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在金庸古龍50年後,武俠戲女主橫行

武俠劇

文:六神磊磊

說一下已經開始刷屏的《有翡》。

我是一個可怕的娛樂盲,在這之前連趙麗穎和王一博都認不出來。所以不討論劇本身了,既然關乎武俠,那麼就來聊一個長遠一點的話題,關於現在這種「 帶刀女主 」 橫行的現象。

如果你是95後生人,你可能會覺得這非常正常。可在我這個年齡段看來,武俠劇里女主橫行,甚至是開「 單核 」 ,是一件新鮮事兒。

在我小時候,「 閒書 」 被分成兩類,言情和武俠。武俠是男人的,言情是女人的,涇渭分明,說句粗魯的,就跟男的上男廁所女的上女廁所一樣。沒想到一晃到現在,世界變了,言情還是女人的,然而武俠也變成女人的了,動刀動槍的都是女人,感覺像是男廁所都被她們佔領了。

同事在辦公室投屏看《有翡》,我問女主角是誰,她們說拿刀的。我問男主角是誰,她們笑而不語說不重要。我說我想起來了,你們別以為原著我沒看過,這劇不對,女主應該雙刀不是單刀。她們說哎呀呀你又來了,管她雙刀單刀,爽就好。

這就是我發現很多人看女主的心態。熒幕前的人變了,女觀眾已經有一點「 把武俠從男人處奪走 」 的意思。

這一切都是在幾年間發生的。

從歷史上說,今天男頻女頻上的一切武俠,甚至包括多數的仙俠和玄幻,其主要源頭都是上個世紀的「 新派武俠 」 。而「 新派武俠 」 的代表就是金庸古龍。

在那個年代根本沒有所謂的「 大女主 」 。武俠小說是成人的童話,但在那個年代首先是男人的童話。

你去看那個年代武俠小說的封面就知道了,封面上如果是男的,那麼核心主角肯定就是這個男的:

如果封面是女的?對不起,核心主角肯定還是男的。比如這部《蕭十一郎》:


圖/《古龍武俠小說知見錄》

古龍的小說裡是完全沒有大女主的。他寫的小說可以叫《湘妃劍》,但你放心主角絕對不會是什麼湘妃。在古龍筆下,江湖是李尋歡、楚留香們的天下。楚留香才一出場,船上就自帶三個關係不明的女人。

金庸小說裡也基本沒有。金庸主動嘗試過兩部女主作品,一部是《越女劍》,一部是《白馬嘯西風》,恰好都是短篇,所以也是最不重要。

反倒是梁羽生創作過一些更女主向的長篇,但和今天的所謂女主戲也不相同。

總之,不太可能想像他們會去嘗試一部今天的《有匪》《夜行歌》這樣百萬字體量的女主小說。如果在五十年前,週翡再酷、再有個性,大概也一定不是核心。她要耍刀,也得等謝允耍完了劍再耍。

當然了,有人一提到這個就說是「 局限 」 ,這並不是什麼局限,只是時代特徵,由那個年代的市場和讀者決定的。

當時的武俠都有一些共同的東西。比如男生的事業總比女生重要。

男生的最高價值是自我實現,就像郭靖。而女生的最高價值是幫助男人自我實現,就像黃蓉。

男觀眾可以在這種武俠裡迅速代入自己,找到爽感。一個男人很容易就把自己代入楚留香、楊過或者韋小寶,事業成功,愛情豐收,功成名就。但是女觀眾不行。

女性看當時的武俠小說,往往只能在夾縫裡收集一些零碎的快樂,就好像逛一個性別遊樂園,男的什麼項目都可以玩,女的只能玩其中幾項,許多「 爽 」 的訴求滿足不了。

當一個女性很熱衷於事業,她在武俠裡去代入誰?很難。總不能去代入滅絕師太吧。我之前一篇舊文裡說,《倚天屠龍記》就是一部女性事業的潰敗史,事實上金庸小說基本都是女性事業的潰敗史,郡主不當了——趙敏,公主不當了——建寧,堂主不當了——殷素素,教主不當了——任盈盈,掌門不當了——紀曉芙,事業都是潰敗。

當時如果一個女觀眾真的渴望看女性成功史怎麼辦?大概只好去看馮寶寶潘迎紫的武則天。

而今天,在距離金庸古龍的時代半個世紀之後,情況截然不同。

我覺得所謂這種「 帶刀女主 」 風靡的開篇,正是2000年的《臥虎藏龍》,後來許多「 大女主 」 都能在這上面找到影子。

影片當時之所以那麼成功,引起的衝擊波那麼巨大,很大程度上就是大家覺得這個角色和過去的女主太不一樣。

一方面,玉嬌龍不成熟,做事衝動,不顧後果,愛作死;但是另一方面她獨立意識極強,像匹烈馬一樣無法馴服,絕不把命運交於人手。哪怕我作死了自己,那也是我的事。

玉嬌龍的愛情,也是愛情為人生,不是人生為愛情。羅小虎只是羅小虎,根本不能束縛她。

所謂經典,就是後來的人物總有你當年的影子,哪怕二十年後的周翡也不例外。從這個意義上說,玉嬌龍是熒幕上第一個闖「 牽機陣 」 的。


現在,屏幕前大量的擁躉是95、00後的女生。

她們超級強的自我意識,更讓周翡這樣的女主橫行無忌。

這一代女生有勇猛的一面。她們是平權時代的原住民,在她們出生的時代,女生面對男性基本沒有什麼卑弱感。

她們過得其實一點都不輕鬆,面對的職場競爭其實空前激烈,壓力巨大,被kpi追著跑。但她們又很有爆發力,你會發現同一個崗位上往往女性比男性更優秀、上進,吃苦耐勞。

面對愛情,她們有所期待,但是又極度不願意被束縛,失去自我。

甚至會覺得與其被男性挑選,不如我來挑選男性。

還有一些年輕女生,已經早早地不願把太多東西賭在愛情和男人上。她們相信事業才是永遠不會背叛自己的東西,沒有了謝允,我周翡還是周翡;但如果沒有了破雪刀,我將屁都不是。

除了這勇猛的一面,她們也還有另一面,是眼下年齡和閱歷帶來的無力感。

比如剛剛步入社會,渴望競爭,但卻又怯於競爭。

又比如渴望卓越,希望自己與眾不同,但又不斷感覺到自己似乎很平凡。這都是如今一代的女生心事。


傳統武俠裡,作者根本無暇為這種少女心事代言,他們忙著先去哄男性了。女性受眾只能到夾縫中去尋找這樣的「 獨立 」 橋段,類似於黃蓉離家出走,賭氣去乞討這樣的情節。

好比說舊的武俠是一個很好的品牌,但卻只給女性生產副線。

現在的女主武俠則是堂堂正正讓你「 爽 」 。週翡就是明著渴望打出四十八寨,跨出洗墨江和舊桃源,標榜要讓「 刀尖永遠向前 」 。這就是讓一個同齡女生幫你實現你的夙願。

而且,她的設定讓人沒有太大的距離感,包括很清瘦、單薄,並不是滿分的美麗。還有很多普通人常見的毛病,比如路痴。

除了有一個厲害的老娘之外,她各方面都和熒屏前的你差距不是十分大。

厲害的老娘:

所以方方面面,都可以讓你代入。

畢竟,所謂成長,其實就是一個不斷發現自己平凡的過程。那麼讓武俠故事裡的一個女生去替我不平凡,也是一種很快慰的事。

替我去不平凡:

最後,關於「 大女主 」 還能火幾年,我覺得這取決於製作方的集體態度。

當一種題材的新鮮感慢慢消逝之後,就看能不能繼續挖掘角色的深度,進行更有價值的探討。

最需要避的坑,大概就是故事扁平化,一味把精力都放到嗑CP上去,那麼受眾會越來越​​下沉和狹窄,製作方則循環往復地錯下去,還自以為在適應市場,其實已經被牽機陣大卸八塊。

衷心希望,各路片方除了哄男主迷和女主迷之外,也別忘了我們武俠迷,要多用心在深度和質量上。

畢竟我們並不是那麼在意男女,只關心好壞。

    來源        六神磊磊讀金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