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川普遇到的其實是同一個問題

馬斯克川普

文: 曙光915  

當地時間11月14日, 80歲的極端老左,AOC、賀錦麗的恩師,美國聯邦參議員桑德斯在推特上發文稱:「我們必須要求極度富有的人繳納公平的稅負,沒有討論的餘地。」

馬斯克則回復道:「我老是忘記你還活著。」他繼續稱:「想讓我出售更多股票?你直接說就行。」

除此之外,馬斯克認為桑德斯只會索取而不會創造。

桑德斯的提議很簡單,對美國最富有的0.1%的家庭每年徵稅,他聲稱這將在未來10年籌集約4.35萬億美元,並在15年內使億萬富翁的財富減少一半。當然,桑德斯的這番向富人徵稅言辭,肯定能讓身無分文,又想著不勞而獲的小白左們興高採烈,因為桑德斯的這個想法如果實現,那就是幾萬億美元的稅收發給他們。自然而然,他們肯定不滿馬斯克這種貪婪吝嗇的資本家。

其實,桑德斯這番極端政治正確的話,在當前的美國大概也快要不容置疑了,其他富豪要麼根本沒把桑德斯的呼籲當回事,要麼是認為在美國不可能發生這種事兒,而來自南非的馬斯克親眼目睹過南非是怎樣在桑德斯式理念下失敗的,可能因而才忍不住反唇相譏。

按照桑德斯理念行事的委內瑞拉,從十年前的富甲拉美,到如今已經餓跑了十分之一的人口。

2018、2019 、2020年這三年,委內瑞拉的通脹數據分別為13000%、9600%、3000%!一瓶款泉水都得千萬貨幣來計算,而委內瑞拉的氣候水文和農業條件,甚至比美國還優越!

桑德斯的理想非常政治正確,不過,美國人畢竟比當年的俄羅斯人和如今的委內瑞拉人的智慧要高不少,使得桑德斯雖然有許多的擁躉,但是在美國政壇屬於曲高和寡的存在,也就是,沒幾個人真當他是一回事,驢黨固然是左,但畢竟還沒左到桑德斯想要的那個地步,所以他人氣雖然高,但是在驢黨內部的操縱下,他也不可能代表驢黨參選總統,參選也沒贏的可能,即便是驢黨的偷票機加持,他的贏面也不大。

 

其實,比起來桑德斯的高徒AOC,桑德斯的殺氣騰騰的要向富人徵稅的言辭,畢竟還客氣的多,因為那是否執行,還得由國會來製定法律。

他的高徒AOC直接要和比爾蓋茨分家產,如果比爾蓋茨不同意,總有一萬種法子讓他同意。雖然桑德斯的理想在他有生之年未必能夠望見,但對於年輕的AOC而言,在如今美國白左橫行的情勢一路推演,走到那一步也不奇怪。

此前,聯合國糧食計劃署署長請求馬斯克捐款60億美元解決全球糧食危機,其實,人們一查,原來有84億美元躺在該機構的賬上。馬斯克要求給出明確可行性方案,自己可以賣股票。很明顯,這話相當於婉拒或者根本不買賬,就像一家公司向一家風投資本給一份糊弄人的PPT方案後,人家看在你的名頭挺響,不好直接拒絕,告訴你回去完善一下方案,那意思是其實就是你沒機會了,不過聯合國糧食計劃署顯然認為馬斯克會捐款,因此加急趕工,鍥而不捨給馬斯克來了一個方案:

35億美元用於食品生產及運送費用,包括海運、運往目標國的費用和倉儲費用;

20億美元用於在市場可以運作的地方提供現金和食品券(包括交易費用);

7億美元用於支付具體國家的成本;

4億美元用於全球和區域業務管理、行政和問責……

這個方案公佈後,該署長David Beasley在推特上@馬斯克,稱這場危機是緊迫的、史無前例的,不過是可以避免的。意思當然是,只要你馬斯克解囊,拿出你3000億美元身家的2%,就能拯救人類,如此善舉,你怎麼不為?

老實說,如果馬斯克的錢真的這麼就容易弄到手,我們真的得說,人類的整體智商是可疑的,因為這種人是怎麼成為地球首富的?其實別說馬斯克拿出一點點身家,就是把美國一年的GPD拿出來,也解決不了人類的糧食問題,這是個常識問題。

無論是桑德斯的威脅向富人增稅,還是聯合國糧食計劃署高官對馬斯克逼捐,馬斯克對他們的想法,肯定和川普一樣。

當地時間11月16日晚,川普接受枕頭哥的採訪中說:「看看他們賺的錢,他們是全職政客,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和所有這些人,眾議員馬克辛·沃特斯,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我預計了會損失很多錢,我損失了數十億。我預料到了,這沒有問題。而這些人卻靠當官賺了錢。」

2017就任總統時,川普總資產約35億美元,福布斯排名544名,到川普卸任,資產只剩下21億美元,排名首度跌出千名之外,為1001名。

按照川普四年任期一共1460天來計算,他是每天賠掉6.85萬美元。按照總統任期的工資而言,川普每年只能獲得40萬美元,意味著他六天就賠掉一年總統的工資,當然,川普也沒有拿過那些總統工資。川普未當總統賠了幾十億美元,不過,恨不能對他趕盡殺絕的佩洛西控制的眾議院卻一直盯著川普酒店的交易看是不是有利益衝突。

川普的這個採訪,與其說是抱怨,更可能是不屑,奧巴驢佩洛西們,不管是在任還是卸任,都能大賺特賺,卸任時負債累累的克淋燉奧巴驢,如今就憑著所謂的演講出書就能身價千萬,一棟豪宅都價值千萬。當然,川普肯定不屑於此,而他的億萬身家,哪怕如今縮水不少,也讓他不用像職業政客一樣,到處給人說項站臺打秋風,讓自己保持應有的體面。

別說老政客奧巴驢佩洛西,就連桑德斯的小徒弟AOC,剛剛當了幾年聯邦眾議員,如今衣著服飾都是珠光寶氣,一身名牌,沒有川普的賠錢和馬斯克的被逼捐,她哪裡來的名貴服飾?

所以說,時不時會犯白左病的馬斯克和川普是真正的盟友,因為沒有川普和他的支持者們把美國拉回到舊美國的努力,馬斯克如今固然可以把公司從白左大本營的加州搬到德州,那麼以後德州也變成加州或者南非後,他真的要搬到火星上去生產特斯拉?

 

來源 移光幻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