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小果母親的愛情:這個女人不簡單

孫小果母親

1982年,雲南女子孫學梅和前夫陳某離婚了。依照網絡上普遍的說法,孫學梅應該是出生於1950年。 

和許多女子離婚後單身不同,當年32歲的孫學梅離婚時還有一個7歲的兒子。 

也許是為了徹底擺脫昔日婚姻的影響,也許是為了開始全新的生活,孫學梅將自己的名字改為孫鶴予。孫鶴予顯然是一個很有主見的女人,她在給自己改名的同時,還將兒子的姓也改姓孫。她1975年出生的兒子此前是不是叫陳小果我們不知道,反正後來的名字叫孫小果。 

鶴予,從這個名字完全可以看出,孫學梅是一個還有點文化的女人,而且還有點獨立特行的味道。80年代的初的雲南昆明,一個女人帶著兒子毅然選擇離婚,這需要多大的勇氣和魄力。尤其是她還是一名女警察。 

80年代的中國男女離婚,主要原因大致有四種:一是男方或女方覺得自己「鯉魚跳龍門」了,原配和自己有了距離;二是一方覺得另一方有問題,比如不孝敬父母等原則性大問題;三是女方往往認為男方有家暴等傾向,日子沒辦法過了;第四種比較少見,但也不排除,比如一方進監獄了,一時半會出不來。 

於陳某和孫鶴予而言,第四種情況可以排除。孫鶴予離婚到底是什麼原因,也許永遠都不會有答案。至於「感情破裂」、「沒有共同語言」,都是後來解除婚姻關係的說法。 

另外於那個時代而言,女方一般能帶著孩子離開男方,一般要麼說明女方家條件遠遠優於男方,要麼說明男方對這個孩子沒有多少感情。「重男輕女」長期以來是中國男人的陋習積弊,但這次在孫學梅前夫身上例外了。 

改名後的普通民警孫鶴予開始帶著兒子孫小果,過起了單身母親的日子,這樣一過就是十年。十年含辛茹苦,孽子終於長大成人。 

1992年,孫鶴予在42歲的年齡段上突然遭遇了愛情。男方是當時在部隊任職團副參謀長的李橋忠。 

這一年李橋忠32歲。僅僅比孫小果大15歲。 

團副參謀在部隊屬於前途無量的職位,何況當年的李橋忠年齡也很有優勢。所以許多人不理解,李橋忠為什麼會選擇大自己10歲的孫鶴予結婚,何況對方還帶有一個「拖油瓶」。 

42歲的孫鶴予按理說已屬半老徐娘,但這似乎絲毫不影響她和李橋忠走進婚姻殿堂。 

李橋忠到底圖孫鶴予什麼呢?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可能理解不了,也許這就是傳說中愛情的力量。真正愛上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年齡不是問題,家庭不是問題,甚至對有些人而言,性別也不是問題。 

李橋忠其實也挺占便宜的。一結婚就當了爹,白白揀了一個僅比自己小15歲的兒子。 

1992年是孫鶴予的「大運之年」,這一年她不僅收穫了愛情,而且還在當年的全國公安民警評定授予警銜時候,被授予三級督察。而當時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的局政治處主任只被授予一級警司。也就是說,沒有任何職務的孫母,在級別上卻比局領導還要高。這可能也與她的「獨特愛情」有關吧! 

1994年,正在武警學校讀書的孫小果因為強姦罪被捕入獄。 

當時還是警察的母親孫鶴予護子心切,找人將兒子的出生日期從75年改成了77年。法庭上,孫小果的惡行成了未成年人犯罪,緩刑後的小小果隨後又被保外就醫。 

強姦罪這樣的惡性暴力犯罪也能保外就醫?作為一名普通女警察的孫鶴予是如何完成的?我猜孫鶴予一定是找到相關領導和辦案人員,包括法院領導,然後給大家很動情地講述了自己的「愛情故事」。然後眾人被感動得落淚,孫小果這個強姦犯毫髮無損……  

1997年11月的一個深夜,「保外就醫」中的孫小果再作惡。他這次是帶人侮辱、毆打無辜少女,手法之殘忍讓人觸目驚心。但奇怪的是,辦案的警方在抓人後 「既不敢放人,也不敢辦他」。糾結之下,有正義感的警察把此事捅給了《雲南法制報》。 

1998年11月28日,《雲南法制報》以一個整版的規模,用《掩蓋不住的罪惡》為大標題,並配評論,對案情作了詳細報道。但詭異的是,幾天後仍是這家報紙,卻在頭版刊發了很明顯的「洗地」文章《《可憐天下父母心——孫小果父母訪談錄》》 

《雲南法制報》是雲南省委、省政府指導全省政法工作的重要輿論陣地。誰有能力讓一家省委的主流報紙為孫小果洗地?黑白君分析,應該又是孫鶴予的愛情故事。不,這一次應該是她和李橋忠一起給領導們講述的。他們的愛情故事再次感動了領導層。 

《雲南法制報》的文章火力不夠?不甘心、不信邪的警察們又將此事捅給了當時正風行全國的《南方週末》。98年1月,南方週末發文《昆明在呼喊:剷除惡霸》孫小果團的暴行被曝光。 

這一次,孫鶴予和李橋忠的「愛情故事」顯然無法跨省去公關了,於是孫小果的父母給南方週末打電話:「你一個南方週末的小記者算得了什麼,我一月之內叫你進監獄!」  

威脅並沒有起效果,但是孫鶴予何來如此底氣?這是個讓人困惑的謎題。

孫鶴予在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五年,罪名是1994年包庇兒子的強姦罪;當時和孫鶴予一起被處理的還有她的後任丈夫、孫小果的繼父李橋忠——留黨察看兩年、撤職處分。這次雲南「打黑辦」的最新通報說,李橋忠在孫小果1994年強姦案中,幫助孫小果辦理取保候審。 

身為轉業軍人、公安局副局長,明知強姦罪屬於惡性案件,卻插手給犯罪分子辦理取保候審。大家說這個李橋忠到底圖的是什麼?更何況孫小果又不是他的親兒子啊! 

我們只能理解為,李橋忠是為了愛情。被愛情被沖昏了頭腦。 

愛情真的可以讓人神魂顛倒,可以讓人失去理智。 

如果說李橋忠為了愛情而徇私枉法,這個大家也許能理解。但李橋忠為何在被處分撤職六年後又能繼續去城管局當局長?這顯然不符合常理啊!這次應該和愛情無關吧! 

難道說李橋忠真的工作能力卓越?異常優秀?昆明體制內再無能人? 

1998年2月,罪惡累累的孫小果被法院判處死刑立即執行,上訴後又被雲南高院維持原判。 

故伎重演,在孫鶴予和李橋忠等人「愛情故事」的運作下,2012年,孫小果刑滿釋放,搖身一變成了昆明市昆都夜市中M2酒吧的老闆,並改名李林宸。

從「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死刑犯到昆明夜市老闆,從孫小果到李林宸,加上中間的所謂孫小果發明實用新型專利,並被認定重大立功獲減刑。這是李橋忠一個區城管局局長這樣的科級幹部能完成的嗎? 

何況此時的孫母早已人老色衰,而且已經被清理出公安隊伍多年,她是如何運作這些事情的?難道又是因為她的「愛情故事」感動了一大波人? 

雲南省「打黑辦」5月28日的通報稱,目前已經對涉孫小果案重要關係的劉思源等11人採取了留置措施……應該包括孫鶴予、李橋忠。 

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原副巡視員劉思源、雲南省監獄管理局原副局長朱旭、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原專職委員梁子安、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監督庭原副庭長陳超……這些「大神」們極力幫孫小果開脫的背景和原因到底是什麼? 

我們有理由相信,他們絕對不會是因為被孫小果他媽的愛情故事感動而出手幫忙。

文章來源:靜觀風雲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