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震撼!90後中國姑娘拍下神祕莫測的菌物世界,5萬張照片,每一張都異常精采

菌物世界

 作者:藝非凡

大家都吃過蘑菇吧,但你知道嗎?蘑菇只是菌物世界的一小部分,除此之外,世界上還有300多萬種菌物。這些菌物,你可能沒見過,但通過90後女孩曳尾菌的鏡頭,我們可以窺見其中很多。

下圖是髮網菌,外表晶瑩剔透的它,看起來像不像西米露?

鵝絨菌,一點點伸出觸角的樣子,像是冬天銀裝素裹的樹木。

鈣皮菌,軟軟的,彈彈的,粉粉嫩嫩的,像不像小時候吃的QQ糖?

松發菌,生長的過程像是在提褲子,哎呀,終究是體重負了我。

彈球菌,像不像流油的鹹蛋黃,給我夾餅吃可好?

絨泡菌,吃東西的時候速度驚人,一根金針菇瞬間吞沒,頗有一種科幻片的質感。

以上都是曳尾菌拍攝的菌物,5年來,拍攝了超過5萬張,僅在微博就收穫了超過93萬粉絲。

不過,曳尾菌走上這條路其實是一場意外。

彈射孢子囊在拍菌物之前,曳尾菌最大的愛好是拍鳥,那時候她剛從中南大學藥學專業畢業,在上海工作,因為不甘心好奇心被束縛,便利用業餘時間去野外觀察和拍攝鳥類。

一個偶然的機會,她在一個朋友那裡,見識到了一類神奇的菌物,黏菌。

她發現一種白色的黏菌(鈣絲菌)能在幾小時裡,先後呈現出淡紅色、深紅色、黑色,最後變成閃光甚至彩虹色等多種顏色變化,這令她大為驚歎。

她立刻就迷上了黏菌,想去查一些黏菌的資料卻發現,黏菌在國內非常小眾,只有吉林農大和南師大,有專門從事黏菌研究的實驗室。

但越是小眾,越讓曳尾菌覺得神祕。為了探索這份神祕,她從拍鳥轉為拍菌物,這些菌物,主要包括黏菌,和一部分比較小型的真菌。

盤菌

拍菌物的過程並不容易,菌物大多生長在野外的隱蔽地帶,所以曳尾菌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爬山、爬山、爬山。

一到休息日,曳尾菌就帶上20幾斤重的各種設備爬山,扒拉開朽木、腐葉、樹皮、石堆,來尋找天然的菌物。

在上海的幾年,她除了上海周邊,浙江和安徽的山都全都爬過了,甚至就連一些遠郊的樹林都不放過。

正在野外拍攝的曳尾菌    但即便如此,人工尋找菌物的效率也很低,通常一整天下來,也只能找到幾種比較常見的菌物。拍攝的時間還必須抓緊,不然風一吹,菌物的外形就會因為乾燥而發生變化。

為了保護菌物,她有時候會把木頭直接帶回家。

「我從野外帶回來過很多木頭,有的時候就來不及處理,就堆在家裡面,就會有好多好多的蟲子,有一次我睡覺的時候,發現被子上面有一個蜈蚣,真的好害怕,看到蟑螂也好害怕,我都不知道我是怎麼克服的。」

粗糙金襤傘   視頻雖短,她付出的心血卻很長。

「我的一些視頻,它其實只有幾十秒,但是背後我可能要花一個星期或者半個月,就更久都有可能。拍攝的時候成功率大概只有三分之一不到。」

10小時延時攝影——須霉
在暗處能長到1厘米,在明處頂多長到3毫米——水玉霉

正在彈射的彈球菌   不僅拍攝,研究和培育也遇到了困難。因為菌物領域在國內非常小眾,她即便採集了很多菌物樣本,也沒辦法確定品種和培育方式,只能自己上網查,還不一定能查到結果。

但即便如此,她還是為了拍菌物投入了大量時間和精力,甚至有一次直接住在了野外。

「記得有一次給鈣絲菌拍視頻要一晚上,我喝可樂喝茶,蹲在那兒熬夜到第二天,才捕捉到了一大段精采內容。」

髮網菌變色過程很神奇   轉折發生在後來,博物雜誌邀約她寫稿,她寫了一篇《教你飼養「史萊姆」》,獲得了近300萬的點擊量,讓她受到了極大的關注。

像冰棍的團網菌   因為野外環境受限,她做出了一個選擇:決定自己培養菌物。說干就干!她搬到了距離公司單程一個半小時的,郊區農家院裡生活,並在那裡構築了一個生態系統,同時還買了一些設備,比如恆溫恆濕培養箱,高溫蒸汽滅菌器、超淨台以及顯微鏡等。

髮網菌

在她的精心培養下,很多之前未被人關注的菌物,開始出現在人們的視野裡。比如絨泡菌,它不僅是黏菌界的吃貨,還有著聰慧的「頭腦」。

黏菌餓極了,幾乎是撲過去吃食

黏菌吃白蘑菇

絨泡菌有個特點,總能在一個迷宮裡迅速尋找到最短的路徑。日本實驗室曾用它在26個小時裡,繪製出了完整的東京鐵路系統,這一成果吊打了人類百年的智慧結晶。

因此它又被稱為:「世界上最小的道路規劃師」。

黏菌走迷宮

除此之外,她還培養出許多菌物,像雪一般的鵝絨菌

閃耀著金屬光澤的燈籠菌
有點像狗尾巴草的髮網菌
像蒲公英但更像棉花糖的細柄半網菌
還有像玉米鬚一樣的水玉黴菌

這些菌物的美,自然界無可代替,當她把培育菌物的過程,做成了視頻後發到網上,很快就獲得了極大的關注。很多人是藉由她才第一次接觸菌物。她和粉絲們的關係很好,粉絲們在野外碰到的菌物不知道是什麼品種,都會@她進行提問,她有時會轉發並耐心解答。

雖然她被定義為科普博主,但她科普的形式非常靈活可愛,她給各種菌物起名字,叫它們「甜甜圈」、「黏黏」、「菌菌」等等。

粉瘤菌

她還建立了一個叫做「黏菌討論」的微信群,自己做群主,專門和志同道合的人交流菌物知識,讓菌物這個小眾的東西逐漸被很多人了解。

白柄菌

時間一長,很多人也想養菌物,喊話讓曳尾菌開淘寶店,於是曳尾菌開始在淘寶上賣菌物。

鱗鈣皮菌

雖說有淘寶店,但目前只賣一種菌,剛絲絨泡菌,剛絲絨泡菌相對而言比較好養活,如果有人購買,曳尾菌會把培養用具、食物等一起打包寄出去。

肉座菌屬Hypocrea

淘寶店說實話並不賺錢,但她依舊在維持,「純粹是成本價,主要就是分享養菌物的樂趣。」

因為專注於菌物領域,她現在已經拍攝了幾百種菌物了,照片多得塞滿了電腦。

不過相比於動植物,菌物畢竟還是小眾。這條路上的人很少,很多人問她會不會孤獨?曳尾菌笑著說:「這個問題太好回答了,一點也不孤獨。」拍菌很有意思,這是我的愛好,也不需要主動的堅持,那些未知的東西很吸引我,有點像探索知識的邊界。」「人類跟我拍的這些菌很像年輕的時候很漂亮成熟以後就會慢慢地變醜變乾燥人也是這樣的,我希望在自己最美最有活力的時候多折騰一些,這樣老了之後我也不會後悔。」

二年殘孔菌Abortiporus biennis

因為太愛折騰,曳尾菌身上的標籤很多,微博博主,抖音博主,藥物研發人員……每一個標籤,都代表她的一段人生經歷。但是除去了這些標籤,回歸本質,她認為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微觀菌物愛好者。

絲孢綱葡孢霉屬長枝葡孢霉Botryosporium longibrachiatum

比起觀察微觀菌物帶來的樂趣,其他艱苦都顯得不值一提。就如同她本名周晴烽,卻為自己起名曳尾菌一樣,就是希望能像莊子,不因為楚威王的珍珠玉帛,而改變自己的思想,堅守自己的品格,寧願曳尾於塗中。

其實相比於庸庸碌碌的絕大部分人,曳尾菌已經足夠幸運,她遇到了一件自己喜歡的事情,熱愛它、專注它,並讓它成為了照亮自己內心的光。

她的人生,如她自己所說:「如果能夠一輩子觀察菌物,同時自由而快樂地生活著,即使將來這份事業掙不到錢,那也算成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