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科學家往返天堂地獄 完成神旨意(21)——史威登堡:內心世界將自己引向天堂或地獄

史威登堡

文:于星成

接前文:大科學家往返天堂地獄完成神旨意(20) ——史威登堡:窄路通往天國,寬路引向地獄

大科學家史威登堡是傳遞神的話語的人,他告訴我們很多非常實際的方法去對待自己的人生,達到我們人生的目標,尤其對那些心有抱負,或希望自己脫掉肉身的那一天能夠回歸天國的人非常實用。

◎ 人思想什麼就得到什麼

史威登堡告訴我們,人的思維極其重要,都是隨著自己的目標而轉、而得到。他說:「若轉向世界,停留於世界,其思想就成為屬塵世的。若轉向自己的榮耀,它就成為屬肉體的。若轉向天國,它就成為屬天的。所以,它若轉向天國,就得以提升。若轉向自己,就被扯離於天國,沉溺於肉體。若轉向世界,同樣是背離天國,迷失於肉眼所接之物。」

史威登堡還告訴我們,你專注於什麼,你就得到什麼,你就停留在那裏。例如,精力專注要達到某個目標的是人的愛。

他還說,愛自己的人,就會使人的思維轉向自己;愛世界,使人的思維轉向世界;愛天國,使人的思維轉向天國。人若能確認他的真正的愛是什麼,也就能了解自己內心所處的狀態。

若是愛天國,其內心就向天國提升,朝上頭開放;若是愛自己和世界,這個心就是屬於塵世的,其內心就朝外開放,但與天國無關,因此朝上閉合。由此可以推斷,人的內心若是朝上閉合,就看不到屬於天國和神的美好事物。這些人對於天國世界要麼否認,要麼無法領悟。

史威登堡說:「愛己愛世界過於一切的人從心裡否認神的真理,其根源在此,因為他們的內心已朝上閉合。即便他們憑記憶談論,也並非真的領悟。而且他們從屬世界和屬肉體的角度看待神的真理,無法理解肉體感官之外的事物。這也是他們唯一的興趣所在,其中包含著許多污濁、淫穢、褻瀆、邪惡的事物。他們無法擺脫這些誘惑,因為沒有天國之流進入其心。如前面所說,他們的內心已朝上閉合。」

愛己過於一切的人是極端自私的,例如最後進入美國最高法院的兩名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和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卡瓦諾被污蔑幾十年前在中學時性侵女校友,他氣到流淚,可當川普總統的連任被竊選時,卡瓦諾無動於衷。巴雷特自稱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但她擔任終身制的大法官之後一直與神的旨意作對。正如史威登堡所說,他們無法擺脫利益的誘惑,他們的內心是對神關閉的。

◎ 意志決定目標,目標決定思維

史威登堡說,一個人能夠專注於某個目標的是人的意志,因為意志決定目標,目標決定思維。所以,人的目標若是天國,他的思維就專注於天國,其整個心靈也就沉浸於天國。

天國在哪裏?對於塵世的人來說,必須抬頭仰望。如果一個人的整個心靈都沉浸於天國,他的主元神、主意識實際上就在那麼高的位置,那他看待塵世的事物,就如站在房頂向下俯視一樣,什麼都能一目了然,但身心不在其中。

史威登堡認為,這是內心已被開啟的人(用我們現代的話講,就是超脫塵世的人)能觀察自身的欲望和謬見的原因,因為欲望和謬見都在其超脫的心靈的審視之下。相反,那些思維侷限在自我和塵世之中的人,就陷入塵世的事物之中,給自己增添不盡的煩惱。

史威登堡說:由此可知人的智慧和瘋狂各從何來,也可預先得知人死後,當他按照內在的秉性立志、思維、說話、行事時,將是什麼模樣。所以,雖然表面看來,人們過著一樣的生活,其實際情況卻可能各不相同。

◎ 通往天國的路就在腳下

史威登堡說:通往天國的生活其實並不像人們想象的那麼難,因為這只是一個加以分辨的問題。每當有違背誠實公平的事物引誘我們時,我們及時省察,禁絕不做,因為這違背神的誡命。我們若時常這樣思維,使之成為一種習慣,就能逐漸聯於天國。既聯於天國,我們的內心就能開啟,內心既開啟,就能洞察不誠不公之事。既洞察之,就能驅除之。因為凡惡必須先被識破,才能將其驅逐。人可以進入這種狀態,因為他有自由。每個人都有自由如此思維。這個過程一旦開始,主就在我們心裡施行奇蹟,不僅讓我們洞察罪惡,更讓我們有能力拒絕之,乃至遠離之。

史威登堡還提醒說:我們應該知道,如此思維並禁絕罪惡的難度將隨人故意沾染罪惡的程度而增加。這一點很重要。

他說:事實上,人若習慣了做惡事,最終他將對罪惡視而不見。然後,他必戀慕罪,找藉口滿足自己的欲望,以各種自欺的理由將之合理化,稱之為善。從青年時代就毫無節制地沉溺於各種罪惡,同時從心裡否認神的人,正是如此。

◎ 內心世界將自己引向天堂或地獄

史威登堡曾被指示通往天國和通往地獄的路。

他寫道:有一條大道延向左方或北方。有許多脫去肉身的靈魂(主元神、主意識)走在大道上。在遠處,我看到大路的盡頭有一塊很大的石頭。路在石頭處分為兩條,一條通向左,一條通向右。通向左邊的是一條窄路,從西方繞到南方,引入天國的光明之中。通向右邊的是一條寬路,傾斜而下,引向地獄。

起初,每個人都走同一條路,直到交叉口的大石頭處,然後分道揚鑣。善人轉向左,沿著通向天國的窄路前進。惡人甚至看不見交叉口的大石頭而撞傷自己,起來以後,他們沿著通向地獄的寬路奔跑。

注意:通向天國的是窄路,通向地獄的是寬路。

後來,天使把這些事的寓意解釋給史威登堡聽:善人和惡人一起沿大道前進,相互交談,如同朋友,看似無任何分別,象徵人們從表面看來,都過著誠實公平的生活,沒有分別。交叉口的石頭象徵神的真理,否認真理、注視地獄的惡人在此跌倒,奔向通往地獄的路。而承認神的真理和主的神聖的人,則被引入通往天國的路上。

這同樣說明,表面看來,惡人和善人過著一樣的生活,沿著同樣的路前進。然而,從心裡承認神,承認主之神聖的人,被引向天國。不承認的人,則被引入地獄。

在靈界,路象徵著從目標和意圖所流出的思維。靈界所顯現的路,與目標所流出的思維相應。人所取的路,與目標所流出的思維一致。正因如此,從精靈所走的路,可觀察其思維的品質。這也讓我明白了主的話,他說:「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

神韻藝術團2020年的演出中有一個小舞劇《道緣》,裡面講的是一大堆徒弟跟著道家師父在修行,大家每天都統一的在那裏比比劃劃,看起來都在修行,沒什麼兩樣。但,有一天,當師父要他們隨自己跳下山澗時,有的嚇的跌倒在地,有的掙脫師父的手,連連後退。就在此時,一位剛剛棄官尋道的新徒弟(曾是朝廷的一位武將)走過來,看到師父正跳下萬丈深淵,就趕忙問眾師兄,發生了什麼事。他們說,師父讓大家隨他一起跳崖,這怎麼使得呢?這不都得摔死了嗎?

這位年紀不輕、剛剛入門的新師弟一聽,二話沒說,立即跳了下去。正當大家為師父與這位新師弟擔心不已的時候,突然看到師父在前,新師弟在後,駕雲而去。那些眼見為實的徒弟們震驚、懊悔到又一次跌倒在地。

這個小舞劇在告訴修煉者們,引到永生的路是窄的,不是因為它難走,而是因為找著的人少。

◎ 人完全可以在塵世中自律修行

史威登堡說:在靈界,我與一些曾厭離世界以求虔誠度日的人有過交談,也與一些曾以種種方式禁欲苦修,以之為避世絕欲的人有過交談。其實,他們多數人是過著鬱鬱寡歡的生活,使自己遠離了只有在世人當中才有機會實踐的積極仁愛的行為。所以,他們不能與天使相通。天使的生活是快樂幸福的,由有價值的、仁愛的活動構成。逃避塵世生活的人通常懷有一種功德心理,無時無刻不渴望天國,以為天國之樂是他們當得的賞賜,對究竟何為天國之樂卻一無所知。當他們進入天使當中,試著去感受天國之樂時,他們困惑了,彷彿遇見了與其信仰格格不入之物。因為天使的行為不摻雜功利的觀念,完全由積極的活動和服務構成,並從自己所成就的善行中獲得快樂。這些抱著得到什麼的人無法理解和接收天使的快樂,只好離開,與在塵世曾過著相同生活方式的人結合起來。

這些人在世間生活,表面上看起來很虔誠,他們並不知道人完全可以在塵世中自律修行,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

史威登堡說:還有一些人曾過著表面虔誠的生活,經常上教堂禱告。他們禁欲苦修,心裡卻時刻想著自己如何比別人更值得稱道,死後必被尊為聖徒。這樣的人到了靈界,他們不能進入天國,因為他們做這一切完全是為了自己。他們以自己的虛榮玷污了神的真理,有的甚至喪失了理智,把自己當作神。因此,他們只能與地獄的同類待在一起。還有一些奸佞狡詐的人,也在地獄。因為他們用各種詭計裝成道貌岸然的模樣,誘導人們相信他們是聖人。這其中包括許多天主教聖徒。我曾與他們一些人交談,也對他們先前在塵世然後在靈界的生活作過清楚的描述。

我提這一切是為了讓大家明白,通往天國的生活不是退離世界,而是活在世界當中。仁愛的生活只有在世人當中才能成就,缺乏仁愛的所謂虔誠不能將人引向天國。只有在每項責任、事務、工作中實踐誠實和公平,憑內在的秉性,從屬天的源頭,過仁愛的生活,才能將人引向天國。當我們按誠實、公平行事為人的時候,屬天的源頭就在我們心裡,因為如此行正符合神的法則。這種生活不難,缺乏仁愛的所謂虛假虔誠才真的難。人們以為它能引向天國,其實它是將人引離天國。(未完待續)

人民報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