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張圖告訴你,杭州到底有多卷?

在逃離北上廣深後,杭州成了許多人的第一選擇。根據智聯招聘發布的《中國城市人才吸引力排名:2022》,杭州的人才吸引力指數僅次於北上廣深,排名第五。

在不少北上廣深打工人的眼中,作為二線城市,杭州是個風景好、城市發達但壓力相對小的宜居之地。

但事實上,如今杭州的內卷程度或許並不亞於一線城市。DT 財經比較了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以及成都等近期比較熱門的二線城市,看看杭州與他們相比到底卷不卷。

接下來,DT 財經將從人口、工作和住房三個維度進行分析。

高學历人才湧向杭州

本科人才占比超過廣州深圳

杭州吸引了多少人才?

首先,我們來看一下杭州 18-59 歲的勞動適齡人口占比。根據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杭州 15-59 歲適齡勞動人口達到 836.92 萬人,占比 70.12%。不僅遠高於全國水平,還高於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和熱門的成都。

杭州不僅適齡勞動人口多,高學历高素質人才的占比也大。七普數據顯示,杭州市文化學历在大學程度的人口占比達到 29.32%,高於深圳和廣州,低於北京和上海。

細分到具體行業來看,資訊傳輸、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科學研究、技術服務業和教育行業的研究生及以上人數占比均超過了 10%,在資訊傳輸、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這個數字已經達到了 16.5%。

杭州高學历人才的高占比,離不開杭州對高學历人才的吸引力。在主要的二線城市中,杭州的外省本科畢業生占比最高。數據顯示。2019-2021 屆在杭州就業的外省籍本科畢業生占比高達 71%,比 2016-2018 屆高出 11 個百分點。此外,杭州也是留學生歸國後主要居住城市之一,僅次於北京、上海和深圳,高於成都。

不過,外省畢業生較多,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無論是在杭州還是整個浙江省,都只有浙江大學一所 985、211 學校。

對比其他二線城市,南京有 2 所 985 大學、8 所 211 大學;武漢有 2 所 985、7 所 211 大學;天津有 2 所 985、4 所 211 大學,都相對富裕得多。

杭漂內卷嚴重

60 個程序員小白競爭 1 個崗位

杭州的高學历人才很多,那與之匹配的就業機會夠用嗎?

答案是,不太夠。

首先來看具有杭州特色的電商直播、MCN。

在阿裡巴巴等頭部企業的影嚮下,杭州電子商務相關行業的發展規糢做到了全國第一。2021 年 1-7 月,杭州市直播電商交易額為 3459.7 億元,占全國比重 26.16%,是廣東省全省交易額的 1.38 倍。

2021 年 7 月,杭州市直播電商開播的主播人數達到了 63839 人。如果我們以每個電商直播團隊有 8 個人來粗略計算,2021 年 7 月整個杭州約有 51 萬人在直接從事電商直播工作,約占杭州勞動適齡人口的 6.1%。也就是說,大概每 16 個人勞動適齡人口(15 歲到 59 歲)中,就有 1 個人跟電商直播相關。

如果說,電商直播行業的卷是杭州特色,那麼互聯網行業的卷更能反映出,杭州的競爭不亞於一線城市。

單獨看互聯網行業三大崗位:程序員、產品、運營,杭州的競爭程度一點也不比北上廣深小。

數據顯示,杭州工作經驗不足 1 年的小白程序員,競爭難度和深圳一樣,每 60 個人競爭一個崗位,僅次於廣州。在杭州,如果是一名有 1-3 年經驗的程序員,尋找工作時會面臨 14 個競爭對手。

杭州的小白產品競爭壓力排名第二,僅次於北京。杭州的小白運營人才競爭相對較小,但平均下來,每個運營崗位也有 23 個人競爭。

人才的湧入、激烈的競爭確實讓杭州飛速發展。2021 年,杭州在全國 GDP 十強城市中排名第 8;GDP 增速為 8.5%,在這十個城市中排在第 4 位。

杭州 GDP 高速增長的背後是產業的競爭。

如果身處以數字經濟核心產業相關的公司,這種感受或許更為強烈。數據顯示,2021 年杭州的數字經濟核心產業經濟增加值占 GDP 比重達到 27.1%,比上年增長了 11.5%。

其中軟體與資訊服務產業、數字內容產業和電子商務產業,又是數字經濟核心產業中發展最為迅猛的細分產業.

到去年年底,杭州已經因為其快速的發展和適宜人居住的環境,連續 15 年被評為 「最具幸福感的城市」。不過,在知乎問題 「如何看待杭州被評為最具幸福感城市?」 下,不少 「新杭州人」 都大倒苦水:「在杭州三年,累,很累」「奮鬥之都」「福報之都」……

房價高昂

不吃不喝工作一年只夠買 3 平方米房

許多人在逃離北上廣之初都是滿心歡喜,想著 「在北上廣深努力工作、不吃不喝也買不起房子,那索性去杭州吧」。

但,在杭州買房容易嗎?拋去購房條件限制,單從價格上來看,不容易。

我們比較了部分城市平均房價和人均可支配收入,發現普通人在杭州,一年不吃不喝也只能購買 3.21 平方米的房子。除去北上廣深外,這個難度僅次於廈門。

既然在杭州買不起房,那麼趁著年輕在杭州賺一筆錢然後回老家,杭州是不是一個好選擇呢?

在高額的生活成本面前,你可能存不下甚麼錢。

對於從外地奔赴而來的年輕人來說,每個月最大頭的消費支出可能就是房租。

根據應屆畢業生的房租占比數據,應屆生在杭州的住房成本占工資的 32%,大約三分之一。這個比例比一線城市廣州還要高,排名第四,僅次於深圳、北京和上海。

此外,杭州的消費水平也不低。

DT 財經查看了各地 2021 年的消費數據,在 21 個超大 / 特大城市中,消費水平最高的是上海,2021 年人均月消費支出達到 4073.3 元,緊隨其後的是廣州(3930.2 元 / 月)和深圳(3857.2 元 / 月)。

杭州以人均月消費支出 3717.4 元超越了北京(3636.7 元 / 月),占領第四位。(這裡的消費包含食品煙酒、衣著、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務、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娛樂、醫療保健和其他用品及服務。)

總地來說,無論是從就業、買房還是消費來看,杭州的內卷程度並不亞於一線城市。在無限接近一線城市的多機會、高水平之時,杭州也帶給人更大的壓力。

這座城市給了人許多工作機會,與此對應的是更多的優質同齡競爭對手;它有不亞於一線城市的成長氛圍,與之對應的則是高房價、高物價。

對於追求奮鬥的人來說,杭州是夢想之地,但對於 「卷不動」 的年輕人來說,它是無法令人躺平的夢碎之地。

早些年人們說,北上廣不相信眼淚,如今,這座二線城市用事實告訴你,杭州同樣不相信眼淚。

來源:DT 財經 微信號:DTcaijing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