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鏈女事件把徐州「淪陷」後,省調查組開始了「南京保衞戰」

八孩母親

文: 邱開冒

廣大網民發起了鐵鏈女事件的「淮海戰役」,「徐州剿總」的四份通報就是打了四場敗仗,眼看徐州失去公信力「淪陷」了,如果不調查出真相,全省的名聲都受牽連了。於是迅速成立省級調查組,打嚮了「南京保衞戰」——保衞長江,保衞南京,保衞全江蘇!

本來,「守江必守淮」是兵家常識,徐州的「淪陷」使省城南京的門戶洞開,無險可守,網民一旦發起「渡江戰役」,要避免「一片降幡出石頭」的風險,省調查組就空降徐州了。

看來,第五份通報指日可待了。希望省調查組能接受徐州四份通報的教訓,拿出一份經得起時間和良心檢驗的通報,粉碎坊間民謠——「徐州代有通報出,各領腥騷三兩天。」讓第五份通報經得起摔打,獨領風騷。

雖然知道省級調查組人才濟濟,智商六十以下的根本進不了調查組,但在下還是不揣冒昧給調查組支支招——其實也沒甚麼高招,網友已經做了大量前期工作了,智商六十以上的人都知道該怎麼做:

首先,要提審已羈押的董志民,讓他們解釋結婚證上的女性照片到底是誰。如果調查組裡有經驗豐富的預審人員,很快就能讓董志民說出一切懸疑情節。比如,小花梅怎麼「嫁」過來的,又到哪裡去了?是否還在人世間?鐵鏈女是甚麼來路?她是不是四川南充籍?是不是李瑩?順利的話,24小時就能讓董志民吐出準確的口供,真相基本浮出水面了。

港真,徐州方面的調查組戰略格局忒大,鋪的攤子縱橫八千裡——去雲南邊境地區找小花梅親戚,又去河南周口取小花梅媽媽的遺留衣物,再去南京做DNA,仿佛用八匹「馬」六只「車」十門「炮」圍著個空頭「帥」在立體「將軍」,好一派下大棋的糢樣!

所以,友情提示省調查組:驀然回首,董畜已在看守所燈火闌珊處,只要願意,任何一個小警察都能讓他開口講述他那奇異驚悚的婚姻故事。

第二,鐵鏈女的只言片語「這世界不要俺了」「這一窩子都是強姦犯」「放我出去吧」,顯示她有正常的判斷力,她應該知道自己是誰。刻意強調她是個「瘋女人」就是為了不讓人相信她的控訴和指證,在影視作品裡,這都是反派角色屢試不爽的花招。省調查組應該排除「瘋女人」的先入之見,讓組裡有經驗的女同志與鐵鏈女促膝談心。當鐵鏈女回憶起南充故鄉的風土人情、特色小吃,甚至說起爸爸媽媽時,還用得著「八千裡路雲和月」兜兜轉捉迷藏嗎?

第三,明明還原照片查血型問當事人就能確定的事,一定要用DNA鑒定這種封閉操作,那就得接受李瑩叔叔做DNA鑒定的申請,找獨立第三方做鑒定。

還有就是讓雲南的兩個自費調查記者馬薩和鐵木與徐州調查組對質,查清楚兩記者所說的徐州調查組在發通報前其實還沒趕到雲南福貢縣亞穀邨是否屬實,以及徐州方面的亞穀邨調查結論與兩記者的描述嚴重不符的問題。這牽涉到徐州調查組是否撒謊欺騙公眾,是個原則性大問題;還涉及虛報調查裡程,冒領差旅費的腐敗作風小問題。省調查組如果經費充足,建議去北京會見豐縣籍的王聖強,他作為間接證人,做出鐵鏈女就是李瑩的陳述。請調查組進一步落實。

查清楚以上問題後,再查處豐縣有關部門是否瀆職,是否與不法分子沆瀣一氣,是否配合人販子產業鏈,是否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的傘兵等問題,就如烘爐燎毛了。

還希望省調查組一到徐州,從思想上認識到局勢的嚴峻性,選擇向真相「投誠」的正確道路。

坊間已有兒歌表達了對第五次通報的期待:
一二三四五
通報鐵鏈女
鐵鏈不鎖人
專拴大老虎

來源:一邱千千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