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五類憶舊:紙彈頭殺傷力實驗

黑五類

文:陶渭熊

把步槍子彈的鉛彈頭搖松、取出,再塞上紙疙瘩做彈頭,能不能打死人?甲說能,乙說不能,這是1968年8月大巴山腳下的四川省南江縣沙河公社兩個重慶知青討論的話題。為了證明自己的假設,他們都不約而同地想找一個人試一試。

1968年夏天,正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的日子,今天這裡搶槍,明天那裏武鬥。一些人去外地串聯,一些人到北京上訪。兩個重慶知青搶到真槍實彈後,背著它耀武揚威,好不快活,打飛鳥,射游魚,擊樹幹,穿土牆。他們領教了那花生米似的鉛彈頭的確非同小可,但那紙疙瘩做的彈頭呢?還需要實踐來檢驗。他們想找雞鴨豬狗來試一試,可它們都是有主之物,萬一打死了,主人定會不依不饒惹出麻煩,不如找個地主來試驗。地主大家都可以整,如果打不死,該他走運;打死了,該他龜兒倒霉!誰叫他是地主?打死地主還犯法?全國到處都在打地主,打死了就打死了,有誰犯法?

「對!就找個地主。」在這些被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造反派眼裡,地主一條命還不如一隻雞鴨豬狗。就這樣,他們把沙河街上的地主分子謝澤雲找來,拉到場口,喝道:「跪下!」

那地主天天挨批,日日挨鬥,被捆綁吊打已是家常便飯,早被無產階級專政馴化得比牛馬還要聽話,聽到口令,習慣地、順從地應聲跪下,不知死期已到。其中一個知青模擬法官口氣宣佈:「謝澤雲聽著:地主分子謝澤雲,男,現年47歲,解放前一貫剝削人民壓迫人民,罪大惡極。我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宣佈,判處地主謝澤雲死刑,立即執行。」另一知青隨即在背後扣動扳機。

只聽砰的一聲,那可憐的地主只感覺背後一股強大的力量把他掀倒,向前一撲,但馬上又端正過來,還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左看看,右瞧瞧,忽然低頭看見自己胸前鼓起碗大一個腫包,一口鮮血噴射而出,轟的一聲倒下去,當即死亡。

「你裝死!你耍賴!起來!」

「地主不老實,地主花樣多!」

他們用腳踢翻他的身體,看見他滿嘴鮮血往外湧,兩眼園睜,已經死了。兩個知青毫無犯罪感,愧疚感,背著槍大搖大擺地走了,說:「打死個地主,球不疼(沒甚麼了不起)!毛主席不是說過好人打壞人,活該嗎?」

[the_ad id=”8620″]

果然球不疼!兩個兇手至今逍遙法外,沒有人過問,更無人追查,甚至連姓名都不知道。有說是本地知青,有說是流竄造反的外地知青。謝澤雲的家人有甚麼辦法?上告?你是地主,誰受理?示威?那是翻天,你敢!真是叫天天不應,呼地地不靈!文革中,像謝澤雲這樣不明不白被整死的地主不知有多少!

2005年夏,我重訪沙河小鎮,謝澤雲被殺一事,早已消失在煙波浩渺的歷史長河中了。年青人不知,老年人也絕少談起,一場絕滅人性的浩劫在有意無意的迴避中慢慢褪色、淡化、遺忘。忘記了昨天,昨天的事有誰保證不再重演?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