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震,「消失」的中國歌壇一姐,這些年去哪裡了?

田震

那年,王小波寫道:「似水流年是一個人所有的一切,只有這個東西,才真正歸你所有,其餘的一切,都是片刻的歡娛和不幸。」

我們在流年中看到青山隱隱,亦見敗葉蕭蕭,更經歷著一個人的華枝春滿、悲欣交集的生命代序。

2021年11月1日,退隱多年的歌手田震,在社交平臺上曬出一段自拍,以此來迎接11月的到來。

田震自拍

田震自拍

視訊一經發出,引來不少網友熱議。

55歲的田震身穿淺藍色上衣,頭戴印花遮陽帽,笑容可掬地看著鏡頭。

視訊背景是一處高山,盛開著一片美麗的花海。她感慨道:「現在是一個溫暖的季節,也是藍花楹盛開的時候,雖然今天的天氣不太好,但還是要說一聲你好11月。」

看到這一幕,很多牽掛她的歌迷也都想向她問一聲:你好,田震!

網友評論截圖

網友評論截圖

暌違歌壇多年的田震,曾與毛阿敏、那英、韋唯被稱為中國流行樂壇的「四大天後」,她們風格獨特,各擅勝場,輝映了那個時代的天空。

尤其是田震的很多經典歌曲——《執著》《野花》《風雨彩虹 鏗鏘玫瑰》《乾杯朋友》《月牙泉》等皆傳唱一時,享譽四方。

當年,田震在巔峰時隱退,曾引發了無數惋惜之聲。

有人說,田震的退圈,是這個時代的一大損失。

曾經,鬧得沸沸揚揚的「封殺」一說將她置於風口浪尖,而當塵埃落定,曲直有論,褒貶由人。

因為「不合時宜」,所以萬箭穿心。

2001年4月,由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評選的「中國流行歌曲榜」頒獎盛典在江蘇南京舉辦。

當時,「年度最受歡迎女歌手」獎獲得者是田震,主辦方通知田震領獎時,正好與其他演出衝突。

當田震推掉了演出,告知組委會能及時參加頒獎禮時,組委會負責人迴應:那我們馬上協調節目順序,千萬別誤了!

田震臨上飛機前,雙方還多次通話,商量節目順序等細節。

但當田震趕到頒獎儀式的現場之後,才得知,原來自己已經被第二名的那英替換掉了,而此前組委會並沒有將變更一事告知於她。

「中國流行歌曲榜」頒獎盛典

「中國流行歌曲榜」頒獎盛典

當晚,田震上臺後,拒絕領獎,更沒有虛與委蛇,而是直揭獎項評選的內幕:

「謝謝歌迷與傳媒對我一直以來的關心和支持,不過今天在這裡,我要向大家說明一個事實的真相……」

主辦方聞言非常錯愕,慌忙關掉了田震的話筒,引起現場一片譁然。

田震如鯁在喉,不吐不快:「如果這個獎是公正的,把話筒給我打開好嗎?」

話筒重新被打開後,田震「劍指」評委會

話筒重新被打開後,田震「劍指」評委會:

「昨天組委會通知我,經過歌迷投票並經公正處公正過的內地最受歡迎女歌手得獎人是我,可就在剛剛,我被告知這個獎頒發給了歌迷投票率排在第二位的歌手。」

「對於中國流行歌曲榜主辦方這種極不嚴肅的做法,令我最痛恨!」

話音剛落,田震的話筒再次被強行關閉,主持人趕緊打圓場,要求音樂響起。

但田震再次要求打開話筒:「不對!如果我對這個獎產生了極大的懷疑,這個獎不領也罷!」

田震言罷,怒摔話筒而去。

田震怒摔話筒而去

田震怒摔話筒而去

其後,那英登臺,演唱了一曲《一笑而過》。冥冥之中,彷彿是對那場風波的隱喻與自嘲。

面對臺下的噓聲一片,那英黯然落淚。

那英

那英

第二年,那英再次獲得相同的大獎,彼時彼刻,她發表了意味深長的獲獎感言:「我很榮幸能夠把她們幾個給打敗了,這不代表她們不好,我還是幸運的。」

而臺下,舉著「愛震之家」海報的歌迷滿場跑。

而臺下,舉著「愛震之家」海報的歌迷滿場跑

田震與那英由此結下的恩怨,以及那個因橫生枝節而尷尬落幕的大型「修羅場」,即便多年後,仍被眾人屢屢提及。

那英(左)與田震(右)

那英(左)與田震(右)

田震也由此成了中國歌壇第一個試圖打破獲獎「潛規則」的藝人。

後來,在採訪中,田震強調:「我對抗的並不是哪個歌手,而是這個時代,時代在變,歌手也在變,跟不上時代很快會被遺忘。

但是我不怕被遺忘,我不想妥協。」

有人與世俯仰,獻上自己的「投名狀」;有人則無意妥協,始終維護內心的尊嚴。

不久,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全面禁播田震的歌曲,田震的演出日少,受此影響,很多人也都對她「避之唯恐不及」,儘管後來她的機會有所增加,但再也不復昔日的盛況。

再加上患了嚴重的血液病,田震便漸漸淡出了歌壇。

於是,她選擇了消失,就像一滴水,匯入了歲月的汪洋,亦如多年前,她遁入無邊的原野。

1966年出生於北京的田震,兩歲時就被母親送到了鄉下。

因為父親是軍人,常年駐紮在部隊,母親作為歌舞團演員,工作繁忙,於是,經過一家人商量,將無人照顧的田震寄養在姑姑家。

田震(右)與姑姑合影

田震(右)與姑姑合影

當別的小朋友在遊樂場,在公園追逐嬉戲時,田震的童年則是在北京郊區的門頭溝度過的:麥浪起伏的田間,桃源一樣的世界,溪流淙淙,野花遍地,那是她快樂的天堂,也是她引吭高歌的舞臺,也許正是這樣的成長環境,培養了她無拘無束的率真天性。

當時和她最親的人,不是父母,也不是三個哥哥,而是一直待她如親生女兒一般的姑姑。

因此,在她的心中,姑姑取代了母親的形象,成為她生命中最依戀的人。

田震直到9歲的時候,才被父母接回城裡。

青年時期的田震

青年時期的田震

但城裡和鄉間是兩個世界。沒了玩伴,也無法在原野上盡情撒歡,這讓自由慣了的田震無法適應,同時也因為自幼年起就與父母的長期分離,導致她對父母的心理依賴和情感聯結無從建立。

和父母感情的空白與陌生,讓她即便回到了北京的家,也有一種如同外人般的隔閡與疏遠。

那時的她,常常一個人獃坐在窗臺邊,想念鄉下,想念姑姑。

田震上中學後,傳來姑姑身染惡疾,猝然離世的訊息,這讓田震如遭雷擊,情緒崩潰。

17歲時,她不顧一切,剪去了一頭長髮,留了個男孩子一般的髮型——「板寸」。

也正是從那個時候起,她極其厭倦學習,性格變得愈發叛逆,成績也隨之一落千丈。

她試圖去救贖那個在痛苦中掙紮的靈魂,並做出了諸多努力,但她陷入深淵的情緒並未好轉。

直至有一天,她打開錄音機,聽到了鄧麗君甜美溫柔的歌聲,才恍然意識到,原來,這個世上,竟有如此溫暖乾淨的聲音,而這樣的聲音,如絲絲細雨,撫慰滋潤了她憂鬱乾涸的心田。

鄧麗君

鄧麗君

從此,音樂走進了她的生命,也徹底改變了她。

那年,隨著高考落幕,田震也名落孫山。

田震的母親見女兒每天癡迷於唱歌,無可奈何之下,遂對女兒做出了讓步:「你認真地唱一首歌給我聽聽,要是真的唱的好了,我就支持你走這條路。」

田震二話沒說,便清唱了一段鄧麗君的《又見炊煙》。

一段唱罷,讓母親大感意外,作為歌舞團的獨唱演員,母親即便以專業的標準與挑剔的眼光去衡量,也不得不為女兒獨具特色的嗓音感到驚豔不已。

但母親隨即提醒她,想要唱出點名堂,就要唱出自我,不要去糢仿別人,因為這世上只有一個鄧麗君,也只有一個田震。

就這樣,田震才「名正言順」地開始唱歌了。

青年時期的田震

青年時期的田震

母親給田震請了一位專業的聲樂老師,在老師的精心指導和自己的刻苦訓練之下,田震的歌唱水平突飛猛進。

不久,田震去中國錄音錄影總公司試音,當編輯聽到田震的歌後,大喜過望,因為他們從一個名不經傳的新人身上,看到了一位優秀歌手可期的未來。

於是,公司當即決定為田震出專輯。

1984年,剛剛年滿18週歲的田震相繼推出了《美麗的海灣》和《無名的小花》兩張專輯,反響不俗,並以此正式出道,進軍歌壇。

1986年,一位資深音樂編輯吳海剛,向田震伸出了橄欖枝,邀她去錄製一首原創歌曲《最後的時刻》。

這跟她以往翻唱港臺的流行歌在風格上大相徑庭,剛開始,田震有些躊躇不定,但最終還是進行了成功的演繹。

當她摒除了過往對港臺歌手的糢仿痕跡,以真切動人的面貌呈現出詞曲的婉轉深情時,整個錄音棚的聽眾都激動不已,掌聲雷動,這裡面就包括後來被稱為「搖滾教父」的崔健。

田震與崔健合影

田震與崔健合影

從那一刻起,她才明白,母親的那句話——做自己,是多麼地重要。

當年,田震正是以《最後的時刻》奠定了自己在歌壇的地位。

成名後,田震先是隨哈爾濱歌舞團去演出,再與東方歌舞團合作。

其間,她不僅推出了第三張專輯《莫妮卡》,也參加了大型流行樂作品「讓世界充滿愛」的錄製和演出活動,擔任領唱之一。

莫尼卡專輯封面

《莫尼卡》專輯封面

1988年,田震被招入中國廣播藝術團電聲樂團。

進入固若金湯的體制,而且是國家級的大型文藝表演團體,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但不到三個月,田震就辭職了。

她說:「我辭職那天,突然感覺天怎麼這麼藍,如此的自由。那樣的束縛扔掉它,多麼開心啊。」

著名音樂家科恩的歌裡曾如此唱道:「你一直希望自己勇敢而真實,那麼,現在做個深呼吸,用猛烈的孤獨,開始你偉大的歷險。」

對她而言,人生該是一場興盡而至的歷險,哪怕這個過程,如履薄冰,哪怕是用巨大的孤獨與未知作為代價。

所以,儘管離開了體制,她將自己拋擲到了「一個人即成一支隊伍」的羈旅,卻讓她的事業迎來了春天。

上個世紀80年代末,中國歌壇颳起了一股強勁的「西北風」:粗獷豪邁的曲風、略帶蒼涼的音調和熱烈奔放的節奏風靡了當時的中國歌壇,開創了中國大陸流行樂壇的第一個繁榮時期,以杭天琪、範琳琳、田震、那英為代表的歌手唱出了一種渾厚質樸、氣通寰宇之美。

而田震獨樹一幟的標誌性煙嗓,讓她翻唱的《黃土高坡》和《我熱戀的故鄉》席捲大江南北,有音樂人評價,這兩首歌簡直就是為田震量身定做,田震唱出了它們的大氣磅礴、醇正蒼勁。

她由此成為「西北風」的領軍人物,並一躍而為華語歌壇難以糢仿、更無法複製的天後。

1990年的央視春晚,歌手張曉梅演唱了《好大一棵樹》,當時並未引起什麼強烈的反響,後來《好大一棵樹》被田震重唱,並拍攝成MV後卻火遍了全國。

1993年,在一場大型音樂晚會上,在歌迷此起彼伏的歡呼聲中,田震緩緩走出來, 熟悉的旋律響起,但沒唱幾句, 她便淚落如雨,最終,整首歌她是哭著唱完的。

人們當時都以為她是被歌迷的熱情所感染,但直至多年後,她才在一次訪談中言及心聲:

「不是因為大家的熱情,只是在那一霎那,有一種孤獨感。我感覺到一種無助和無援,內心的一種孤獨,這種孤獨是不被人了解的一種孤獨,只有我自己知道。」

其後,她淡出歌壇,並做出了一件令眾人感覺匪夷所思的事——玩飛鏢,她甚至組建了一支飛鏢隊,四處去參加比賽。

兩年後,當田震終於意識到,自己無法真正放下音樂時,於是選擇了復出,並被金牌經紀人陳健添簽到了當時著名的唱片公司——紅星生產社。

紅星社首籤的歌手是鄭鈞,當田震加入時,紅星社更是如虎添翼,隨著紅星社的時代到來,屬於田震的巔峰期也盛臨。

鄭鈞

鄭鈞

第二年,一首由許巍填詞並作曲,田震演唱的《執著》橫空出世,旋即風行全國。那時,大街小巷的音像店、商場、歌廳都循環播放著這首歌,這也讓田震再一次名聲大噪。

每個夜晚來臨的時候

孤獨總在我左右

每個黃昏心跳的等候

是我無限的溫柔

每次面對你的時候

不敢看你的雙眸

在我溫柔的笑容背後

有多少淚水哀愁

《執著》其實是當時尚未成名的許巍的處女作,原名叫《Don』t cry baby》,是許巍寫給自己異地戀人的歌,被紅星製作人張衛寧改成《執著》,並交由田震演唱後,遂大放異彩。

其後,田震把許巍推薦給了唱片公司。

許巍

許巍

2005年,許巍在自己的演唱會上,特別感謝了前來擔任演出嘉賓的田震:

「當我寫第一首歌的時候,我一直特別不自信,後來經過一位我非常喜歡的歌手演繹之後,我對自己的創作有了信心。所以我非常感謝第一個給我信心的好朋友,田震。」

一首《執著》不僅唱出了天下有情人對愛的執著,也表達了田震對音樂鍥而不捨的追求。

經過一年多的沉澱,紅星社為田震策劃製作的第二張專輯《順其自然》面世,這張專輯依然延續了上一張專輯的風格,專輯中的《乾杯朋友》唱出了送別朋友時的依依惜別之情,更表達出了一種天寬地闊任逍遙的曠達。

而當千禧年到來後,田震除了出新專輯《震撼》,還舉辦了全國個人巡迴演唱會,成為中國第一個舉辦大型巡迴演唱會的藝人。

2003年,田震推出了《風雨彩虹 鏗鏘玫瑰》,這首歌自誕生之日起,便和中國女足牢牢地聯繫在了一起:

思緒飄飛帶著夢想去追……

後來,這首歌被國家女子足球隊選中,作為世界盃的主題曲,每次有重大比賽,現場都會有歌迷群情激昂,齊聲高唱這首歌,為女足隊員加油助威。而《風雨彩虹 鏗鏘玫瑰》所表現出的逐夢而行、勇敢拼搏的精神更是成為了一個時代的符號。

在田震最火的時期,有記者曾問她,被稱為「最有個性的流行天後」,是什麼感受?

她說:「我當唱歌是一項事業,才不肯冒進,不肯敷衍。我唱歌不是為出名,而是因為愛。」

正是源於這份純粹,讓她的愛情也經受了鳳凰涅槃一般的考驗。

1998年,就在田震在中國的歌壇風頭正勁時,她卻被查出患有慢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

這種血液病初期不會有嚴重臨牀癥狀,但惡化後血小板會急劇減少,將引起體表和內臟出血,甚至危及生命。

但那時的田震忙於錄製新歌,出專輯和參加各種演出,對自己的病情並未在意。

2001年,田震的父親田振華因肺癌去世,這讓她陷於悲痛之中難以自拔,無形之中加重了她的病情。

在此期間,不時有田震病情惡化的訊息傳出,甚至當她一頭白髮出現時,不禁令人為她的健康憂心不已。

幸好,那時她的身邊,有張衛寧。

田震與張衛寧合影

田震與張衛寧合影

張衛寧是國內知名音樂製作人,鄭鈞的《赤裸裸》、老狼的《同桌的你》、何炅的《梔子花開》、張恆的《天堂裡有沒有車來車往》等皆是出自他的一手打造。

當年田震加盟紅星社後,遇到了惜才若渴的張衛寧。

「春光尋覓到山巒,明月感應到淨湖。」這種尋覓和感應該是熱愛與熱愛欣然相遇的呼應,是靈魂與靈魂水石相激的投契。

1996年,張衛寧為田震製作了同名專輯。這張專輯榮獲了多家媒體聯合評選頒發的最佳專輯、最佳歌手、最佳製作人獎,其發行逾百萬張的銷量證明了它的大獲成功。

田震製作了同名專輯封面

田震製作了同名專輯封面

這張專輯使暫別歌壇而後復出的田震再次紅遍大江南北,穩居內地歌壇一姐地位,1996年的內地歌壇因此被稱為「田震年」。

不久,他為她製作發行的第二張個人專輯也戰績斐然。

田震說:「是張衛寧成就了我。」

張衛寧也對她充滿了欣賞:「田震有自己獨特的魅力,她是堅強的,向上的,生命力旺盛。」

因為了解與理解,他為她製作的歌曲與專輯都能「量體裁衣」,不僅充分發揮了她嗓音的獨特優勢,而且將其個人風格推至了登峰造極之境。

在兩個人相戀多年後,張衛寧遂向田震求婚

在兩個人相戀多年後,張衛寧遂向田震求婚。

但彼時,田震已大病纏身。

他深知這種疾病的不可逆,因此已做好打長期之仗的準備。

田震拒絕了他,理由很簡單,她不想拖累他。

然而張衛寧自始至終都陪在田震身邊。田震因病失去做母親的資格,張衛寧並不在乎,只求倆人今生相愛相守。

田震與張衛寧合影

田震與張衛寧合影

「長日盡處,我來到你的面前,你將看見我的傷痕,你會知曉我曾受傷,也曾痊癒。」

她以光芒亦以幽暗,被他看見,被他珍存。這讓她曾經在漫長的時光隧道裡的跋涉與歷劫,有了柳暗花明的轉折與回甘。

2010年,田震的病情終於有了好轉,經此一役,讓她參透了快樂的真諦:

「得病前後自己有了很大的變化,以前認為事業、家庭是第一位的,現在是家庭、身體是第一位的。健康、平安,每天有個好的心情,這樣就好了。」

這也正像有人所感慨的那樣:「有人習慣把幸福理解為『有』,有房有車,有錢有權,其實幸福應該是『無』,無病無災,無憂無慮。」

但不曾「渡劫」的人,未必能深諳此理。

在人生最困頓的時期,她從生中看見了死,也從死中望見了生。

其後,張衛寧再次求婚,而這次,她沒有選擇逃避,給了張衛寧,也給了自己一個擁抱幸福的機會。

低調完婚之後,倆人便在著名的悉尼歌劇院的對面購買了一棟住宅,從此過上了相濡以沫、相忘於江湖的生活。

田震近照

田震近照

四時為序,晨昏相伴。

所謂神仙眷侶,未必以桃源為居,但一定蒔種愛與希望。

在田震隱退的這些年,每當她的動態一更新,都會有很多歌迷殷殷探問:什麼時候復出?

2020年,在湖南衛視春晚上,當年的兩大歌後田震、毛阿敏罕見同臺,帶來了長達8分鐘的金曲聯唱。

當曾經的記憶涉水而來,那個遠去的時代也恍然被掀開簾幕,我們得以窺見那時的明月,與花開。

毛姆曾在他的《刀鋒》裡寫道:「我們誰也不能邁進同一條河裡兩次,不過,前面的水流走了,後面流過來的水,一樣的清涼和甘甜。」

縱然沁涼蝕骨,也同樣是似水流年給予我們的意義。

無論暗潮洶湧,還是靜水微瀾,都在日夜的喧響和沉默中,完成了它們各自的使命。

而那些迤邐而過的,成為河底的鵝卵石、岸邊的蒹葭、曠野的長風,還有我們回望時,盪漾的波光。

粼粼如歲月的錦緞,抑或命運的縠紋。

而在剝離了人生的諸多訴求後,田震曾說,「打一場羽毛球、吃一頓素菜,這些都會讓我變得快樂。」

田震近照

田震近照

當幸福的參照變得不那麼重要,簡單的快樂才能如魚兒躍出水面。

繁華落盡,終歸於風輕雲淡,就像一場雪,靜靜地落在這大地與山川……

參考資料:

華商報 |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將全面禁播田震歌曲

來源:淘漉音樂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