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養貓,終身畫貓,他是畫家裡戲最多的鏟屎官

豐子愷

「白象真是可愛的貓!不但為了它渾身雪白,偉大如象,又為了它的眼睛一黃一藍,叫做「日月眼」。它從太陽光裡走出來的時候,瞳孔細得幾乎沒有,兩眼竟像話劇舞臺上所裝置的兩只光色不同的電燈,見者無不驚奇贊嘆。收電燈費的人看見了它,幾乎忘記拿鈔票;查戶口的警察看見了它,也暫時不查了。」

1947年《申報·自由談》上出現了這麼一篇文章,大肆贊揚自家貓咪的盛世美顏。作者是一位年近五十的男人住在杭州西湖邊上的一座小屋裡,談起自家的愛貓,語氣裡滿滿都是「我家貓最美最棒最可愛!」的驕傲。這位貓奴就是中國現代漫畫的開端,一位吸貓老男孩——豐子愷

根據萃花的不完全統計,豐子愷至少養過十只貓,並畫了上百張貓圖,一生都和貓有著不解之緣。開頭所說的「白象」原是段老太太家的貓,寄養在豐子愷女兒女婿家,女兒女婿又交寄給了豐子愷。他寫文時特意解釋這段緣由,以表示這貓可不是我要養的,只是被人委托了而已。

然而還沒寫滿兩百字,隨即開始狂吹:「真是可愛的貓!」濃濃的愛貓之心呼之欲出。

白象生了五只小奶貓,可惜其中兩只早逝。後來白象也失蹤了,被發現死在了水沼裡。豐子愷用坊間傳說安慰自己,貓知道自己時日不多,不肯死在家裡,自己到沒人的地方辭世終了,並認為這種行為有壯士之風、高士之風

愛寵突然不明不白離世,需要自己找一個接受得了的理由,這其中的苦澀與無奈,想必經歷過寵物去世的人都能理解一二。

後來白象生的一只小貓被送給了段老太太家以作念想,剩下兩只小貓陪伴著豐子愷。它們最喜歡爬在豐子愷腳上玩兒,別人看了都要笑,豐子愷也不趕貓,還把這一幕畫了下來,可見對貓咪越來越喜愛寵溺了。按我們現在的眼光來看,豐子愷應該是個十足的貓奴沒跑了。

讀者知道他喜歡貓,也一只接一只地送到他家,豐子愷趕緊刊文傲嬌地表示:其實我並不喜歡真貓,不過喜歡畫貓而已。

豐子愷確實是個畫貓狂人,他用寥寥數筆勾畫出貓咪憨態可掬的糢樣,畫面流露出樸素溫馨的生活氣息。

有時候,貓咪常常圍著飯桌,好像要伺機而動。(可惡的兩腳獸啊,你們吃好吃的不帶我)

有時候調皮搗蛋,調戲籠子裡的小鳥,把學堂的鈴鐺當做玩具,居然還偷看女孩子洗澡!

有時候悄無聲息,暗中觀察……

豐子愷童心未泯,還給貓咪畫四格漫畫、配臺詞,趣味盎然。

豐子愷畫畫事無巨細,在許多恬淡閑適的場景中,貓咪和人相依相伴,成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角色。

畫了這麼多貓咪,而且畫得如此生動有趣的人,說自己不喜歡貓,好像並沒有甚麼說服力呢。

╮(╯▽╰)╭

其實留存至今的老照片,早已暴露了豐子愷的小心思。比如我們今天的封面圖是下面這張一本正經手不釋卷的豐子愷,完美詮釋了甚麼叫「認真的男人最帥」。

我們把鏡頭拉遠,馬上就原形畢露了,他和今天的萬千鏟屎官一樣對貓咪無限縱容,既然貓咪想在太歲頭上動土,那就給你動吧。

下面這張伏案作畫的豐子愷,長須美髯,神情專註,氣質沉穩,果然是大家風採。

有時候來了一只咪,雖然正在進行藝術創作,豐子愷也甘願把肩背交給貓主子休息。他在隨筆《阿咪》裡毫不掩飾地贊美道:貓是男女老幼一切人民大家喜愛的動物。

貓的可愛,可說是群眾意見。

由此來看,就算豐子愷一開始真的只是把貓作為繪畫題材的一種,和貓咪相處多年,為貓咪畫了上百張畫以後,他字裡行間仿佛像疼愛子女一般疼愛著貓,早已淪為了徹徹底底的貓奴。

他喜歡貓,卻也因畫貓、寫貓,在「文革」中遭到批判。

1966年6月,上海中國畫院出現了第一張針對豐子愷的大字報。批評他在隨筆《阿咪》中的一段話:

這貓名叫「貓伯伯」。在我們故鄉,伯伯不一定是尊稱。我們稱鬼為「鬼伯伯」,稱賊為「賊伯伯」。故貓也不妨稱為「貓伯伯」。大約對於特殊而引人註目的人物,都可譏諷的稱之為伯伯。……

大字報說,「貓伯伯」影射的乃是最高領袖。

豐子愷的《摧殘文化》一畫,也被曲解了含義。他的其他畫作也被翻出來「無中生有」,被抄家、存款被凍結、被掛上牌子拉到草坪上示眾,在牛棚進行勞動改造……折騰了幾年後因病「退休」,1975年9月15日,豐子愷在上海華山醫院與世長辭,享年七十七歲。

如今在豐子愷老家浙江桐鄉的紀念館裡,還有只胖石頭貓與先生靜靜相守,也算是對他寵貓人生的一種慰藉。

豐子愷先生是成就斐然的知識分子,精通繪畫、音樂、書法、翻譯,創辦了中國教育史上第一所藝術師範學校——上海專科師範學校,翻譯英、俄、日多國文藝著作,文章入選中小學課本,先後擔任過中學老師、大學教授、中國美術家協會常務理事、上海中國畫院院長等等。

除了這些偉大的標簽,他也是一個寫貓畫貓寵貓的老男孩,在他花式曬貓的畫作面前,我們這些只會拍貓的兩腳獸真是弱爆了!

來源:藝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