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比金堅:中國式愛情

上元節

文:二大爺 

現在我們熟知的源自西方的「 情人節 」本名叫做「 聖瓦倫丁節 」,實際上是基督教的一個節日。它源於公元496年,羅馬教廷為了紀念一個神父Valentine,而把原來羅馬帝國傳頌春耕的「 牧神節 」改立的。起因是傳說3世紀的羅馬帝國為了保證兵源,讓士兵安心服役,曾經一度禁止年輕人隨便結​​婚。而神父瓦倫丁不顧禁令,秘密為年輕人證婚,在公元269年2月14日被處決。

瓦倫丁的事蹟是否真有其事已經很難考證,但是節日流傳下來卻是真的。對於他的紀念,更多是出於宗教上的褒揚,但對於普通人而言,男女之愛是亙古不變的永恆追求,所以這個宗教節日受到了廣泛的追捧,成為一代又一代年輕人的最愛。

雖然在情感表達方面中國人比較含蓄,但事實上,在膾炙人口的歷史故事中,還是諸如孔雀東南飛、梁祝一般的愛情故事的生命力更為頑強。而且除了梁祝,其實歷史上還有很多很能體現中國式愛情的例子。

先秦時期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尾生的愛情。出自《莊子》。這個叫做尾生的年輕小伙,和心儀的姑娘約好在城外的一座橋邊私會。姑娘因事未到,尾生不見愛人不死心,一直等。結果暴雨導致山洪爆發,尾生也不逃跑,就抱著橋柱活活被淹死。這個淒美的故事就是常用成語「 信如尾生 」的由來。不僅用來歌頌情比金堅,還用來說明重諾守信是何等可貴。

但這畢竟是不知真假的傳說。有很多史書中記載的真事,可能更有意思。

比如《晏子使楚》裡面那個晏子。本人是春秋時代齊國的重臣,不僅出身名門,而且個人才能十分了得,在齊國靈公、莊公、景公三朝為卿,施政四十餘年,禮賢下士,恪守仁政,百姓稱頌,在當時的國際上知名度極高。

齊景公有愛女到了適婚年齡,因為晏子名聲好,就想和他攀親。景公為了探口風,特地跑到晏子家喝酒。晏子為官清貧,家裡沒有僕人,就一個老婆在旁邊伺候倒酒。喝高了的時候,景公毫無顧忌的說,夫人老了,又長得出人意料,你是不是該換換老婆了。晏子不語。景公說我女兒和你門當戶對,又年輕漂亮,意下如何。

不要說是國君的女婿,就是富家翁的女婿估計現在都有人打破頭了。但是這個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晏子居然不要。

晏子當場離席,站起來對景公行大禮。他說我老婆現在是老了,容貌也對不起觀眾,但是她年輕的時候也算是我眼中的美女。在她最好的年華,她把一生託付給了我,我也接受了這份託付。而今雖老,不敢背棄。國君這麼看得起我是我的榮幸,但是這不足以讓我背棄託付。

景公聞言,不再提及。同時代的孔子對歷史人物的評價一向苛刻,但是對晏子也有「 果君子也 」的讚美。這份讚美,晏子是擔當得起的。

漢宣帝劉詢是歷史上少有的坐過牢的皇帝。他曾祖父是漢武帝,爺爺是太子劉據。本來也算含著金鑰匙出身,但是因為劉據捲入西漢有名的宮廷動亂「 巫蠱之禍 」,滿門抄斬,尚處於襁褓之中的劉詢被投入大牢,但因為使者憐憫他,沒下殺手,僥倖存活,被寄養在平民之家。

劉詢長大後因為是罪人之後,娶老婆成了大難題,養父要把自己家的姑娘許配給他,結果家里人都反對。好不容易有個同樣是罪人之後的姑娘許平君比較適合,但是丈母娘還看不上劉詢,死活不干。養父為他說盡好話,說劉詢目前是屌絲沒錯,但好歹也是根正苗紅,將來說不定因為皇家血統撞個狗屎運封個侯也是可能的啊,到時候你們家不就衣食無憂了嗎。這下丈母娘才算勉強同意。

後來風水輪流轉,乾坤大挪移,劉詢的狗屎運還真是撞上了。在權臣霍光的力推下,皇帝的位置幾經周轉,鬼使神差地落到了劉詢的頭上,劉詢登基。霍光之所以推劉詢,那是有自己的小算盤的。因為劉詢家里人都死光了,從小又在民間長大,孤家寡人一個,便於控制。劉詢登基後,霍光就把女兒嫁給他,自己又是權臣又是國丈,風光無兩。

皇帝立後,出身貴重是硬性標準,從這個意義上說,許平君和霍家姑娘簡直沒得比。劉詢這個人身世坎坷,經歷過民間疾苦,頭腦又靈光,對霍光的用心其實是心知肚明的。雖然一夜之間從屌絲變成了皇帝,但多年在民間錘煉出來的三觀還是靠譜的。許平君在大家都看不起他的時候嫁給了他,這份情義說不上驚天動地,但珍視與否,那就考驗個人的道德修為了。

劉詢知道自己羽翼未豐,皇位不穩,大事小事全部都交給霍光。但唯獨在立皇后這件事上極為堅持。他不想辜負許平君,所以死活不立皇后。朝廷裡想拍霍光馬屁的人那是多了去,看此情景紛紛上疏,要求立霍家姑娘為皇后。劉詢也不能說不行,說不行你用什麼理由啊?

劉詢在某天突然下了一道莫名其妙的《求微時故劍詔》,說我當屌絲的時候經常帶著一把舊劍,現在丟了,誰能給我找回來啊?這道詔書就是「 故劍情深 」這個成語的由來。

大家要皇帝立皇后,皇帝不回答,卻下了這麼一道詔書,是毛意思啊。玩政治的人最擅長的就是揣摩上意,滿朝的政客們很快就回過神來,找毛的舊劍啊,這明明就是說我是個不忘舊情的人嘛。不忘舊劍,那髮妻還能忘嘛。拍馬屁的人立馬調轉風向,要求改立許平君的呼聲立馬響起。霍光雖然一百個不願意,但是也不好出頭反對,只能同意。至於他和老婆之後聯手毒死皇后就是另一段故事了。劉詢對於許平君的深情在中國皇帝爛大街的政治婚姻中,也是為數不多的亮點。

宋弘在西漢末年也是個很有趣的人物。天下大亂,反賊赤眉軍攻入長安,要召宋弘做官,宋弘作為西漢舊臣誓死不從,路過渭水跳河明志,被家人撈了起來。後來跟著劉秀打天下,劉秀和軍閥王朗爭奪河北,宋弘在征戰中受傷,跟不上大部隊,就躲在饒陽一戶姓鄭的農家養傷。

這家有個姑娘,長得就真不怎麼地,但是民間女子心地善良,對宋弘這個落魄貴族照顧有加,芳心暗許。宋弘顛沛流離,也不客氣,照單全收,就跟人家成親了。他這個婚結得是真心實意,沒有利益的糾葛,不像他的老闆劉秀,在河北為了尋求支持,被迫政治聯姻。後來劉秀造反成功,宋弘自然也一起發達,封侯拜相,位極人臣。

宋弘出身貴族家庭,本身顏值也不差,所以在劉秀一朝大臣中算是氣質出眾的。劉秀的姐姐湖陽公主劉黃死了老公,雖然寡婦歷來不受待見,但當皇帝的姐夫恐怕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再嫁當然不是什麼難事。正宗公主當然要吊起來賣。劉秀說,你自己挑,挑好了我親自給你說媒就是了。劉黃挑挑揀揀,就看中了宋弘,說他「 威容德器,群臣莫及 」,門當戶對,顏值人品都過關。

劉秀並沒有以皇帝之威去壓宋弘,而是很藝術地和聊了一次天。讓姐姐躲在屏風後偷聽。劉秀跟宋弘說,老宋,朋友圈很重要啊,我聽民間說,進了中央,交往的朋友就要換換,進了福布斯排行榜,老婆就該換換。你覺得呢。宋弘何等聰明,弦外之音,立馬明了。他的回答更加藝術:皇上你聽錯了,我聽民間的說法是「 貧賤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劉秀會心一笑,轉頭就對屏風後面的姐姐說,這事兒沒戲了。

宋弘沒有選擇抱皇家的大腿,而且和老婆也沒有生育,導致他死後封爵被取消。假如他這種地位的人要多娶幾個延續香火,恐怕在當時也是無可厚非的。但宋弘之所以成為傳統道德的典範,讓「 糟糠之妻不下堂 」成為一種敬仰的標準,絕非一人之得失可比。

房玄齡是跟隨唐太宗李世民打天下的大功臣。也是在中國宰相史中可以排進TOP10的能人。成語裡面給一個謀臣的最佳褒獎就是——「 房謀杜斷 」,說的就是他。這麼個大能人,卻是大器晚成,到了快40歲才毛遂自薦,投到李世民的門下。

房玄齡雖然出身不差,少年成名,但是因為正好趕上隋末大亂,家道中落,一身才華無人賞識,過得窮困潦倒。有一次生病無錢醫治,眼看就要不行了,他把老婆盧氏叫到跟前,說你還年輕,我要是死了,你就改嫁,不必為我守節。盧氏是個天性極其剛烈的女人,聞言不語,走到房外,用剪刀戳瞎一隻眼睛,端到房玄齡跟前,以示終生不嫁。房玄齡大為感動,自此對老婆極為恭敬。

唐朝風氣開放,不要說高官顯貴,就是一般人家,養幾個侍妾都是很普遍的事情。房玄齡貴為宰相,潔身自好,成為異類,難免被人捉弄。有一次喝酒喝高了的李世民直接賞了他兩個大美女。房玄齡不要,一再推辭。旁邊的人都知道他和老婆的典故,就故意擠兌他,說皇帝御賜的東西,不要就是抗旨不遵。房玄齡沒有辦法,帶回去了。結果沒過幾天,又把兩個美女退回來了。

李世民知道一定是他老婆的主意,就把盧氏召入宮中,說房玄齡貴為宰相,養一兩個侍妾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你有什麼意見呢。結果盧氏也不是一般女子,連皇帝的面子也不給,當場就拒絕。李世民火了,想嚇一嚇她,就讓人拿來一壇醋,說既然要違抗君命,那就喝下這壇毒酒。結果盧氏毫不含糊,拿出當年自殘的氣概,一飲而盡。李世民也沒招了,只能把兩公婆都送回去。這就是「 醋罈子 」的由來。

後世的人把這個事當做怕老婆的一個典型。但實際上不盡然。唐朝的法律中男人可以「 七出 」,就是可以在七種情況下合法休妻,其中一條就是「 妒 」,妨礙丈夫納妾就是屬於「 妒 」。以房玄齡的身份,真要有心換老婆,恐怕盧氏就是自殺也沒用。所以,房玄齡的辭讓,更深層的還是來自於患難夫妻的恩情。愛美女是男人的天性,但是能夠不忘本,念舊情,理性的克制,這才是值得稱道的地方。

當然,在如今拼顏值、講條件的社會氛圍下,這些故事已經顯得過時了。但是真正的愛情就是這樣一種標準,它不是人人都做得到,但卻是人人都仰望、渴求的標杆。它不能扭轉整個社會的風尚,卻能展現人類最美好的感情的崇高和偉大。

來源      二大爺Point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