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國家,中國人騙中國人

在這個國家,中國人騙中國人

文:新街鴨仔蛋

2月11日,一則江蘇小夥被網投圈養以抽血賣錢的新聞傳遍整個柬埔寨的中國人圈子,將這一灰黑行業最惡毒的一面徹徹底底暴露在大眾面前。

2月15日後,陸續有國內媒體也對其進行了報道,並登上了熱搜。柬埔寨這個國家的名聲,勢必再次在「惡」和「亂」中,走上新的「高度」。

基於我在柬埔寨的所見所聞,今天給大家介紹一下「網投」,拆開來,即非法網路投資。本質上屬於電信詐騙。

這裡面主要涉及兩類人:被騙進「網投」組織的人,被「網投」騙錢的人。新聞中的江蘇小夥正是被騙進「網投」組織的人,因不從結果遭到可怕的「圈養抽血」。

被騙進「網投」組織的人

在國內外的招聘平臺和各類人帶人的介紹中,國外工作、簽證機票全包 、園區環境、海景健身房、高端團建活動,都屬於比較「高端」的標簽。

但更讓人無法拒絕的是零門檻或僅通過打字就可以實現的「輕松月入過萬」。

這對於無海外經历又急需現金的人來說,就會有一種抓到了人生救命稻草的錯覺,這其中未成年人也不乏少數(無護照偷渡)。

那這些人的生活改變了嗎?確實也改變了。從一個深淵掉進了更大的深淵。

柬埔寨本地招聘平臺群組內的招聘資訊

此為「樸實低端一眼能識別」

此為「看上去是個正規公司但真假莫辨」


通常此類公司會以「科技平臺」、「金融平臺」、「娛樂平臺」或「傳媒平臺」等為主要業務(據了解所謂傳媒平臺應該多為線上色情行業,包括但不限於色情直播等,暫不包含在本文涉及網投的內容中),包裝成架構完整而正規的公司進行經營。

目前這種類型的公司在東南亞乃至全球的招聘市場中都層出不窮,針對「管理層」的招聘條件也有所提高,甚至針對業務、語言、技術的需求描述頗為詳細,廣撒網且精運營,表面看上去令人真假難辨

此為「明目張膽有膽你就來」

此類招聘資訊遍布於海量以中文為主導的招聘群組,對於工作內容和性質毫不遮掩,工資待遇、獎懲機制明確,不營造工作逼格,不創造美好生活的幻覺,直接給人一種「狼性」的感覺。

狼性文化不光要野性、殘暴、貪婪還要忠誠,

某些企業培訓「狼性」精神時用到的ppt

被「網投」騙錢的人

關於被網投騙錢的人,我個人結合長期在柬埔寨的所見所聞,以及道聽途說的所謂行業內幕,不負責任地將其以人類對金錢的貪婪,以及對情感的信任,暫且分為兩類。

一,主動投資(對金錢的貪婪):網路賭博(娛樂類、體育競技類、投資類)博彩公司,諧音通常稱之為「菠菜」「狗莊」,從業人員一般被稱為「菜農」或「狗推」。

一般通過推廣網站、APP等多種渠道獲得客戶,通過讓受害者不斷下註、嘗到甜頭、引誘加大下註直到最後血本無歸,期間狗推又通過對自身身份的包裝、多賬號炒群、陪聊等數不盡的套路和手段,不斷獲取受害者信任,誘導你入盤投入更多

賭博網站組織框架圖

圖: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檢察院

菠菜行業對受害者賭博心理的掌控相當熟練。基於主動投資這一點來看,賭博本質上來說是一種願打願挨的行為,但由於其具有成癮性,極其容易導致人性和道德的喪失。

而對於網投這樣用時最短、回報最高的灰色行業來說,人性和道德的喪失往往是雙向的

根據對有過從業經历的狗推的採訪報道,以及狗推在網路中的從業自述,不少狗推表示從業初期會對受害者感到愧疚,產生同情,有的甚至對受害者產生感情,也有狗推自掏腰包違背狗莊規定對受害者進行少量補償。

但時間長了,面對受害者的訴苦哭鬧,甚至恐嚇威脅,都已經十分冷漠麻木,無動於衷。

某大型菠菜資訊網站2019年報道文章

圖:環球博訊

二,被動投資(對情感的信任):殺豬盤(多以網路交友進行「養豬」,長期培養情感作為前提,最終以各類理由誘導借錢或進行網路投資達到「殺豬」目的)

隨著對電信詐騙打擊力度的不斷加大,近年來國內對殺豬盤及其套路的相關報道逐漸增多,包括眾多自媒體博主也紛紛上場用親身經历提醒廣大網路沖浪選手,網路交友需謹慎謹慎再謹慎。

網頁搜尋「殺豬盤」即可見數不清的案例報道

但殺豬盤的套路和手段也在不斷更新。

早期的殺豬盤,多數會對人設進行精美包裝,角色多定位在商務精英、海歸富二代等小資群體,外貌過人,經濟條件優越,愛健身愛旅游愛美食,懂投資(劃重點)。

以上接近完美的條件已經是一層非常厚重的濾鏡,加上每天與「豬」噓寒問暖,早安豬晚安豬早點睡豬,讓「豬」輕松掉進甜蜜陷阱。但是通常不接語音不視頻不見面,只想讓「豬」賺大錢。

始於網戀,終於詐騙

網友教你投資理財的多是詐騙!

圖:國家反詐中心

而如今的殺豬盤,殺豬人人設、條件已沒有固定糢板,有可能是個普通的、通過長期撩聊、可語音可視頻甚至線下約會後發現很是喜歡的網友,有可能是個目空一切、真人真照片的「大牛」。

新式殺豬盤比起以往,話術、節奏、套路十分靈活,更加難以察覺,殺傷力更大,讓人看過很多新聞懂得很多道理後仍然難逃一劫。

「高端」至令人匪夷所思的例子莫過於今年初網飛出品的紀錄片《Tinder詐騙王》

圖:netflix

柬埔寨,天堂?深淵?

熟悉東南亞的人想必都聽過一個類似的說法——東南亞,歐美人的天堂。

高性價比的生活環境及較低的準入門檻構成理想的移居條件,在寬松的政策和混亂而「金錢至上」的監管下灰黑產業可以肆意發展,滿足和放縱著來自全世界的欲望。

圖:RFI中文報

西港——西哈努克港/西哈努克城(ក្រុងព្រះសីហនុ/ Krong Preah Sihanouk),主要指西哈努克省的首府,一個港口城市。原名磅遜(កំពង់សោម/Kampong Som)。

作為旅游城市,早前的西港其實也受各國旅客喜愛。2016-2017年各路資本(來自中國的資本主導)湧入後,城市建設、道路修繕如火如荼,數量龐大的持牌賭場(持牌:博彩業合法,運營僅需按照標準申請牌照)更是吸引了來自全世界的豪客,為當地創造了巨額稅收。整個柬埔寨,三分之二的賭場都集中在西港。

The Phnom Penh Post在新聞中提到, 柬埔寨在2019年賭博行業發展高峰期,稅收可達8500萬美元,其中有三分之一來自在線賭博(後文統稱「網賭」)。

2019年下半年,中國政府出臺相關政策整治跨境網賭犯罪活動,柬埔寨和中國政府展開合作,逐步收緊政策加大打擊力度。2019年8月,柬埔寨首相洪森發布針對網賭的禁賭令,徹查一切以網賭為形式實施詐騙的犯罪行為。

截止19年底,將近45萬中國籍相關從業人員離開柬埔寨。2020年1月,在多方壓力下,柬埔寨又出臺全面禁賭政策,查封端掉更多窩點。同時受疫情影嚮,2020年稅收下降一半以上至4000萬美元,2021年上半年再暴跌90%。

圖:phnompenhpost

在2020年的採訪中,有賭場酒店經理表示雖然表面上已封禁一棟又一棟樓,但樓內網賭事業仍在繼續。同時新聞中也提及,有行業專家斷言網賭的持續存在,與線下賭場因疫情倒閉並無關系,而是因為網賭產生的暴利

根據「ResearchandMarkets.com」的報告,全球網賭市場規糢仍在不斷擴大,2020年增長至641.3億美元;某英國科研咨詢公司預估,其規糢在2024年將激增至1142億美元,其中36%的增長會來自亞太地區。

圖:the phnom penh post

如今的西港,是眾矢之的,讓人聞風喪膽。每日西港相關新聞幾乎看不見令人愉悅的消息,跳樓、搶劫、槍擊、綁架、毒品、性犯罪…沒有最慘只有更慘。但確切地說,每日柬埔寨中文新聞也大抵如此。讓人聞風喪膽的,或許已是整個柬埔寨。

新聞幾乎沒有甚麼好消息

除去西港外,網投早已在柬埔寨遍地生根,不斷轉移不斷擴大版圖。據不完全估計,在柬埔寨範圍內擁有完整且成規糢園區的地區至少有六個(園區:網投團夥、公司、集團辦公聚集地,通常將園區以「經濟特區「、「科技產業園區」、「數字工業園區」等命名)。

網投集中的六大地區,園區的數量非常多

圖:vectorkh.com

大多數園區內設施完善,有的能容納上萬人。園區實行封閉式、軍事化管理,外圍安保把守,園區內安保24小時巡邏,幾乎無死角監控,物業與各家網投公司緊密聯繫。

一般人進入園區後出逃的可能性極小,出入正門通常只設一道,一旦被發現,後果通常都是嚴重的。

新聞報道中,成功逃出組織的人,要麼極其幸運,要麼普遍付出極大的身體代價,要麼通過漫長的等待、遭受過精神折磨、在多重努力下才得以被解救。

而金邊市作為首都,寸土寸金,大面積園區數量較少,網投公司多集中於寫字樓、公寓樓中,部分也使用排屋、別墅作為辦公地點。

據曾誤入過公寓樓網投窩的朋友描述,一間三房一廳的公寓同時能容納十來人,從客廳到臥室放滿了上下牀,屋內環境糟糕,與一些媒體報道描述相差無幾,讓人心裡發毛。

圖:acfun.cn

有形的地獄,無形的囚牢

柬埔寨在獲得中國網民關註方面,很少是因為好事。

江蘇小夥被抽血一案,如2021年1月登上熱搜的兩名中國人公寓內被殺案件一樣,因為性質過於惡劣才引起軒然大波。糾其禍首,都是中國人坑害中國人。而這些由中國人領軍的詐騙組織所締造的,仿佛一座又一座當代版奴隸營,殘酷手段絕不止於個別慘案。

圖:新浪新聞《逃離柬埔寨「網賭之城」》

從入職網投公司那一刻起,人身自由就不複存在,扣押護照、禁足是前戲,精神控制、花樣身體折磨、高額賠付是調戲,唯一的作用,就是讓你充當一臺無情的騙錢機器,或者,奴隸,並且可以被出價轉賣、倒賣。但如果,騙錢機器騙了不該得罪的大老板時,結果如何?

我曾在席間聽過幕後老板們互通消息,以達成某種緊密的義氣合作。在柬埔寨,類似人頭懸賞的口令並不少見,就算和黃鶴一樣帶著小姨子跑路,掘地三尺也無處遁形,下場十分不樂觀。席後只覺得背脊發涼,光耳朵,就已背負不住這沉重的十字架。

隨柬埔寨政府的大規糢打擊,「實力不足」的網投公司開始向其他地區轉移,東南亞另一個網賭重災區菲律賓就榜上有名。

迪拜規糢也不可小覷,甚至還有更多準入門檻更低,未被大量曝光的第三世界國家。從前被騙受害者目標主要集中在中國大陸,被騙網投從業者也多來自中國,但條件隨盤口需求變更,失去自由的,也不再僅僅是中國人。

圖:RFI中文報

自從中國嚴格限制出入境後,非正當理由前往柬埔寨已經變得十分困難,而入境落地即被海關剪護照的也不在少數,來自國內公安機關的慰問、勸返、備案,幾乎是每個在海外高風險地區國家的人都會經历到的。

如今全球疫情走向依然未知,失控的防疫、昂貴的回國成本使在柬人員歸國困難重重,經濟下行的壓力下,未知的風險、亂象和犯罪必然還會不斷滋生。

或許有沒有一種可能,將來有人能夠寫出一部如《絕命毒師》般的網投大劇?在柬埔寨發生的一切,必將成為無窮無盡的素材和靈感來源。前提條件是溯其源,知其人,能使其伏法。

但難就難在,也許其早已是遨游九天之外的法外狂徒。在柬埔寨這塊現實魔幻的土地上,有很多公開的祕密,比如,只要有錢,加官進爵,再比如,你掙錢,我掙錢,大家都清廉。

也有很多懂的人都懂的說法,最早積累財富的非法企業或個人大多都已經完成洗白和轉型,如今產業遍布各行各業,巨型資本依然日夜不息的運作。

文中提到,柬埔寨當局針對非法網賭所能採取的遏制措施心有餘而力不足,而中國針對離岸博彩的執法管理,也會因其處在海外地區而受到挑戰

圖:phnompenhpost

尾聲

講述以上,我並不希望所有針對柬埔寨的討論總是一言以蔽之,相反,作為一位多年的他國語言學習者,在柬生活、工作者,柬埔寨在我眼中是自然的、淳樸的,坐擁無限美麗風光,也擁有無限發展希望。

寫作本文時,我總是會想起行走在深山老林中,柬埔寨朋友跟我說的一句話:I love, and I』m proud of my country, always, but not government.

永不眠的,不是哪座罪惡之城,也不是哪個罪惡之國,而是金錢,欲望,與一個又一個騙局。

蜉蝣撼樹,道阻且長,有人事不關己,有人趨之若鶩,對此,從不會有落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