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老美點披薩外賣,就是為了偷外賣小哥的車

很多老美點披薩外賣,就是為了偷外賣小哥的車

在美國,披薩外賣通常是貨到才付款,所以很難預料到訂披薩的人究竟是不是個東西。

很多外賣小哥送披薩時,經常把車也一起搭進去了。

披薩送貨員的車被偷了

披薩送貨員的車被偷了

披薩送貨員的車被偷了

一女的偷了披薩送貨員的車

沒錯,在美國,最易受到暴力和掠奪的人群之一就是披薩外賣員,甚至已經成為了犯罪分子們的頭號目標。

「這幾乎沒有犯罪成本,受害者都是自動送上門。」

西谷市至少有兩起被控劫車案

據俄亥俄州代頓市的犯罪預防官員羅納德·斯特雷勒的分析:「披薩外賣員通常開著車,車上載有食物,身上攜帶現金和手機,這是每個劫匪眼中最誘人的組合。」

「繼而他們假裝訂購披薩,然後劫走整輛車。」

「繼而他們假裝訂購披薩,然後劫走整輛車」

我們有時認為貧困只是飢餓、赤身裸體和無家可歸。

實際上,它是一種以失業和暴力的形式感染整個社會的疾病。

當一個人無法以他認知內體面的活著,他會盡可能地不給他人留一絲體面。

今年9月,一名披薩送貨員被發現赤身裸體卡在一所人家的冰箱裡。

警方判斷其不是變態後得知,他在送披薩時遭到了洗劫,而這夥人正是訂披薩的人。

「我的生命對他們來說只有19美元,和一輛破爛不堪的二手飛度,」61歲的披薩送貨員默罕默德抹著老淚說道。

「要知道,距我上一輛車被搶還沒超過半年。」

「我的生命對你來說只有19美元」:在海波恩特送披薩時,一名送披薩的男子遭到襲擊,5少年被捕

所幸數小時後,五名嫌疑人統統被捕,年紀也小的驚人,其中包含了一名17歲的少年、三名16歲的少年,以及一名14 歲的少年。

「因為對車輛駕駛並不熟悉,他們將車開到托馬斯維爾時發生了交通事故,其中一人在事故中受了傷。」警方表示。

實際上早在2015年,美國勞工統計局就將披薩送貨司機列為美國十大最危險的工作之一。

據CNN的一份報告顯示,其中近25%的披薩送貨員死於搶劫和襲擊,而不是什麼交通事故。

且這些案例中,司機身上的錢大都不到20美元。

且這些案例中,司機身上的錢大都不到20美元

披薩外賣司機在十大最危險職業中排名第五

今年7月,達美樂披薩外賣員戴夫·拉本斯坦就因追逐自己的被盜車輛,被劫匪撞至多處骨折。

「他筆直地開車向我碾來,我昏了過去,現在背部骨折,左手腕骨折。」

「骨頭實際上折成了兩半,」他說。

「骨頭實際上折成了兩半,」他說

「原本只是想在婚後多賺點外快,沒想到披薩送貨的工作比幫派交火般更殘酷。」

「關鍵到最後,我都不知道到底是誰訂了披薩。」

「關鍵到最後,我都不知道到底是誰訂了披薩」

除了可怕的痛苦之外,戴夫與妻子還要處理複雜的保險問題。

他了解到,他的汽車保險無法涵蓋使用私人車輛進行送貨工作時造成的損壞。

在劫車事件中受傷的披薩外賣司機面臨汽車保險問題

「這種情況一直在發生,」代表戴夫處理保險事務的律師林賽·克勒說道。

「在零工經濟中,越來越多的人使用自己的車輛提供送貨服務,但是他們很難知道,如果工作中出現問題,他們是否會得到保障。」

通常,披薩店不會提供車輛進行送貨工作,所以被盜車輛幾乎都是送貨員自己提供的。

而被盜,就意味著損失需要自己承擔,不僅工作沒了,全家的交通工具也沒了。

此前就有一名北卡羅來納州男子在送貨時被偷了車,沒有獲得任何理賠反被披薩公司罰了款。

披薩外賣司機的車被偷了,然後他被開了罰單

「那時我剛開始上班不到一個小時,我敲門沒有人回應,轉頭發現車已經被竊賊開出去50英尺遠。」

「因為不開車,我被公司罰了50美元,這令人心碎,汽車幾乎是我們家一切的中心。」

74歲的送貨司機說他的車在送外賣的時候被偷了

為了保全自己和自己的財產,披薩送貨員幾乎人手一杆槍。

即使包括達美樂、必勝客和棒約翰在內的大型披薩連鎖店,都制定了禁止員工攜帶槍支的政策,都無法阻止司機將手槍與義大利辣香腸披薩一起打包。

也就是說,很多當街火拼的人,或許只是前天給你送過披薩的外賣小哥。

披薩外賣司機奮起反擊,在交火中打中了4名搶劫犯中的3名

今年6月,就有一名劫匪被棒約翰的外賣小哥當街射殺。

據警方調查,死者此前因持械搶劫罪,剛蹲完15年大牢出獄。

「該男子在週六晚上11點左右點了一份披薩外賣,當送貨員到抵達時,他試圖持刀搶劫。」

「希望該案件可以警示不法分子,感謝棒約翰讓街道變得更安全,我突然很想吃披薩。」警長瑞克·伊文斯說道。

在Reddit論壇#TalesFromThePizzaGuy上,也有許多司機承認,他們不僅攜帶槍支,還攜帶刀具、胡椒噴霧、泰瑟槍,甚至用於自衛的球棒。
正如警長瑞克所言,在時薪10美元或15美元的工作前,攜帶槍支值得冒著被解僱的風險。

 

劫匪用槍威脅披薩外賣員

 

劫匪用槍威脅披薩外賣員

劫匪用槍威脅披薩外賣員

 

嫌犯被控槍殺披薩外賣司機

「畢竟被搶劫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我被洗劫一空後仍然需要向商店支付披薩錢。」

「那是不行的,你必須從我的屍體上拿走錢和車。」

 

無論是東海岸還是西海岸,披薩外賣員都是當地人眼中的無名英雄。

因為在用盒裝披薩換取現金的短暫交易之前,我們永遠無法現象他們經歷了什麼。

來源  beebee星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