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糧液,離茅臺越來越遠

五糧液

增速體量都不如茅臺

8 月 25 日晚,A 股白酒市值排名第二的五糧液發布了 2022 年半年報。盡管雙位數的業績增長讓一直憂心忡忡的股民直呼 「放下心來」,但與市值排名第一的貴州茅臺相比,兩家之間的差距仍然不小,不但總營收相差將近 180 億元,增速也遠不及貴州茅臺。

財報顯示,五糧液 2022 年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為 412.22 億元,同比增長 12.17%。而在同期內,貴州茅臺的營收是 594.44 億元,同比增長了 17.38%。

這說明,五糧液不僅營收體量不及貴州茅臺,連增速都跑不過貴州茅臺了,慢了 5.21 個百分點。

除此之外,五糧液的歸母淨利潤為 150.99 億元,同比增長 14.38%。而貴州茅臺的歸母淨利潤則為 297.94 億元,比五糧液高出 147 億元,增速為 20.85%,比五糧液高出 6.47 個百分點。

這還是幾年來五糧液首次營收和淨利潤增速比不過貴州茅臺。《財經天下》周刊梳理財報發現,在 2019-2021 年上半年,不管是營收增速還是淨利潤增速,五糧液都大幅度領先貴州茅臺,2019 年上半年五糧液營收和淨利潤增速分別比貴州茅臺高 8.51 個百分點和 4.74 個百分點,2020 年同期是 2.01 個百分點和 2.99 個百分點,2021 年同期是 7.77 個百分點和 12.52 個百分點。

1

事實上,五糧液增長乏力從 2021 年下半年就已開始有所顯現。從 2021 年下半年開始,五糧液的增速便一路下降,營收增速從中期的 19.45% 一路跌至 2021 年底的 15.51%,淨利潤增速也從中期的 21.6% 跌至 17.15%。

到了 2022 年,這種放緩的趨勢仍然沒有得到緩解。2022 年第一季度,五糧液的營收增速僅為 13.25%,另一邊貴州茅臺的營收增速卻達到了 18.43%。

五糧液增長乏力的背景下,白酒老大和老二之間的營收差距在逐年遞增。2017-2021 年,五糧液與茅臺的營收差額分別為 309 億、371 億、387 億、406 億和 432 億。可以看出,兩家企業的距離正在越拉越大,茅臺遙遙領先,五糧液想要超越貴州茅臺,變得越來越困難。

從市值來看,五糧液也從一度能和貴州茅臺比肩,變成了被貴州茅臺遠遠甩在身後的追趕者。2020 年,五糧液的市值首次突破了 1 萬億元,彼時貴州茅臺的市值約為 1.5 萬億元,兩者的差距僅有 5000 億元。

而到了現在,五糧液的市值跌到了 6500 億元,而貴州茅臺的市值卻已經漲到 2.37 萬億元,1 個貴州茅臺的市值相當於 3.5 個五糧液。

2

老大哥幾經更替

五糧液曾穩坐白酒行業的頭把交椅數十年,也有過一段像茅臺一樣充滿戲劇性的逆襲历史。

在 20 世紀 80 年代,國內當時白酒行業的老大哥屬於山西汾酒。在當時廣為流傳的一個段子是:全國每賣出一斤名酒,其中就有半斤是山西汾酒。同時,山西汾酒還是國內第一個白酒產量突破萬噸、第一個在 A 股上市的白酒企業。山西汾酒的一家獨大始終擠壓著五糧液、茅臺等企業的生存空間。

局面在 1988 年發生變化,這年國家放開了煙酒價格管控,這意味著企業可以通過自主定價的方式提高自身毛利率。

就在山西汾酒對提價一事猶豫不決時,五糧液開始了幾次飛速提價的過程:1989 年,一瓶五糧液的出廠價從十幾元漲到了 70 元,到了 1998 年,一瓶五糧液的出廠價就翻了 4 倍。2005 年,一瓶五糧液的出廠價比茅臺還要貴 70 元。

此外,五糧液還在不停地擴大產能,用了 20 年的時間將原來僅有 4400 噸的產能擴充到了 10 萬噸,其中中低端酒的占比高達 88%。到了 1994 年,五糧液以全國銷量第一的業績成功超車 「汾老大」,成為了白酒行業的又一個老大哥。

彼時的五糧液風光無限,營收和利潤是山西汾酒和貴州茅臺的好幾倍。1999 年,五糧液作為國宴用酒進入了人民大會堂,「國酒五糧液」 的稱號也開始被消費者熟知。到了 2000 年,在 A 股上市的 11 家白酒企業中,僅五糧液一家的營收就占到了全部白酒上市公司收入的 37%。

3

2001 年,貴州茅臺迎來上市,對於當時的五糧液來說,貴州茅臺的體量並不大。上市首周,其市值僅有 92.53 億元,而在同期,五糧液的市值已經達到 193.64 億元,在當時,1 個五糧液約等於 2 個茅臺。

盡管貴州茅臺的市值無法在短期內與五糧液抗衡,但受益於多次提價的影嚮,上市後的第四年,貴州茅臺的淨利潤已經趕超了五糧液。2005 年,茅臺的淨利潤為 11.19 億元,首次超過五糧液的 7.91 億元,此後的二十幾年裡,五糧液的淨利潤再也沒有趕超過茅臺。

貴州茅臺的追趕並沒有讓五糧液有喘氣的機會。2008 年,貴州茅臺在營收上首次超過五糧液,但隨後幾年又被五糧液反超,在近五年的時間裡,兩家企業的營收一直處於不相上下的階段,最接近的時候只有 5 億元左右的差距。

直到 2013 年,貴州茅臺總營收突破 300 億元大關,第二次超過不升反降的五糧液後,便不斷與五糧液拉開差距,穩穩接過了五糧液手中的接力棒,坐上了白酒大哥的寶座。

2017 年,徘徊在 200 億元體量多年的五糧液終於摸到了 300 億元的大門,但貴州茅臺的總營收已經達到了 610 億元,是五糧液的兩倍之多。

4

五糧液為何掉隊了?

「以五糧液為代表的濃香酒,口感比較綿甜,聞起來糧香、窖香、花果香比較突出,而以茅臺為代表的醬香酒醬香突出,有醇甜感,有窖底香」,國家一級品酒師閆兵對《財經天下》周刊表示。在他看來,醬香酒目前還停留在香型競爭,而濃香已經過渡到風味競爭階段,這點從全國濃香型酒廠的數量上來看,濃香酒其實更得到消費者更多的認可。

為甚麼口感更普世的五糧液賣得卻沒有貴州茅臺好?多位受訪人士表示,在中高端的白酒市場上,社交價值遠大於口感價值,而貴州茅臺的高端化屬性遠遠強於中、低、高三端齊頭並進的五糧液。

在上個世紀 90 年代,五糧液的騰飛原因之一在於產能的擴張,但這份 「禮物」 也早已標註好了價格,為日後與茅臺的競爭埋下了伏筆。

1994 年,為了擴產,五糧液新建了 6000 口窯池,但其優酒率只有 17%。為了消化大量的中低端酒,五糧液創立了 OEM 糢式(買斷經營糢式)。在這種糢式下,五糧液酒廠與經銷商地位平等,每個經銷商都能夠獨立和五糧液成立一個品牌。

在此背景下,市場上誕生了許多五糧液的 「子孫品牌」,其中包括金六福、瀏陽河、五糧春、五糧醇等。有數據顯示,五糧液旗下的子品牌最多時達到了上千個。

廣而雜的品牌盡管能在短期內消化掉過剩的中低端酒產能,同時帶來一定的業務增量,但對於品牌的長期發展來說,參差不齊的產品質量將進一步稀釋掉五糧液本身的品牌影嚮力,以及對渠道的掌控能力。

OEM 糢式帶來的惡劣影嚮迅速奏效,到了 2002 年,五糧液的淨利潤首次出現了負增長,降幅接近 25%,貴州茅臺也是在這時完成了對五糧液的第一次超越。

5

意識到問題的五糧液迅速開展了整治行動,不僅開展 「1+9+8」 的品牌戰略,還試圖帶動主品牌大幅度提價。但此次整治並沒有起到很大效果,反而使酒廠和經銷商之間面臨著嚴重的信任危機。

此後,拳頭產品 「普五」 多次提價失敗,2013 年,在整個白酒市場不景氣的情況下,五糧液選擇逆勢提價 10%,結果導致了價格倒掛,當年營收同比下降了 9.13%,淨利潤減少了 19.75%,再度被茅臺反超。

「目前來看,五糧液和茅臺的品牌定位非常清晰,茅臺依然走的是完全的高端化路線,而五糧液則走的是綜合發展的路線。從兩家的產品結構來看,五糧液包含了中、高、低端市場,茅臺則聚焦在了次高端與高端市場。」 酒業分析師蔡學飛表示。

喪失掉部分高端市場的五糧液,也將高毛利的市場拱手讓給了貴州茅臺。根據 2021 年財報顯示,五糧液酒類產品毛利率為 80.29%,而茅臺的毛利率則為 91.62%,比五糧液高出十個百分點。

未來已經被甩在身後的五糧液是否還能趕上茅臺?對此,蔡學飛判斷,這誰也說不定,因為市場是變化的,這種可能性永遠存在。

他表示,「對於兩個綜合性集團來說,單純的比拼業績意義並不大,更多的還是應該考慮到規糢、品牌價值、利潤,以及在當地經濟中的槓桿作用和對於產區的推動作用等綜合指標。」

來源:AI 財經社 微信號:aicjnews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