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爾諾貝利事件催生的時尚潮流

切爾諾貝利事件催生的時尚潮流

文:陳滌

上周,我完成了這個作品:黑死醫生的鳥嘴面具。朋友圈發了照。

評論區裡有人提議再做個輻射面具。

輻射面具?在我的印象中,輻射面具是這個形象。我知道它的形象起源來自一戰時的毒氣面具,之後呢?為甚麼輻射面具的形象會留存到現在?這是個好問題。

輻射面具其實出現的相當晚。來自1915年的醫療照片告訴我們,那時還沒有像樣的輻射面具,而且醫生和護士都不在乎這個東西。

 

盡管今天我們對輻射談之色變,但在一百二十年前,人們和它可是親近的很。那個時代,病人接受大劑量輻射是會感到幸福的。X光片?NO!顯示屏直接上!這張照片的題記是這樣:「人類第一次接觸X射線,1896年1月5日」。

 

輻射照大腦,細菌去無蹤。這張照片來自1900年,X射線治療中耳炎。當時的科學界認為,X光照射可以殺死細菌,進而治愈疾病。這當然是真的,不過他們好像把人體細胞給忘記了。不知照片上這位兄弟起來之後是不是還能算出一加一等於幾。

當時的科學家對X射線充滿向往,能透視骨骼的神奇射線的確充滿逼格,尤其是它還能殺菌。沒事照一照,健康長壽自然來。來自1901年的健康護理是這樣的。

還有大規糢的X射線護理中心,是這樣。不知這些照射了最新科技而充滿幸福感的女性會生出怎樣的下一代……

 

看看這張來自過去的海報,大概當時的女性都認為自己可以借由X射線生出熒光寶寶吧。

 

不要高估科學家們的認知,首先應用放射性元素於醫療的居裡夫人就是死於輻射病。倫琴研究出的初期X射線機使用的照射劑量要比現代機器大不知多少倍。在第一次X射線成像實驗中,倫琴先生用X射線對著自己妻子的手足足照了15分鐘。在那個年代,沒有輻射病的先例,科學家們用射線殺滅了細菌,可是忘了管人體細胞,這很正常。欣賞一下這些充滿時代感的先進機械,它們來自1900年,順便感受一下輻射的力量。

 

到了1906年,X射線已經被廣泛應用於醫學檢查。當時的醫生和病人還都不知道輻射的厲害,沒有保護的大範圍輻射照射是很正常的事。當時的檢查器械是這樣,病人的身體和醫生的頭同時受到長時間大劑量的射線轟擊,當時的檢查照射時間長達10分鐘。

 

到了1920年,X射線機成為了流行的醫療器械,不再是科學家和醫生們壟斷的東西。有錢人開始購買家用型射線機來進行健康護理。照片為X射線治療腮腺炎。

 

重型X射線放射器,1921年。

1934年,居裡夫人去世後,科學家們開始註意到放射病的存在,醫生在檢查時開始使用一些防護裝備。不過病人還是要接受大劑量照射。

 

到了50年代,原子彈已經爆炸過,對輻射的研究越發深入,科學家們在接觸輻射時變成了這樣。在這個階段,毒氣面具和輻射面具的外形合為了一體。

 

不過作死的人還是有,看這張1956年的照片,這是甚麼比賽?最美麗脊柱?!至少這幾位女士肯定是沒學過關於輻射和白血病的知識了,也許她們也不知道原子彈這個詞語。

 

為她們的晚年送上這個禮物,祝她們用得上。

 

X射線機在60年代之後迅速降低了照射劑量和檢查時間,終於變成了比較健康的檢查儀器,盡管如此,醫生仍然建議你一年最好只照兩次X射線。

X射線機不再是保健器具,原子彈後來也沒有再炸過。從此百姓們的生活不再和輻射打交道了嗎?

當然不可能。不然輻射面具是怎麼出現的。

1986年4月25日,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發生了爆炸。這次爆炸的影嚮至今未能完全消除。當我們這一代死後,再過700年,這次爆炸的影嚮仍會存在。

人類終於充分認識了輻射。

10倍:綠色和平組織稱切爾諾貝利核洩漏危害被低估10倍;

800年:專家稱消除切爾諾貝利核洩漏事故後遺癥需800年,而反應堆核心下放的輻射自然分化要幾百萬年;

9.3萬人:20年前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事故造成致癌死亡人數約為9.3萬人左右;

27萬人:27萬人因切爾諾貝利核洩漏事故患上癌癥,其中致死9.3萬人;

34萬人:核洩漏事故發生後,前蘇聯立即疏散了11萬多人,隨後數年,又從污染嚴重地區搬遷了23萬人,前後共疏散34萬餘人;

50萬:參與搶救切爾諾貝利的英雄們有五十萬;

20億人:建立在白俄羅斯國家科學院研究成果上的報告說,全球共有20億人口受切爾諾貝利事故影嚮。

事件經過百度上很多,在此不再多說,整個世界在此之前從沒真正接觸過輻射死城的概念,即便是原子彈,輻射的衰減速度也是很快的。但在切爾諾貝利,由於反應堆長時間的發射輻射線(直到今天那裡的輻射仍在放射),整個地區都成了死城,即便是反應堆被遮蓋後,人類仍無法在這個地區定居。

這是今天的切爾諾貝利以及臨近城市普裡皮亞季,目前均為隔離無人區。

輻射面具在這個時段出現在大眾眼前。在普裡皮亞季,撤離前的孩子們將發放的輻射面具套在了娃娃頭上玩耍,這些娃娃永遠留在了那裡。

作為世界性事件,各式各樣的輻射面具出現在新聞中及照片裡。

 

救援部隊拋棄的輻射面具,由於是一次性用品,這些面具在事發地附近被大量集中丟棄。

 

伴隨這些面具出現的,是這些讓人驚心動魄的照片。前方高能預警。

在輻射區坐下休息的士兵腿部。

 

爆炸後的普裡皮亞季婦產醫院。

 

在爆炸後出生的孩子們

 

直到30年後,在臨近的有人輻射污染區(面積太大,很多城市存在至今),輻射導致的畸形孩子出生率才開始下降。

 

受輻射影嚮的也不僅僅是人類。

在此時間之後,輻射面具一下子登上了時尚舞臺。它同時代表著極度的危險與安全,代表著來自未知領域的刺激,代表著抗爭,也代表著壓力。最初一批將面具用於時尚的藝術家宣稱,戴面具意味著對這個世界的抗拒。

 

事件之後的1987年,大熱至今的戰錘40K游戲誕生。其中很多角色都戴著面具,象徵著高度危險及能源力量。

 

隨著切爾諾貝利事件影嚮的擴散,在輻射中面目全非的形象成為了藝術家們新的靈感。「創傷面具」出現了,心理及生理的傷痛被這類面具表達的淋灕盡致。

 

好吧,在此之前,戴面具的壞人只有傑森和德州殺人狂。在此之後,大量心理扭曲的殺人狂戴上了面具,開始了他們的偉業。

 

最終,切爾諾貝利事件進入了游戲開發者的視線,在游戲中,原子戰爭,末世幸存者,輻射浩劫這些概念出現了,在《輻射》系列游戲中,輻射面具是十分常見的裝備,在鋼鐵兄弟會和英克雷公司的動力裝甲上,甚至在廢土土匪中都可說是標配。

 

高科技形象逐漸改變了輻射面具的內在概念。這些面具不再代表著危險,更多的是代表了先進科技,以及闖蕩四方的荒野俠客。蒸汽朋克在這個時段加入了輻射面具粉絲的行列,雖然這個概念出現於1987年,但輻射面具加入蒸汽朋克裝備序列的時間卻要推遲到2000年前後。護目鏡,皮帽,輻射面具這三樣裝備呈現出了高科技紳士冒險者的形象,一時在圈子中備受歡迎。

 

輻射面具到此面目全非,成為了小眾時尚的符號之一。在此基礎上,大量的其他設定被加在輻射面具之上。比如克蘇魯傳說。

比如亡者士兵。

2013年,電影《弗蘭肯斯坦的軍隊》把輻射面具這個概念黑化,用到了極致。毫無人性的戰爭機械在片中瘋狂殺戮,輻射面具在其中就充當了抹殺改造人人性的工具與符號。作為表現黑暗科技的電影,在此強烈推薦愛好者們觀看。

 

近兩年,輻射面具再次被拉上時尚舞臺,最新的概念是——虐戀。

 

好啦。關於輻射面具就寫到這裡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