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犯逍遙法外的8個絕招

孫小果

文:令狐不敗

從雲南的小果到刑滿跑到北京的黃某某,再到精確減刑的郭某某,大家對司法的操作空間充滿了各種驚歎號和問號。

也難怪大家驚歎,從本該殺人償命的死刑,變為無期,再到關幾年依法釋放,這個過程,確實值得玩味。

我們不說當前這些麻煩事兒,就說說水滸老大宋江殺死小三後,到底是怎麼逃脫法網制裁的。

這段公案,京劇裡叫《宋江殺惜》。宋江殺的是自己的小三閻婆惜,用的是刀子,殺人動機是勾結梁山賊寇的證據被發現,證人是小三的媽,自己的准丈母娘。

按理說這是板上釘釘的案子,按律當斬,可從上到下,卻無人按律執行;必須執行的時候,也是見人下菜碟。結果是宋江一直過著逍遙法外的日子。

這中間,有8個絕招。

第一招,法官是自己人,一切都好說。

宋江人緣好,是縣太爺的辦公室主任,縣太爺自然護著他。古代的縣官兼任法院院長,斷案可以一言堂,正常情況下,非常容易操作。

閻婆人贓俱獲,把宋江帶到縣衙,還帶了證人唐牛兒。可縣太爺和宋江最好,一心出脫他,就讓手下痛打證人唐牛兒,理由是「你這廝如何隔夜去他家鬧?一定是你殺了。」

本來,唐牛兒如果屈打成招,宋江就可以矇混過關了。可縣裡押司張文遠堅持原則,認為刀是宋江的,需要抓來對質。

這廝原則性的問題,容不得縣太爺一手遮天。

有意思的是,宋江和張文遠都是押司,應該是很熟悉的同事。看來,兩人之間有激烈的競爭關係或利害糾葛,否則,按照官官相護的原則,張押司沒有必要如此較真兒。

第一場較量,縣太爺的權威輸給了程序正義,也說明宋江得罪了身邊的人。

第二招,躲,或者跑。

不行就跑,這是古往今來的硬道理,不管是否真的犯了罪,被抓住挨打受折磨的滋味可不好受,還是先跑了再說。

跑,得有規劃,古代流行抄家滅門,一個嫌疑犯跑了,家人受牽累。「吏道純熟」的宋押司當然知道這個道理。他準備了一份和家庭斷絕關係的文書,告訴官府一人做事一人當,不要牽累老父親和兄弟。然後,躲在地窖裡。

等到縣太爺派朱仝來抓,宋江的人脈關係起作用了,朱仝和雷橫兩個捕頭爭著還他的人情。捕頭要放走誰,那還不簡單?就這樣,宋江不僅瀟灑地走了,還坦誠地告訴捕頭自己的三個落腳點。

第三招,搞定原告不上訴,搞定上級不追查。

無論如何,大宋是法治社會,不能一個人被殺沒有結果,朱仝放走宋江後,繼續出面運作。

他先是找縣裡有頭有臉的人物,找閻婆惜的姘頭張三,不讓他繼續糾纏了,這樣就搞定了難纏的主,接著給閻婆一些財物,讓他不要到州裡上訴,相當於不讓他上訴到高級法院。閻婆「沒柰何只得依允了」。

這個沒柰何,相當於省略500字,一個捕頭,搞定一個無權無勢的老太太,稍微威脅一下,很容易達成目標的。

接下來,就要履行法律程序了。

朱仝安排人給州裡送禮,不要駁回文書,即高級法院要認可中級法院的判斷,然後象徵性地簽發了相當於通緝令的海捕文書。

第四招,找個替罪羊。

這是無論如何不可少的,人命關天,命案必破,總要有個人頂罪,才能給上級一個交代。

可憐的唐牛兒,就這樣成了犧牲品。脊杖二十,刺配五百里外。

這事兒給我們的教訓是,沒事兒千萬別去看熱鬧,一不小心自己就倒楣。

這事兒還告訴我們,宋江這個人不像晁蓋那樣記得報恩。唐牛兒算是幫了他,之後他卻一直不聞不問。

第五招,找個大赦的機會減輕罪責。

江湖逃亡不是好玩的事,即便你有晁蓋、花榮、柴進這樣有錢、有權的朋友,畢竟也不可以大張旗鼓地玩耍,要處處提防。

正因為如此,很多在國外的紅通人員回到祖國的懷抱後,激動得熱淚盈眶,感嘆自己終於可以過一日三餐、按時睡覺的生活了。

有時候,逃亡不如蹲監獄。蹲監獄還有個盼頭,還可以減刑,逃亡可是時時刻刻提心吊膽,遙遙無期啊!

因為立了太子,全國大赦,宋太公於是把宋江騙回家,讓他接受法律的制裁。

知縣還是那個知縣,衙門裡還是當年的老熟人,閻婆惜也死了,沒了苦主,宋江終於實現了大罪化小。

縣太爺時文彬把宋江殺惜的案子報道州裡,請求赦宥,因為趕上了好政策,宋江的處罰是脊杖二十,刺配江州牢城。

殺人犯和看熱鬧的證人,得到的是一樣的待遇,真是對大宋依法治國莫大的諷刺。

第六招,有錢能使鬼推磨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話雖然聽著太殘酷,但也是事實。古代刺配,差官拿了錢結果了犯人,司空見慣,林沖、盧俊義都險些命喪刺配路上。

可宋江呢,有錢可以搞定公人,一路他到、倒成了主人,差官反而成了僕人。路上可以去梁山遊山玩水,大吃大喝,還可以遇上水賊結為莫逆之交。

順便說一句,古代的刺配,也分地方,宋江去人傑地靈的江州(今天的九江),絕對是好地方。像刺配寧古塔,刺配貴州龍場,那都是地獄一般。很多人半路上熬不住就死去,有的公人也偷懶,如果犯人無依無靠,可以找個藉口,殺掉回去復命。

第七,搞定典獄長,要啥有啥。

江州的典獄長戴宗和他手下的牢頭李逵,都不是善茬。宋江到了後,通過賄賂免了殺威棒。但沒有及時去拜見戴宗,這讓神行太保大怒,準備過來親自教訓教訓宋江。宋江及時拿出了吳用的推薦信,兩人瞬間成了朋友。

這就是水滸裡的法則,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這種義氣,顯然是對法治的破壞,但幾千年來,這種義氣也是一種另類的規則。

搞定戴宗,李逵也成了兄弟,宋江這個犯人,可以到處溜達,到處喝酒,生病了還有人盡心伺候。

所以,監獄也是個小社會,並不是每個人在裡面都是平等的,有一些人比其他人更平等。

第八,不要得志便猖狂,要低調。

這是最重要的,作為一個違法犯罪分子,不能太高調,不能在封城的時候到首都來惹麻煩。

相比宋江的老家鄆城,江州是個大城市,可能比鐵嶺還要大。而且,南方的靈氣,又是宋江的老家所不能比擬的。所以,不差錢的宋江,在這裡的生活應該還是蠻開心的。

天天遊山玩水,吃著李俊等人供應的鮮魚,宋江終於忘了自己是誰。本來酒量不怎麼樣,可還是可勁兒喝,喝完寫下了足以斷送自己性命的反詩:

心在山東身在吳,飄蓬江海謾嗟吁。

 他時若遂凌雲志,敢笑黃巢不丈夫!

如果不是這首詩,宋江本可以期滿後回到家鄉,繼承祖業,繼續當他的地方鄉紳。就是這首詩,把他送上了斷頭台,引發梁山好漢劫法場,也讓他徹底斷送了在體制內生活的機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