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國影視行業不得不餵養鄭爽?

鄭爽

文 | 王毓嬋 編輯 | 張信宇

自 4 月 26 日鄭爽前男友張恆發微博曝光鄭爽涉嫌 ” 陰陽合同 “、偷稅漏稅、天價片酬等問題以來,娛樂圈的地震一波強過一波。北京廣電局、中央政法委長安劍、中國視協、國家廣電總局、國家稅務總局等先後發文,娛樂圈監管收緊的信號已經非常明顯。

一時間娛樂圈風聲鶴唳,人人自危,多個明星工作室被緊急註銷。據山東商報統計,鄭爽、黃曉明、何炅、黃聖依、唐嫣、趙薇等 75 位一線藝人名下相關公司共有 647 家,近日已註銷 200 家。

其中,藝人名下關聯公司數量最多的是黃曉明,相關公司一共有 43 家;其次為章子怡,名下相關公司有 29 家,為女藝人中公司數量最多。此外,陳坤有 25 家,李晨有 21 家,黃磊有 20 家,何炅有 19 家,陳赫 18 家,靳東 18 家,鄭愷 17 家,黃渤 16 家,趙薇 14 家。

其他涉及工作室註銷的明星還包括:吳亦凡、肖戰、王俊凱、倪妮、李現、倪妮、楊穎、迪麗熱巴、白敬亭、魏大勛、曹郁(姚晨丈夫)、何炅父親、鄧超、唐嫣、文章、馬薇薇、那英(後撤銷註銷公告)、趙本山、朱正廷、孟美岐、吳宣儀、沈騰、井柏然、王千源等。

上一次在娛樂圈掀起如此大規模動盪的還是范冰冰。根據 2018 年的公開資料,范冰冰在電影《大轟炸》劇組拍攝過程中實際取得片酬 3000 萬元,但僅拿出其中 1000 萬元申報納稅,該事件將娛樂圈 ” 陰陽合同 ” 首次帶入大眾視野。

3 年過去,鄭爽再次被指與《只問今生戀滄溟》(原名《倩女幽魂》)簽下 ” 陰陽合同 “,” 陽合同 “4800 萬,” 陰合同 “1.12 億,實際上班 77 天,收入 1.6 億,按天算日薪超 208 萬元。片酬之高、涉案數額之巨遠超當年范冰冰。

《只問今生戀滄溟》

遙想當年范冰冰高位跌落,引五部委發文,要求 ” 主要演員片酬不得超過總片酬 70%”,優酷、愛奇藝、騰訊三大視頻平台也抓住機會一齊發聲,稱未來 ” 採購或製作的所有影視劇,單個演員的單集片酬(含稅)不得超過 100 萬元人民幣,總片酬(含稅)最高不得超過 5000 萬元人民幣。”

2018 年,大家都相信流量演員片酬下降對愛優騰來說是巨大利好——明星拿得越少,平台方採購內容的成本壓力就越低,影視公司也就越能省出錢來花在劇本、道具和後期上,觀眾也能少看一些爛劇。

但鄭爽的天價片酬和 75 位一線藝人的緊急大跑路證明了這只是一廂情願。影視行業被流量演員綁架的境遇三年來並沒有任何改善,反而是更嚴重了。

簽下流量明星,開始一場豪賭

范冰冰事件之後,因受政策與輿論的加持,影視公司與內容平台在談判桌上獲得了話語權的驟升,但鄭爽事件證明,在市場的自由競爭中,天平仍然倒向流量明星的一邊。

從張恆曝出的微信聊天內容來看,鄭爽在跟片方談薪酬時話語權非常強,她嫌對方一開始報出的 1.5 億太低,要求漲價到 1.8 億,最後敲定為 1.6 億。

北京世紀夥伴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下稱 ” 世紀夥伴 “)願意出價 1.6 億留住鄭爽,有兩種可能:一是因為判斷儘管出資 1.6 億,仍然有得賺;二是判斷如果不出這個錢,有可能會虧得更慘。

說到底,即使給鄭爽 1.6 億,對片方來說仍然是最划算的帳。

2018 年,北京文化年報稱未播出的《倩女幽魂》《大宋宮詞》分別為公司創收 3.58 億元、1.02 億元。但兩年後,由於鄭爽收入被輿論曝光,上市公司自曝 2018 年報虛增收入 4.6 億元,這一數額剛好與上述兩劇披露的收入吻合。

事實上,劉濤、周渝民主演的《大宋宮詞》今年才剛剛開播,豆瓣評分 3.8,在社交網站上惡評如潮。而已經改了名的 50 集長劇《倩女幽魂》至今沒有上線的機會。鄭爽代孕棄養事件發生後,這部劇的開播日期再次延後,如今幾乎已經上線無望,這場 1.6 億的豪賭是徹底輸了。不僅如此,還有涉嫌上市公司財務造假的罪名在等著北京文化。

一部影視劇從籌拍到上線,動輒以年計算,而觀眾的喜好變遷、明星的人氣漲落無章可循。當年花高價請來的頂級流量,很可能到劇開播已成了明日黃花,甚至是埋下的雷。鄭爽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倩女幽魂》2019 年 4 月 19 日開機,8 月殺青,當時正值鄭爽主演的《青春斗》上線。雖然鄭爽的敷衍表演和燙嘴台詞為 B 站影視區 UP 主貢獻了一大批吐槽素材,但她的人氣依然憑這部豆瓣評分僅 4.7 的劇有所提升——而這也成為了北京文化判斷鄭爽值得簽的理由之一。

不僅鄭爽,除了王一博、肖戰、楊紫、迪麗熱巴、楊冪等擁有穩定粉絲群體的超一線明星,大多數藝人的人氣和商業價值都有非常大的浮動性,這對於需要穩定收入的上市公司來說變數太大了。

藝恩營銷智庫代言人系統顯示,2021 年 3 月,在 ” 頂流價值榜 ” 中,龔俊受熱播劇《山河令》拉動,擠入前十,相比 2 月上升了 31 名;白敬亭和吳磊分別受兩部熱播劇《你是我的城池營壘》和《長歌行》拉動,也各有了 40 位次以上的提升。而因《司藤》而重新爆火的景甜,相比 2 月竄升了 112 名,成功躋身榜單前 20。

而一度風頭無兩的鹿晗僅僅屈居第 58 名,比他的女友關曉彤低了 30 多名;曾經激發全民熱議的選秀女孩楊超越也僅僅排名 69,不及郭德綱;逐漸掉出超一線的吳亦凡排名 33,低於岳雲鵬。

圖片來源:藝恩

流量明星的黃金週期無法把握,人氣驟升驟降,影視公司在他們身上花費的價格越高,承受的風險就越大。

4 月 30 日,北京文化被火速戴帽 “ST”,公司股票停牌一天。5 月 6 日復牌後,公司股票將被實施 ” 其他風險警示 ” 處理,股票簡稱變更為 “ST 北文 “。

除了被捲入偷漏稅、財務造假醜聞的北京文化,鄭爽之禍還殃及十餘家影視公司。根據娛樂資本論矩陣號剁椒娛投(ID:ylwanjia)保守統計,《翡翠戀人》《絕密者》《倩女幽魂》三部無法上映的劇累計投資金額超過 7 億元。這筆錢可能永遠收不回來了。

豪賭繼續,頭部明星的議價權難以動搖

在有政策和輿論支持的前提下,影視公司即便已經窮得叮噹響,還要鋌而走險,巧設陰陽合同,把巨資往藝人的口袋裡送,證明高風險確實有帶來高收益的可能。並且,頭部明星的議價權並沒有因為范冰冰被重罰而衰弱,反而因為粉絲經濟的膨脹而變得更強了。

范冰冰之後,國產影視劇造星能力逐年疲軟。2018 年,《鎮魂》造出了白宇、朱一龍,《延禧攻略》造出了吳謹言;2019 年,《陳情令》造出了王一博、肖戰;2020 年則幾乎沒有新星出現。

骨朵數據顯示,2020 全年熱度 TOP3 網劇分別為:《愛情公寓》《有翡》《隱祕的角落》。熱度最高的《愛情公寓 5》也遠不及 2018-2019 年的熱度 TOP《延禧攻略》《陳情令》。

圖片來源:骨朵傳媒

《2020 微博明星白皮書》列出的 “2020 年最具社會影響力明星 TOP10” 裡,沒有一張新面孔。

《2020 微博明星白皮書》

後繼者乏力,決定了既有流量明星依然是稀缺資源,在供不應求的市場上,自然會獲得更高的議價權。對於影視公司來說,率先搶下頭部藝人,就是拿到了賭場的門票。只要新人不出現,舊人不出事,這張門票會一直值錢。

2016 年,唐德影視曾計劃以 8 億估值收購范冰冰註冊資本僅 300 萬的愛美神,就是 ” 看中了范冰冰 IP 稀缺的程度和未來創造的價值 “。

但是這筆生意最終化為泡影。范冰冰被雪藏,《巴清傳》砸在了手裡,唐德影視被拖累,三年虧損超 11 億。而擠出 1.6 億悄悄塞給鄭爽的北京文化即便押中《流量地球》和《你好,李煥英》,也要承受還帳壓力、內訌和虧損。

唐德影視與北京文化的遭遇是中國影視行業在這場漫長寒冬中的縮影。2020 年,影視公司和長視頻平台依舊沒賺到什麼錢,也就沒有議價的資本。

在主營業務包括影視投資、製作發行及相關衍生業務的 23 家上市影視公司中,只有極少數在 2020 年實現了盈利。2020 年財報顯示,其中 18 家公司虧損,各自虧損金額從 2400 萬元至 67 億元不等,累計約 197.75 億元。

三大長視頻平台——愛奇藝、騰訊視頻和優酷的日子也不好過。2015-2020 年,愛奇藝淨虧損分別為 25.75 億元、30.74 億元、37.37 億元、90 億元、103 億元和 70 億元,6 年累計虧損已經超過 350 億元。

比鄭爽更早,比范冰冰更早,行業和大眾早就清楚了問題所在—— 2016 年,央視曾製作過一次 ” 明星高片酬 ” 的專題,批評中國影視市場存在 ” 明星片酬過高 ” 的情況,” 不少明星在電影的製作成本中占比超過 50%,有的甚至高達到 60%-70%,遠超美國、韓國等娛樂工業發達國家的比例。”

2016 年央視新聞截圖

央視在採訪海外相關業內人士後指出,” 演員片酬占比正常來說應維持在 10%-30%。”

5 年過去,我們送走了新老兩位 ” 頂流女星 “,但中國的影視行業仍然行走在危牆之下。

來源:36氪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 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