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5 日

中華文化中警戒色慾故事(二)

接前文:中華文化中警戒色慾故事(一)

神傳文化,五千文明,重德行善,敬天知命,名利無執,色氣看輕,尤以色慾,三教嚴明,十年文革,逆天而行,批判古聖,殘害精英,德風日衰,禮樂潰崩,燈紅酒綠,盡顯魔性,魔性不除,彼岸難登,色慾不去,地獄中行,勸君回頭,欲寡心清,前車之鑒,善惡隨行。

九、道家鍾離

「二八佳人體似酥,腰間仗劍斬凡夫。雖然不見人頭落,暗裡教君骨髓枯。」這首著名的《警世》詩據說是唐代呂洞賓祖師所寫。而他的師父漢代鍾離權的戒淫歌也廣為流傳:誰家少艾顏如玉,鍾情故意迎人目。多少賢豪善檢束,到此關頭便失足。可憐失足欺幽獨,妄謂罪微猶可贖。豈知天將淫惡錄,載在簿中罰欲酷。折爾祖宗遺下福,削爾前生修下祿。損爾悠悠好壽數,斬爾綿綿廣嗣續。罰之不已令變畜,甚至永使墮水族。看此慘報我亦哭,歎人何苦迷粉髑。今懇世人聽忠告,好色來前避欲速。他女原非爾花燭,他妻原非爾眷屬。他女勾爾入他屋,爾莫從他暗相逐。他妻誘爾同他宿,爾莫與他私相熟。爾若魂銷無把握,但想一誤入地獄。爾若慾火難降伏,但想一犯遭冥戮。想到此間身鷇觫,自覺心灰如槁木。心如槁木純無慾,神鬼聞之皆敬服。讚曰:漢朝鍾離,八洞神仙,十試洞賓,度化上善,勸誡世人,遊戲人間,手持蕉扇,扇去癡貪。

十、白馬傳經

相傳漢明帝感夢遣使西行求法,使者在大月氏抄寫了佛經四十二章。由此,佛教史上常常把《四十二章經》作為中國第一部漢譯佛經。同時在首都洛陽建造中國第一座佛教寺院,即今天的洛陽白馬寺(始建於東漢永平十一年)。這一寺院據說是以當時馱載經書佛像的白馬而得名,而白馬寺也成為佛教的「祖庭」和「釋源」。《四十二章經》佛言:慎勿視女色,亦莫共言語,若與語者,正心思念。我為沙門,處於濁世,當如蓮華,不為泥污。想其老者如母,長者如姊,少者如妹,稚者如子,生度脫心,息滅惡念。讚曰:釋教東傳,明帝感應,遣使求法,白馬傳經,四十二章,彰顯佛性,中華三教,從此鼎成。

十一、糟糠之妻

宋弘,京兆長安人,東漢初年大臣,為人正直,做官清廉,直言敢諫。有一次宋弘見光武帝,光武帝坐在新屏風前,上畫美女數人,光武帝幾次回頭欣賞,宋弘嚴肅地說:「未見好德如好色者。」光武帝當即令人撤去屏風,並笑著對宋弘說:「聞義則服,可乎?」宋弘答道:「陛下進德,臣不勝其喜。」當時光武帝姐姐湖陽公主新寡,光武帝便與她一起談論朝廷群臣,公主說:「宋公威容德器,群臣莫及。」後來宋弘被光武帝引見。光武帝便叫公主坐到屏風後面,於是對宋弘說:「諺言貴易交,富易妻,人情乎?」宋弘答道:「臣聞貧賤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光武帝回頭對公主說:「事不諧矣。」讚曰:正直清廉,敢於直諫,得遇明主,常以德勸,不棄糟糠,不忘貧賤,影響時風,千秋凜然。

十二、孔明羽扇

諸葛亮選擇一位醜女為妻,直到今天也一直為後人津津樂道。

諸葛亮還有很多美麗的傳說,如羽扇的故事:據說幼時諸葛亮在高人指點兵書戰法、天地變化的時候,有一天,他上山時發現一個新蓋茅屋,正詫異間,茅屋裡突然走出一位美麗無比、儀態萬方的女子。

她向諸葛亮招了招手,並請他到屋裡下棋品茶,並對他說:「以後閒來無事,便來我這裡下棋好了!」從此以後,諸葛亮每日都去拜訪那女子,兩人每次都玩得十分開心。

可是,每天老師的傳授他卻絲毫也聽不進去,讀書幾遍依然不知其內容。老師看在眼裡,自然知道原委,便對他說:「毀樹容易栽樹難!你看那女子楚楚動人便情不自禁。

你可知道它本是天上的一隻仙鶴?常來世間勾引凡人?」諸葛亮聽後深感慚愧,便向老師請教辦法。老師遞給他自己的枴杖說:她每日都會在山湖裡洗澡,你便趁她洗澡時把她的衣服藏起來。

她發現衣服不見,必要來找你算賬。到時候你便拿此枴杖打她便是!於是,諸葛亮就按老師說的做了。那仙鶴找不到衣服,便現出原形向諸葛亮的眼睛啄來。

諸葛亮閃過後一把抓住了它的尾巴,然後便用枴杖向它打去。白鶴見勢不好,急忙掙脫後而一飛沖天。只是急切間它的尾巴被諸葛亮拽掉了,從此便不能再回人間。

後來,諸葛亮把它的尾巴做成了扇子,以此時刻警醒自己。讚曰:人稱智絕,更具品德,寧靜致遠,淡泊明志,娶妻選醜,實因擇賢,後世敬仰,傳說諸多。

十三、阮氏醜女

黃帝之妻嫫母、齊宣王之後鍾離春、梁鴻之妻孟光、許允之妻阮氏,常被稱為古代的四大醜女,她們都是以賢德著稱。

許允,高陽人,三國時期曹魏名士。許允娶了阮德慰女兒為妻,花燭之夜,發現阮家女貌醜容陋,匆忙跑出新房,從此不肯再進。

後來,許允的朋友桓范來看他,對許允說:「阮家既然嫁醜女於你,必有原因,你得考察考察她。」許允聽了桓范的話,果真跨進了新房。

但他一見妻子容貌拔腿又要往外溜,新婦一把拽住他。許允邊掙扎邊同新婦說:「婦有『四德』,你符合幾條?」新婦說:「我所缺的,僅僅是美容。

而讀書人有『百行』,您又符合幾條呢?」許允說:「我百行具備。」新婦說:「百行德為首,您好色不好德,怎能說具備呢?」許允啞口無言。

從此夫妻相敬相愛,感情和諧。讚曰:君子百行,以德為首,阮氏發問,許允啞口,賢妻相夫,恩愛方久,賢賢易色,何陋之有。

十四、尉遲敬德

尉遲恭,字敬德,唐朝名將,封鄂國公,是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之一。

《資治通鑒》記載唐太宗與尉遲恭一段對話:「朕想要將女兒許配給你,你意下如何?」尉遲恭叩頭辭謝說:「我的妻子雖然出身低微,但與我同甘共苦好多年,我雖然才疏學淺,但也聽說過:「古人富貴了,不換妻子。娶公主一事並非我的本願。」

十五、狄仁傑

狄仁傑,并州太原人,唐代宰相。狄仁傑年青時,生得面如冠玉,眉清目秀,相貌偉岸。赴京應考途中投宿旅店,夜靜燈下讀書,突然一位美艷少婦來到他房裡,原來是旅店主人的媳婦,結婚不久,丈夫去世,日間見狄仁傑俊秀非凡,春心澎湃難以克制,候至晚間以借火為由向狄仁傑挑情。不料狄仁傑雖然知道她的來意,卻絲毫不動心,而且友善地說:「見你如此艷麗動人,使我回憶起老和尚的話。」少婦好奇地追問是甚麼話,狄仁傑藉機開導她說:「赴京前在寺中寄居讀書,寺中老和尚見我相貌,曾經警戒我說:『你相貌堂堂,將來必定顯貴聞達,但是須要謹記,千萬不可貪色犯淫,前程盡毀。』老和尚的教誨,我一直謹記於心。你能夠勵志守節,乃難能可貴,切勿因一時的衝動,而敗壞你的名節,況且你上有年老的公婆,下有年幼的兒子,都需要你一人承擔照顧,古代婦人守節美德為世人稱頌。」少婦聽了狄仁傑這番話之後,感動得流淚滿面,拜謝說:「感謝恩公大德,從今以後,一定堅守婦節,以報恩公今日教誨。」然後再三拜謝而別。

讚曰:少年之時,戒之在色,莫毀前程,請看仁傑,更能勸善,忠貞守節,自利利他,傳燈不滅。

十六、仁宗忍欲

宋仁宗趙禎,宋朝第四位皇帝,在位四十二年,是宋朝皇帝中執政最長的一位,生性恭儉仁恕。諫官王素曾勸諫仁宗不要親近女色,仁宗回答說:「近日,王德用確有美女進獻給我,現在在宮中,我很中意,你就讓我留下她吧。」王素說:「臣今日進諫,正是恐怕陛下為女色所惑。」仁宗聽了,雖面有難色,但還是命令太監說:「王德用送來的女子,每人各贈錢三百貫,馬上送她們離宮,辦好後就來報告。」講完,他還淚水漣漣。王素說:「陛下認為臣的奏言是對的,也不必如此匆忙辦理。女子既然已經進了宮,還是過一段時間再打發她們走為妥。」趙禎說:「朕雖為帝王,但是,也和平民一樣重感情。將她們留久了,會因情深而不忍送她們走的」。讚曰:人者仁也,仁義有道,人者忍也,忍苦忍勞,仁宗忍欲,上行下效,太平盛世,以仁為號。

十七、司馬溫公

司馬光,字君實,北宋史學家、文學家。歷仕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卒贈太師、溫國公,謚文正,為人溫良謙恭、剛正不阿;做事用功刻苦、勤奮。司馬光,娶妻婚後十年餘,夫人張氏沒有生育,張氏很著急,司馬光便寬慰她說:「有子無子皆由命定,不是強求所得。再說,普天下的孩子多的是呀!只要能為他們多做有益之事,使其成為於國於民有用之材,何必一定要自己生的呢?」張氏卻一直想為其納妾,司馬光始終不同意。

一次,張氏為他物色了一個年輕姑娘,預備給他當妾。乘司馬光稍作休息時,送她到書房來,司馬光卻絲毫未注意到姑娘臨近身旁,姑娘為了引起他的注意,故意捧起一本書,上前問道:「請問大人,這是一本甚麼書?」原以為司馬光會留意,跟她搭話,沒料到司馬光卻莊重的拱一拱手答道:「這是《尚書》。」說完之後,又埋首文案,不理會她,姑娘只得知難而退。

後來張氏又為他選了一個姑娘作妾,自己藉故外出,告訴那個姑娘等她離家之後,晚間到老爺書房去。姑娘打扮妥當,端著茶水,晚間來到老爺書房,司馬光看見這位姑娘在他書房中出現,正色說道:「夫人不在,你來這裡做甚麼?速去!」隨即讓她離去。讚曰:儒家三聖,如一表裡,自少至老,未嚐妄語,居處有法,動作有禮,樂天知命,勤儉寡慾。(待續)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