個性很像男人。」

這些,田震都是知道的。

但她就是不改。

依舊我行我素,肆意生活。

有一回,她和肖白合作歌曲。

肖白是著名作曲家,代表作不計其數,如《奧林匹克風》、《那時候》……

巴結他的人,更數不勝數。

可田震硬是將人家給得罪了。

他們在錄音棚錄歌,田震聽了肖白為自己創作的歌曲後,很不滿意。

她也不懂得委婉,直白說道:

「甚麼狗屁歌讓我唱。」

這不是罵人麼?

肖白也是名人,也要顏面的。

他猛地一下站起身,推開門決絕而去。

工作人員勸田震,要珍惜這個機會啊。

田震很犟:

「不唱,說不唱就不唱。」

說完,她也扭頭就走,頭也不回。

後來,一同工作的作曲家稱,「田震這人也沒有甚麼壞心眼,沒有背後說你,都是當面說。」

她對待工作,一定要一絲不苟,精益求精,決不容忍有半分馬虎。

因為這份認真,田震很快出人頭地。

1988年,大多歌手還在糢仿鄧麗君、劉文正時,田震已被中國廣播藝術團電聲樂團相中,進入了體制內。

她靠實力,得到一份鐵飯碗的工作。

這是當時的歌手夢寐以求的。

可不到三個月,田震非要離開。

她說:

「我辭職那天,突然感覺天怎麼這麼藍,如此的自由。

那樣的束縛扔掉它,多麼開心啊。」

翺翔的鳥兒,是不願被禁錮在籠子裡的。

縱使,這個籠子再怎麼華麗、高貴。

離開體制,田震繼續鑽研音樂。

她得到友人的幫助,發行了歌曲《最後的時刻》。

這是中國最早的原創流行歌曲之一。

也是田震早期的代表作之一。

因為這首歌,她在趨炎附勢的娛樂圈,站穩了腳跟。

可她不是一般的鳥兒。

是振翅高飛的雄鷹。

她要地位,更要自由。

要理想,也追隨初心。

1993年,田震出現在一場音樂晚會上。

她穿得很正式。

一身正裝。

上身穿白色休閑西服。

下身著黑色長褲。

她在吶喊聲中徐徐走來。

音樂嚮起,她沒唱兩句,便淚如雨下。

而後,久久無法平靜。

她是哭著唱完的。

歌迷都以為,田震被現場的熱情打動了。

一曲終了。

她噙著淚,慢慢走下臺。

甚麼也沒解釋。

甚麼都說不下去。

很久以後,田震才回應自己的哭泣:

「不是因為大家的熱情,只是在那一霎那,有一種孤獨感。

我感覺到一種無助和無援,內心的一種孤獨,

這種孤獨是不被人了解的一種孤獨,只有我自己知道。」

之後,她漸漸淡出娛樂圈。

她不再登臺歌唱。

也不出席任何活動。

她跑去幹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玩飛鏢。

不唱歌的日子,她每晚都去酒吧打飛鏢。

因此還特意組建了一個團隊,籌劃飛鏢比賽。

她這般任性的行為,讓很多人感到失望。

明明事業大火,卻不務正業。

田震仍舊自行其是:

「我沒有一個很好的創意,沒有意思,我也不允許我自己留在這兒,趕緊抽身走吧。」

瀟灑了2年,她才收心,選擇重新拿起話筒。

再次回歸,田震找到了新組織,加盟紅星生產社。

值得一提的,田震在這裡提拔了新人許巍。

她一眼看出許巍的才華,鼓動公司栽培他。

也是這一年,田震遇到了一生的愛人——她的經紀人張衞寧。

有了團隊,有人扶持,她開始在音樂上發力。

她發行了很多歌曲,《幹杯朋友》、《靠近我》、《執著》……

其中《風雨彩虹 鏗鏘玫瑰》這首歌,還被選為女足世界杯主題曲。

田震一聽是為國爭光的事兒,很豪氣表示:

「女足之歌,咱要甚麼錢,哥們兒,來唄。」

意思是 ,不要版權費,免費贈予女足。

她的能力、大度,令她一度備受追捧。

2000年,摩洛哥舉辦蒙特卡洛世界音樂獎。

這個音樂盛典,不亞於格萊美。

田震也在邀請名單裡。

她是唯一被盛邀的華人女歌手。

與邁克爾、布蘭妮同臺。

媒體重新將目光投向她,稱田震是華人之光。

她依舊不懂討好媒體。

面對媒體的盛贊,卻回懟道:

「對於我來講,親身參與這個文化盛宴,對於我來說僅僅是如此。」

不會講話,不懂謙卑,田震在圈內,寸步難行。

本來一條康莊大道,她走成了羊腸小道。

媒體不再追捧她。

圈內人也對其敬而遠之。

最著名的,是文章開頭所說的「摔話筒」事件。

這事發生後,一眾明星紛紛站隊。

尤其是楊坤和孫楠。

那時,有記者問楊坤,會邀請誰當歌唱嘉賓。

楊坤很神祕地說:「兩個天後。」

「田震和那英嗎?」

楊坤的臉立馬變了:

「田震?我不認識!」

他是認識田震的。

因為就在前不久,楊坤在一節目中,與那英討論起了田震。

孫楠呢,說得更直白。

「觀眾買票進場是來聽唱歌的,不是來聽歌手講話的,田震上臺不但不唱歌,還摔了話筒走人,這是對觀眾不負責任。」

非常不留情面。

這件事,也是田震事業下滑的開端。

「中國流行歌曲榜」的主辦方是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他們迅速作出回應,「對田震的歌冷處理,不播放。」

牆倒眾人推。

田震成了眾矢之的,無人敢靠近。

唯一陪伴她的,只有經紀人張衞寧。

人在落難時,最渴求撫慰。

他們很快成了戀人。

張衞寧是懂田震的。

他曾這樣評述這個大膽的天後:

「田震的個性特點,剛中帶柔,柔中帶剛,是帶刺的玫瑰。

有時候她剛強起來勝過一般男人,可是柔弱起來,淚水比所有女人都多。」

人這一生,最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張衞寧,正是田震的了解。

這也為他們後來的姻緣埋下了鋪墊。

對戀人,田震開始收起鋒芒。

可對外,她仍殺氣騰騰。

沒幾天,田震和那英同時出席中秋節晚會。

娛記見她們二人都來了,瘋狂找話題。

有人問那英,對田震有何看法。

那英也是急性子:「我們有不一樣的做人態度及表演風格,我不想提這個八卦。」

在場記者又追問田震同樣的問題。

「我跟她不熟!」

田震不甘示弱。

因為這句話,人們又稱田震不尊重人。

她也不解釋。

直到過了很久,才願意開口:

「我對抗的並不是哪個歌手,而是這個時代。

時代在變,歌手也在變,跟不上時代很快被遺忘。

但是我不怕被遺忘,我不想妥協。」

說完這句話,田震又像很多年前一樣,消失了。

不再唱歌。

不參與任何活動。

直到2007年,有小道消息爆出,田震患病了。

得了慢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

是一種血液病。

這種病會遺傳,不能懷孕。

面對突如其來的重擊,田震第一次表現出脆弱。

她在一訪談節目中談到,「在在別人眼裡,我一女漢子怎麼可能生病呢,當時也有沮喪,但我這人非常不擅長掉眼淚,我會去坦然面對。」

之後,她改掉了不健康的作息。

不熬夜。

也不去酒吧。

更戒掉了抽了多年的煙。

她變成了斷了翅膀的鷹,奄奄一息。

好在,張衞寧還在身邊。

在田震最無助時,張衞寧向她求婚。

田震拒絕了。

她不想連累別人。

張衞寧不離不棄,深情告白:「和你在一起,是為了你,不是為了其他。」

就在那個瞬間,田震終於柔軟下來,答應了求婚。

結婚後,田震徹底遠離娛樂圈。

她闊別紛紛擾擾,過上休閑生活。

去海邊散步。

去學跳傘。

還去鄉下採摘蔬果。

前不久,息影多年的田震突然曬出一組生活照。

照片中,她沒有化妝,素顏出鏡,在電話亭不知與誰打電話,笑得明豔爽朗。

她臉上的銳氣、執拗,與咄咄逼人,都不見了。

變得舒適、清澈,還有一種历經滄桑後的淡然。

這大概是一個女人的成長吧。

也是一個巨星的蛻變。

時至今日,江湖上少有關於田震的傳說。

樂壇風雲變幻,瞬息萬變。

新人應接不暇,一浪高過一浪。

但田震二字,仍是音樂界最嚮亮的存在之一。

她是一種符號,更是一個警戒——

在遙遠的千禧年,有一個膽量過人的女歌手,她憑借一己之力,拍案而走,怒甩話筒,對抗不公,震撼整個樂壇。

她毀譽參半,卻勇於揭露不公與黑暗。

她用微弱的力量,給予後人抵抗不平的勇氣與決心……

去年,湖南臺春晚,歸隱13年的田震神奇地亮相。

一別13年,她依然是從前糢樣。

紮著高馬尾,英姿颯爽,氣場十足。

彩排時,她的一揮手,一投足,風採依舊,又酷又颯。

她這次唱的,是曾經的流行名曲《風雨彩虹鏗鏘玫瑰》。

唱到這首歌時,她尤為激動。

臺下觀眾也是濕了眼眶。

多少回憶殺,多少往昔歲月,都在歌聲中走來。最後,掌聲雷鳴,歡呼不斷。

她終究也活成了另一朵鏗鏘玫瑰!

「再多憂傷,再多痛苦,自己去背。

縱橫四海,笑傲天涯,永不後退……」

最終,風雨彩虹中,有人一生鏗鏘淋灕,無懼無悔。

 

來源:女神書館,ID:nvshenshuguan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