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選舉還有戲嗎?

川普

文:西奈山峰

川普在對普俄的態度上遠不如拜登那樣始終一致的痛恨。

川普

俄方「特別軍事行動」正式開始之前,普京宣布烏東兩地區獨立,川普大贊「這真是天才」,真的太棒了。普京現在說烏克蘭的很大一部分是獨立的,這意味著他可以進入該地區,做個「和平守衞者」,帶著最強大的和平部隊,「這多麼聰明啊」。

他還指出美國應該效仿俄羅斯動用軍事力量到南部去保護美墨邊界的安全。他覺得拜登派遣少量部隊去歐洲的做法就是個「笑話」,這些人除了惹麻煩,甚麼事也做不成,「我寧願看到他們派遣士兵到我們的南部邊境去」。

不過後來,川普對普俄也開始強硬了起來,這讓川粉們稍許感到了一些欣慰,因為僅我就收到了許多川粉的資訊,說「如果川普支持普京,就拋棄川普」。所以這些人在看到川普後來對普俄態度變強了一些之後,總算暫時避免了精神分裂。

川普怎麼會不知道川粉們的情緒,在這種普遍情緒下,如果他還堅持說真話,本來還有點希望的中期選舉肯定要泡湯。那是他唯一能讓拜登竊選大白於天下,為自己洗雪冤屈的機會。所以後來改變態度,對普俄強硬一些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的違心之舉了。

在普遍白左化的時代裡,得罪了困在左派語言陷阱裡的庸眾們,只能是被拋棄的結局,並且,即使中期勝選,甚至2024再次進入了「美麗的白宮(川普語)」,面對這群反俄傻叉又能有甚麼作為?

所以還是先糊弄著這些可悲又可恨的傻叉們高興,爭取拿下中期選舉,為自己申冤再說吧。

不過,恐怕那是川普的一廂情願。因為竊選是彌天大罪,拜派會盡一切努力讓它深藏雪底。僅從亞利桑那、威斯康星、佐治亞等州發現的竊選證據來看,拜派竊選的罪行足夠判五行山下鎮壓500年。並且這還不是拜派小團夥的問題,而是關系到現代西方政治正確主流的根本邪惡,它若大白於天下,必將造成億萬白蓮花黃蓮花們價值觀的危機。

俄羅斯未必真會使用核彈,但拜派為了掩蓋這種罪行,不惜發動核戰的可能性要比俄羅斯高N倍

不信?看看那些因畏罪而不惜同歸於盡的普通歹徒們你就信了,而拜派竊選的罪惡,豈是普通歹徒們能比的!

所以,中期選舉基本上沒有甚麼玄念,哪怕表面上所謂的保守派獲勝,也更可能是新添了一群犀牛,竊選的真相永遠不會被揭露和審判了。

這也是普京絕望透頂,不惜一戰的一個重要原因。

如果非要還存一點希望,倒也能夠找到,比如:佛羅裡達州長德桑蒂斯,最近簽署了一項法案,決定建立一支特殊警察部隊,專門追查選民欺詐和其他選舉犯罪。

然而可惜,勇於這麼做的州只是少數,在少數服從多數的制度下,永遠幹不過烏泱烏泱的白蓮花。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