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條人的歌,王剛的炒飯,羅翔的摘錄……網絡文字獄背後的人心扭曲

黃秋生

1

微博又出事了。

事情的起源無語得令人髮指,五條人樂隊,在前幾天凌晨發了一條歌曲鏈接,是黃秋生的《偶然》。

這種形式的歌曲分享非常常見,普通人的微博和朋友圈也經常這麼幹,本不會引起大家特別多的關注。

沒想到,沒過多久,這條微博就被人截圖,並斥責五條人樂隊「公然宣傳港毒藝人的歌曲」。

發布這條微博的@上帝之鷹_5zn 是一名擁有200萬粉絲的博主,此言論一出,立馬引起其粉絲的附和,甚至升級到對五條人樂隊的人身攻擊。

有一說一,黃秋生本人的政治觀點,我們不作討論,但分享一首由他演唱,但和政治毫無聯繫的情歌,是不是就構成了「宣傳港毒」,相信每個保有理智的人,都能作出自己的判斷。

畢竟香港和大陸的文化聯繫多了去了,黃秋生還出演過《無間道》和《頭文字D》,林夕還為《北京歡迎你》填詞,要是按照以上的邏輯,人們不能看、不能聽、不能說的東西,恐怕要超出想像。

由一個音樂鏈接就上升到政治正確的高度,怎麼看都有捕風捉影之嫌,最可怕的是,這種程度的中傷,會給當事人帶來實質性的傷害。

五星好評了一個夏天的五條人樂隊被無辜捲入罵戰,人們為了一個鏈接對他們肆意謾罵、網暴,卻對他們這麼多的正能量內容視而不見。憑名字就說他們「不是正經樂隊」的人,大概沒有了解過他們對市井人情和草根階層的關懷。

就算在微博上,他們呈現出的感覺都是謙遜、溫和的,能讓人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相反,對面的某大V,似乎才是言辭偏激、惡意滿滿的那個。

我這樣說並非是站隊,只是,對雙方有基本了解之後,真的感覺高下立判。

最可悲的是,好人都愛惜羽毛,但壞人不會,壞人可以不顧真假、捕風捉影、譁眾取寵,通過中傷好人的手段來博關注,賺得盆滿缽滿;好人卻要為壞人的惡意和無知買單,傷痕累累。

網絡世界的戾氣實在太重了,劣幣驅逐良幣一旦實現,人們以後能看見的,就只有蹦躂的小丑,以及在無知的狂歡中被污染三觀的人們。

2

2020年10月24日,網紅頂流廚師王剛,因為一份揚州炒飯,被推上風口浪尖。

想不到吧,做個炒飯也有罪。

10月24日,王剛在微博發布了他的新視頻,內容是揚州炒飯,短小精悍的畫風,和他以往的視頻沒有什麼兩樣。沒想到,出現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評論。

最後連王剛本人也被迫出面回應。

絕大多數小夥伴看到這裡大概懵了:揚州炒飯咋了?

原來,這裡涉及到一個公知時代的陳年謠言,稱毛岸英烈士是偷做蛋炒飯,暴露目標後被敵軍炸死的。

而10月24日,恰好是毛岸英的生日。

因此,一看王剛發的揚州炒飯視頻,評論區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就激動起來了,紛紛指責王剛屁股歪了,還挖出他的「前科」。


看到這些言之鑿鑿的「證據」,我就奇了怪了,本覺得無謂理會這種謬論,但也忍不住逐條反駁。

首先,說王剛故意發蛋炒飯的人,是不是對揚州炒飯有什麼誤會?

揚州炒飯跟蛋炒飯,是同一種東西嗎?!

首先,這是王剛在那期視頻裡用到的配料。

雞腿、香菇、海參、干貝、鮮筍、火腿不配擁有姓名,就揪著個雞蛋不放?哦,裡面還有蝦,還順手黑了某X姓藝人咯。

看成品圖,最先映入眼簾的是干貝,雞蛋不算是主角吧。

好,就算有雞蛋都不成,但問問周圍人,有多少人知道他們口中的那段「軼事」,還得是謠言?

不百度的話,又有多少路人知道10月24日,是毛岸英的生日?

至於那些所謂的「前科」,更是無稽之談,看來,噴子最不喜歡做的,就是認真查證。

首先,2018年10月24日,王剛發的並不是蛋炒飯,蛋炒飯的視頻是10月20日發的。

10月24日,是人民日報轉了王剛的視頻,而王剛在自己的微博裡轉發了人民日報的微博。

按照有心人的說法,合著人民日報也政治不正確。

19年10月23日的炸肉丸也被當做「證據」,就更是荒謬,且不說時間上有差,王剛一個喜歡用寬油的廚師,10個視頻裡面有8個都要用到炸,要是炸菜也成了忌諱,全國餐廳都應該在所有烈士生日前後一個星期停業,以示對先烈的尊重。

事實上,中招的遠不止王剛,成都發布和經濟日報,都曾因為在相近的日子發了蛋炒飯而被罵。一道百姓喜聞樂見的菜,變成了攻擊別人的理由,傷人的永遠不是歷史,而是人心。

要是有的事情一百個人都知道不能做,偏偏有一個人做了,那叫犯忌諱;但要是反過來,一百個人都覺得沒問題,偏偏有一個人上綱上線,跳著腳說別人別有用心,那叫有病得治。

類似的例子實在太多了,比如前段時間令羅翔老師,氣到退博的摘錄事件。

2020年9月8日,羅翔老師在微博發表了一條摘錄,分享摘錄其實是羅翔老師經常幹的事情,那天分享的內容也很中規中矩。

沒想到,這樣的一條微博,令他成為了被一些人攻擊的對象,原因是那天剛好是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舉辦的日子,鍾南山院士在那天領獎了。

於是,有人就指責羅翔老師在內涵鍾南山院士,將羅翔老師斥為「公知」、「親美」、「歪屁股」。

說那種話的人,真心建議他們回小學練習一下閱讀理解,且不說表彰大會的新聞有多少人會留意,他們看不到羅翔老師括號裡的「自省中」嗎?

儘管羅翔老師事後針對這個問題作出解釋,但禁不住網暴太過厲害,再加上他自己也不是喜歡在社交網絡上爭短長的人,乾脆退博了,留下粉絲原地流淚。

羅翔老師的例子,就是網絡劣幣驅逐良幣的典型,好人不和傻子爭,乾脆衣袖一揮,兩耳清淨;傻子就真的以為自己贏了,像蒼蠅一樣嗡嗡慶祝,再聚集在一起圍攻下一個目標。

正常人是無法在和槓精的鬥爭中獲得勝利的,你永遠不會知道他們會用什麼理由攻擊別人。

《鹿鼎記》中的吳之榮,在莊家贈與他的《明史輯略》的字縫中找到明朝年號,趁機舉報,導致莊家被誅連無數,他自己則一路升官發財。

諷刺的是,在現代的網絡世界中,這種文字獄居然成為了現實。

可比文字獄更可怕的是,吳之榮之流,好歹還有政治利益的驅動,但現代的某些人則純粹是看不得人好,一次又一次抓住人辮子,看著別人從高處掉下,來獲得陰暗的滿足。

3

靠黑別人能不能名利雙收?能。說起來,「政治正確」和男女對立一樣,也是網絡世界的吸睛萬金油。

比如這次說五條人樂隊宣傳港毒藝人歌曲的微博大V@上帝之鷹_5zn ,查資料的時候,我才知道這人原來十分有名,並且就是靠政治正確發家的。

2018年的時候,「精日」一詞引起轟動,有人爆出,一些人在烈士遺址穿日軍制服,相當辣眼。

對,當初那個爆料人,就是上帝之鷹_5zn,當時,他還是一個粉絲只有幾千的普通網友。

結果大家都知道了,經他曝光後,精日事件引起熱議,在上帝之鷹_5zn 表示自己因這件事被網暴後,不少網友紛紛聲援,連共青團也為他打call。

如果有細看他的微博,就會發現他日常的發言措辭其實是十分偏激的,但在反對精日這一點上,的確做得不錯,他也由此獲得了知名度。

然而,在之後的事件中,明顯感覺他的觀點已經越來越偏激,到了過猶不及的地步了,在年初的時候,還因為污衊新冠患者家屬是間諜而被微博封號半個月。

日常輸出非常密集,微博發了四萬多條,都和政治有關,從2018年到現在,粉絲漲了兩百多萬,問答也要30元一條。

有一說一,這樣的一個人,要說不是碰瓷博關注,我還真不信。

儘管當初曝光精日有可取之處,但到了現在,明顯感覺已經將好牌打爛,這次碰瓷五條人樂隊,大部分正常人已經不買帳,甚至開始反諷。

心中有佛,眼裡自然都是佛,心中有屎,眼裡自然全是屎,沒人誰能在莫須有的罪名中全身而退,對這種一點就炸的人,我唯一的建議就是,拜託正常一點吧。

而對於普通人來說,我還是覺得人應該有最基本的明辨是非的能力,不要什麼都被別人牽著鼻子走,你把TA當真理,TA說不定把你當韭菜呢。

說起來,當今網絡世界的戾氣真的很重,早些年,最多也就問候幾句對方爸媽,但現在流氓們已經越來越有文化,懂得上升價值了,一言不合就「屁股歪」、「不愛國」、「崇洋媚外」,偏偏每次遇到這種情況,都有一堆「愛國青年」齊聲附和,生怕表態遲了,顯得自己不愛國。

對此,我只想說,屁股是很重要,但腦子更重要。

有些東西真的不是政治問題,而是常識問題。

我們花了好幾十年才從政治鬥爭中走出來,如果為一時的陰暗和無知而親手搞壞網絡生態,不久將來,誰也不知道自己會因為什麼原因而中招。

是歌不好聽還是炒飯不好吃,安安靜靜當個人,行麼?

文 | 毒哥&玉成  毒雞湯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