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年輕演員變醜了

文:魏妮卡

是從哪一個時刻開始的呢?當我們一點開視頻網站,看到滿屏的新人演員映入眼簾,就想真誠地發問:

是我審美跟不上潮流,還是95後演員們的顏值也消費降級了?

為什麼年輕演員變醜了

如今的小小花,流行起了略顯老氣的寡淡臉。據說主打得是有演技,嗯,「有演技的臉」是真的。

這不是我特意挑幾個中等顏值的年輕女演員來以偏概全。現在,請默寫出5個顏值可以和楊冪、劉詩詩、趙麗穎這波「85花」比肩的「95花」。看你能交出什麼答案。

男演員這邊就更慘不忍睹,古裝扮相爭先比醜。而他們,甚至沒有「演技」這個遮羞布。當然,據說是有人氣、有粉絲的。

為什麼年輕演員變醜了

最近在《演員請就位》第二季中,愛豆出身的演員陳宥維出演《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趙又廷飾演的夜華一角。

一對比,才讓人意識到當初被瘋狂吐槽演技、吐槽顏值的85後小生,竟然是不可多得的盛世白月光。

正如爾冬升導演在節目中點評,年輕男演員連基本的五官控制都不行,哭戲的面部表情像嚼口香糖,令人尷尬到可笑。

為什麼年輕演員變醜了

某位從業多年的選角導演也忍不住吐槽:現在收到的演員資料,什麼牛鬼蛇神都有。影視劇的產量提高了,演員的門檻變低了,整體顏值與素質下降幾乎是必然的。

按理說,body shame是非常政治不正確的。長成什麼樣都應該有逐夢演藝圈的權利,讓低顏值群體也實現「娛樂圈自由」,是一種互聯網普惠。

可畢竟顏值是演員業務素質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尤其如果角色是帥哥美女,那用演技來彌補顏值的難度可不小。如果我們能評價導演的才華問題,那麼討論下演員的顏值問題,似乎也都在個人天賦的範圍內。

而放在整個娛樂市場上,演員的顏值問題,本質又是一個產業問題(不是整容產業問題)。

市場為何熱捧「寡淡風」女演員

一切要從我們剛討論過的甜寵劇說起(甜寵劇,無牌疾駛)。

作為網劇的主力軍,甜寵劇毫無疑問是這兩年輸出寡淡型新演員的大本營。各類玩家前赴後繼地湧入,甜寵劇卻仍然處於無精品廠牌的野生狀態。演員顏值一路走低,或許正是甜寵劇背後產業危機的一種體現。

「你想想業內大小影視公司幾乎都在做甜寵劇,市場對甜寵劇新人演員的需求量,大到超乎想像。」某位藝人經紀在解惑的同時,還不忘安利自家演員待播的甜寵劇

為什麼年輕演員變醜了

去年國內某電影節,我正在一場活動排隊,前面的大叔突然抓住檢票的志願者小伙的手,神情焦急地連連發問:「你有沒有被簽約?有沒有興趣做藝人?」搞得我輩圍觀路人一頭霧水。

這小伙不過中人之姿,況且上鏡的情況還不一定。這位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大叔,硬要火急火燎地簽下他。完事後,大叔還不忘給圍觀路人遞上自家藝人資料。翻開資料,全是一摞長相平平無奇的不知名新演員。

本著廣交奇人的原則,我趕緊加了大叔微信。但令人吃驚得是,這位大叔朋友圈幾乎每天不間斷地曬著自家藝人進組的消息,進的還都是甜寵劇的組。

看來,甜寵劇所需演員的巨大窟窿,全被這些「素人星探」給填補上了。這條產業鏈上,大批量的新演員被揠苗助長地推向市場。

女演員的選拔標準也因甜寵劇的盛行而發生變化。鄰家親切、骨架較小的女生被認為最適合甜寵劇。

一來因為只有這類女生,才能被身高不高、資質平平的男主壁咚、摸頭殺、多機位接吻,產生身高差cp萌感;二來,在製作者看來,普通女生才會讓甜寵劇的主要受眾——廣大普通女孩更有代入感。

雖然市面上一堆甜寵女主,沈月、趙露思、宋伊人、卜冠今等資料上,都顯示身高在160cm左右,但時常被網友質疑其真實身高只有150cm。無獨有偶,鄰國日本也出現了類似情況。因類似國內甜寵的少女漫改類型劇盛行,導致橋本環奈、今田美櫻、濱邊美波、廣瀨鈴等一眾小花,統統都不足160cm。

疫情期間讓國內豬豬女孩磕到上頭的日劇《將戀愛進行到底》,劇中「小萌新護士」的扮演者白石萌音身高才152cm。

為什麼年輕演員變醜了

有意思的是,在中國觀眾深感今不如昔,小小花顏值不及「85花」的同時。也有一眾日本網友痛批小花不僅身高差大花一截,顏值也明顯不如大花長澤雅美、北川景子、綾瀨遙等。

而在這一批小小花全面登場之前,國內「85花」如Angelababy、楊冪、劉詩詩、劉亦菲、唐嫣等,可是一直被吐槽演技差的。

某種意義上,年輕一輩女演員的種種個人素質,也算是對上一輩的「撥亂反正」。現在備受業內推崇的新四小花旦中,張子楓、張雪迎、文淇雖然顏值明顯不如上一代,但演技確實可圈可點。卜冠今等一眾「寡淡臉」女演員,也被認為是95後演技派小花的代表。

難怪有網友調侃:85後小花平均演技最差,95後小花平均顏值最低。

為什麼年輕演員變醜了

但難道演技和顏值就如此不可兼得?我也曾經膩味「85花」複製粘貼般的劇情和演技。但看著如今滿屏「小老太太」風的新人,倒也不必如此矯枉過正吧。

看個劇而已,我想看美人。

看個劇而已,我想看美人

如果說業內推崇演技小花、甜寵劇找「相貌平平」的鄰家女孩方便代入,共同導致95後女演員顏值集體下滑。那麼男主顏值降低的罪魁禍首又是誰?

文章開頭提到年初被噴顏值的男演員,名叫張炯敏。 2019年以前,他還是個跑龍套的,在邢菲主演的《惡魔少爺別吻我》裡刷過臉。

但2019年參加完《創造營》,他竟然一下接了兩部男主戲《報告王爺,王妃是隻貓》《你是年少的歡喜》。看名字就知道,兩部都是甜寵劇。

為什麼年輕演員變醜了

完全不被記得名字的糊愛豆都能接到兩部男主戲,那麼多參加過《偶像練習生》、《青春有你》、《創造營》的「偶人」、「創人」,誰不想要來演員行業分一杯羹?

畢竟國內缺少打歌舞台,愛豆的出路就是演戲、綜藝兩條。如果遇上《陳情令》這樣的作品,沒準兒還能像X玖少年團的肖戰、UNIQ的王一博一樣平步青雲,成為頂流。

第一批「偶人」陳立農、範丞丞、林彥俊、朱正廷、王子異等紛紛演上了男主戲。市面上甚至還出現了全「偶人」「創人」班底的劇集《世界微塵裡》,男主「偶人」畢雯珺搭檔「創人」吳宣儀、R1SE翟瀟聞。

即使流量不如他們的下一代「偶人」,UNINE組合成員陳宥維、何昶希,也想著法兒參加演技綜藝,實現演員行業的再就業。

在《演員請就位》舞台被一眾評委噴演技時,愛豆仍是一派「我會加油、謙虛努力」的態度,完全複製選秀時期的人設,粉絲也懇請觀眾寬容、給成長的時間。敢情是,現在不光愛豆養成,演員也要養成了?

為什麼年輕演員變醜了

而青春劇、偶像劇的演技天花板本來就不高,加上偶像的暈輪效應,被粉絲彩虹屁一吹,愛豆很容易產生「我演得還行」的僥倖。

為了兼顧偶像本職以及綜藝通告,偶像演員軋戲的現象更是讓演技的錘煉成了「空中樓閣」。有時候劇本都無暇熟讀,更不用說去揣摩角色了。

偶像市場的輸出超載,影視行業的流量崇拜,偶像轉型的迫切需求,共同促成了遍地偶像演員的亂象。

但影視市場不是「演員101」的真人秀現場,並非所有觀眾都是秀粉,等著自己pick的養成系男演員成長為演技派。

更普遍的現實是,這些男愛豆與大多數跳進演藝圈的網紅如張予曦、林小宅、宋威龍、胡一天一樣,顏值經不起不同角度的鏡頭考驗。正如爾冬升導演說的,連控制自己五官的基本功都沒有。

粉絲沉浸在自家愛豆二維的p圖美顏濾鏡裡,卻不知他們在三維世界的真實面貌。愛豆臉、網紅臉和演員臉不應該形成所謂鄙視鏈,但主打特點確實是不同的,有不同的終端適配性。

為什麼年輕演員變醜了

不過我輩再怎麼腹誹,顯然也攔不住一大波愛豆男演員的侵襲。畢竟製片人都看好的,你算老幾。

被誤解的審美

中戲老師劉天池,這些年工作室不斷地向甜寵劇輸送演員。她從影視劇中觀察到:演員們的頭臉,都有越來越小的趨勢。

為了迎合市場,選角導演和院校科班老師都將臉小、頭小設置成了篩選演員的基本關卡。

然而這樣的選拔標準,嚴重限制了真正的演員臉。臉要小,眼要大,五官能發揮「美」的空間就非常小。導致現在各大院校表演系,沒有幾個演員有辨識度。比如網絡流出的今年北電新生合影,顏值稍次的張子楓反而是最有辨識度。

小頭小臉成為審美硬指標,但假如臉是一張畫布,到底是大還是小,能發揮的空間更大?男愛豆的古裝扮相總是有些古怪,其實就是大五官局促在小臉上,看來不夠舒展的緣故。

美的標準本應具有包容性,可以有很多種,卻被市場誤讀為只有一種,還形成了固定公式。而被誤讀的審美,正在限制著屏幕上演員臉的單一呈現。

作為觀眾的我們,又努力被這些新式臉蛋審美洗腦中。高級臉、愛豆臉……雖然常常是以「get 不到」告終。如此惡性循環,演員走不出顏值低迷的怪圈。

青春、甜寵等類型劇對新演員的需求量大,愛豆網紅要去演員行當裡再就業,迅速擴容的娛樂圈,蘿蔔快了不洗泥幾乎是必然的。而這一趨勢隨著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台崛起將會更進一步,幾乎是不可逆的。

在這個過程中,過去演藝圈自上而下的精英文化被如今自下而上的民選風潮取代,不管顏值還是演技,「硬門檻」終究輸給了粉絲眼中的「閃光點」。

往好處想,可能醜著醜著,我們就習慣了。甚至生出「沒準兒我也能行?」的錯覺,還挺能激發自信的呢。

來源    娛樂硬糖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