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的萬家宴,讓百步亭名聲遠播

百步亭

文: 胡錦成

1

差不多是一千三百年前,李白被一個叫汪淪的粉絲給忽悠了。

汪淪說我們這有十里桃花,萬家酒店,大仙啊,約不?

桃花,江南何處不有?但萬家酒店乃何其壯觀呀,就為這個李白也要去一趟汪淪同學的家鄉桃花潭。

結果呢?桃花是有許多裡,夠不夠十里,李白也不會真的拿卷皮尺去丈量,但酒店卻只有一家。

李白頗有些不滿,嗔怪道,這裡只有一家酒店,你為何說是萬家?你要是把三五十家說是萬家我也只當你是誇張了 ,你要把有一二十家你說是萬家我也只當你是吹牛,可你這是單數呀,你說成是萬家豈不是騙人?

汪淪笑道,我哪裡敢騙你個大仙人呀,這家酒店的老闆就姓萬,是我的大舅子。他家自釀的桃花酒老香了,走,喝完我再給你拎兩罈子。

2

時間差不多過了一千三百年,離桃花潭不是很遠的武漢市江岸區出現了一個百步亭社區。在經歷了三十餘年的不斷擴張之後,這個社區居住了四萬多戶居民,總人口達到了18萬,超過了世界上許多的袖珍國家,因此這裡的社區主任也就有了一個響噹噹的稱號:小巷總理。

自2000年開始,這裡的總理每年的小年那天,都要張羅一件事,那就是「萬家宴 」。

這個「萬家」可不是安徽涇縣桃花潭的那個老萬家,而是貨真價實、毫不誇張,甚至還很收斂的1W+家宴。

十年前的1月27日,百步亭的萬家宴就來了三萬來人,就算一家出兩個代表,也是1.5萬家。

2020年1月18日那天,百步亭的「萬家宴」隆重舉行。來赴宴的人空前的多,據說有四萬多家,就算一家平均來倆,也是八九萬人。

而此時,新冠病毒已經在全國範圍內引起了恐慌,但在武漢,在江岸區,尤其是在百步亭,竟然沒人把這小東西當回事。

3

2011年的1月27日,是農曆的臘月二十四,2020年的1月18,也是農曆的臘月二十四。

與北方不同,臘月二十四是南方的小年。但這麼說也不準確,古代有「官三民四船五」的說法,意思就是官家在臘月二十三過小年,百姓在臘月二十四過小年,而船家則在臘月二十五過小年,過個小年也跟限制車流單雙號似的。

中國人不論過什麼節都是吃節,而聚眾大吃一頓則是過節必不可少的流程,既然大年人人都要與家人團聚,不可能派代表出去吃飯,那最有儀式感的日子就只能是小年了。

其實也不止是過節,就是平常,中國人也喜歡找幾個人聚一下,所謂的聚一下,十有八九不是聚在一起抄筆記或某章,而是喝酒吃飯。

不單是普通老百姓,高官談事情也是離不開飯局的,中國六七十年代的《新聞簡報》裡,至少有一半是各種宴會,宴會裡最常露面的就是那個小胖子,西哈努克,中國人民為什麼會牢記他,這是一個很主要的原因。

4

中國是盛產美食的國度,這大概與中國持續幾千年的飢餓有關,越是餓越是珍惜得之不易的食材,越要食不厭精,膾不厭細。當然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幾千年來,人的嘴不許隨便亂說,只能慢慢品嘗了。

2020年武漢的百步亭據說又創造了一項世界紀錄,那就是以8146道不同菜餚,刷新了吉尼斯世界紀錄,成為世界上多場地同時展示最多菜餚的宴會。

八千多道菜,讓我們東北人想破腦袋也只能想出鍋包肉,尖椒乾豆腐,小雞燉蘑菇這些不會超過八十道菜來,換成飯店的廚子,量他也說不出八百道來,百步亭,I 服了 U。

八千多道菜該有多麼的壯觀呀,逛過大觀園的劉姥姥都會驚掉下巴來,何況是我們這些沒見過大世面的東北銀呢?

可是,你這八千多道菜八萬多人來分享,平均十個人分吃一個,吃第一口的還好,吃第十口那個豈不是要捎帶著吃下前九個人的口水麼?

如果這前九個人裡有一個是病毒攜帶者,結果會怎麼樣?

想都不用想,那將是一場災難。

而事實是,那恰恰就是一場災難。

5

喧喧嚷嚷,推杯換盞,共同下筷,甚至互相夾菜,這是中國人幾千年來就已經成為習慣的進餐方式。

但百步亭的例子告訴我們,這種溫情一不小心,就會釀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百步亭的萬家宴之後,中國人又在公共場合被要求實行分餐制,但這種分餐制於我們的文化十分地牴觸,於是沒有過了多久,便又交杯換盞捎帶著交換唾液了。

2003年的薩斯留給人們的最大教訓就不是能大規模的聚餐,尤其是不能大規模的合餐,但不論是百步亭的「萬家宴」也罷,其後的婚宴、壽宴、出殯宴與罷絕少有是分餐的,其結果可想而知。

然而,這種後果普通的民眾不以為然也罷,當地的官員,尤其是疫情中的當地的官員仍然不以為然,那簡單就是犯罪了 。

6

有人說中國的古人其實是分餐的,《史記·孟嘗君列傳》上說:「孟嘗君曾待客夜食,有一人蔽火光。客怒,以飯不等,輟食辭去」。

賓客為什麼會怒呢?因為分餐,一人面前一份「套餐」,賓客以為自己的套餐和其他人的不同,就要生氣離開。

然後,「孟嘗君起,自持其飯比之」,他才知道自己誤會了孟嘗君,主人吃的和他是一樣的,於是羞愧無比,從此死心塌地地為孟嘗賣命了。

《鴻門宴》中,「項王即日因留沛公與飲。項王、項伯東向坐;亞父南向坐——亞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張良西向侍。」這麼個坐法,中間還有塊空地可以跳雙人舞,顯然不會是合餐。

但這裡說的不是貴族,就是將軍,顯然都不是普通人,在一個碗筷都不能保證一人一套的時代,分餐的可能性幾乎是沒有。

比如,朱將軍聽說彭將軍受了皇上的打壓,便黯然嘆息道:誰還會相信我們曾經是一個鍋裡攪馬勺的?

7

今天的武漢之外的人們知道百步亭,十有其九是因為這幾萬人在一個鍋裡攪馬勺。

而對於這個一個在疫情已經出現後還要堅持的形象工程而帶來的後果,有人歸因於疫情宣傳防範的不到位,有人歸罪於參加「萬家宴」時很多人沒有戴口罩。

呵呵,讓幾萬人戴著口罩去參加宴會,這樣的場景想起來也夠可笑的。

也虧得你想得出來。

武漢疫情蔓延的最大癥結就在當地官員的好大喜功,因為他們知道,即使是導致了災難性的後果,也不會有人為此失去烏紗,而你貿然行事,其後果對於個人的仕途來說,就不可名狀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