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到東南亞:90後血奴案背後的黑色產業鏈

騙到東南亞:90後血奴案背後的黑色產業鏈

文:孫宇

2月14日,一篇關於「圈養賣血」的文章在網上廣泛流傳,該文章稱,「一位叫李亞明(化名)的江蘇人,被賣國外,遭圈養抽血,全身浮腫,針眼密密麻麻;工作30多年的護士長,也找不到血管,抽出的血液竟呈血水狀態。

據上游新聞報道顯示,該文章中李亞明真名李亞緣綸,於今年2月12日被送到金邊中柬第一醫院救治。該院院長朱敏學在報道中介紹,「小李主要是血被抽幹,已經瀕臨死亡。」 李亞緣綸則在報道中表示,他是趁網路詐騙團夥監管的人不註意才逃離的,此前在中國做過小生意,還在多家機構當過保安,從小在福利院長大,目前家裡已經沒有親人。

隨著事態進一步發展,輿論指責指向了資訊發布平臺58同城旗下招聘業務。中國駐柬埔寨大使館稱有李姓中國男子因輕信同城網上的虛假招工廣告,被犯罪團夥脅迫偷渡至柬,後遭柬西哈努克港中國城內網賭電詐團夥非法拘禁,並被多次大劑量抽血,生命垂危。

據《中青報》對李亞緣綸採訪顯示,去年5月李在58同城上看到一家廣西夜總會招保安的資訊,「按照招聘資訊去廣西崇左市面試,後來被自稱是夜總會人事的人開車送到廣西憑祥市(註:與越南接壤,距崇左約80公裡),結果被從國內綁過來。」

58同城隨即回應稱,已溝通到相關部門,案件在持續調查,尚未確定受害者是在58同城看到的招聘資訊,也未查到對應企業發布的招聘資訊。

58同城引發這起「血」案依然非常重要,「以前大多數人都是被從事這一行業的所謂親友、老鄉騙來,甚至一些人本身在國內就是從事相關行業。最近幾年線下嚴打加上疫情影嚮,監管本來已經取得了一定成果。現在如果線上招聘引入,可能意味著受害人群會進一步擴大。」

如何斬斷這支伸向求職者的黑手,在線招聘網站們應該承擔起更多的責任嗎?他們能承擔起更多的責任嗎?北京大學法學院副院長薛軍對《深網》表示,「平臺有責任,但不能無限歸責於平臺,平臺責任應該有合理的邊界。」有業內人士認為,平臺在事前審核上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也很難對後續企業行為進行進一步監管。

從保安到血奴

據幾家接觸到李亞緣綸的媒體報道顯示,其原來在北京做保安工作,月收入3000元,「被兩名穿著迷彩制服的中國人,從憑祥押過邊境,到胡志明市中轉,不到一周後的一個晚上坐一條小木船到柬埔寨。」

《中青報》的報道中,李亞緣綸表示還有一個人一起被拐賣,「出發前給我們喝了有迷藥的飲料,再醒來已經在胡志明市了。看守的人換成了四個滿身紋身的人,和我一起被送出國的人也不在了。」

拒絕從事電話詐騙工作的李亞緣綸被轉手三次,「他們讓我騙中國人,我說哪怕弄死我都不會為你們幹這個的。」

對此,一位在柬埔寨從事導游相關工作多年的華人趙川對《深網》介紹,這是柬埔寨網投(詐騙)公司的慣用手段,「首先是讓你騙朋友和家人,只要你做了犯法的事情,就會威脅你讓你繼續做下去;也有少部分人像李一樣扛到最後,最後就是賣血賣器官,總之要從你身上把花的錢賺回來。」

和有同樣遭遇的大部分人相比,李亞緣綸還算幸運,由於他是罕見的Rh陰性O型血,被當作人形血袋。半年內,李亞緣綸被抽血7次,每次350至700毫升,最後一次抽血時,由於已經找不到靜脈,「把針紮在眉毛上方抽的。」

趙川對《深網》介紹,絕大多數有這樣遭遇的人其實都很快死去,「看報道應該是因為他的血型比較罕見,所以想等一等再賣器官。」李亞緣綸在接受《今日柬聞》採訪時曾回憶,身邊跟其一同被抽血的人曾被威脅要賣器官,第二天人就消失了。

更幸運的是,李亞緣綸最終在好心人的幫助下獲救。當進入中柬第一醫院時,由於嚴重缺血,他全身浮腫,接近休克狀態。

正如本文開篇所說,這只是冰山一角。去年4月時中駐柬大使館網站曾發布過消息,柬警方成功解救2名被非法拘禁的中國公民,並抓獲多名中國籍犯罪嫌疑人。據被解救者介紹,他們輕信所謂的「高薪」招聘廣告,入職柬埔寨金邊一家非法網路賭博集團,整天在監視下工作。他們提出離職訴求後,該網賭集團將其非法拘禁,要求他們支付高額「賠付」。

據趙川介紹,這裡所謂的賠付,「大多數時候就是強迫賣血液、器官,這裡有成熟的地下市場。」

最糟糕的是,很多人從被騙者變成了騙人者。「很難根治的原因是能賺到錢,在柬埔寨很多有錢人,從事的往往都是詐騙活動。」趙川有朋友是相關公司管理者,「他曾經跟我說過,他手下大部分人員都是自願留在公司的,有收入就不會跑。」根據媒體報道,對詐騙、網賭業務比較熟悉的普通員工每月能獲得人民幣過萬甚至數萬收入。

又是西港

另一個值得關註的焦點是,此前曾在國內聲名鵲起的西港再一次進入公眾視野。

西港全稱西哈努克港,位於柬埔寨首都西南約230公裡處一個深水港。既是柬埔寨經濟特區,也是最大對外貿易中心。

這座風景秀麗的港口城市崛起於2014年,當時泰國、菲律賓等國家開始打擊國內賭博業,柬埔寨在西港迅速擴大賭博業,大量發放線上及線下許可牌照,開啓一系列免稅減稅政策。

數據顯示,僅2018年一年柬埔寨就發放了52張賭場牌照。截至2019年柬埔寨共有193家註冊合法賭場,其中91家在西港。西港居民樓、寫字樓、酒店,都有大大小小在線賭博網站,服務對象正是國內賭民。

當時幾乎所有宣傳口徑中,西港都被稱為下一個深圳。由於在線賭博網站存在,國內很多年輕人被以從事互聯網行業的名義從各個招聘渠道招來西港。

在這一階段,在線招聘網站就曾扮演過極其不光彩的角色,「那時候,只要工作地是柬埔寨,工作內容是程序員或打字員或網路客服,具體行業是頁游或者軟體開發,就可以肯定是招人去賭博網站的。」招聘業內人士蕭如凡對深網表示,「但由於對方基本上都是合規公司,我們也不會管。」

「高薪、包機票、包食宿、工作內容簡單。」這些宣傳語吸引了無數年輕人,數據顯示,從2016年至2019年,有超過50萬中國人來西港就業。

沒有甚麼遍地黃金,這些年輕人剛剛踏上西港的土地,就被在線賭博公司沒收了行動電話和護照,「如果不能完成任務,還要給公司交錢。」趙川如此對《深網》介紹

2019年,柬埔寨開始清除賭博等相關非法產業,抓捕大量從事非法賭博業從業人員。金英炊浴渡鍆方檣埽2019年時如果關註這個行業就可以發現,很多在線賭博網站註冊地變成了菲律賓。

西港繁華終止於2020年,當年1月1日柬埔寨停止批準和頒發在國內經營的各種網路賭博營業執照的命令正式生效,那些已經獲得許可的賭博公司在執照到期後必須立即停業。隨後,近百家賭博公司關門,7000多人失業在家,高達45萬中國人口緊急撤離柬埔寨。

但當合法產業被幾乎連根拔起,非法灰黑產業反而更加猖獗。正如「血奴」事件顯示,高薪誘騙已經過度到直接綁架。在《南方周末》的報道中,民間志願組織「中柬義工隊」隊長陳寶榮表示,新冠疫情來臨前,綁架一個人的贖金需要3000美元,如今已經漲到了10000美元,「網投受害者就像案板上的一塊肉。」

據柬埔寨內政部統計,僅2021年上半年,該國就打擊了198起人口販運以及性剝削案件,較2020年同期的63起有明顯增加。

資訊發布困局待解

今年春節前夕,58同城宣布將旗下「趕集網」改名為「趕集直招」,重塑為專註招聘市場。春節過後,趕集直招公布數據顯示,新註冊用戶比春節前上漲5倍,預計半年內達成百萬DAU。據58同城招聘、趕集直招相關產品負責人介紹,趕集直招推出的企業實勘功能,可對企業的經營地址進行實地勘察,從源頭把關企業真實性。

來源:視覺中國

目前尚未能最終確認,受害者李亞緣綸應聘的KTV是否曾發布在58同城的招聘平臺上。但遺憾的是,即便確認李亞緣綸招聘資訊來自於58同城,從法律上看平臺方可能也沒有相關責任。薛軍對《深網》表示,人社部有相關規定,「招聘平臺運營,要對企業基本資訊進行審核,比如是不是正規企業,有沒有相應資格。」

在薛軍看來,如果員工入職後公司有違規,招聘平臺方沒有責任,「應該有一些核實工作,或者對入職者能有一些披露渠道,被投訴較多的話應該將其下架或轉送相關部門,這是社會責任。」

多位業內人士對《深網》表示,盡管「血奴」事件是極端個案,並未最終確定與58是否有關系,但類似「掛羊頭賣狗肉」的假招聘在58同城並不少見。近年來關於58同城資訊造假投訴、訴訟不斷:數據顯示黑貓投訴關於58同城資訊超過萬條,裁判文書網58同城詐騙判決案例超過2600篇。

一位熟悉58同城招聘流程的從業者潘瓊對《深網》介紹,目前專業招聘網站都加強了對招聘數據審核,但58同城的招聘板塊依然是資訊發布糢式,「相對而言審核比較松,只有當公司需要大量正規招聘時,平臺才會對資質進行審核。」但潘瓊也強調,「這樣的企業往往都去了更加正規的平臺,一些手續不是那麼正規的『小微』企業才會在58平臺上進行發布。」

潘瓊同時表示,如果賬號僅僅只做資訊發布,企業基本無需進行資質審核,「即便是被舉報了也沒有關系,就像其他社交平臺一樣,再註冊一個賬號就可以了。」

蕭如凡對《深網》介紹,目前國內絕大部分在線招聘平臺依然是銷售導向,即將從C端求職者發送來的簡歷篩選過後「賣」給B端客戶,「招聘行業有兩個大旺季,一個是春節過後的春招,一個是每年5、6月份的畢業季,平臺收入超過八成都會在這兩個節點通過各種付費工具獲得。」

李亞緣綸被拐賣至柬埔寨正是去年5月底,招聘行業最活躍的兩個節點之一。

蕭如凡進一步對《深網》表示,目前絕大多數專業招聘網站尚且沒有甄別全國紛繁龐雜企業資質的能力,更何況是58同城這樣的「兼職選手」,「最後一關審核往往來自於申報企業當地的銷售人員,但這些銷售人員最關註的是廣告收入,對資質審核往往睜只眼閉只眼。」

但蕭如凡也表達了招聘行業的苦惱,「如果已經盡到了審核義務,很難讓招聘平臺對企業私下的行為承擔責任。」在薛軍看來,「血奴」案是非常極端的個案,歸咎到平臺很難說合理,「因為平臺也不可能知道後面發生綁架這樣的行為,求職者還是要做好自我保護和防範。」

事實上除了招聘平臺外,知乎、微博、百度貼吧上,該類消息比比皆是。金英炊浴渡鍆方檣埽芏嘁豢淳褪瞧擁惱釁改諶萜涫抵皇俏松稈〕瞿切┟皇裁瓷緇嵩睦蛑幌胱娜耍氨呔吵鞘懈噝秸釁覆豢尚擰⒕懲餉夥延甕娌豢尚擰⒊な奔洳渙檔吶笥蜒餚ゾ懲獠豢尚牛;ず米約翰胖匾!

薛軍也對《深網》表示,求職者還是要註意鑒別,「對企業的情況進行全面了解,避免被騙,避免人身受到傷害,註意保護好自己的人身財產安全。」

来源  深網・騰訊新聞小滿工作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