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川普、卡車司機,都是一類人

普京、川普、卡車司機,都是一類人

文:西奈山峰

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渾名小土豆。

兩天前,土豆在歐洲議會演講,這次講話給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土豆說的這句話:

普京、川普、卡車司機,都是一類人,他們必須被消滅!」

左媒報道說他的講話贏得了「雷鳴般的掌聲。」

事實是,數百人的席位當時只坐了幾分之一,不僅沒有雷鳴般的掌聲,反而土豆講話的時候,遭到了多名歐洲議員的譴責,譴責他在不久前的加拿大卡車司機抗議活動中的表現,是真正的法西斯。

這幾名發聲的議員,都是歐洲各國所謂「極右」派,可見,如今能為自由發聲的、仍然捍衛傳統自由精神的,只剩下了他們。

「普京、川普、卡車司機,都是一類人,他們必須被消滅!」

我想,這句話至少挺川人士是不會同意的。普京怎麼能跟真正的保守主義的川普列為一類呢?

這就是大量川粉反普俄的一個重要原因。

普京、川普、卡車司機,都是一類人

在挺川人士眼裡,川普是真正的保守主義者,他們對普京自稱的「俄羅斯保守主義」極度鄙夷。

其實他們根本不懂什麼是保守主義。他們中比較明智的人,把保守主義理解為古典自由主義,更多的則是當今美國共和黨建制派那樣的溫水綏靖主義,或者如柏克那樣的根本不具操作性的牢騷廢話主義。

柏克創立了保守主義這個概念,但他沒有提出如何保守那些應該保守的東西,從而讓川普式的所謂的「消極自由」,不斷地被拜登式的「積極自由」窮追猛打,破營奪寨,斬草除根。

這樣的保守主義,只能淪為牢騷廢話主義。

小土豆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因為在他們眼裡,這三種人在阻礙著他們的宏偉計劃。

什麼宏偉計劃?新世界秩序。目的是要把人類世界改造成高度統一、精密運作的《黑客帝國》。

小土豆和拜登們之所以仇恨那些敢於反抗的卡車司機,就是因為他們要破壞大流行給人類帶來的恐怖氣氛,那證明世界上還有敢於用行動反抗「新世界秩序」的保守主義者。

而這次戰爭,更表明世界上還有擁有巨大武力對抗「新世界秩序」的國度。

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真正的保守主義,必須要具有對抗「進步主義和放縱主義」的行動操作性。否則,當黑命貴、安提法、LGBTQ、大流行等等肆虐人間時,那些只有牢騷廢話的所謂的保守主義者只能束手待斃。

川普被黑下台,仍然尋求在法律框架內東山再起,但殘酷的事實是,拜黨嘲笑著川普的一切,肆無忌憚調查他的公司,侮辱他的人格,潑污他與俄羅斯的關系;

卡車司機們的反抗被小土豆殘酷地鎮壓,騎警的鐵蹄踐踏公民的身體,封禁他們的聲音,凍結他們的銀行帳戶,連給他們捐款的人都被制裁。而那些標榜自由公正的西方媒體,對這些拒不報道,反而把他們與恐怖分子相提並論。

這樣的保守主義,有個P用!

真正的保守主義,是埃及地門楣上涂抹的羊血,是曠野中摩西對拜偶像族人的擊殺,是約書亞蕩平迦南諸邦,是索多瑪蛾摩拉的沖天大火。

沒有這個認識,即使是最堅定的「保守主義」川粉,也必像小土豆所說的那樣,「必須被消滅」!

真該感謝小土豆,他在歐洲議會的這句話,明白無誤地告訴川粉們,在小土豆、拜登、澤連斯基們眼中,川派和他們痛罵的普京根本沒有區別,都在「必須被消滅」之列。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