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5 日

中華文化中警戒色慾故事(三)

接前文:中華文化中警戒色慾故事(二)

神傳文化,五千文明,重德行善,敬天知命,名利無執,色氣看輕,尤以色慾,三教嚴明,十年文革,逆天而行,批判古聖,殘害精英,德風日衰,禮樂潰崩,燈紅酒綠,盡顯魔性,魔性不除,彼岸難登,色慾不去,地獄中行,勸君回頭,欲寡心清,前車之鑒,善惡隨行。

十八、你儂我儂

趙孟頫,字子昂,吳興人,元代著名詩人、畫家,楷書四大家之一。管道昇,浙江德清茅山人,元代著名的女性書法家、畫家、詩詞創作家。嫁元代吳興書畫名家趙孟頫為妻。趙孟頫曾在五十多歲時有了納妾想法,又不好和妻子管道昇直接說,遂寫了紙條留與妻子管道昇:我為學士,爾做夫人,豈不聞白學士有小蠻、樊素,陶學士有桃葉、挑根,蘇學士有朝雲、暮雲,我娶幾個秦婦、趙女、吳姬、楚雲,又有何過分。你年紀已過四旬,病奄奄、清瞿瞿,臉上添了皺紋,為何只管佔住玉堂春?趙夫人於是寫下了著名的《我儂詞》相勸:你儂我儂,忒煞情多,情多處,熱如火。把一塊泥,捻一個你,塑一個我。將咱兩個,一齊打破,用水調和。再捻一個你,再塑一個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與你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趙孟頫一看夫人寫的《我儂詞》,字裡行間,情真意切,很受感動,倍覺慚愧。於是,徹底打消了納妾的念頭,在管道昇病逝三年後也辭世,與管道昇留下了百年恩愛之好。評曰:女子守貞,男當亦然,恩義根深,情慾愛淺,清心寡慾,聖賢皆然,凡情去淨,慈悲初現。

十九、懿德貞心

元代秦昭,揚州人,弱冠游京師,已登舟矣,其友鄧某,持酒送行。正飲間,忽抬一絕色女子至。鄧令拜昭,曰:「此女系僕與某部某大人所買之妾,乘君之便,祈為帶去。」昭再三不肯。鄧作色曰:「君何如此其固執也?即不能自持,此女即歸於君,不過二千五百緡錢耳。」昭不得已,許之。時天已熱,蚊蟲甚多,女苦無帳,昭令同寢己帳中,由內河經數十日至京。以女交店主娘,自持書訪其人。因問:「君來曾帶家眷否?」昭曰:「只我一人。」其人勃然慍現於面,然以鄧某之書,勉令接女至家。至夜,方知女未破身。其人慚感不已,次日即馳書報鄧,盛稱昭德。隨往拜昭,謂曰:「閣下真盛德君子也,千古少有。昨日吾甚疑之,蓋以小人之腹,測君子之心耳,慚感無既。」(《揚州甘泉縣誌》)讚曰:秦昭之心,渾全天理,下惠再生,了無邪欲,此女亦貞,淑媛愛己,懿德貞心,景仰不已。

二十、閱微草堂

紀昀,字曉嵐,道號觀弈道人,清代文學家,直隸河間府人,歷雍正、乾隆、嘉慶三朝,享年八十二歲。《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昀晚年所寫,是一位老人的諄諄勸善,其自題詩曰:前因後果驗無差,瑣記蒐羅鬼一車,傳語洛閏門弟子,稗官原不入儒家。《閱微草堂筆記》的故事或為親身經歷,或為他人述說,具有可信的真實性,是對善惡因果的詮釋,冀望世人警醒,其中也不乏警戒色慾的故事,現舉一則:

獻縣史某,佚其名。為人不拘小節,而落落有直氣,視齷齪者蔑如也。偶從博場歸,見村民夫婦子母相抱泣。其鄰人曰:為欠豪家債,鬻婦以償,夫婦故相得,子又未離乳,當棄之去,故悲耳。史問所欠幾何,曰:三十金;所鬻幾何,曰:五十金與人為妾;問可贖乎?曰:券甫成金尚未付,何不可贖。即出博場所得七十金授之,曰:三十金償債,四十金持以謀生,勿再鬻也。夫婦德史甚,烹雞留飲,酒酣,夫抱兒出,以目示婦,意令薦枕以報。婦頷之。語稍狎,史正色曰:史某半世為盜,半世為捕役,殺人曾不眨眼。若危急中污人婦女,則實不能為。飲啖訖,掉臂徑去,不更一言。半月後所居村夜火,時秋獲方畢,家家屋上屋下柴草皆滿,茅簷秫籬,斯須四面皆烈焰,度不能出,與妻子瞑坐待死。恍惚聞屋上遙呼曰:東嶽有急牒,史某一家併除名。攖然有聲,後壁半圯。乃左挈妻右抱子,一躍而出,若有翼之者。火熄後計一村之中,癇死者九。鄰里皆合掌曰:昨尚竊笑汝癡,不意七十金乃贖三命。余謂此事佑於司命,捐金之功十之四,拒色之功十之六。讚曰:閱微草堂,正人身心,鑿鑿勸善,諄諄說真,聊齋誌異,亂人魄魂,末世流毒,難辨假真。

二十一、壽康寶鑒

《壽康寶鑒》原名《不可錄》,據書中記載,為繁陽馮太史所輯,其後由謝漢雲重訂。其中記載各類戒淫格言以及明清時期福禍案等,是警戒色慾的勸世善書,其後屢經重刊。下面摘取其中幾則故事:

(一)福善案:餘杭陳醫

餘杭陳醫,有貧人病危,陳治之痊,亦不責報。後陳因避雨過其家,其姑令婦伴宿以報恩,婦唯唯,夜深就之曰:「君救妾夫,此姑意也。」陳見婦少而美,亦心動,隨力制之,自語曰:「不可!」婦強之,陳連曰:「不可不可!」坐以待旦,最後幾不自持,又大呼曰:「不可二字最難!」天明遁去。陳有子應試,主試棄其文,忽聞呼曰:「不可!」挑燈複閱,再棄之,又聞連聲呼曰:「不可不可!」最後決意棄之,忽聞大呼曰:「不可二字最難!」連聲不已,因錄之。榜後召問故,其子亦不解,歸告父。父曰:「此我壯年事也,不意天之報我如此!」

(二)禍淫案:李登

李登,年十八為解元,後五十不第。詣葉靖法師問故,師以叩文昌帝君。

帝君命吏持籍示曰:「李登生時,上帝賜玉印,十八發解,十九作狀元,五十二位右相。緣得舉後,私窺鄰女,事雖不諧,而系其父於獄,以此遲十年,降二甲。繼又侵其兄屋基,至形於訟,又遲十年,降三甲。後又於長安邸中,淫一良家婦,又遲十年。今又盜鄰女,為惡不悛,祿籍削盡,死期將至矣。」

師歸以告,登遂愧恨而死。

(三)悔過案:嘉靖某生

明嘉靖間某生,東鄰一婦甚艷,屢屢流盼,一日乘夫他往,穴牆招生。生亦心動,問從何來?婦哂曰:「君讀書人,豈不憶逾東家牆乎?」生取梯而上,忽轉念曰:「人可瞞,天不可瞞。」遂下。婦又趨於故處婉挑,生復情動,重梯而上,已騎牆欲過矣,又忖曰:「天終不可瞞。」急下,扃門而出。

次年鄉試北上,典試者進場之夕,秉燭獨坐,忽聞耳畔言曰:「狀元乃騎牆人也。」及榜後詢及,始悉前事。

讚曰:善書行世,上格蒼穹,警戒色慾,此乃大成,明若觀火,君子力行,斬斷色絲,跳出迷情。神傳文化,金光點點,歷代君子,身行檢點,影響時風,後世流轉,今舉幾例,掛一漏萬,如來法語,老子巽言,孔聖戒色,諄諄勸善,邪黨惡毒,文化斬斷,當今之世,愈加濁暗,善惡有報,天祐良善,無神惡論,害人不淺,世人可知,自己來源,快找真相,大法已傳。(全文完)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