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5 日

習近平是否希望川普連任?

文:楊威

美國前國安顧問博爾頓(波頓,John Bolton)剛出的書中,寫了川普習近平幫忙連任的故事,因不符合邏輯,又被其他內閣成員否定,新鮮勁差不多也過去了。美國選戰正式開鑼,那麼習近平到底希望川普連任還是敗選呢?

民主黨會軟化對中共的態度嗎?

比較多的人認為,習近平應該希望拜登當選,美國對抗中共的政策或許會軟化。理論上似乎是可能的,拜登之前的言論,確實儘量避免對中共表態。

但現在形勢變了,因中共隱瞞疫情,瘟疫導致美國死亡超過12萬人,更多美國人討厭中共。拜登也不得不對中共強硬表態了,整個民主黨也表現的很強硬,甚至想超過共和黨的強硬。民主黨占多數的國會,相繼順利通過了香港、新疆、西藏的人權法案,反倒是民主黨在壓迫川普對中共更強硬些,這是民主黨典型的「政治正確」。

這種「政治正確」無疑還會延續。美國疫情並未完全過去,感染、死亡人數還在增加,美國人對中共的反感度仍在上升。美國之外,不但歐洲國家、G7、G11都開始明確對中共表態,更多國家也正在加入反中共聯盟。這都將促使民主黨保持對中共態度強硬,繼續「政治正確」,向後退的態度,對民主黨幾乎將是災難性的。

拜登會如何應對中共

中共掩蓋疫情後,一系列愚蠢的甩鍋、抵賴、對抗言行,已經導致中共無路可退、無牌可打。假如拜登當選,即使想與中共私下講和,也得不到中共實質性的讓步。

拜登也不大可能單方面退讓,比如取消關稅,退出貿易協議,從太平洋撤軍,把第一島鏈拱手讓給中共,任由中共霸占南海、騷擾台灣。假如中共撕毀貿易協議,拜登也不可能示弱。

就是奧巴馬回來,也不會這麼做。在國際貿易方面,奧巴馬當年在WTO之外,另起爐灶,搞了一個跨太平洋協議TPP,把中共單獨撂在外邊。這屬於變相脫鉤,只是沒有用川普的方式,沒有直接對抗中共。川普更直接,以對抗的方式,強制中共糾錯。

奧巴馬不想直接與中共打交道,也沒有相應的策略,他對中共並不客氣。奧巴馬想繞過中共,但實際解決不了中共的問題。奧巴馬也不想直接與朝鮮對話,而是準備對朝鮮開戰。這就是民主黨的無策略方式。

即使拜登個人軟弱,民主黨內卻不會允許他軟弱,習近平押寶拜登當選,並不會得到什麼好果子吃。而且,民主黨總統一旦上台,共和黨以反對黨的姿態監督,民主黨可能表面上更要對中共強硬表態,以示「政治正確」,不給中共領導人留面子,很可能讓中共高層更難堪。

川普如何對待習近平

貿易戰中,習近平一再食言,還隱瞞疫情不說真話,所以川普暫時切斷了與習近平的直接溝通,但並非沒有餘地。

中共若收回「港版國安法」,川普也就不會再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中共若認真執行貿易協議,川普也會降低關稅;中共若停止軍事挑釁,川普就不必再擴軍,也不會再派3個航母到西太平洋;若中共主動解體,走向民主和市場經濟,川普無疑會慷慨合作、幫助。

這也就是蓬佩奧解釋的對等交往。川普對中共有明確的策略。

最重要的,川普會給習近平面子。至今,川普一再稱中國(中共)病毒,但沒有攻擊習近平。川普通常說話很直率,但對習近平還留有餘地,至少沒有撕破臉皮。

習近平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中共黨媒謾罵蓬佩奧,卻不罵川普,就是希望川普繼續給習近平留這點面子,這對維護習近平在中共黨內的地位很重要。川普把習近平當對手,表面卻以經商的方式,稱習近平是朋友。習近平也順水推舟,利用這個「朋友」私人關係,為自己在中共黨內加分。

習近平能期望什麼

習近平的一系列失誤,或者說是中共本質所帶來的一系列惡行,導致美中關係、歐中關係、國際關係都回不去了。中國出口供應鏈面臨解體,經濟損失已經不可挽回,誰都沒有辦法了。能保留與川普的這點私人關係、面子,實在是習近平特別需要的。

外界都猜測,拜登可能與習近平交好。假如拜登真當選了,因為「政治正確」,恰恰要與習近平保持距離,不可能與習近平交好,也不敢給習近平面子。

老邁的拜登,也根本沒有川普那樣過人的精力,能夠與中共事事周旋。拜登很可能模仿奧巴馬,給自己設一個安全壁壘,擺開與中共脫鉤的架勢,還可能在某些小摩擦上強烈表態,甚至可能有一場小規模戰事,雖然可能不會對中共有太大實質的傷害,但習近平想要的面子根本不會得到。

即使拜登上台,美國對華戰略也不可能回到從前的狀態。美中競爭、對抗將成為常態,美國必須確保自己不被中共削弱,同時不能再讓中共做大。美國人不會再任由中共竊取技術機密,也不會再讓中國商品大量湧入美國,更不會再讓資金大量流向中共,中共想要的「美中合作」,一去不復返了。

習近平別無選擇

川普對抗中共,已經不再是他一個人孤獨的戰爭。如果川普連任,他最可能做的,將是如何在對抗中拿捏尺度,既不斷削弱中共的力量,又不會真正鬥破、走向戰爭。川普一定會給中共高層留下一點空間,讓中共高層在要面子的過程中,要么被迫選擇改變,要么選擇自我毀滅。

川普對中共的大棒會時刻揮舞,但有時會保持一點微笑。中共高層已經不再顧及什麼國際損失、經濟下滑,這些已經無可改變了。中共的未來也無人再真正關心,怎麼熬過眼下的危機,才是當務之急。中共高層目前最想要的,是搖搖晃晃中暫時還能保住權位,川普的一點微笑或示好,哪怕是沉默,都是對中共高層的一點緩解。

比較之下,無人能改變美中對抗的趨勢,唯有川普這裡似乎還有點空間,至少還能讓中共高層留點面子、喘口氣。中共哪怕失掉更多中國人的利益,若能換來川普的一點點軟化,中共也不得不對川普有所期望。

這正如人們對美國股市的預測,假如拜登當選,股市將大跌;如果川普當選,股市會繼續大漲。川普也曾說過,他知道有些人不喜歡他,但他們除了投票給川普,別無選擇。

來源:大紀元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