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極左?

保守主義

方方老師在其封城日記中多次提到對「極左」的反感。那麼問題來了,何謂「左」?什麼是「左傾」思潮?

基於觀念的視角,關於左/右的定義,學者蘇小和闡述得最為清晰:「左傾致力於肯定,右傾致力於否定;左傾以正確為基準點,右傾以錯誤為基準點;左傾以自信為方法,右傾以懷疑為方法。」

基於此定義,可以說凡是從肯定的角度出發去研究/解決問題的人,就是左傾。比如凱恩斯,他的經濟學理論肯定「看得見的手——政府」對市場的干預;比如羅爾斯,他的《正義論》肯定人類可以自己定義「什麼是公義」;比如安蘭德,她肯定個人至上;比如孔子(以及其追隨者王陽明、稻盛和夫),肯定一個人可以通過仁義禮智信的訓練成為一個君子;比如各種烏托邦主義,肯定自己可以整體改造人類社會。

反之,凡是從懷疑的角度出發去研究/解決問題的人,就是右傾。比如哈耶克,無論在經濟學還是政治學、法學和人類學領域,哈耶克都對人性保持了絕對的懷疑,他在其《通往奴役之路》一書中寫道:「使一個國家成為人間地獄的,往往恰恰是因為人們試圖建立人間天堂」;比如埃德蒙.柏克,他在其著作《反思法國大革命》一書中闡明了對盧梭均貧富幻想的懷疑;比如里根總統、特朗普總統,前者說:「集中化的權力,一向是自由的敵人」,後者說:「我們不崇拜政府,我們只崇拜上帝」,他們表達了對「大政府」的懷疑。

左傾思潮,可以說幾乎就是激進思潮的同義詞,這些思潮包括:推動法國大革命爆發的盧梭思想;導致人類近現代文明日益被侵蝕的邊沁功利主義/孔德實證主義思想;以及最終在二十世紀讓全球一半人口陷入極權主義奴役境地的Marxism思想。

這些激進思潮流派的共同旨趣是:認定人的可完善性和社會進步的無限性,相信可以將人塑造成神;蔑視傳統,拒斥基督信仰,認可人的理性和衝動,認同物質決定論可以讓人幸福;主張政治均等化,蔑視社會秩序和權威,主張直接民主;主張經濟均等化,質疑甚至試圖根除私有產權。

作為左傾思潮的對立面和反對者,右傾的英美保守主義思想則認為:人的罪性和有限理性,決定了人類沒有能力整全地判斷對與錯、善與惡及好與壞

美國當代思想家Russel Kirk 在其《保守主義思想》一書中,歸納了英美保守主義思想的明確主張:

1)確信存在主導人類社會和個人良心的神聖意志——上帝,祂在權利和義務之間建立起永恆的聯繫,將偉人和凡人、活人與死人聯為一體;

2)熱愛先輩傳承下來的靈性生活,這明顯區別於大多數激進觀念體系所推崇的日益狹隘的整齊劃一,以及平等主義、功利主義目標;

3)堅信文明社會需要多種秩序和等級,人類唯一真正的平等是道德上的平等。如果強制立法推行平等,這些平等化的努力都將引人步入絕望之境;

4)相信財產和自由密不可分,經濟上的均等化並非經濟進步,如果消滅私人財產,自由將不復存在;

5)保守傳統、舊習慣,相信常識

6)認為變化與改革並不是一回事,通常所謂的創新更像是吞噬人類的火災,而非進步的火炬。

保守主義思想不是一個系統而嚴密的思想體系。不僅如此,保守主義根本就反對任何系統嚴密的宏大敘事和社會政治理論。

保守主義拒絕終極目的,拒絕對任何重大社會問題的整體性解決辦法。保守主義者清楚意識到:在人世間造就天堂是不可能的,把人間變成地獄卻是屢見不鮮的。保守主義反對任何烏托邦式的整體藍圖。保守主義容忍小惡,止步於至善。

保守主義承認,有一套獨立於人的主觀意志之外的道德、價值規範。對於這些規範,人們只能尊重它,但不能超越它,更不能否定它。智慧是從人對自身理性能力持謙卑態度開始的,或者說,智慧是從人自知其無知開始的,敬畏上帝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

埃德蒙.柏克說:「法國大革命將法蘭西從一個偉大的君主制王國轉化成一張大賭桌,將這個國家的國民變成一群賭徒,並讓人民的期待與恐懼偏離曾經的正常軌道,而變身成為機會主義者的衝動、激情和迷信。運作這場投機遊戲的只是少數,而多數人則淪為了這些操控者的矇騙對象。」

盧梭宣稱的一個自由、快樂、沒有財產的狀態,完全是一種田園牧歌式的幻覺。自然法只有被納入社會習俗或規則之中,才能被我們認知。上帝沒有賦予我們輕薄的協定或烏托邦式的憲令,人類蹣跚著徐徐尋求上帝的正義。

法國大革命後,法國通向英國式的代議政體的道路一直坎坷不平,數百年的反反覆覆,歷經四代共和與帝制的嬗遞才於1958年走上了正軌。

如果說18世紀誕生的保守主義思想主要是因法國大革命而引發的話,那麼,19世紀的保守主義思想主要針對的則是曾經的同路人——自由主義。

保守主義不僅與激進主義全面對立,也與激進化自由主義分道揚鑣。唯有保守主義才堅定持守了自由價值,才真實有效維護了人類的心靈、社會與政治秩序。法國大革命以爭取普遍而抽象的自由平等開始,卻以接受一個軍事首領的獨裁結束。保守主義即意味著「守成」,守護延續的、已成的東西,更是守護其中的成果。

保守主義思想的奠基人——埃德蒙.柏克,曾為捍衛英國人的自由而反對國王,也曾為捍衛美國人的自由而反對英國政府,也曾為為捍衛印度人的自由而反對歐洲人。

保守主義接納愛國主義,但反對民族主義,反對國家主義偶像崇拜。什麼是民族主義?民族主義渴望成為這個世界的中心,民族主義熱衷於鬥爭和消滅敵人。愛國者的熱情,原本來自於社群和地方共同體本身的價值。而民族主義者的激情,卻來自於本國在世界場景中的暈眩感。愛國主義表達的是對鄰舍的愛,而民族主義展示的卻是對遙遠他鄉之人的恨。愛國主義是對國家的保守,民族主義卻是對國家的拆毀。

保守主義反對政治/社會團體的意識形態化,因為意識形態化一方面是赤裸裸的理性自負,僭越上帝的公義和美善;另一方面意識形態化亦是明確的結黨營私、山頭主義,使成員成為該團體意識下的奴隸,而忘記了上帝才是唯一真理與判斷標準的存在

邊沁與密爾父子津津樂道的功利主義,設定了「最大多數人最大幸福」的最高目標,這就將幸福物化,將公正視為算計。

大眾唯一的堅固保障是對約定俗成的真理的順服。一個被功利主義(及其衍生出的唯物主義、集體主義)原則宰制的世界,將不分青紅皂白地摧毀掉多樣性、優雅美麗和古老的原則。一個社會中各階級的真正利益不是相互敵對的,它們都與國民的福祉緊密相連;而且其政治目的是調和階級,階級就是秩序;如果沒有秩序,法律也將消亡。

沒有了對造物主的敬畏之後,人類會失去對美德的所有背書以及奮鬥的所有動因。儘管中央集權能帶來近期的成功,但其最終帶來的結果是退化。人有時在深淵邊上時,反而會以從未有過的自信突擊前進。

保守主義捍衛憲政民主體制,視其為傳統和秩序的儲藏庫;而明智的民主派人士也會擁護保守主義思想,視其為可藉以對抗新秩序規劃者的唯一安全穩固的觀念體系。

21世紀的今天,人們驚異地發現:這個世代不禁然間,已然是左傾全面當道的世代。誰能想到在20世紀末蘇東解體、冷戰結束,西方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和現代文明取得全面壓倒性勝利後,今天的歐洲和美國卻成為左傾自由主義泛濫成災的主場,從奧巴馬/希拉里,到默克爾/馬克龍,愚蠢的政治正確正摧毀著人類社會的常識、秩序和文明

歐美左傾自由主義者高舉羅爾斯正義論思想旗幟,妄圖擺脫上帝的絕對命令,宣稱:「人的權利高於終極的善」。這個宣稱破壞了人類社會關於人性論的基本原則,走向了「敵基督」的角色。人類歷史上所有災難性的錯誤,幾乎都是基礎的常識性錯誤。羅爾斯的正義論正是一個常識錯誤的範例。

試圖尋找一種治國最優方案,一直是左傾現代自由主義知識分子努力的方向。然而具有保守主義思想觀念的人很清楚,這是明確的理性自負。現代自由主義看上去高舉了人類理性的價值,其實是高估了人類理性,使得人類理性不再是一個有限秩序,變成了對真理的僭越

人類所有假冒真理的思想和行為,都是為了尋找關於這個世界的最優解決方案,幻想把這個悲慘世界改造成人間天堂。蘇小和說的好:「希特勒式的狂想曲與現代自由主義的狂想曲,事實上是觀念的盟友。反納粹的人們終於變成了真正的納粹。人類的錯誤一直依舊,但不同的時代總有不同的面具。」

今天的美國社會,左傾思潮以優美的口號占據了高校和媒體,然而在極權主義體制下生活過的人們,如來自東歐的美國移民,心中明白:這類說得比唱得還好聽的說辭,幾乎毫無意外地導致事實結果走向其論述的反面。

基於基督信仰的保守主義思想的火花從來不曾熄滅,英國脫歐、特朗普上台,英美社會在保守主義思想的驅動下已經走在開放式糾錯的道路上。

智慧人的心居右,愚昧人的心居左。」 [傳道書 10:2]《聖經》中這句古老箴言成為關於左傾、右傾最具預言的闡述。

方方老師在結束她的日記時,在其完結篇中也引用了《聖經》中的一句話:「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提摩太後書 4:7] 這是使徒保羅在為真理殉道前寫下的話,特別令人感動。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那義人存留。

Russel Kirk 說:「如果保守主義秩序真的能夠回歸的話,我們就當了解其所依附的傳統,這樣我們就能重建社會;如果它無法復歸,我們同樣應當理解保守主義觀念,這樣,我們就能從歷史的塵埃中打撈那些尚未被不受節制的意志和慾望之火燒掉的焦黑的文明碎片。」

無論如何,人類的自由、人類文明的傳統和未來,甚至人類是否延續生存的未來,都將和保守主義的思想命運相關。

保守自由和文明,在變革中呵護永恆!

來源:保守主義隨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