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嫌棄的小公雞的一生

小公鸡

自地球有生命誕生以來,生物之間最基本的關係,就是吃和被吃的關係。

現代養殖場,卻是生物進食本能無限膨脹後,誕生的非自然發明。

甘地曾說:「 地球足以滿足每個人的所需,但是滿足不了每個人的貪欲。」

在被人主要食用的幾種動物中,現代養雞場可謂是最「 天馬行空」。

一隻母雞在一年半的時間內,可以繁殖150隻小雞,一頭母豬能繁殖20頭小豬,而一頭母牛,則只能繁殖1頭小牛。

這造成的結果,不僅是雞肉價格相對豬肉、牛肉的平易近人,更使得食用雞在遺傳育種方面的進展,速度大大快於其他物種。

1984年,一隻肉雞長到2公斤,需要49天,到了2001年,時間縮短到42天,到了2008年,時間縮短為35天。這一切僅僅用了20年。

而在自然條件下,一隻雞的正常壽命能達到20年。

肉雞廠的所有規則,都細緻刻板,肉雞們就像衡水中學唸書的學生,被寄予厚望。

「 2週齡終日照明」是一種雞場燈光照明方法,後來被淘汰了。原因是終日照明的雞,一旦雞場發生停電,昏暗中的雞會非常恐慌,出現踩踏、集堆、壓死壓傷,這就為肉雞廠造成了經濟上的損失。

為此,工作人員每天23小時照明,1小時關燈保持黑暗,以讓雞對黑暗產生適應性,防止意外。

0202年了,很多人一輩子都沒見過幾次停電,肉雞廠為了雞可謂用心「 過於良苦」。

於是,每隻肉雞在自己的隔間裡,每天醒了吃,吃了睡,努力長肉。進入屠宰場時,雞身上的毛還是雛雞的絨毛。

但並非所有雞,都有幸成為肉雞,度過三四十天衣食無憂的日子。

除了肉雞外,養殖場中還有蛋雞。蛋雞是飼養起來,專門給人類供應雞蛋的雞種,在選育的時候,這些雞的目標是努力提高自己的雞蛋質量,以及數量,至於長肉速度不在考慮範圍內。

但是,問題是只有母雞才會下蛋,那麼蛋雞中的公雞都哪去了?

從蛋雞轉職當肉雞?這麼做沒有經濟效益,公蛋雞長肉太慢,而放著又浪費空間與糧食。

全世界每天會生產超過25億顆雞蛋,還會孵化一批新蛋雞,性別一半一半。這些新蛋雞數量遠遠低於直接被食用的雞蛋,但大量的公蛋雞,仍然是逐利的養殖業難以想像的負擔。

於是,在極度重女輕男的產蛋業,這些小公雞一出生,就被機器分揀銷毀。

他們不會經過任何麻醉,在跌入粉碎機前,一些小雞還會無助地拍打下翅膀。

下一秒,它們會化作血肉模糊的一團。粉碎無用的公蛋雞,是行業內的普遍做法。

我們可以這樣自我安慰。刀片很鋒利,小雞在被粉碎的瞬間,幾乎感受不到痛苦。或者即便它作為肉雞活下來,等待它的也不過是一場以長肉為目的的死緩。

公蛋雞被粉碎後,其肉泥還可以做成貓糧狗糧,或者化肥。

我不禁悲哀地發現,以上這幾種安慰人的話,倒是肉泥做飼料那個,最有用。

說到底,我們似乎只是擔心這些小雞白白死去,但它們活著,不也還是早晚要被人吃掉?人類的同情只是因為這些小雞被「 浪費」了嗎?

我們之所以覺得這些粉碎無辜小雞的畫面如此觸目驚心,是因為,它們是真的死在了我們「 面前」。

這就是孟子所謂的「 君子遠庖廚」。

(孟子)曰:「 臣聞之胡齕曰,王坐於堂上,有牽牛而過堂下者,王見之,曰:’牛何之?’對曰:’將以釁鐘。’王曰:’舍之!吾不忍其觳觫,若無罪而就死地。’對曰:’然則廢釁鐘與?’曰:’何可廢也?以羊易之!’不識有諸?」

……

王笑曰:「 是誠何心哉?我非愛其財。而易之以羊也,宜乎百姓之謂我愛也。」

曰:「 無傷也,是乃仁術也,見牛未見羊也。君子之於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遠庖廚也。」

要是公蛋雞沒有那麼可愛,長得像蟑螂就好了。要是它們乾脆不出生就好了。

如果不出生,它們就不會死。這個完美的邏輯似乎是解決不人道的公蛋雞攪碎的唯一出路。

為了捍衛這些小雞的「 不出生權」,近10年來,各種鑑定雞蛋性別的技術層出不窮。 2015年,德國研發出一種技術,據說在雞蛋受精9日後就能鑑定小雞的性別。

如果鑑別出是公雞,這些小雞在胚胎階段就會被處理掉。殺雞不用見血,這樣更為人道。而且節省成本。

隨著基因編輯技術的發展,未來也許會在母雞懷孕階段就將孵出公雞的可能性排除。如果有一天,公雞也能下蛋了,產蛋業才真正實現「 男女平等」。

一隻雞回歸自然,就能真的度過20年啄蟲喝水的快樂時光嗎?這其實只是人類的一種田園牧歌式的想像。

不然雞也不會進化為一種一年半內,能生150只後代的物種。

在自然界,自由與溫飽從來不是必需品,而是奢侈品。獵食者捕捉羚羊,從來不帶有任何感情。

一隻羚羊的一生,是充滿風險與僥倖的一生。就像現代養雞場的一隻雞,在破殼而出前,它不會知道自己的命運是肉雞還是蛋雞,是公雞還是母雞。

我們人類,恰恰是這個地球自有生命以來,第一個能夠產生足夠的智識與情感,去同情其他物種,包括被捕食者命運的生物。

在閱讀肉雞、公蛋雞的故事,看一些視頻及動圖時,沒有一個擁有正常感情的人,不會感到莫大的悲哀。而提高養殖場的動物福利水平,是未來科學家的努力方向,人造肉基因技術,都會被廣泛應用到這個領域。

心安理得地吃肉的同時,又賦予被食用者足夠的人道主義關懷,這一天,真的會到來嗎?

來源           好奇心實驗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