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唱《祝你平安》紅遍全國的女歌手孫悅,消失了16年

那個唱《祝你平安》紅遍全國的女歌手孫悅,消失了16年

2022年湖南春晚上,一個歌曲串燒,令無數人百感交集。

串燒是曾經的「過年五件套」:

《祝你平安》《好人好夢》《幸福快車》《大家一起來》《歡樂中國年》。

唱歌的人叫孫悅

當年春晚常客,老牌歌舞明星,一代人的集體記憶。

她唱著《大家一起來》;

她唱著《歡樂中國年》;

她唱著《祝你平安》;

化為旋律的一種,湧進7080後的記憶深處,成為春晚符號之一。

那時候,大街小巷,

男女老少,

班上唱的,嘴裡哼的,舞曲播的,電視放的,

都少不了悅式轟炸。

左攻廣場,右襲迪廳。

南掃K歌房,北踢選秀場。

她。

孫悅。

90年代當之無愧的內地舞曲天後。

在那個時代,她歡樂的節奏,遼闊的音域,略顯殺馬特的造型,在當時看來,都是潮流象徵。

而她本人,堪稱當時歌舞屆的霹靂嬌娃。

一時間無人可擋。

無人不知。

可如今,風水連年轉。

一晃,境況已經變了。她變得少有人知。

90、00後提到孫悅,更多想起的,是那個退役了的籃球運動員。或是和岳雲鵬搭檔的相聲演員。

就是不會想到那個曾經的當紅女歌手。

她離開舞臺確實太久了。

久到當下很多年輕人,都不知道她的名字。

久到她的出場,能勾起的,多不是年輕人的審美快感,而是資深年輕人們的回憶殺。

但她不在江湖。

江湖之上,她的傳說與光芒,從未消亡。

孫悅是從《祝你平安》這首歌開始,走到一代人的視野中的。

她之前的故事,很簡單。

無非是:

70後,哈爾濱人,家貧,曾入伍成為文藝兵;

考入哈爾濱文工團;

在「第五屆青歌賽」上,獲得通俗組銅獎。

非常順。

也非常無聊。

沒有太多細節可供反芻。

當然,這並不重要。

大家只需知道,她是一個颯爽的北方大妞;

一個曾經的文藝兵;

一個在歌唱上有點天賦且有野心的歌手。

就可以了。

她真正的傳奇從《祝你平安》開始。

1994年,她憑借《祝你平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狂掃內地樂壇。

這首歌,在孫悅的解讀中,由她唱嚮是「命運安排」。

為了拿下這首歌,她家人一度舉債累累。代價不算小。

好在一鳴驚人。

在《祝你平安》MTV的溫暖濾鏡下,

她綁著麻花辮。

穿著樸實的條紋襯衫。

坐在臺階上。

臉素淡,看起來敦實憨厚,像一個平凡溫暖的鄰家大姐,和你坐在一起,握著你的手,娓娓道來般唱著:

「你的心情,現在好嗎?……生活的路,總有一些不平事,請你不必太在意,灑脫一點過得好……」

歌曲走的是治愈風,

旋律婉轉,

中音,

詞貼近人心,字字往心窩裡鑽。

漂泊的人,聽了溫暖。

孤苦的人,聽了動容。

困窘的人,聽了親切。

在90年代中期,這首歌一夜之間,走進千家萬戶。好像忽然之間,走在街上,人人都會哼上一句「祝你平安」。

理所當然。

它拿下一系列大獎。

比如:年度十大金曲獎;全國最受歡迎女歌手……

有了獎項,

有了錢,

有了名,

孫悅的資源,越來越多。

此後,她如同雨後春筍般,推出一系列膾炙人口的歌曲。

其中一首,就是《心情不錯》。


1995年,《心情不錯》以病毒式傳播,再度紅遍了大江南北。

依然是國民知心大姐歌曲風。

以歌為手,撫慰每顆滄桑的心。

以曲為湯,滋補每個匱乏的靈魂。

不信,你聽——

「這一年總的說來高興的事挺多,家人不錯,朋友不錯,自己也不錯……」

口水化,不高級,但接地氣。

90年代,國風尚未流行,

嘻哈還沒到來。

整個內地樂壇,主流審美就是這種居委會大媽跟你嘮嗑式的歌曲風格。

而孫悅,牢牢把握住了這種紅利。

她站在風口之上,溫暖高歌。

之後,陸續出國,參加日本NHK電視臺節目、參加亞洲歌壇音樂會,在拉斯維加斯連辦3場演唱會。

她的時代正式開啓,精彩不斷,令人目不暇接。

好運總是眷顧贏的人,她的專輯幾乎以每年一張的速度地推出。

1998年,《歡樂中國年》推出。

這首歌的作詞,換成了張俊以。

也是她的第二任男友。

詞風大變。

由心靈撫慰風,變成了普天同慶風。

詞曲高亢有力,成為1999年春晚的開場歌曲。

也就在這一年,她的另一首代表作出……

這也是文初提到的「過年五件套」中的另一首。

《好人好夢》。

依然是孫悅擅長的溫暖治愈感。

不出所料,一經推出,同樣風靡全國。

90年代末,誰不會哼上幾句:

「燭光中你的笑容,暖暖讓我感動,告別那昨日的傷與痛,我的心你最懂……」

誰沒聽過這樣的詞:

「親愛的我永遠祝福你,好人就有好夢……」

那個年代,一首歌一旦流行,必然舉國傳唱。

紅成現象級。

不像今天的偶像,歌曲一首首地出,但你根本不知道唱了啥。

在90年代,孫悅成為內地樂壇無可置疑的頂流歌手。

到此時為止,孫悅的詞曲與表演方式,依然是走心範兒。

但千禧年後,她曲風大變。

從抒情,轉向搖滾。

從溫情,轉向舞曲。

2000年,《怎麼Happy》出爐。

怎麼Happy(放縱版)音樂:孫悅 – 怎麼Happy

在這首歌的MV裡,她著裝火辣。

動作多起來。

節奏變快。

你會看著她在舞臺上,繃著全身力氣,去扭,去動,去舞。

而歌曲的元素,也開始年輕化。

這種轉變,令她更時尚。

很長一段時間,你會發現,她成為KTV被點歌最多的那批歌手之一。

中年人唱她的抒情歌。

年輕人放她的舞曲。

流行密碼被她牢牢把握。

如今,我們反過來看當年孫悅的著裝,會發現不少造型非常殺馬特。

比如《快樂指南》裡,一身銀色漆色套裝,頭髮束成銀色拖把。

農村重金屬風。

土洋土洋的。

但在當時,這可是拿捏住了流行風向。

她的舞蹈動作,其實也不算太優雅,太酷炫。

這一點在當年的中韓歌會上與李貞賢同臺時,表現得淋灕盡致。

當時,兩人同臺,合唱《獨一無二》。

單看孫悅,勉強還行。

但李貞賢一開口,一舞動,孫悅的氣場完全被碾壓。

她的局促、尷尬、不自信,全部暴露。

呈現在表演上,就是動作的僵化與土氣。甚至有幾個動作,還有糢仿對方。

如果我們不看這些,試著把她的表演,放到90年代的特定審美環境中去看待,你就會發現,那個時代,只要你敢。

只要你前衞大膽。

只要你節奏感還不錯。

往往都會被視為流行教母。

加上她的一些歌曲,確實傳唱度非常高。

《大家一起來》成為各中小學文藝匯演必備舞曲,也成為廣場舞舞曲鼻祖。

《幸福快車》的沙啦啦啦啦,啦得一代人跟著動起來。

因為天時地利,孫悅在90、00年代的大陸樂壇,已然混得風生水起。

如果孫悅繼續這樣努力,她會成為內地歌壇大姐大。

但她沒有。

她迅速消失。

隨著她的消失,事業的衰敗也開始了。

敗勢起於甚麼?

一因婚戀。

二因奇裝異服博出位。

在某種意義上,後者也是前者的果。

婚戀自古以來,是女性過不去的坎。

不論你有多成功,

不論你多美貌,

不論你有多少夢想和野心。

只要結了婚,只要生了娃,絕大多數,都逐漸泯然眾人。能依然如王菲一樣不受控的,太少了。

孫悅情史也不太順。

據說,她的第一任男友,是經紀人。死於非命。(有官方資料的,大家有興趣自己去扒)

第二任是《歡樂中國年》的作詞人,張俊以。

第三任是李湘前夫,李厚霖。

第四任,也就是現任。

其實捋這些情史,我沒有太大興趣。

不捋清這些,我們可能無法看清,一個人為何急流勇退,一個女人又為何忽然消失於公眾視野?

據孫悅在各個訪談節目中透露,她的丈夫很好。

由朋友介紹認識。

她求的婚。

貌似還發生過丈夫公司出現困境,她出資去幫忙的事情。

婚姻這種東西,你說啥就是啥。

外人看不透。

也不想去看透。

之於普通人,我們能看到的就是,一代傳奇喑啞了。

06年左右,她離開樂壇,為「好老公」專心致志生娃。

衰敗就是此時開始的。

她離開樂壇時,《超級女聲》《快樂男聲》相繼出爐,搶奪了音樂市場的大半江山。

周傑倫持續以勢不可擋的姿勢,霸榜華語各大樂壇。

鳳凰傳奇成為廣場舞新教主。

各種內地的、港臺的歌手,以更時尚、更青春的氣息,攥住了年輕歌迷的心。

年輕的偶像,正在一批接一批地制造出來。

誰有空,去懷念一個老去的過氣女歌手?

不會。

機會不會留。

流量不會給。

等孫悅想回來時,樂壇早已今非昔比。

她的輝煌,成了明日黃花。

機會少了。

甚至沒了。

如何重新被看見?

她選擇了一條無法回頭的路:博出位。

之後,我們就看到了她近乎失心瘋的著裝。

比如下方這種:

再比如這種:

有些服裝,不僅毫無時尚感。反而將她的缺陷暴露無遺。

看到這裡,你一定還想到了一個人。

陳志朋。

這樣用力過猛,不會令你想到,他們是個性、獨特、前衞、時尚。

不是的。

你只會想到三個字:不得體。

而她或真或假的整容傳聞,也令她一度被非議。

在中國人的傳統審美中,一個無所不用其極博出位的人,很難真正大紅大紫。

個體表達,首先要尊重集體審美。

否則就很容易淪為異類。

一旦被異類,老牌歌手僅剩的紅利,不僅沒有得到發揮,還可能被消耗。

好在,孫悅慢慢放棄了LADY GAGA式的時尚品味。

她沉穩下來,選擇了更大氣、更體面,也更拉好感的方式,回到樂壇。

在2022年湖南春晚,她用喜慶而端莊的方式,為所有愛過她的人,唱嚮來自歲月深處的歌謠。

她唱嚮《好人好夢》;

唱嚮《祝你平安》;

記憶回來了。

7080後的人們,在熟悉的歌聲裡,看見了那個年代,也看見了自己的往昔。

那時候,我們對世事一無所知。

我們真純地愛著,唱著,舞著,從沒有想到,有朝一日,孫悅會過氣,我們會被生活鞭打千萬場。

如今發現生活的真相時,孫悅老了。

我們也人入中年。

只有那些歲月,被裹在歌曲中,如同琥珀,散著金色的、溫柔的光。

天後歸來,已換了人間。

但新的天地裡,依然有歌聲流轉。

所以,無論是孫悅,還是我們,都請繼續歌唱吧。

為餘年末日,

為記憶,

為活著的痕跡,

用自己的方式縱情歌唱。

因為,時尚是速朽的,名氣是會消失的,夢會碎,人會走。但歌聲一直存在。

一旦唱嚮,宛在當年。

來源: 周沖的影像聲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