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6 日

講3個冒名頂替案例,最後一個罪孽深重,不可原諒

文: 令狐不敗 

收到後台留言,挑戰我。 「 令狐老師,你不是啥都能扯到水滸上嗎?山東上大學頂替這事兒,你扯扯啊!」

切,這有何難,冒名頂替這事兒,水滸裡面一划拉一大堆,而且,一個比一個惡劣。

第一個冒名頂替的,是大家喜歡的打虎英雄武松

武松怒殺張都監全家老小之後,亡命江湖,幾經周折躲到了菜園子張青和母夜叉孫二娘的黑店裡。

作為通緝犯,總是躲在別人家裡也不是長久之計。於是孫二娘出了個好主意。

孫二娘動輒給客人下藥,然後做人肉包子。當年他曾經害死一個頭陀,這個頭陀留下一個鐵界箍,一身衣服,一個108顆頭蓋骨做成的串珠,和兩把雪花鑌鐵刀。孫二娘給武松打扮一番,武鬆的外號於是從打虎武松,成了行者武松。

行者和頭陀的意思,差不多,都是指出家修行但沒有剃度的人。

這就是武松和魯智深的差距所在了。魯智深是趙員外交了錢,拿了度牒,正式剃度、有法號的人,是有佛教編制的人,而武松是個俗家弟子,嗯,相當於佛教界的臨時工吧。

所以,徵方臘後魯智深可以圓寂,可以圓滿,而武松卻丟了一條臂膀,在杭州六和寺繼續修行。

即便這個俗家弟子,也不是正式的,而是冒名頂替的。

這個死去的頭陀,不明不白丟了性命,連個名字也沒留下,像一株雜草一樣離開了這個世界。反觀魯智深,卻中了蒙汗藥之後運氣好,張青及時回來,救了一命。

武松這個冒名頂替,是頂替了一個死人,人畜無害。這種頂替,無傷大雅,可以原諒。

第二個冒名頂替的,是李鬼。

李鬼,有時候比李逵還深入人心。我們碰到假貨,碰到偽裝的人,喜歡說碰到了李鬼。

李鬼,是個普通的賊,覺得自己本事不夠,於是弄兩把大斧子,裝成黑旋風李逵,幹起了搶劫生意。可惜,時運不濟,碰到了李逵。

因為撒謊說家有老母,李鬼逃脫一劫,可回家後和老婆合夥,要害李逵,終究還是被斬殺。

這種冒名頂替,其實也不少。有些人寫文章也還不錯,但害怕寫出來沒人看,就假託是某個名人所寫。比如說,一個人寫篇文章要罵胡錫進,可能寫出來沒幾個人看,可如果署名是北大的賀老師,可能看的人也就多了。

這也是李鬼心態,我不行,但我冒充李逵,可以嚇唬你。射雕英雄傳裡,裘千丈武功不濟,總是冒充弟弟裘千仞,到處騙吃騙喝。

這種冒充,見光死,碰到本尊,小命不保。

幹這事兒,很壞,需要嚴懲,但也沒有像冒名頂替上大學那麼壞。因為冒名上大學,不僅毀滅了別人十幾年的奮鬥,還毀了別人的一生。

第三件冒名頂替的事兒,是宋江乾的。

宋江帶人打青州的時候,抓住秦明。為了讓秦明投降,生出一條毒計。他安排一個人假扮秦明,帶領軍兵屠村,好幾個村子的無辜百姓喪命,房子被燒。

然後,假秦明帶人攻打青州,青州知府大怒,殺了秦明全家。

這可能是我見過的最狠的冒名頂替。不僅秦明一家慘死,幾百個百姓也無辜喪命,這就是及時雨宋江的傑作。

不用說別的事,就這一件事,足可以證明宋江的毫無人性。什麼扶危濟困,什麼替天行道,都是騙人的口號。

宋江的狠毒更不可理喻的,是秦明的認賊作父。

全家被害,聽說宋江把花榮的妹妹許配給自己後,竟然答應下來,全然忘記了仇恨,此後,每每為宋江打頭陣,勇猛殺敵,渾然忘了自己的母親是怎麼死的。

樑上108將,各有各的優點,各有各的短處,可從秦明身上,我找不到一點可取之處。

同樣全家被殺,扈三娘嫁給王英,認賊做父,認賊做夫,但畢竟是一介女流,在當時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社會,如浮萍一般的女子能生存下來,已然不易,不必苛求。可秦明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實際上可以任何時間報仇,但他沒有這麼做。

3起冒名頂替,大有不同。

武松是替了個死人,不傷害任何人;李逵是冒充了李逵的名號,沒有耽誤李逵的前途;宋江假扮秦明,卻導致了那麼多的人頭落地。

冒名頂替的事兒,還是要謹慎,這是有報應的。宋江本人就遭了報應,有賊人冒充宋江的名義,搶走了劉太公的女兒,惹得李逵差點砍了宋江頭顱。

報應這事兒,是中國人樸素的情感支撐,無法復仇,無法懲罰壞人,只好藉此來實現心理的補償。

不過,這事兒或許真的存在。人都有善惡,頂替了別人,總會覺得虧心,頂替了別人的高考成績,用了別人的名字,夜裡會不會從噩夢中醒來?這種偷盜的人生,恐怕一生都不能讓自己平靜。

我一個大學同學,頂替別人上的,40多久得心髒病去世,難道,這也是冥冥中的報應?

可能事實未必這麼佛性,大家也不相信輪迴,但偷到別人的人生,每天面對的壓力,是無法根除的。

一個天大的謊言,需要一生去彌補,這種偷,付出的代價,恐怕是不可估量的。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