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於精神病院的最美名媛

文:L 

格拉迪斯·瑪麗·迪肯常常在晚上出來繞著邨子散步,她看上去就很可怕——沒有牙齒,亂蓬蓬的頭髮,穿得像是一個流浪漢。

當地的男孩子以為她是女巫,有時候惡作劇的向她的房子扔石子,有一次格拉迪斯掏出了槍來威脅他們,不過後來她聲稱那把槍裡沒有子彈。

她過著幽靈般的隱居生活,幾乎沒有外人敢接近她。

可很少有人會知道,在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的那段時間裡,普魯士王儲和很多貴族像發瘋一般的愛上了她。

那時候的格拉迪斯,像是一件絕世珍寶,人人都想要得到她,她也曾經被譽為,世界上最美麗的女性之一。

格拉迪斯出生在一個非常優渥的家庭,她的母親佛洛倫斯·迪肯是一個社交達人,上流圈子的聚會裡總是能看見她的身影。

迪肯夫人的社交圈也很讓人羨慕,法國彫塑家奧古斯特·羅丹,藝術歷史學家伯納德·貝倫森,都是她的朋友,甚至古怪的保皇派伯爵羅伯特·德·蒙特斯奎也和她有很好的往來。

後來迪肯夫人和丈夫愛德華·迪肯的婚姻關係惡化,迪肯夫人和一個叫埃米爾·阿比耶的法國人開始了一段婚外情。

1892年,在格拉迪斯10歲的時候,他的父親終於發現了妻子和埃米爾的不正常交往,這徹底的激怒了他,迪肯先生一路追查他們的下落,最終在戛納的一間酒店發現了他們的行蹤。

於是迪肯先生拿著一把槍闖入了房間,對著那個男人連開了三槍,幾個小時後埃米爾死了。

這件事不僅讓迪肯先生摘掉了自己頭上的綠帽,還將自己交給了警察。

迪肯先生因為過失殺人罪被判入獄,不過刑期也僅僅只有12個月。

之後格拉迪斯被送往奧特伊的女修道院上學,但是迪肯夫人不想讓自己女兒長時間的待在修道院裡,更怕迪肯先生出獄後和自己爭奪撫養權,於是迪肯夫人自己謀劃了一場綁架案,將格拉迪斯帶回了在巴黎的家中。

當迪肯先生出獄後,去修道院找格拉迪斯才發現她已經被迪肯夫人帶走了,迪肯先生立刻離婚並提起訴訟,拿到了格拉迪斯完全的監護權。

於是格拉迪斯又回到了美國和父親一起生活。

不過這也的日子也沒有持續太久,迪肯先生患有精神疾病,被送進波士頓附近的麥克萊恩醫院,在1901年去世。

格拉迪斯只能回到巴黎和母親一起生活。

在格拉迪斯14歲時,就對美國著名鐵路女繼承人康塞爾·範德比爾特的故事很感興趣,康塞爾後來嫁給了馬爾堡第九公爵查爾斯·斯賓塞·丘吉爾(馬爾伯勒公爵)。

從那時起,嫁給一個公爵就成了格拉迪斯畢生的夙願,她還給她的母親寫信:如果我再大一些,就能得到他了。

1897年,16歲的格拉迪斯被母親帶去了倫敦,在這裡她也見到了她少女時期的幻想對像馬爾伯勒公爵。

上層人之間八卦的傳播速度總是很快的,儘管迪肯夫人有一大堆醜聞,但這並不影響她在社交場合的人氣,相反的因為這樣的醜聞,她甚至變得更受歡迎了。

所以家庭的醜聞並沒有影響到格拉迪斯。

不久後,格拉迪斯收到了邀請,進入了馬爾伯勒公爵的布倫海姆宮。

雖然康塞爾和公爵的愛情在外界看來算是金童玉女,門當戶對的神仙夫妻,但是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他們這樁婚姻完全是因為金錢而維繫在一起的。

當格拉迪斯進入布倫海姆宮時,康塞爾剛生下孩子,她很高興格拉迪斯能來一起生活,她們之間只相差4歲。

後來當康塞爾談到迪格拉斯時還說,她是一個美麗的女孩,有著聰明才智,擁有非凡的交流能力,她也為這種魅力所吸引。

格拉迪斯和她的母親一樣,花了很多時間在歐洲旅行,第二年她又去了布倫海姆宮。

這次她在布倫海姆宮停留的期間,另一位房客也為她的魅力所傾倒,他就是普魯士的王儲。

王子第一眼看到格拉迪斯,就瘋狂的愛上了她,甚至送給她一枚鑽石戒指,不過王子並沒有入格拉迪斯的眼,她始終迷戀著馬爾伯勒公爵。

很快,王子求而不得的故事被洩露,這使得格拉迪斯突然出名了,一家製造商甚至出了同款娃娃,取名為「迪肯小姐」。

四年後,格拉迪斯再次接受了布倫海姆宮的邀請,從那時起,她和馬爾伯勒公爵的戀情就開始了。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康塞爾成為了迪格拉斯最親密的朋友之一,他們夫妻倆就這樣將這個年輕的美國女孩帶進了倫敦的上流社會。

在英國就像迪格拉斯在任何地方一樣,她從來不缺少追求者,但也正是這樣的關註度讓這個女孩開始審視自己,她花了幾個小時來思考,鏡子裡的自己究竟還有哪裡不完美。

於是她決定去糾正額頭和鼻子之間的輕微凹陷,她甚至去了羅馬的一家博物館,測量希臘人臉上眼睛和鼻子之間的距離。

然後她將石蠟註入鼻樑上方的小凹陷處,好讓前額到鼻尖之間形成一條直線,不過這樣的整容手術在當時算是一場災難,石蠟磚塊最終順著臉頰滑到了她的下巴。

不過這並不影響迪格拉斯繼續散發她的魅力。

小說家馬塞爾·普魯斯特甚至曾經向一位朋友坦白:我從未見過如此美麗的姑娘,如此有智慧,如此善良且有魅力。

到了1921年,康塞爾和馬爾伯勒公爵離婚了,格拉迪斯終於可以實現自己兒時的願望,只不過這時候的格拉迪斯,已經40歲了。

一開始,格拉迪斯還在努力適應,然而無論是康塞爾和公爵的孩子還是邨民、工人,都無法接受這個新的公爵夫人。

三場毀滅性的流產,再加上婚後格拉迪斯才發現馬爾伯勒公爵是個無聊透頂的人,這讓她徹底陷入了沮喪。

於是就這樣不到兩年的時間,格拉迪斯的婚姻已經開始瓦解了。

婚姻不順利也就算了,格拉迪斯註入石膏的臉也開始坍塌,種種負面的情緒影響著格拉迪斯,她行事的風格變得古怪又瘋狂。

她甚至在牀上放了一把槍,說要殺死馬爾伯勒公爵,於是公爵跑路了。

格拉迪斯就這麼一個人住在偌大的布倫海姆宮裡,兩年後被公爵從宮中趕了出去,她想去到公爵在倫敦的其他住所,但是被公爵用切斷煤氣和電力驅趕。

夫妻倆準備離婚,但是馬爾伯勒公爵在準備的過程中就因病去世了。

之後,格拉迪斯就搬到了鄉下,她的行為越來越古怪,也越來越自閉,到了1962年她的一個姪子擔心她的健康,將她送到了精神病院。

在接下來的十五年半的時間裡,格拉迪斯多次嘗試逃離醫院,卻都沒有成功。

終於在1977年,格拉迪斯在睡夢中去世了。

格拉迪斯的一生,有過風光無限的時期,也有過苦悶悲哀的時期,她為了愛情苦等了20年,卻因為年少時的那個執念,和對美的過度追求,最終讓自己落下了一個這麼悲慘的結局。

只是對她而言,或許在實現夢想的那一刻,這樣的人生已經值得了。

 

來源 好奇心實驗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