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之王突然挺川普傳達了什麼信號?

蘇世民
文:薛靖中
關於美國選戰,過去24小時最重要的信息莫過於被譽為「華爾街的新一代領袖」,黑石CEO蘇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在華爾街大鱷們召開的應對選舉混亂局面的會議上,公開力挺川普。此舉引得人們紛紛猜測:蘇世民為什麼要這麼做?他是不是獲得了什麼重要的信息?資本的嗅覺和資本的力量是毋庸置疑的。

與此同時,一直挺拜登,並且被控投入巨額資金影響大選的扎克伯格旗下的「臉書」,把拜登的個人標籤從「當選總統」,又改回了「政客」。箇中滋味,耐人琢磨。

大家也許還記得大選之前,全世界很多「菠菜」網站開出的關於美國大選的賠率榜上,都是拜登大幅度領先。有一個年輕的朋友說的好,資本是最敏感的,資本不會做賠錢的生意。接下來計票的時候,一度川普大幅度領先,川普的賠率相應大幅度降低超越拜登。然而隨著幾個搖擺州停擺之後拜登反超,川普的賠率又開始飆升。表明資本不看好川普連任,也從一定程度上證明資本敏感性這種說法。

眾所周知的是:華爾街和硅谷,一手是資本、一手是科技,都是支持民主黨的。那麼,他們為什麼要支持民主黨?而在現在這種非常時期,蘇世民又跳出來公開站隊,又是為什麼?

其實很簡單,在之前的幾篇文章中,已經反覆的提過:這次選戰是全球化和美國優先的鬥爭。華爾街和硅谷,資本和科技,都是全球化最有力的推動者和最大的獲益者。尤其是在當今社會條件下,資本和科技又是深度結合,甚至是合二為一的。

而民主黨,現在儼然已經是全球化的代名詞了,而川普式共和黨,是美國優先。川普的很多政策,尤其是在國際上廣泛樹敵的政策,從短期來看,勢必動了華爾街和硅谷的蛋糕,影響了他們的利益。並且,從國內來看,川普政府對大型科技公司的壟斷、言論審查等越來越無法容忍,如果川普繼續執政,遲早會向他們舉起制裁的大棒。所以,他們迫切的希望拜登上台,恢復原來的國際國內的秩序,能夠繼續在全球化的泡沫裡「嗨皮」。

我們之前也說過,符合資本和跨國企業利益的政策是進行全球範圍內廣泛的結盟,他們可不想管什麼意識形態、國家制度、人權保護、文化差異、價值觀念等等,能讓他們進去賺錢就是好的合作夥伴。尤其是是以軟件、網絡為主要形態的科技型企業,阻礙他們擴張的唯一障礙是各國政府的行政命令,只要這個環節打通,他們就可以蔓延到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以「臉書共和國」為例,已經覆蓋了全球將近30億人口,還不包括超10億網民的中國。而川普政府,恰恰是自里根總統之後,最強調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念的一屆政府。川普政府重組世界格局,強調意識形態,毫無疑問的擋了他們發財的路。

中國有句俗話,叫「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這「殺父之仇」都有了,他們能支持川普才怪。

儘管,從中長線來看,川普的政策未必對他們不利。尤其是川普四年,美國股市大漲,華爾街和硅谷都賺的盆滿缽滿。但是,對這樣一個幾乎沒有弱點又特立獨行不好預測無法控制的總統,華爾街和硅谷都是不喜歡的。對他們來說,拜登這樣一個老政客,老油條,要容易勾兌的多。

畢竟,誰都不喜歡不可控的事和人,是不是?

當然,還有歷史原因,克林頓的8年和奧巴馬的8年,給了華爾街和硅谷足夠的寬鬆的政策、環境和現實的利益,助力了科技業的高速發展,為華爾街帶來了巨大的回報。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機,整個華爾街一片哀嚎,面臨滅頂之災。新任總統奧巴馬頂著巨大的壓力,幾乎是以舉國之力救助華爾街,將華爾街的損失降到了最低範圍之內,並且迅速的恢復了元氣。就憑這一點,華爾街對民主黨投桃報李也是可以理解的,也算是奧巴馬留給民主黨和拜登的政治遺產。

此外,還有民主黨關於移民、環境、能源產業等不同的政策和理念等等相關,就不一一例舉了,歸根到底,還是利益。至少在目前的華爾街和硅谷看來,民主黨和拜登上台,更加符合他們的利益。

但是,資本是逐利的,資本也是善變的,資本更是善於背叛的。資本面前,沒有永遠的朋友和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資本最善於選擇更加有利於自己的道路,當資本一旦發現之前的選擇是錯誤的,就會迅速的分析判斷,然後馬上調整自己的方向,投入對手的懷抱。而面對華爾街巨大的資本,任何一個人都不會拒絕資本遞過來的橄欖枝,包括川普。無非是怎麼合作罷了,做敵人,是不得已而為之。

也許,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華爾街之王蘇世民突然站出來挺川普,這條狡猾的老狐狸,一定是嗅到了什麼不同尋常的味道……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利益,才是驅動這一切的根本。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