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斯說卡斯特羅改善了古巴醫療和教育,這話靠譜嗎?

古巴

文:漢斯·巴德   Hans Bade               譯:禪心雲起

去年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60分鐘》節目中,美國參議員、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盛讚了古巴的成就。一位採訪者問及他1985年的言論,當時他說古巴人支持菲德爾·卡斯特羅,因為卡斯特羅「給他們的孩子帶來教育、提供了醫療保健,徹底讓社會換了新顏。」作為回應,桑德斯替這些言論進行了辯護,稱「卡斯特羅上台時,你知道他做了什麼嗎?他實施了一項大規模掃盲計劃。」

但卡斯特羅並沒有讓古巴人識字。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統計數據,到1950年,古巴就已經是拉丁美洲識字率最高的國家之一,比卡斯特羅掌權早了將近十年。2016年,《華盛頓郵報》的事實核查員格倫·凱斯勒(Glenn Kessler)駁斥了一名政客關於卡斯特羅的統治極為顯著地改善了古巴醫療和教育水平的說法。

今天的古巴,孩子們在破舊不堪的學校裡由收入微薄的老師授課。過去60年間,古巴在教育方面的進步比大多數拉美國家都要微小得多。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數據,古巴的識字率與1950年的哥斯達黎加和智利差不多(接近80%)。到了今天,它的識字率也不過是和這兩個國家幾乎一樣(接近100%)。

與此同時,拉丁美洲國家,如祕魯、巴西、薩爾瓦多和多米尼加共和國,在1950年幾乎都是文盲,而今天,這些國家大部分人都識字,在很大程度上縮小了與古巴之間的差距。薩爾瓦多在1950年的識字率不到40%,但今天的識字率為88%。1950年,巴西和祕魯的識字率不到50%,但今天,祕魯的識字率為94.5%,巴西為92.6%。多米尼加共和國的識字率從40%多一點上升到了91.8%。在卡斯特羅執政頭幾年裡,古巴在減少文盲方面是取得了一些進展,但自那時以來,拉美其他很多地方都得到了明顯改善,而古巴的整個教育體系則陷入了停滯。

與桑德斯聲稱卡斯特羅「給予」古巴人醫療保健的說法相反,在他掌權之前,古巴人就已經獲得了醫療保健。(私人)醫生經常為那些負擔不起的弱勢群體提供免費的醫療。正如《華盛頓郵報》的格倫·凱斯勒所說,

「在醫療和教育方面,古巴在革命前就已經處於世界前列。古巴較低的嬰兒死亡率經常受到稱讚,但根據美國匹茲堡大學古巴問題專家、名譽教授卡梅洛·梅薩-拉戈(Carmelo Mesa-Lago)收集的數據,1953年至1958年期間,古巴就已經在這一關鍵指標上領先該地區。」

1959年,在卡斯特羅奪權之前,古巴的人均壽命幾乎把拉美所有國家拋在後面。但到了2012年,就在卡斯特羅卸任領導人之後,智利人和哥斯達黎加人的壽命略長於古巴人。退回1960年,智利人的平均壽命比古巴人短7年,哥斯達黎加人的平均壽命比古巴人短2年以上。1960年,墨西哥人的平均壽命比古巴人短7年;到2012年,這一差距縮小到只有兩年。

今天,古巴人均壽命幾乎和更繁榮的智利和哥斯達黎加的人均壽命一樣——如果你願意接受古巴政府公布的樂觀的官方統計數據,可許多人並不買帳。有可靠的指控稱,古巴故意隱瞞嬰兒死亡、誇大公民壽命。如果這些指控屬實,古巴人壽命比智利人或哥斯達黎加人都要短。

近年來,古巴在醫療保健和預期壽命方面的進步,之所以比大多數拉美國家都小,是其陳舊的醫療保健系統所決定的。「該島首都各家醫院簡直是崩潰的。」有時,病人「不得不帶著所有的東西,因為醫院什麼都不提供。枕頭,床單,藥品:一切。」

《華盛頓郵報》的凱斯勒指出,

「記者還還記錄到了古巴的醫院設備簡陋。加拿大《國家郵報》2004年發表的一篇關於古巴醫療體系的文章說,藥店庫存非常少,抗生素只能在黑市上買到。《國家郵報》稱:『加拿大人對古巴的誤解之一是,古巴人可能很窮,生活在恣意壓迫統治之下,但他們可以獲得高質量的醫療和教育設施。這是該國鼓勵的描繪,但現實景象截然不同。』」

在公有制計劃經濟制度下,古巴在人類發展的更一般指標上也落在了後面。進步主義經濟學家布拉德·德隆(Brad DeLong)2008年指出,

「1957年的古巴是一個發達國家。1957年,古巴嬰兒死亡率低於法國、比利時、西德、以色列、日本、奧地利、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1957年,古巴醫護人員情況是:人均醫生和護士人數與荷蘭相當,超過了英國和芬蘭。1957年,古巴人均汽車擁有量與烏拉圭、意大利和葡萄牙相當。1957年,古巴每千人擁有45台電視機,是世界排名第5的國家(…)今天呢?今天,聯合國將古巴的人類發展指標(HDI)列入了(…)和墨西哥同一範疇。卡梅洛·梅薩-拉戈認為聯合國的計算存在嚴重缺陷:今天古巴的人類發展指標應該和(…)突尼斯、伊朗和南非這樣的地方差不多。因此,我不理解那些談論古巴革命成就的左翼人士:(…)為了更好的醫療、住房和教育。』」

邁克爾·吉爾(Michael Giere)指出,在卡斯特羅奪權之前,古巴是繁榮的,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1957年的一份報告指出,古巴經濟中加入工會的工人比例高於美國。報告還指出,古巴每天工作8小時的平均工資高於「比利時、丹麥、法國和德國」。公共廣播電視公司(PBS)在2004年回顧中解釋道,

「哈瓦那(在卡斯特羅之前)是一個光芒閃耀、充滿活力的城市。古巴的人均收入在西半球排名第5,人均預期壽命排名第3,人均汽車和電話擁有量排名第2,人均電視機數量排名第1。76%的識字率,拉丁美洲排名第4。古巴的人均醫生數量排名世界第11位。許多私人診所和醫院為窮人提供服務。與其他拉美國家相比,古巴的收入分配較為合理。興旺的中產階級滿懷繁榮和社會流動性的希望。」

但卡斯特羅上台後,古巴的繁榮就此結束。

「卡斯特羅對古巴的破壞怎麼誇張都不過分。他掠奪、謀殺、摧毀了這個國家。一個事實就能說明一切:古巴曾是美洲蛋白質消費量最高的國家之一,但1962年,隨著人均食品消費量降至19世紀以來的最低水平,卡斯特羅不得不推出定量配給卡(每天2盎司肉)。」

飢餓變得如此普遍,以至於瑞典醫生漢斯·羅斯林 (Hans Rosling)不得不在1992年警告古巴領導者,古巴人普遍缺乏蛋白質。據報道,大約有4萬名古巴人出現了「視覺模糊和腿部嚴重麻木」的症狀。羅斯林是應古巴駐瑞典大使館的邀請進行調查,並得到了卡斯特羅本人的同意。羅斯林前往西部比那爾德比伯省的疫情中心。原來,那些遭受疾病折磨的人,都患有蛋白質缺乏症。政府定量供應肉製品,成年人犧牲了他們的那一部分,以便給兒童、孕婦和老人補充營養。羅斯林醫生坦率地把實情告訴了卡斯特羅。

在這段普遍存在饑荒的時期,桑德斯本人在兜售古巴不存在飢餓的神話。1989年,他在報紙上發表了一篇專欄文章,聲稱卡斯特羅領導下的古巴「沒有飢餓,所有兒童都接受了教育,而且提供高質量、免費的醫療保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